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女仵作的背后不简单 > 正文 第102章犹如梦境
    主院里是徐泽、徐夫人的房间,之后就再也没见黑衣人从里面走出来。

    黑衣人为何径直的向这个院子跑去?难道黑衣人就属于主院的主人?

    徐夫人的个头与徐泽差不多,除了徐夫人比徐泽偏瘦一点外,根本就看不出两人的悬殊。

    柳凌又是在光线受阻的夜晚,定然无法分辨到底是徐泽,还是徐夫人?

    他们无论是谁,为何要杀她?

    柳凌究竟侵犯了他们什么利益?

    难道就是为了嫁给徐韵吗?

    柳凌再次回到跨院,疾步走到西厢房,重新打开蜡烛,柳凌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的眼镜蛇,看来之前攻击自己的眼镜蛇,绝非偶然!

    柳凌不想与蛇共用一个房间,再次走向外面,还是坐在了原来的角落,怔怔发呆。

    柳凌再一次慢慢进入梦乡。

    ……

    柳凌感觉有人轻拍她的脸,猛然间睁开了眼睛,天色大亮,早已日上三竿。

    柳凌发现自己不知何时睡在了床上,旁边竟然是徐韵。

    柳凌的脑子不由自主地涌起了昨晚地一幕,警觉地坐了起来,推开徐韵,连鞋子都没顾上穿,就跑向眼镜蛇的尸体旁。

    可是,别说是眼镜蛇的尸体,就连地上流出来的血迹都没有丝毫。

    柳凌回头质问徐韵:“地上的蛇你把它处理了?”

    徐韵一个愣神:“蛇?这房间里有蛇吗?

    徐韵大步走近柳凌,抓住柳凌的胳膊,上下打量着,急切地问道:“你没事吧?蛇有没有把你咬到?”

    徐韵太过于热情,让柳凌极不适应,马上推开徐韵,不耐烦的说道:“我要是有事,还能站在这里跟你说话吗……

    你刚刚的意思是没有见到蛇,不可能,我分明见它就死在那里,怎可能说没有就没有了……除了你,有谁进过这个院子?”

    “我听说昨天母亲为你新配了一个小婢女,你把她赶走了,我想恐怕再没有人来这个院子吧……

    噢,对了,应该还有送饭的下人,这个时辰刚刚天亮,早饭还得过一会……

    除了我,既然没有人来过这个院子,也定然没有人动过地上的蛇,莫非是你承受不住院子的空廖寂静,脑子里这才凭空瞎想。”

    怎么可能?

    那惊心动魄的一幕,仍旧在柳凌的脑海中闪现,如同刚刚发生一样,怎可能是自己凭空瞎想出来的?

    柳凌不想与徐韵争辩什么,往往事实胜于雄辩。

    柳凌抬头看向那个残缺的瓦片,无论她如何寻找,始终都找不到。

    柳凌不甘心,又跑向案几旁,分明被摔碎的酒壶,却是完好无损的在桌子上站立着。

    看来昨晚发生的一切,今天却又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柳凌的整个精神马上萎靡不振,眼神也变得呆滞起来,缓缓走到床前,直接躺了下去。

    徐韵见柳凌精神有异,问道:“你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

    “我没事!”柳凌淡然道。

    徐韵用怀疑的目光看了一眼柳凌:“我们不管昨天是否属于真正的婚礼,今天也该去花厅一起吃一顿饭。”

    吃饭?

    “好!”柳凌想起昨晚的黑衣人,她倒想亲自会会夫妻二人。

    柳凌猛然站起,又忽然感到头脑眩晕,脚下不稳起来。

    这时,徐韵见柳凌的脸色惨白,整个身体摇摇欲坠,赶紧抱住了她:“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没事,可能是昨晚没睡好吧。你扶我到床上躺一会,可能会好一些吧。”

    徐韵遵照柳凌的建议,扶着柳凌躺在了床上。

    柳凌眯了一会眼睛,想起身,被徐韵按住:“实在不行,你就不要去了,待会我再给你带来饭菜便可。”

    柳凌摇了摇头:“无妨!你先出去,我换件衣服,马上走。”

    尽管徐韵置疑,还是随了柳凌的意思。

    ……

    花厅里的饭桌上摆满了水陆必陈,美味佳肴。

    端坐好的徐泽、徐夫人、徐凡静静等待着。

    徐凡在东城县县衙与柳凌有过一面之识,乍然感到柳凌恐惧的一面,这几天,却一再躲避柳凌,尽量做到不再见到她,不曾想今日一大早,徐泽吩咐他必须来到花厅用饭。

    徐凡的心里一直心生畏惧,哪里肯与柳凌同桌同餐。

    满脸的不悦,看向徐泽的脸,小心问道:“父亲,我可以不吃吗?”

    徐泽眉头紧皱:“为何,不饿吗?可我知道你每天的胃口很好,怎会有不饿的感觉?难道你生病了?”

    徐夫人一听,赶紧把手伏在徐凡的额头上:“我也没摸出有病啊,凡儿,你到底是怎么了?”

    “我……我……实言相告,我之前见过那个女人,凶得很,我不喜欢她,更不想与那个女人同坐在一个桌子上吃饭,不管你们同不同意,反正我必须得走。”徐凡站起身真的要离开。

    刚走到花厅门口,竟然看到徐韵与柳凌。

    柳凌朝着徐凡的肩膀拍了一下,让徐凡的小心脏一阵狂跳。

    “兄弟,原来你这么怕我呀!”柳凌喜眉笑眼,身穿一身烟云蝴蝶裙,与玉白色乌金锦绣袍装的徐韵,一起走了过来。

    “谁……谁怕你!”徐凡面红耳赤,连连后退几步,索性跑到徐夫人的身边紧挨着坐下,不敢看向柳凌。

    柳凌知道这小子不禁逗,便不再理会他,与徐韵一起行了一个万福,各自落座。

    徐泽的脸色阴沉,拿起筷子:“天色不早,赶紧吃饭吧,我还等着去户部。”

    柳凌仍旧笑嘻嘻的模样,站起身,走到徐泽面前,再次行了一个万福:“父亲,诉我直言相问,冯开元的案子是否从来就没有一点进展,反而让你们更陷入困惑,还有你们无法向皇上交差的胆怯?”

    “你怎么知道?”徐泽一怔,放下筷子,狠狠瞪了一眼徐韵,“是你这臭小子跟她说的?”

    徐韵顿感委屈:“父亲不要胡乱冤枉了人,你跟我透露的也是知之甚少,我又如何再告诉她?”

    “确实不是夫君说的,而是我从父亲每天的神色之中,推测出来的……冯开元的案子,儿媳有一句小小的建议,父亲可否听上一听?”

    徐泽的神色一凛,眉头微微挑起:“噢?但听赐教,我倒是很好奇你能对案子有什么建议?”

    喜欢女仵作的背后不简单请大家收藏:()女仵作的背后不简单三月中文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