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八章
    所有的人似乎都被雷击中了一般呆立当场,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人问道:“祁师弟,你确定?若是魔元,怎会有如此威力?”

    “断不会有错。若是普通魔头的魔元,断不会有此威力,但……我刚刚探触,虽只有一瞬的感受,但此魔元威势却恢弘浩大,远非我等可及。”中年男子的表情古怪,显然他也不敢相信这个结果。

    气氛突然陷入了凝滞,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一个人说道:“不知祁师弟可知此魔元为哪个魔头所留?”

    中年男子说道:“无从探知。”

    一个人说道:“如此来看,此非我等所能处理,应当秉明太师以做应对。”

    旁边的另一个人说道:“善。”拿出一个法器,将灵力输入其中,过了一会儿,一个猥琐老头出现在面前。那个人说道:“赵太师,晚辈有事禀报。”

    老头问道:“何事?”

    那个人说道:“一入门弟子体内发现魔元,无从探知,也不知其来源,望太师解惑。”

    “取出便是。”老头似乎在忙碌着,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

    那个人说道:“此魔元颇有威势,我等无从探触。”

    老头抬头看了一眼他们,继续低头忙着自己的事情,口中说道:“将此子送上来,我亲自探寻一番。”

    那个人恭敬地应了一声:“是。”

    老头的投影在眼前消失,有人来到平台前,看到邹华昇已经昏睡过去,将其抱起来从一个楼梯上去,来到第二层大厅,看到有一些人在忙碌着。

    找到在一个平台前忙碌的老头,轻声喊了一声:“太师。”

    太师回头看了一眼,指着一个平台:“嗯,放那里吧。”

    那个人将邹华昇放在平台上,来到老头身后抱拳行礼:“弟子告退。”

    老头没有什么反应,依旧在做着自己的事情,那个人直接转身离开了。

    过了一会儿,老头忙完自己的事情,来到平台前看着邹华昇,拿出一个法器贴在他的胸前,过了一会儿,老头赞叹了一声:“却非凡物。”

    老头抱起邹华昇来到一个密室,将他放到地上,盘坐在他的身边,两手掐诀念咒,地上的一些阵法纹路次第亮起,一些能量渗透入邹华昇的体内试图封禁魔元并将其取出。

    邹华昇体内的魔元不断地散发出一些奇特的能量抗拒,慢慢的魔元散发的能量越来越多,魔元形成的珠子也变得越来越小,最后完全变成了一团黑气在与侵入体内的能量进行对峙。

    老头的头上此时也在冒汗,看起来有些吃力。现在的情况对于他来说有些复杂,邹华昇体内的魔元本是稳定沉睡的,没想到经过外力激化竟然是如此的活跃,而且老头也低估了其体内的魔元的威力,若是一个控制不好爆发开来,且不说此子性命,就是他自己也会受到很大的波及。

    老头在勉力控制着阵法与邹华昇体内的黑气进行对抗,随着时间的流逝,黑气逐渐的式微被挤压在一处,而老头则是有着阵法的支持,灵力源源不断,很快就将黑气封印并取出体外。

    而那黑气被取出体外后却瞬间爆发开来,凝聚成一个黑色的人形,正是黑馗。

    “告诉你家那老顽固,这个徒弟我收定了。以后的路很长,让他且行且小心。哈哈哈……”黑馗说完这一句话,在一片笑声中化作一团黑气消失。

    老头看着那个小人消失,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敢情从一开始那个魔元就是有所顾忌没有使用全力,否则他也不能在这里坐着了。而最让他感到后怕的并不是魔元的威力,而是最后魔元凝聚成的那个小人,若他没记错的话,那个小人应该是同五大末劫法祖齐名的魔祖。

    不过好在一切都是有惊无险,老头低头看着邹华昇,却是大吃了一惊,邹华昇的整个体型变化很大,身高没有变,但是整体形态却是有了改变,首先其体表原本的脂肪已经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虬结的肌肉线条。

