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三章
    一晚无事,第二天天未大亮,一行人就起来收了帐篷,继续向山中行进。

    邹华生昨天晚上就已经醒来,此时精神不是太好,躺着头枕在妈妈的腿上,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

    时间到了近午时分,一行人走到了山路的尽头,再往前就只能通过一条碎石小径爬山,已经不适合骑马前行,更不用说是还有马车。

    邹宝荣命令所有人停下来,看着眼前蜿蜒曲折的碎石小径,从脚下一直顺着山势延伸向上,越往上越陡峭,近处小径旁边还有一些藤蔓灌木,再往前就都是石头了,灌木渐少,藤蔓也都变得稀疏了起来。

    邹宝荣的眼睛里出现回忆的光彩,这条碎石小径是这一片地区,每个满六周岁的小孩子进山选试的时候,都会在大人的带领下攀爬的一条山路,不是没别的路,但是需要多走好几天的路程,所以人们大都会选择攀爬这条路。

    邹华生妈妈带着邹华生从马车车厢里面出来,邹宝荣转身深深的看了邹华生一眼,向他招了招手。

    邹华生听话的来到邹宝荣面前,邹宝荣拉住邹华生的手,对邹华生妈妈说道:“我带他上山选试,你先行回去等我消息。”

    邹华生妈妈上前两步,语气坚定的说道:“我要陪邹华生一起上山。”

    邹宝荣拒绝:“山路艰难,我带生儿一个人尚且可以,带上你就很难了。”

    邹华生妈妈:“我自己可以上山。”

    邹宝荣哄劝邹华生妈妈:“乖,回去等我的消息,别让我担心。”

    邹华生妈妈不听,上前拉过邹华生的手,倔犟的说道:“我要亲自送生儿进山修仙。”

    邹宝荣看她这样,知道也劝不住,无奈的摇了摇头:“拿你没办法,真是随了你哥哥的性子。”

    邹宝荣对护卫说道:“你们先回去,车内有干粮肉食,路上饿了可以自行取食。”

    护卫们应了一声:“是。”

    邹宝荣转身带着邹华生妈妈和邹华生踏上碎石小径,三个人手牵着手向山上走去。

    三个人延着碎石小径向山上行走,一开始还没有那么累,慢慢的小径向上倾斜的坡度越来越大,邹宝荣身强体壮,并不显得吃力,邹华生虽然精神不振,但是身体发育超前,也没有太过吃力的感觉,倒是邹华生妈妈此时已经满头大汗,在费力的向上攀行。

    时间到了傍晚,山中起了薄雾,地面渐渐的湿滑起来,邹华生妈妈一个不小心滑倒,如果不是被邹宝荣一把抓住,就有可能直接一路滚落到山底。

    到了晚上星月当空,邹宝荣三人终于来到了石径的尽头,邹宝荣抬头看着眼前的平坦大路,长舒了一口气,一只手抱着妻子,另一只手拉着邹华昇顺着大路向上走。

    邹华昇安静的跟在父亲的身边,虽然精神有些不佳,但是看起来不算疲累,邹华昇的母亲却是满头的大汗,几近虚脱。

    邹宝荣抱着妻子,另一只手牵着邹华昇向前一步一步地走着,渐渐地平坦大路变成了紧邻峭壁修建的山道。

    三个人顺着山道走着,前面渐渐传来一阵人语声,拐过一个弯后,看到前面山道宽敞处有一山洞,洞内有几个人正在围着一堆篝火闲坐说话。

    邹宝荣带着妻儿来到洞口,洞内的几个人看到了邹宝荣三人,皆都停止了话语声,警戒的看着他们,待看清楚他们三人的模样后,一个人询问:“哎,那边来的也是进山选试的吧。”

    邹宝荣应了一声:“正是。”

    有一个人向邹宝荣他们发出邀请:“我们也都是进山选试的,临近夜幕,在此歇息。如不介意,可坐近前共絮长夜。”

    邹宝荣抱着邹华生妈妈来到跟前,道谢了一声:“谢了。”

    那几个人动了动身子让出一个空位,邹宝荣让妻子先坐下,自己也在旁边坐下,邹华昇坐到母亲的另一边。

    一个人腿上躺着一个睡着了的五六岁的小女孩,看着邹宝荣妻子:“进山选试,怎么还带女眷?”

