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序章1
    在无尽的虚空中,有七艘巨大的太空战舰横列在通玄界之外,外形椭圆如鸡蛋,色玄黑如夜。

    七艘战舰中,有两三艘不同程度的受损,似乎刚刚经过一场惨烈的交战。

    此时的战舰表面裂开了一个缝隙,许多小型战机从内飞出,落入通玄界大气层,展开机翼在大气层内无动力滑翔降落。

    在大气层内部,似乎有一层青色的壳,随着战舰的滑降,可以看到那些所谓青色的壳是一艘艘的可以飞行的舟船和无数御剑飞行的修士。

    战机继续滑降,远远的就先发射出一枚导弹,然后发射出一道道激光,修士们都御剑无序的飞行,但是仍然躲不过激光的照射,瞬间就成了一个火团掉落下去。

    战机发射出的导弹在飞行舟船五十米范围外似乎撞到了一层墙壁,爆炸的余波轰击得方圆百米范围内的修士纷纷喷血跌落飞剑。

    而修士们也不是吃素的,每当战机降临,都会瞬间放出飞剑击落战机。

    因为战机的速度非常快,机动性高,攻击距离远,这场交战几乎就是单方面的屠杀,往往需要牺牲十多个修士才能击毁一架战机。

    有不少战机突破修士的防卫继续滑降,却在下降到一定高度的时候被一道道雷霆击中损毁,但仍有一些战机突破封锁降落下来,被更多的修士围上,以更大的战损比击毁战机。

    在一个恢宏的宫殿中,整个大殿内部的房顶上地面上和每一根柱子上都闪耀着青金色的光芒,在大殿主位座椅上,一个中年男人闭着眼睛坐在上面,他是剑宗的剑祖,剑宗的创始人之首。

    剑祖突然睁开眼睛,大殿紧闭的门被人推开,有五个人进入大殿。剑祖看着进入大殿的五个人,为首的是一个清瘦的老者,是灵隐宗的宗主;灵隐宗宗主身后左边是丹河宗宗主,是一个俊朗青年;右边是一个看起来正值桃李年华的妖魅女子,是魅央宗宗主;最后面两个人左边是炼云宗宗主,白发白髯,面如童颜,一派仙风道骨的样子;炼云宗宗主右边是一个低矮的男子,状似小童,是灵枢宗宗主。

    中年男子看着那五个人说道:“你们不在宗门坐守阵法,一同抵御天劫,来这里做什么?”

    灵隐宗用阴彻嘶哑的声音说道:“我们来此何事,剑祖想来应当心知肚明。你私启灵种,引来天魔,致使我通玄之劫难,今日我等来此,向剑祖讨要一个说法。”

    剑祖冷哼一声,凌厉的目光看着进入大殿的五个人,语气冷寒:“是通玄界当有此劫,域外天魔,与我无关。”

    魅央宗宗主发出一阵铜铃般的笑声,说话的声音也带着软糯妩媚:“呵呵,剑祖一句话倒是将责任撇了个干净。当初剑祖私启灵种,与外魔对话,所言之内容是你自己记录在你剑宗的剑灵录上,可还想抵赖?我等今日来此,也非是要为难剑祖,是想给剑祖与剑宗一个出路。”

    剑祖看看魅央宗宗主,又看看其余四人,突然笑了出来,只是这笑容让人感觉到一阵森冷,说出的话也似从九幽吹出的寒气:“笑话!我剑宗出路,自有手中剑开辟,要你等施与出路,哪来的底气?”

    “话不能这么说。剑祖私启灵种,引来天魔,造成今日通玄之劫难,剑祖以为劫难过后,通玄众生能轻饶了剑宗不成?我等今日来此,便是想要向剑祖讨一个说话,为剑宗谋一个延存之道。”丹河宗宗主清朗洪亮的声音响彻大殿。

    “呵!”剑祖似乎气急,又似不屑的笑了一声:“为我剑宗谋一个延存之道?敢问古宗主,谁给你的底气这么说话?几位也不用废话了,今日来此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趁我剑宗全力抵御天劫,无暇他顾,借机逼讨玄引灵种。我也不隐瞒你们,灵种早就被我投入俗世接种道机。”

    听到剑祖这么说,五位宗主同时吸了一口冷气,大殿内的气氛突然沉寂了下来,过了好一会儿,灵枢宗宗主用尖细似婴儿般的声音质问道:“剑祖非要将域外魔头分身引来我通玄界,致使通玄界数千年传承颠覆不成?”

