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七章
    几个人吃过饭,一起回到住宿的院舍,邹华昇缠着兆舒誉教自己功法,不但如此,还把苏婉儿齐志贤他们两个叫来一起学习。

    邹华昇三个人并排盘腿坐下,兆舒誉也盘坐在他们对面,模仿着传道师兄的口吻说道:“这功法修习,首先要笃心静气,闭元自守,用心感受天地间的灵力……”

    苏婉儿问:“什么是笃心静气,闭元自守?”

    兆舒誉说道:“笃心静气就是……就是让你们静下心来不要着急,慢慢的练。哎呀,这一点跳过,我用我自己的话跟你们说。”

    邹华昇三人有些无语,另外几个看热闹的在一旁笑他们。兆舒誉脸上有些发烧:“笑什么笑,觉得我不行的你们来。”

    陆芷灵说道:“来就来。”上前踢了一下兆舒誉说道:“走开!”

    兆舒誉起来让开位置:“我看你怎么教。”

    陆芷灵在邹华昇三人对面盘腿坐下,咳嗽了一下,说道:“想要习练功法,首先就要平心静气,安定心神,只有这样才能感受到天地间的灵力。你们先跟着我做,呼,吸,呼,吸。好,深呼吸,慢慢的放松,仔细的感受天地间的灵力。”

    邹华昇跟着陆芷灵的指挥一起做,果然感受到天地间似有似无的灵力,陆芷灵将修炼的初级功法传授给他们,他们尝试着将灵力纳入体内,慢慢的都进入了状态。

    过没一会儿,三个人都进入了入定状态,其他人看他们都进入了入定状态,也都渐渐的觉得没了意思。

    兆舒誉说道:“我去做作业了。”

    陆芷灵说道:“我也要去做作业了。”

    沈静萱犹豫了一下:“那……我在这里看着他们。”

    陆芷灵拉着沈静萱向外走:“看什么看,有他们两个在,出不了事的。”

    沈静萱还待犹豫,直接被陆芷灵强拉走了。

    过没多久,段宏慌张跑到陆芷灵她们的院舍,大声喊道:“不好了,不好了,出事了。”

    陆芷灵她们正在院中的石凳上捧着书册修习道理,看到段宏慌张进来,问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段宏慌张说道:“邹华昇他出事了。”

    陆芷灵有些惊讶:“啊,怎么会?”站起来向门口方向走去:“刚开始感悟灵力,也没有给他们灵晶,灵力都还没积聚起来,不可能出问题的啊。”

    段宏带头出了院门,说道:“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可谁知道这第一次修炼就能出问题的。”

    两人说着话,已经来到了兆舒誉他们的院舍,还没进门就感觉到明显的灵力波动。

    陆芷灵进了院门,看到邹华昇身上放射出蓝青色的光,他的脸上出现了痛苦的表情。

    陆芷灵惊讶的看着邹华昇,问道:“他这是怎么了?”

    段宏说道:“我也不知道,兆舒誉已经去找传道师兄了。”

    苏婉儿在一旁担心的看着,想要帮邹华昇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做,脸上流露出焦急的表情。

    沈静萱有些担心:“他这样不会有问题吧?”

    陆芷灵说道:“怎么能没问题?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只能等传道师兄过来了。”

    突然响起一声破空声,几个人扭头看去,华云天落在院中,立即来到邹华昇身前,一只手搭在邹华昇肩膀上,一股灵力从肩膀注入邹华昇体内,引导他体内积聚的灵力。

    过了一会儿,邹华昇身体上的光消失,华云天舒了一口气,责备道:“谁让你们乱修炼的,不是跟你们说过不让随便乱修炼吗?咦,这个……他是新来的?”

    华云天仔细打量着邹华昇,因为邹华昇本身就有些显大,所以一开始也就没注意,刚才放松下来看清楚了邹华昇的样貌,不由得有些惊讶,随后惊讶转为吃惊。

    过了好一会儿,华云天勉强镇定下心神,问道:“他今天是第几次修炼功法?”

