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十章
    第二天早上天还未亮,邹华生就被弘承允叫了起来,被逼着简单的洗漱过后,继续昨天的测验。

    邹华生迷迷瞪瞪的,不停的打哈欠,显然没有睡够。弘承允拿起桌子上的戒尺在邹华生头上敲了一下,邹华生受惊中断了正在打的哈欠,人也清醒了不少。

    外面的太阳慢慢的升到三竿,邹华生的测验才结束,弘承允面沉如水的看着邹华生,邹华生怯怯的站在那里,低着头小心的抬眼看弘承允。

    邹华生小声说道:“道理实在是太难了,不是弟子不用心学习。”邹华生小心的抬头看着弘承允,继续说道:“而且我们也才只学到了第三卷,第四卷第五卷都还没学到。”

    弘承允看着邹华生,面色渐渐平复下来,邹华生的肚子突然传出一阵“咕噜噜”的声音,不是很大,但是在这安静的洞府中很是明显。

    弘承允拿出一包食物给邹华生,邹华生接过食物打开看了一下,见是一些肉食,不由得露出欢喜的表情。

    弘承允说道:“快些吃完,为师亲自传授你道理基础。”

    邹华生拿起肉咬了一口,刚嚼了几下,面色不由得就是一僵。

    弘承允看到邹华生的表情,嗤了一声:“为师辟谷多年,洞府内并无佐料,味道寡淡了一些。先将就食用,得空为师安排弟子每日送餐。”

    邹华生苦着脸吃完了肉,弘承允让邹华生在桌子前坐下,打开书本为他讲解测验中他不熟悉的地方。到了傍晚时分,弘承允停止传授道理,出去洞府没一会儿,手里隔空提着一只烤熟了的大鸟回来放到桌子上。

    邹华生看那只大鸟热气腾腾的冒着蒸汽,显然是刚刚烤熟的,而且还是使用灵力烤熟的。之所以这么肯定,是因为大鸟的表皮颜色很浅,不是用火烤熟的那种参杂了碳灰的颜色。

    邹华生吃饱后,弘承允隔空摄了一些水清洗了一遍桌子,然后把脏水排出洞府,继续传授邹华生道理。

    山中无日月,转眼间两个月过去,邹华生的道理积累到了一定程度,弘承允开始一并传授邹华生修炼功法。

    功法的修炼不同于道理,修炼入门容易,但是越往后修炼需要的道理积累就越多越高深,所以想要修炼功法就必须要修习道理,只有道理达到了一定基础才能修炼功法。

    一天傍晚,邹华生坐在大厅的地上正在修炼功法,面部表情扭曲,头顶有一缕白气升起,似乎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现在的他正在尝试凝结丹核,在凝结丹核的过程中需要以特殊的方法运转灵力,改变自己丹田的部分结构,在丹田的中心位置形成一个持续的压力场,称为丹炉,然后通过丹炉将灵力不停的压缩形成一个比针尖还小的丹核。

    凝结丹核的过程中,最难的就是修改丹田结构,形成持续的压力场的过程,这整个过程都要使用灵力不停地灌注丹田,逆改丹田构造,稍有不慎,一旦灵力失衡,就有可能像一个炮仗在丹田内爆炸,轻则修为尽废,断绝修道前途,重则身死道消,一命呜呼。

    且不说凝结丹核的过程中的危险,尤其是凝结丹核的过程中所需要承受的痛苦,就像是在一个人清醒的时候拿着一把小刀在丹田处做手术,而且还是要自己给自己做手术,强行逆改丹田构造,实非常人可以忍受,更别说一个小孩儿。

    邹华生没坚持多久就停止了修炼,弘承允说道:“今日修炼就先到这里,凝结丹核非一两日之功,循序渐进,夯实基础才是上策。”

    邹华生站起来,疲累的回道:“弟子谨遵师父教诲。”

