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二章
    一年后的一个凌晨,邹华生的父母早早的就起床来到祠堂,邹华生的爸爸进入祠堂拿了三根香点燃,恭敬地冲着祠堂上的列祖列宗上香叩拜。

    邹华生的妈妈站在祠堂门口,看着邹华生爸爸在祠堂里面上香叩拜,眼睛里的神情有些复杂。

    邹华昇父亲叩拜完毕,把香插在香炉中,转身对邹华昇母亲说道:“去叫昇儿起床净身。”

    邹华昇母亲说了一声:“是。”转身去叫邹华昇起床。

    邹华昇坐在一个大圆桶中,旁边两个丫鬟正在往里面倒一些黑色的药水,时间虽然才过去了一年时间,但是邹华生的身材壮硕高挑,明明才刚六岁,但是看起来比十岁的小孩还高还壮。

    邹华生在圆桶里泡了两个小时的时间,整个过程邹华生表现得都很安静沉稳,似乎明白在做什么,完全不像一个六岁的小孩。

    时间到了清晨,邹华生穿戴完毕,来到前厅大堂,父母已经等候多时。

    邹华生看着爸爸的表情峻肃,妈妈脸上满满的复杂难舍,小心的冲着爸妈喊了一声:“爸爸,妈妈。”

    邹华生爸爸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柔情,对邹华生轻声说道:“完了?走吧。”

    邹华生爸爸率先出了大厅,妈妈看着邹华生,伸出手说道:“走吧。”

    邹华生牵上妈妈的手,跟着妈妈一起出了大厅,穿过正门来到街上,一辆马车早已停在那里等候,十几个骑着高头大马的青壮护卫守卫在马车周围。

    邹华生的爸爸骑上了一匹马,邹华生和妈妈来到马车旁边,妈妈想要抱邹华生上车却发现抱不动,邹华生自己一下跳到马车上。

    邹华生妈妈看着邹华生轻轻摇了摇头,有下人拿了一个脚凳过来,邹华生妈妈踩着脚凳上了马车。

    邹华生和妈妈进入车厢坐好,邹华生爸爸挥了挥手,率先打马前行,车夫也催动马匹向前走,一行人威风凛凛的出发,向着城门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无话,邹华生的妈妈一直看着邹华生,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不舍。

    邹华生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吃了黑馗给他的丹药的原因,不仅身体发育比同龄人更快,就连性格也比同龄人沉稳,或许是感觉到妈妈的心情,一直握着妈妈的手不放开。