    苏婉儿回道:“第一次修炼。仙长,昇哥哥他没事了吧?”

    华云天问道:“谁让你们擅自给他灵晶,教授他功法的?”

    兆舒誉说道:“我们没有给他灵晶,也没有教授他功法,只是想先带他感受天地灵气,没想到这也能出事。”

    华云天惊讶道:“你们没给他灵晶?”

    兆舒誉说到:“没有,只是教授他感气篇,让他感悟天地灵气。”

    华云天想了一下,小声喃喃道:“这可是个大事,不行,我得告诉师傅!”说着话,从怀中拿出了一个折成四角的符箓,犹豫了一下,身后的剑从剑鞘中飞出落在地上,华云天踩在飞剑上,迅速地升空消失在远处天际。

    剩下的几个人互相对视一眼,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一脸懵懂的样子。

    没多久,华云天和一个中年男人御剑落到院舍中,中年男子上前查看了一下邹华昇的情况,问道:“你确定他是第一次修炼?”

    华云天回道:“确定,他是最近新来的,还在识字,我没传授过他修炼的基本功法,应该是他们相互之间自行传授的。”

    中年男子说道:“你在这里守候,他一旦醒来就第一时间送到我那里去。”

    华云天:“是,师父。”

    中年男子御剑离去,兆舒誉说道:“师兄,他怎么样了?”

    华云天问道:“你们谁传授他的功法?”

    陆芷灵看看兆舒誉,又看看邹华昇,向前探了探身,刚想要张口承认,兆舒誉说道:“是我传授的。”

    华云天:“你们的传道师兄没告诉你们,不许私自传授他人功法吗?”

    兆舒誉摇头:“不知道,没听说过。”

    华云天问:“你们的传道师兄是谁?”

    兆舒誉回答道:“励师兄。”

    华云天:“或许你们的传道师兄没跟你说过,但是现在你们要记住了,师门传给你们的功法,未经师门允许,绝不能轻易传给他人,师门内的师兄弟不可以,师门外的人更不可以轻易传授,否则一经发现,轻则遭受惩戒,遣至外门,重则废去功法,逐出师门。明白了吗?”

    兆舒誉看着华云天严肃的样子,说道:“明白了。”

    华云天又面向大家说道:“你们明白了吗?”

    所有人都一起说道:“明白了。”

    华云天看他们这样,也不再多说什么,摆了下手:“你们都回去做作业去,我自在这守着。”

    其他几个人都散开做自己的事情,华云天盘腿在邹华昇对面坐下,拿出了一个玉简,将神识探入其中参读功法。

    一夜过去,邹华昇还在入定中,华云天看着邹华昇,脸上显现出一些不耐烦。

    此时天已将亮,兆舒誉他们已经起来,向华云天打了个招呼,前来围着邹华昇看着他。

    华云天喝到:“看什么看,还不去做早操?”

    兆舒誉两个人悻悻的来到院中空地开始做早操。

    华云天站起来到邹华昇的身前,将手按在他的肩膀上,神识探入其身体内,感应着体内充沛的灵力,不由得发出了一声赞叹。忽然发现一些异样,在邹华昇心脏中有一个黑色的珠子,正在散发出一阵阵特别的能量。

    华云天仔细的感受着那些散发出来的能量,想要将神识探入珠子中,但却被散发出来的能量阻挡在外。

    华云天后退两步盘腿坐下,拿出了一个折成了四角的符箓,神识探入符箓中,用灵力触动了符箓的一个节扣,一阵不可见的波动承载着一些信息在虚空中扩散开来。

    在一个参功室中,一个中年男子感应到怀中微弱的能量波动,拿出一个符箓,将神识探入符箓中,解读出一些信息:师父,有新的情况,刚才我用神识探知邹华昇体内情况,发现有一奇物存于体内,徒儿修行尚浅,无从探知此物为何。

    中年男子叹了一口气,站起来走出参功室,来到外面,身后的剑飞起在空中转了一圈,中年男子跳起来踩到剑上,御剑飞去。

    中年男子很快就来到了邹华昇的院舍中,以极快的速度落下来,来到邹华昇的身前将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将神识探入他的体内,很快就哼了一声,整个人后退了两步才勉强站稳。