    敢情在刚才的对抗中魔元化成的黑气看似在逐渐的削弱,其实完全是在凭借着阵法的力量激化磨炼邹华昇的身体。

    然而老头又有些不明白了,这个小孩儿究竟是谁?为什么会让一个魔祖来宣示其归属权?而且听其意思,还是与自家符祖争夺,看来这背后还有着自家的符祖等一些大能的庇佑。想到了这里,老头不仅捏了一把冷汗,幸好这刚才没出事,若非不然,他将要面临的是什么后果,真的不敢深想。

    稍稍冷静了一下,老头拿出一个玉简,通过玉简发出去一条信息。

    过了一会儿,炼云宗宗主的投影出现在老头面前,老头恭敬地拜道:“拜见宗主。”

    宗主说道:“不必多礼。你说的事情,我已知晓。待我为他做一番检查。”

    宗主投影面对邹华生,也未见动作,地上的阵法全都亮了起来,宗主的投影操控阵法为邹华生检查身体,过了一会儿,似乎发现了什么问题,眉头皱了起来,双手掐诀,这次不仅邹华生周边地面的阵文,密室的墙壁上,和密室外面整个第二层大殿的地面和墙上乃至房顶的阵文都被调动起来。

    邹华生突然呻吟了一声,全身上下青筋暴起,伴随着肌肉不规则的痉挛,似乎在遭受剧烈的折磨。

    宗主站在那里,偶尔掐一个手决变换阵法,脸上的表情阴晴不定。

    过了一会儿,大厅阵法的光芒隐去,邹华生的身体慢慢的恢复了平静,宗主静静的呆着似乎在思考什么。

    “此子未来前途无限,你等要好生教习。”宗主的声音在大厅回荡,投影缓缓消失。

    老头对着投影的方向拜了一下,朗声说道:“遵宗主法令。”

    老头上前弯腰想要将邹华昇抱起来,手刚一触及他的皮肤,却感觉到一阵油腻。抬起手看了一下,只见手上满是黄褐色的油状物质。

    老头皱了一下眉头,使用灵力将邹华昇托了起来,出了密室,来到一个忙碌的人身前,拿起一个容器将里面的水倒在邹华昇身上。

    那个人说道:“哎~那是我刚提炼出来的纯水。”

    老头随意地说道:“你再提炼一些不就行了。”

    那个人没有说话,看着老头将容器里的水全部倾倒在邹华昇的身上,将他体表的污垢清洗干净,并用灵力烘干,带着他下去了。

    一个人看见老头抱着邹华昇下来,忙迎上去谄媚的说道:“哎呀,怎么太师自己抱着他下来了?有什么您说一声,我立马上去听您吩咐的。”

    太师厌烦的呵斥他:“少在这里套近乎,把心思用在参研道法本义上,比什么不好?阿谀奉承溜须拍马,便是让你坐得高位,也很快摔得粉身碎骨。”

    那个人接过邹华昇:“对对对,太师所言极是。”

    太师对那个人说道:“告诉为其传道的后生,好生照料,莫出得半点差错。”

    那个人恭敬应到:“我会好生吩咐的,请太师尽管放心。”

    太师转身上去,那个人看着太师离去,好奇的打量着邹华昇,小声嘀咕了一声:“这小子谁啊,竟然让太师如此郑重。”来到平台前将其放下。

    炼云宗宗主坐在一个大堂内,他的面前有三个人的投影,分别是魅央宗宗主、灵枢宗宗主和丹河宗宗主。

    此时在场的四位宗主都没有说话,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灵枢宗宗主说到:“对于宿主,既然如今已经无用,不知古宗主可否割爱?灵枢宗必定感激不尽。”

    炼云宗宗主思考了一下:“虽然宿主已经无用,可毕竟是我炼云宗弟子。若是为了一点利益随意放弃宗门弟子,于宗门声誉有损。”

    灵枢宗宗主犹豫了一下,刚要说什么,灵隐宗宗主的投影出现在大堂中,几位宗主停止说话,看着灵隐宗宗主的投影慢慢清晰。

    灵隐宗宗主看着炼云宗宗主问道:“怎么回事?”