    后来慢慢地进了山,一路上峻峰异树,奇花异鸟慢慢的吸引了他的注意,使得他不时地拨开车厢的窗帘向外看,慢慢地表现出一个六岁的孩子应有的好奇与活泼。

    一行人进入山中的一个盆谷区域,因为两边陡峭的山峰遮挡了阳光,前方的树木逐渐的稀疏矮小了许多。

    邹华生的爸爸突然挥手让所有人停止前行,看着前方远处,打手势让车夫调头。

    车夫小心翼翼的操控着马匹调头,邹华生爸爸和一行护卫站在最前方紧张的注视着远处,似乎那里有什么东西。

    远处的一处灌林突然动了一下,一条三十厘米粗,颜色融入周边环境的巨蟒显露出来,看那样子是在埋伏猎食,如果没有及时发现,走近了必然是凶多吉少。

    只见那条蛇昂着头吐着蛇信子,很明显是盯上了这一行人。

    邹华生的爸爸带着人小心地戒备着那条蛇,邹华生从马车里面探出头好奇的看着这里,那条蛇慢慢的游了过来,所有人都随着那条蛇的接近变得紧张了起来。

    马车已经调转了车头,不消吩咐就催马加速奔跑起来,邹华生爸爸也带领护卫迅速调转马头打马奔逃。

    那条蛇见到了眼前的猎物要逃走,立刻加速追来,速度竟比马全力奔行的速度还要快三分,两者之间的距离在迅速拉进。

    邹华生爸爸骑着马带领护卫快速奔行,追上了邹华生乘坐的马车,减慢速度守护在后面,不时地扭头看后面追赶的那条蛇。

    那条蛇的距离越来越近,还有十多米的时候竟然一跃而起,一下跨过十多米的距离,张开血盆大口冲着邹华生的爸爸咬去。

    邹华生爸爸拔剑向巨蛇口中刺去,巨蛇闭口低头,邹华生爸爸一剑斜刺在巨蛇头部的鳞片上,发出一阵类似于剑尖划过陶瓷片的闷沉声音。

    巨蛇一仰头将邹华生爸爸撞飞出去,撞在马车车厢上发出“嘭”的一声,落到了地上,顺着惯性向前翻滚了几下。

    旁边的护卫立即勒马拔剑保护邹华生爸爸,巨蛇因为护卫的阻拦没能继续攻击邹华生爸爸,落到了地上。

    因为本来就是全力奔逃,不可能立即停下来,护卫们只能骑着马顺着惯性向前方跑一小段距离减速制动。

    邹华生爸爸骑着的马因为失去了控制依旧向前冲去,一脚踩在邹华生爸爸的肚子上跨了过去,向前继续飞奔而去。

    巨蛇落到地上再次昂起头,张开血盆大口咬向邹华生爸爸,邹华生爸爸举剑迎击巨蛇,护卫们此时也已经勒马停下,见巨蛇攻击邹华生爸爸,皆都从马上纵身跃起,试图全力保护邹华生爸爸。

    一道青光突然从空中落下来打在巨蛇的身体上,那条蛇瞬间横飞出去,撞倒一片灌木后落到地上,扭动身躯一下钻进旁边的灌木丛中消失不见。

    一个少年从一侧山崖上落下来,一道流光从其手中射向灌木丛,只见灌木枝桠晃动,巨蛇挣扎着从灌木丛中爬出来向远处逃去,没跑多远就似乎失去了全身力气,趴在地上不在动弹。

    有一个少女从山崖上飘下来,裙摆飘荡,一头青丝飘荡于身后,轻飘飘的落到了地上,似那传说中的仙女降世,高贵而美丽。

    “没想到这里竟还有二阶妖兽,我还以为都猎没了呢。”少女看着巨蛇高兴的说道。

    少年看着那条蛇,声音轻缓舒适:“应该是从别的地方过来的,不像是这里的物种。”

    少女上前几步检查那条蛇,说道:“你没有杀了它吧?如果将这条蛇捉了送给玄真师妹,她一定很高兴。”

    少年点了下少女的头,语气中有些无奈:“你啊,真是被她迷了心窍了。”

    少女撇了下嘴,不高兴的说道:“师妹那么小,我们又不能总在她身边,万一她被人欺负了也没人帮她,我就想给她准备一个灵兽防身嘛。”

    少年无奈摇头:“小心把她宠坏了。”

    少年看了一眼邹华生爸爸,见他还躺在地上,向邹华生爸爸的方向走去。

    邹华生爸爸从地上勉强站起来,向少年行了一个礼说道:“草人邹宝荣,见过仙人,谢仙人救命之恩。”

    少年忙快走几步扶起邹宝荣,语气诚挚而温柔:“前辈不必多礼,晚生许晨,前辈直呼名姓即可。”

    邹宝荣连声说道:“不敢,不敢。”

    少女将蛇盘了起来,拿出一道符运用功力催化,化作一道青光将蛇托起来,看许晨同邹宝荣说话,皱了下眉头,声音有些不耐烦:“你同他废什么话,救他一命也算他的一场造化。师傅还等着我们回复,莫要在这里耽误时间,回去晚了又要受师傅苛责。”

    许晨扭头看了一眼少女,问邹宝荣:“前辈伤势无碍吧?”

    邹宝荣说道:“区区小伤,无碍的。”

    少年说道:“既如此,我等还有要事在身,便先行离去了。”

    邹宝荣冲许晨行了一个礼:“恭送仙人。”

    许晨来到少女身边说了一声:“走吧。”

    少女白了许晨一眼,手臂向下一挥,一道青光落地,化作一丈许青盘托着二人一蛇腾空而去。

    邹华生爸爸看着他们飞远了,转身弯腰又咳嗽了两声,一个护卫忙过来搀扶他,他推开护卫说道:“你带两个人去追马车,依原路进山。”

    护卫抱拳应道:“是!”