    剑祖突然爆了一句粗口:“狗屁的传承!”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所谓的传承,本就是当年劫难过后,各宗独揽单一科技,不肯与他人交流整合,造成的文明沦落,这才形成了如今所谓的通玄界。我现在这么做,也是遵从开宗祖师的遗志,带领通玄界众生重登辉煌。”

    “唉~”

    灵隐宗宗主轻叹了一口气,使用密音之术向其他四个人传音:“剑祖已经被魔头同化,污了灵识。我等一同出手,速战速决,护卫我通玄不被外魔所侵。”

    另外四个人一起抬头看着剑祖没有说话,灵隐宗宗主嘶哑的声音响彻大殿:“我等与剑祖已无话可说,还请剑祖告知灵种下落,在酿成大错之前收回灵种,或尚可免除剑宗覆灭危机。”

    剑祖没有说话,身下的座椅闪耀的光芒突然暴增,灵隐宗宗主急声喝到:

    “动手!”

    灵隐宗宗主的声音还未落下,大殿内有五道光柱射向不同的地方,五位宗主瞬间现身施法阻挡光柱的轰击,在五位宗主之前站立的方向,五个身影也同时攻向剑祖,剑祖抬手前指,一把青黑色的飞剑射出,化作几道丝线穿过几个人的身影,五道身影瞬间消失,在前方化作一个黑色的身影依旧以极快的速度攻向剑祖。

    黑影临近剑祖身前一丈的时候一拳轰出,似乎打在一个无形的障壁上,发出一声巨大的轰鸣声,五位宗主也在此时一起从不同的方向攻向剑祖,也没见剑祖有什么动作,刚刚射出去的那把飞剑瞬间飞回,瞬间化为万千剑影穿透五位宗主与黑影,在剑祖身前重新合并成一把剑。

    六个人瞬间消失,一道金色的光芒突然从剑祖头上出现将其笼罩,黑影再次出现在上方一拳轰出,剑祖再次射出飞剑以攻为防,两把黑色的细窄弯刀突然出现在剑祖身前,只交叉横向一割,剑祖的头颅瞬间与身体分离,鲜红的血液飞溅而起。

    大殿内的幻影消失,只见灵枢宗宗主半跪在大殿内的一处,手中拿着一个发出刺眼黄光的印玺按在地上,瞬间喷出一口鲜血。

    魅央宗宗主站在大殿的一侧,身上也有点点血迹。

    灵隐宗宗主站在剑祖尸身前,正在云淡风轻的收起弯刀。

    炼云宗宗主站在灵隐宗宗主的身后,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

    一个黑影站在剑祖尸身侧面,胸前插了一把剑,右手平举于胸前,掌中有一团柔和的白光,那是剑祖的灵识。

    丹河宗站在大殿中间,看着魅央宗宗主,清朗的声音响彻大殿:“都说魅央宗幻术天下无双,今日得见,果然是名不虚传。”

    魅央宗扭头看了一眼丹河宗宗主,又扫视了一眼殿中其余五人,朱唇轻启,濡糯魅惑的声音在大殿之中响起:“今日之功,非我一人之功,丹河宗的丹药灵粉,灵枢宗对于阵禁的压制,炼云宗的符法之妙,尤其是灵隐宗的隐匿搏杀和魔门黑馗的缚灵术建功最大。”

    魅央宗说的黑馗就是剑祖尸身侧面的黑影,此时他握住胸前插着的那把剑用力一拔,一蓬血花随着拔出的剑溅射而出,他却眉头都没有皱一下。

    黑馗随手丢掉飞剑,收起剑祖灵识,转身向大殿的方向走去,粗犷的声音响彻大殿:“废话就不要多说了,如今剑祖已经击杀,剑祖灵识我就先带走了,通玄劫难过后,我会对其搜魂,查找灵种下落。”