    炼云宗宗主:“宿主被黑子动了手脚。”

    灵隐宗宗主:“详细说说。”

    炼云宗宗主:“今日我听到门内弟子禀报宿主异常,前去查看,发现被黑子暗中动了手脚,将剑祖灵识与宿主融合到一起了。我今天对宿主进行搜魂,却一无所获。详细信息已经发送到各位的传信玉碟中。”

    灵隐宗宗主沉默了一下,皱起眉头:“如此,几位什么看法?”

    炼云宗宗主说道:“外域魔头若真的将分身投影至通玄界内,定会有一番动作,我们可重点令人留意宗门辖地内的动静,一旦发现,举五宗之力一举消灭,不给魔头发展的时机。”

    灵隐宗宗主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此乃下下之策,无异于坐以待毙,我等还需另想办法,主动出击,尽早寻出魔头分身,将其扼杀在萌芽内。”

    炼云宗宗主说道:“或许黑子那里有魔头分身的线索。”

    灵枢宗宗主看着灵隐宗宗主,话语悠悠:“灵隐宗线人遍布海内外每个角落,或许可以设法从黑子那里得到一些信息。”

    灵隐宗宗主看了一眼灵枢宗宗主,眼神幽幽,没有说话。

    斋房中,兆舒誉等人正在吃饭,苏婉儿坐在斋案后不怎么动筷子,似乎有心事。

    陆芷灵和兆舒誉坐在她的两边,陆芷灵关心到:“婉儿妹妹你怎么不吃饭,是不是不舒服了?”

    苏婉儿:“没有。”

    兆舒誉:“她是想邹华昇了。”

    苏婉儿脸红:“我没有。”

    兆舒誉:“那你为什么不吃饭?如果你真的没想就证明给我们看,把饭都吃了。”

    苏婉儿看着面前的饭,拿起筷子吃了起来。

    下午临近傍晚,兆舒誉在自己的院舍中做作业,苏婉儿和段宏他们一起坐在石桌上做着功课。

    弘承允携着邹华昇落到院舍中,苏婉儿一看到邹华昇就兴奋地向他跑去,扑到邹华昇的怀中喊道:“昇哥哥,你回来了。”

    邹华昇抱住苏婉儿:“怎么了?”

    兆舒誉和段宏一起对弘承允做了个礼:“见过前辈。”

    弘承允说道:“都不必多礼。”转向邹华昇说道:“你先暂且在此稍住几日,过些时日我来接你。”

    邹华昇:“师父,我可以和他们住在一起吗?”

    弘承允:“不可,会对你修行造成妨碍。”

    “师父……”邹华昇还待要求情。

    弘承允说道:“就此定下了,若是实在不放心,可多来探视她们。”

    “是。”邹华昇不再说什么,恭敬的应道。

    “如此,你先暂且歇息,为师去也。”说着话,身后的剑弹出来落在身边,弘承允踩在剑上,神形迅速升空。

    邹华昇说道:“恭送师父。”

    弘承允离开后,苏婉儿抱住邹华昇,兆舒誉夸张的说到:“邹华昇,你刚刚叫他什么?师父?莫非你已经拜他为师了???”

    邹华昇松开苏婉儿:“是的,我醒来后师父就说要收我为徒。”

    “昇哥哥,以后你是不是不能跟我们一起了?”苏婉儿看着邹华昇,眼睛中闪动着水光。

    邹华昇拍了拍苏婉儿的肩膀:“不会的,我们还有很长的时间在一起的,师父说要让我先在这里把通玄道理基础篇都学会了才接我过去。”

    苏婉儿松了一口气:“那就好。”

    兆舒誉问道:“邹华昇,你的修为现在是什么境界?”

    邹华昇:“现在应该是到通脉后期,师父说让我最近不要修炼功法,好像是说我的修为已经远超我的道理境界,会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