    邹宝荣说道:“做妈妈的舍不得自己的孩子,非要跟来,没办法。”

    “观令子体质非凡,精力充沛,想是自小习练武艺,用药水洗炼身体吧。”另一个人看着邹华昇赞叹了一声。

    邹宝荣说道:“兄台说笑了,爱子自幼如此,并无习武。”

    邹宝荣对面的一个人旁边趴着一个小孩儿,也是同样睡着了,只见他阴阳怪气的说道:“只可惜修仙选试,并非是看体质,若无灵慧,纵使再好的体质,也难被选上。”

    所有人都皱了下眉头,旁边一个人不悦道:“这位兄台,当此时刻,莫说如此煞风景的话。”

    邹宝荣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情绪:“无妨,想当年我也是同父亲前来参加选试落榜。呵呵,当时我也还是自持自小洗练身体,认为自己一定能选试得中,却不想……唉!”

    邹宝荣对面的人拿了一根木材丢到火堆中:“哪有那么容易,但凡修仙成道之人,皆是万中挑一之才,我等也只期盼选试得中,强求不得。”

    邹宝荣说道:“敢问诸位来自何处?”

    邹宝荣旁边的一个人说道:“我自长生村而来,姓金名力。”

    那个人旁边的人说道:“我来自登云镇,叫圭庆阳。”

    邹宝荣对面的那个人说道:“我来自青玄城,姓磁,名守金。”

    邹宝荣一拍大腿:“巧了,我也是来自青玄城的。”

    那个人说道:“敢问兄台名姓?”

    邹宝荣说道:“邹宝荣。”

    那个人抱拳问道:“莫非兄台就是有青玄城第一勇士之称的邹宝荣?”

    邹宝荣抱拳:“正是在下。”

    ……

    翌日清晨天还没亮,邹宝荣醒来,看着山洞中的几个人,昨天那个说是青玄城的那个人和他带的孩子已经不见,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昨天他们介绍的时候就察觉到有问题,因为在青玄城就是连三岁小孩见了他都能叫出他的名字,那个人说自己是青玄城的,却不认识自己,那就极有可能是这山路上劫道的匪徒。

    昨晚前半夜邹宝荣一直都没有睡着,躺在地上假寐,注意着那一老一小两个人,他们估计也是听说了自己的名声,心里害怕,所以半夜就偷偷地溜了。

    邹宝荣叫了两声另外两个还在沉睡的人,发现他们都睡的很沉,怎么都叫不醒,应该是昨晚被下了药,所以才会如此沉睡。

    邹宝荣干脆就这么歇着,反正也快到了,邹华生也因为中毒到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干脆就让他们多睡一会儿,不急这一会儿。

    天色还未大亮,两个小孩醒来,见自己的爸爸都还在睡觉,两个孩子便就一起玩耍,很快就熟络了起来。

    邹华生妈妈被两个孩子从睡梦中吵醒,看天已经大亮,猛地一惊坐了起来,看到邹宝荣就坐在自己身边,方才松了一口气,要去叫邹华生起来。

    邹宝荣拦住了她,小声对她说道:“生儿受伤未愈,精神不太好,让他多睡一会。”

    邹华生妈妈听话的没有去叫醒邹华生,两个大人一个孩子一直睡到了将近正午,叫金力的那个人被小孩玩闹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看到天色已经大亮,不由得就是一惊,坐起来扭头扫视了一眼山洞,见自己的孩子还在,先是松了一口气,又检查了一下自己身上的财物,发现一样也没少。

    邹宝荣看金力醒来,说道:“醒了。”

    金力看向邹宝荣,有些不好意思:“啊,醒了。应该是昨天太累了,又聊到深夜,多睡了一会儿,让兄台久等了。”

    邹宝荣说道:“没关系,着了劫道贼匪的道,还能留一条命也算是造化了。”

    金力一惊:“啊?劫道贼匪?”