    华云天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师父向后退了两步,立即上前扶住自己的师傅,中年男子脸上一阵红白交错,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口鲜血。

    华云天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师父吐出的鲜血,慢慢的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师父苍白的脸色。

    中年男子顺了一口气,推开了华云天的搀扶,说道:“此事兹事体大,先暂时不要声张,待他醒来询问一番,若是不行,只能交由师门处理了。”

    华云天双手抱拳举至齐眉,恭敬的说了一声:“是。”

    邹华昇突然“哼”了一声,华云天和中年男子立即扭头看他,只见他缓缓的睁开眼睛,脸上的表情带着些懵懂,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华云天说道:“邹华昇。”

    邹华昇抬头看华云天,说了一声:“师兄。”急忙起来行礼。

    华云天思考了一下,话还没出口,中年男子说道:“你是否曾经有过什么奇遇?”

    邹华昇看着中年男子想了一下,说道:“不曾有过奇遇。”

    中年男子盯着邹华昇,说道:“你是否曾吃过奇异之物或是遇到特别之人?”

    邹华昇说道:“好像有过。”

    中年男子说道:“详细说说。”

    邹华生挠着头想了一下,犹豫着说道:“不记得了。”

    中年男子眉头紧蹙,过了一会儿,一把携起邹华昇,对华云天说道:“你照常传道,此子我先行带去查验。”话音未落,已跳上飞剑御剑远去。

    华云天看着自己的师父携着邹华昇消失在天际,紧皱着眉头,隐隐的感觉此事不简单。

    中年男子带着邹华昇来到了一个高塔前落下,高塔的正门上有一个牌匾,上面龙飞凤舞地写着三个大字:“演功塔”。

    中年男子拿出一个令牌,向其中输入一些灵力,令牌散发出一阵微弱的波动,演功塔的门缓缓打开。

    中年男子带着邹华昇进了演功塔,有几个人正聚在一起参演功法,中年男子将邹华昇放下,做了一个礼说道:“师叔师伯,晚辈弘承允有要事讨教。”

    几个人回头看他,弘承允说道:“晚辈近日遇一入门弟子,身具奇异,无从探知究竟,还望师叔师伯指教。”

    一个白髯黑发的人说道:“好好说话,文邹邹的听着别扭。详细说说遇到了什么事。”

    弘承允说道:“此弟子心脏之中有一物事,晚辈本想探知其为何物,却不曾想反被伤了心神①,无奈之下,只得来此求助诸位师兄师伯。”

    另一个鹤发童颜,下巴光洁的人说道:“哦?还有这事?可曾询问此物由来?”

    弘承允说道:“据这位弟子所言,不曾记得此物何来。”

    一个中年男子对邹华昇招手说道:“孩子,过来。”

    邹华昇不自觉得走了过去,那个人将手放到邹华昇的肩膀上,过了几秒,男子“哼”了一声,睁开眼睛说道:“此物非凡,需借助法器之力探测。”

    大堂内响起了一阵惊叹声,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说道:“竟有此事?看来是需要好生探测了。”

    那个中年男子转身向一个方向走去,对邹华昇说道:“跟我来。”

    邹华昇回头看了一眼弘承允,见他没什么动作,跟着那个男子来到了一个平台前,中年男子让邹华昇躺在平台上,拿出了几个奇怪的法器摆在邹华昇的周围,待一切准备妥当,中年男子坐在一个蒲团上念咒施法。

    邹华昇身边的法器散发出一阵金黄色的光芒照耀在身体上,没过多久,法器的光芒渐渐地暗了下来,然后骤然亮了一下,所有的法器一同爆炸。

    中年男子睁开眼睛,看着平台上的邹华昇,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此子体内之物,似为魔元。”

    注①:所谓伤了心神,是特殊的电磁波影响了大脑的思维与感知,使大脑做出了错误的判断,错误的调动了体内的能量,导致体内能量失衡产生冲突,损伤了内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