    护卫带了两个人骑上马去追马车,没过一会儿马车回来了,三个护卫骑着马远远的跟在马车身后。

    邹宝荣有些诧异,但看到马车后跟来的三个护卫,明白了是邹华生妈妈不放心自己,没逃多远又调头回来了。

    马车来到跟前停住,邹华生妈妈哭着从马车里面钻出来跳到地上,没有站稳一下跌倒,邹宝荣赶紧上前扶住她。

    邹华生妈妈哭着说道:“阿荣你怎么样,吓死我了!刚刚我看到你要被大蛇吃了,如果你死了我可要怎么办啊?呜呜呜……”

    邹宝荣抱着邹华生妈妈,擦去她脸上的眼泪,责怪道:“不是让你们先逃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

    邹华生妈妈哭着说道:“我看到那条大蛇要吃你,我担心你,所以就自己回来了。”

    邹宝荣问:“生儿没和你一起回来?”

    邹华生妈妈哭着说道:“我担心生儿和我一起回来会有危险,就把他留下,我自己一个人回来找你。”

    邹宝荣的脸色突然变了,因为山中多毒虫猛兽,留下邹华生一个人很危险。

    邹宝荣立刻骑上一匹马,弯腰把邹华生妈妈抱到马上,打马飞奔。

    向前飞奔了一会儿,来到马车调头的地方,邹华生妈妈让邹宝荣停下,邹宝荣下马将邹华生妈妈抱下来,邹华生妈妈四处打量了一下,没有发现邹华生的身影。

    邹宝荣四下打量,快步走到一处灌木丛后面,看到邹华生躺在地上,有一只巴掌大的色彩艳丽的虫子趴在他身上。邹宝荣忙抽剑将那只虫子打落到一边,用剑脊几下把那只虫子拍成肉泥。

    邹宝荣蹲下查看邹华生的情况,见他的手指发黑肿胀,显然是看那虫子色彩艳丽,想要用手去抓,被虫子咬了一下中毒了。

    邹宝荣立刻拿出一颗解毒药丸塞到邹华生嘴里让他咽下去,然后迅速拿出一把匕首,将邹华生手上发黑肿胀的地方划开,一股黑色的脓血从伤口流出来,这时邹华生妈妈也过来看到躺在地上的邹华生,不免又是一阵哭。

    邹宝荣被她的哭声搅得心烦,忍不住训斥:“哭哭哭,就知道哭!你当这是舞台唱剧呢?”

    邹宝荣边训斥着,手上也没停,从怀里拿出一颗丹药和水袋,把丹药放到水袋里面,用手隔着水袋把丹药捏碎晃了几下。

    邹宝荣把水袋递给邹华生妈妈:“别哭了,拿着帮忙。”

    邹华生妈妈接过水袋,邹宝荣拿起邹华生的手,让邹华生妈妈倒水冲洗伤口。

    这时响起一阵马蹄声,随后护卫们从灌木丛前面过来,看到邹宝荣在给邹华生清理伤口,都站在不远处没有说话。

    过了一会儿,邹华生手上的脓血都被挤出来清洗干净了,邹宝荣站起来抱起邹华生出了灌木丛,看到远处马夫驾驶着马车辘辘的驶来。

    待到马车行到跟前停下,邹宝荣将邹华生放到马车车厢里面,邹华生妈妈坐到马车车厢里面照顾邹华生,邹宝荣骑着护卫的马,没有马的那个护卫和另外一个护卫共骑一匹马,继续向山里面进发。

    时间到了晚上,一行人找了一处高地驻扎休息,因为担心引来附近的猛兽,大家都不敢大声喧哗,就连搭建帐篷也因为害怕发出太大的声音不敢下木桩,不过好在这附近有不少灌木丛,随意的修剪了地面上横生的枝桠和杂草,撒了驱虫粉驱虫,把帐篷的几个脚绑在灌木丛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