    “金兄弟没发现,少了两个人吗?”邹宝荣看着金力,语气悠悠。

    金力再次扭头仔细扫视了一下山洞,见山洞内没有磁守金父子,不由得怔了一下,犹豫着说道:“邹大哥是说,磁兄弟就是那劫道的贼匪?”

    邹宝荣解释道:“青玄城无人不识我,即便是青玄城周边的几个城镇的人见了我也大都能叫出名字,他说来自青玄城,却不认识我,若是常人,何必编造这等谎言。”

    金力有些怔怔地问道:“既如此,为何昨晚就不将他拿下?”

    邹宝荣说道:“无凭无据,如何拿人?”

    金力问道:“他既已将我等迷晕,为何不盗取财物?”

    邹宝荣看着金力,眼睛微眯:“金兄此言何意?”

    金力慌忙摆手说道:“没有没有,我并没有其他意思,只是觉得他既然已经将我们都迷晕,为什么不趁机下手,将我们的财物都收走。”

    邹宝荣淡淡的说道:“许是听了我的名声,半夜被吓跑了。”

    金力扭转过身,冲邹宝荣抱拳一拜:“如此,还要谢过邹大哥了。”

    圭庆阳被他们说话的声音吵醒,不免又是一番问询解释。

    邹宝荣将邹华生叫醒,几个人结伴出了山洞,顺着山道向上走,没多远遇到一个岔路,远远的看到另一条路上有几个人结队走来。

    邹宝荣让众人停下歇息,待另一条路上的几个人走近了,才看清楚是四个男人带着八个小孩。

    几个人汇合一处,不免就是一阵寒暄,金力看着那八个小孩,只见五个男孩三个女孩,虽男女有别,但仍能看出两两一对,分明是八对双胞胎。不免感叹:“早闻双生镇之名,如今一见,果真名不虚传。”

    另外来的四个人听到这样的感叹,腰脊不由得挺得更直了一些。

    因为这双生镇,正如这名字,每每有人怀孕,皆能诞下双胞胎,虽非全部,但也有十之七八。且镇子里面年年都有小孩通过选试,得以进入宗门修仙求道,镇上的发展也因此得以顺风顺水,再过不了多少年想必就可以发展成一个新的城市。

    一行人也没有多做言语,结伴上路,一同送自家孩子进山选试。

    顺着山路走了没多远,远远的看到前方山路尽头有一条直线从山上垂下,走的近了方才发现那竟是一条由石块铺设成宽约十丈的阶梯,从下往上看去,阶梯往上没有尽头,似乎直通九霄一般。

    在阶梯的一旁有一个巨大石碑,上面铭刻阴文:通云梯。

    一行人踏上阶梯向上攀登,一直到了傍晚时分,竟真的直通云霄。十多人踏着阶梯穿过云层,已经是累得气喘吁吁,汗流浃背,几次歇息,已是无力说话。

    邹宝荣背着自己的老婆,也是气喘吁吁。本来以他的体质,若是只他和邹华生两人也不会疲累,但是现在多了个邹华生妈妈要他背着,再强壮的男人也是会累。

    邹华生妈妈本来生性倔强,不愿被邹宝荣背着,但是阶梯又高又陡,还没爬多久就累的爬不动了,严重拖慢速度,被邹宝荣强硬的背在了背上。

    邹华昇跟在邹宝荣的身边,虽也有喘息,但看起来并不太疲累。

    诸人终于见到阶梯的尽头,纷纷提振精神向上奋力攀登,终于到了顶端,有人躺倒在地大口喘息。

    邹宝荣也没有好多少,此时的他将妻子放下,勉强挺直了腰板打量着四周,看到是在一处极为宽大的平台上,平台的四周似有石栏,在顶峰的云岚中隐约可见。

    诸人稍稍休息一会儿,起身向平台内部挣扎走去,约走了数百米,到了平台另一边,看到边缘石栏外竟是万丈深渊。

    一个人似无意识般喃喃说道:“怎会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