    弘承允摆了摆手:“去休息吧,明日早起自行起床修习道理,为师需要闭关几日,在为师闭关期间莫要修炼功法。”

    邹华生抱拳说道:“弟子遵命。”

    弘承允摆了摆手,邹华生退下去休息,弘承允坐在大厅中思虑了半天,起来在大厅中游走,偶尔的从大厅摆设的各种植物上面采下一个果子或者枝条、花朵。

    次日天未亮,邹华生起床来到大厅,从桌子上的两摞书本中拿出一本书翻看了一下,坐到桌子旁的椅子上看起了书。

    三日后,弘承允闭关结束,从修炼的洞室中出来,看到邹华生正在汤池中惬意的泡着。

    “不好生修习功课,偷懒享受,成何体统?”弘承允看邹华生惬意的样子,训斥了一句。

    邹华生惊了一下,立刻从水中站起来抱拳拜道:“弟子见过师父。”

    弘承允不满的说道:“为师命你好生修习道理,如何偷懒享受?”

    邹华生恭敬回复:“弟子有好生修炼,只是吃过晚饭,看天色已晚,便打算洗漱休息。”

    弘承允扭头看了一下墙壁上的时间,语气稍缓:“如此便好生洗漱歇息,明日早起修炼。为师为你炼制了丹药,可助你早些凝结丹核,少受磨难。”

    一说起修炼,邹华生的脸便苦了起来,抱拳说了一声:“是。”

    弘承允去自己的修炼室,邹华生站在汤池中,低头看了一下丹田处,抬起右手揉着丹田,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躺在汤池中继续泡着。

    时间缓缓流逝,邹华生不知不觉的就在汤池中睡着了,梦中他和伙伴们在野外溪流中游泳嬉戏,突然沉入水底,四肢拼命的扑腾,却怎么都无法浮出水面。

    邹华生猛地从汤池中坐了起来,原来是他睡着了滑入汤池,被汤池中的水灌入了口鼻。

    邹华生剧烈的咳嗽了几下,从汤池中出来,到卧室把内裤脱下来擦干净身体,躺床上睡觉。

    第二日早上天未亮,弘承允把邹华生叫起来,到大厅让邹华生盘腿坐下,给了他一颗丹药:“此丹名为固灵丹,可助你早些凝结丹核,少受磨难。”

    邹华生结果丹药:“谢师父。”

    弘承允说道:“快些吃下丹药修炼,为师为你护法。”

    邹华生吃下丹药,催动体内灵力运转,逆改丹田,一阵钻心的剧痛瞬间袭来,使得邹华生的面目剧烈的扭曲。

    过了一会儿,丹药的效力发挥出来,邹华生的表情平缓了一些,有一些物质慢慢的散入经脉,与体内的灵力结合,灵力变得粘稠起来,驱动起来运转的速度略有减缓,但是凝结丹核却更加容易,而且逆转丹田结构的时候也更加容易了一些。

    邹华生全力驱动体内灵力逆转丹田结构,随着时间的流逝,丹药的效力全部发挥出来,邹华生似乎不再感觉到痛苦,逆改丹田结构的时候也就没有了顾忌。

    慢慢的丹炉成型,粘稠的灵力开始在丹田中驻留并被丹炉压缩,但是要形成丹核还是差了一些火候。

    邹华生还待要加强丹炉的压缩力度,凝结出丹核,却听弘承允说道:“过犹不及,先稳固丹炉,待丹炉稳定后再结丹。”

    邹华生听到弘承允的话,不再努力去压缩灵力,使用灵力加强稳固丹田刚刚形成的结构,稳固丹炉。

    可能是药力在逐渐的消失,邹华生体内灵力的运转速度在逐渐加快,刚刚在丹炉中驻留的灵力慢慢的变得活跃起来,邹华生全力压缩灵力,但因为丹炉才刚刚成型并不稳固,而且压缩的灵力有点多,丹炉的压力无法继续保持足够的压力使灵力稳定下来。