    大殿内的气氛再次降了下来,魅央宗宗主和丹河宗宗主同时挡在黑馗面前,灵枢宗宗主也站起来走到黑馗前面挡住去路,炼云宗和灵隐宗的两位宗主站在黑馗身后,将其围在中间。

    “我觉得还是按照先前制定的计划比较妥当。”魅央宗宗主站在黑馗的左前方,魅惑的声音带着一种警告的意味。

    黑馗也没有多说话,身体瞬间加速向前冲去,抬起右手向前一拳轰去,似乎击碎了一面镜子,所有的一切场景都支离破碎。

    五个人的方位随着“镜子”的破碎瞬间变换了方位,只见到灵隐宗宗主站在黑馗面前,两把弯刀交叉平举于身前等着黑馗自己撞上来,见黑馗一拳轰来,立即变招抵挡黑馗的拳头。

    炼云宗宗主站在灵隐宗宗主的侧前方位置,一抬手便射出一道金光,黑馗跳起躲过金光,半空却有数道光柱轰来。

    黑馗全身瞬间冒出一阵黑雾,化作一团黑色的云,光柱穿过黑云,黑云一阵剧烈的波动后散开,露出黑馗的本体。

    黑馗漂浮在半空中,看着大殿内的五人,擦去嘴角溢出的鲜血,冷冷的说道:“没想到,胜宗主竞能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掌控剑宗阵禁,好一个灵枢宗,当真名不虚传。”

    灵枢宗宗主也抬头看着黑馗,声音冰寒:“不敢当。”

    黑馗悬浮在空中沉默了一下,似乎权衡了一下利弊:“既然几位宗主想要这剑祖灵识,我也不与几位争抢,只希望各位宗主能尽快找到那灵种下落,护佑我通玄之周全。”

    灵隐宗语气森冷:“不劳道友费心。”

    黑馗“哼”了一声,抬手冲丹河宗宗主一甩,一道白光射向丹河宗宗主,被其一把抓住。

    丹河宗宗主抓着那团白光,用神念差看了一下,向其他四位宗主点了点头。

    灵隐宗宗主冲黑馗一抱拳,冷声说道:“不送!”

    黑馗“哼”了一声,化作一团黑烟,一声巨大的撞击声突然轰鸣整个大殿,大殿内几人的方位瞬间变化,刚才的一切竟然都是幻术。

    随着幻术的解除,可以看到黑馗正从大殿正门的一侧坠落,未落到地上整个人再次消失。

    几位宗主看着大殿正门的门框上的人形凹坑,脸上都露出来几分忍俊不禁的笑意。

    灵隐宗宗主站在之前丹河宗宗主站立的位置,手中拿着剑祖灵识,低头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四位宗主围了上来,灵隐宗宗主抬眼看了一下四位宗主,抬手将剑祖灵识丢给了炼云宗宗主,声音暗哑:“此事就按照我们商议好的去办,劳烦古宗主了。”

    古宗主接过剑祖灵识,应承了一句:“同是为我通玄之未来着想,不敢当劳烦二字。”

    古宗主用神念差看了一下剑祖灵识,皱了一下眉头,似乎感觉到有些为难:“这道灵识本就是黑馗运用秘术聚拢的一分残识,随时都可能消散,本宗没有十足把握搜查到结果。”

    灵隐宗宗主看了一眼其他三位宗主,对炼云宗宗主说道:“古宗主尽可放手去做,无论成败,皆非古宗主之责任。”

    古宗主说道:“如此甚好!”

    话没说完,手掌已经泛起金光色的光芒将剑祖灵识包裹,光芒一点一点的渗透到剑祖灵识中。

    过了一会儿,剑祖灵识突然剧烈波动,体积迅速扩大,古宗主喊了一声:“聚灵散!”

    丹河宗宗主立刻抬手撒出一蓬蓝白色的粉末,古宗主抬手将聚灵散摄入手中,运用功力催化,聚灵散化作一团蓝色的光,被古宗主一掌拍向剑祖灵识,剑祖灵识被蓝光包裹渗透,表面的波动逐渐的稳定下来不再扩大。

    其余四位宗主互相看了一眼没有说话,一起看向古宗主,古宗主抬头看了四位宗主一眼,话语中带着一抹遗憾:“剑祖灵识太过虚弱,不便强行搜查灵识,需另作打算,否则灵识碎灭,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