    邹华生眼见无法维持丹炉内的灵力稳定,即刻逆转功法抽取丹炉内的灵力,但还是晚了一步,丹炉内的灵力轰然爆开,使得邹华生的丹田处一痛,刚刚形成的丹炉差点被毁掉。

    弘承允立即将手放到邹华生的胸腹处,输出灵力帮邹华生稳定丹炉,却发现邹华生的丹炉并没有崩掉,只是因为灵力爆炸而有些失衡,而且正在被邹华生迅速地修复。

    幸好邹华生听话没有继续压缩灵力,否则刚才灵力爆开的那一下虽不说致命,但是把刚刚形成的丹炉爆掉,他的努力不仅全都白费,还可能会因为丹田受到损伤,需要修养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能修炼。

    弘承允收回灵力,看着邹华生忍着疼痛,修复因为灵力爆炸而略有损毁的丹炉,脸上露出欣慰的表情。

    时间在修炼中流逝,待邹华生将丹炉彻底稳固,可以再次使灵力在丹炉中驻留并压缩,方才结束修炼。

    邹华生睁开眼睛,看到面前的地上放了一些菜和米饭,旁边放了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修炼要循序渐进,过犹不及。莫要着急凝聚丹核,待丹炉稳固,丹核自成。”

    邹华生抬头看了一下时间,已经是深夜两点多,收起纸条,迅速的吃过饭,把碗筷洗了放到桌子上,直接去卧室睡觉了。

    第二日早上,邹华生从睡梦中醒来,今天弘承允没有再叫他起床。

    邹华生从卧室出来,看到大厅内没有人,来到大厅的桌子前,看到桌子上放着一些早上送来的食物和一张纸条,纸条上放着一个玉牌。

    邹华生拿起玉牌,见玉牌上面有一些复杂的纹路,除此外也看不出什么。邹华生拿起纸条,见上面写着:“继续稳固丹炉,莫要贪急凝聚丹核,道理修习也不可落下,为师要闭关一些时日,待出关后考察你的道理境界。此禁牌可使你自由出入洞府,使用时将灵力输入禁牌便可,送饭的弟子来到也会由此禁牌提示。山中灵禽异兽众多,莫要远走,恐有危险。”

    邹华生随手把玉牌和纸条收起来,先吃过饭,把碗筷洗了,然后来到洞府的入口处,使用禁牌打开洞府的门,施施然的出了洞府,显然没有把弘承允的话放在心上。

    出了洞府后,邹华生左右看看,洞府是修建在山崖之上,自己所在的平台是这片山崖的一个突出部分,直接被削平了作为洞府的出入口。

    邹华生站在平台边缘向下看看,山下的参天大树只有绿豆大小的一点,连绵成一片延伸到远方。又转身向上看看,距离山顶也有四五十丈的距离,看看洞府两边垂下的众多藤蔓,邹华生选择顺着藤蔓爬到山顶。

    邹华生来到洞府的一侧,抓住一条手腕粗的藤蔓向上攀爬,像一只猿猴一样手脚并用,很快就到了山顶,站在山顶上向远处看去,不由得骂了一声。

    原来这是一个尖顶山,顾名思义,就是山顶很小很尖的一座山,整个山顶区域只有不到一千多平的面积,只有几块巨石和一些灌木,爬上来了也没什么好玩的。

    邹华生来到山顶的另一边,发现另一边山坡的斜度比较大一点,想要下去比在洞府的那一边容易一些,而且藤蔓灌木横生,不缺少手抓的地方,心里这才舒服了一些。

    邹华生顺着藤蔓下去,偶尔有两条小蛇被惊动从灌木中出来,吓得邹华生攀跳几下,其余的也没什么危险。

    邹华生因为被黑馗喂了魔种改造过身体,身体本就比同龄人强壮,再加上这些时间的修炼,懂得一些灵力的运用之法,攀爬藤蔓完全就不在话下,身影比猿猴还要灵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