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十四章
    时间渐渐过去,邹华生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起身来到修炼室,看到兆舒誉还在修炼,也在一个蒲团上盘腿坐下,进入了修炼状态。

    时间到了上午,邹华生从睡梦中醒来,睁开眼睛看看四周,发现自己在昨晚修炼的时候睡着了,此时的他身上盖着一条被子躺在地上,苏婉儿盘腿坐在他身边修炼,兆舒誉此时仍在修炼中,不知道是不是从昨晚一直修炼到现在。

    邹华生从地上坐起来,轻轻地起身来到外面,到客厅的时候看到桌子上摆放着一些扣起来的食物,食物旁边放着一张纸条,纸条上面有两行还算规整的字:“生哥哥,早上宗门师兄给我们送来了好多的饭食,婉儿和誉哥哥吃过饭了,专门给生哥哥留了一些饭。婉儿把最喜欢吃的刀眠鱼留给生哥哥吃,讨厌的誉哥哥想吃刀眠鱼,婉儿没有给誉哥哥吃,你可要都吃光哦。”

    邹华生看到那张纸条,笑了一下,拿起上面扣着的盘子和碗,看到里面有几样不同的菜和一些米饭,还有一条长而扁的鱼。

    邹华生坐下来吃饭,吃过饭后想要洗一下碗,却没有找到水。

    邹华生起来四处转了一下,在厨房里面有一个大水缸,水缸旁边放着几个木桶,但是却都空空如也,没有一滴水。

    邹华生仔细打量那个水缸和几个木桶,见还算干净,提起两个木通下山去打水。

    邹华生提着两个木桶,因为他的身高的原因,木桶连其提手基本上有他身高的一半,需要他的两只手尽量向两边伸展向上提高,才能提起来不挨着地。

    邹华生跑了十多分钟,来到山腰的一条小溪旁,先趴下用手捧了一捧水喝了一口,沁凉甘甜的水入口,全身一个激灵,感觉整个人都舒爽了起来。

    邹华生起身把两个木桶放到小溪里面淘洗了一下,盛了两桶水吃力的提着向山上走去,没走多远停下休息一会儿,又努力提起来向山上走去,然后又停下来歇一歇,感觉桶里的水有些太多了,倒掉一些水再提起来向山上走去。

    下山的时候只用了十多分钟就到了溪边,但是从溪边回到居所的时候却用了两个小时,邹华生累得气喘吁吁全身是汗,刚进入大门,就一把将木桶放到地上,坐在大门的门槛上喘气。

    苏婉儿哭着从客厅跑出来,邹华生看到苏婉儿,从门槛上站了起来,苏婉儿一把抱住邹华生哭着说道:“呜呜呜……生哥哥你去哪了?婉儿以为生哥哥不要婉儿了。呜呜……”

    邹华生一愣,抱住苏婉儿,脑海里此时却出现了另一个幻像,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哭着跑过来抱住他说着几乎同样的话:“呜呜呜……魁阳哥哥你去哪了?灵儿以为魁阳哥哥不要灵儿了……”

    邹华生拍着苏婉儿的肩膀轻声安慰:“灵儿不怕,魁阳哥哥一直……生哥哥一直都在,生哥哥哪里也不去,婉儿不怕,婉儿不怕。”

    苏婉儿趴在邹华生怀里哭着,邹华生一直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慰,兆舒誉过来直接提起那两桶水往里面走,邹华生看到说了一声:“师兄,麻烦把水缸淘洗一下,好久没有用过了,落了好多灰尘。”

    兆舒誉没有说话,估计是处了几个月的女孩,被邹华生一回来就抢走了,心里不高兴。

    过了好一会儿,苏婉儿停止了哭泣,邹华生带着苏婉儿来到客厅,苏婉儿一直抓着邹华生的手臂不肯放开,就像是对于自己爸爸妈妈的依赖。

    邹华生让苏婉儿坐在一张椅子上,拍了拍苏婉儿的手:“生哥哥要去干活了,等一下再过来陪你。”

    苏婉儿站起来说道:“婉儿要陪生哥哥一起。”

    邹华生无奈,只能任由苏婉儿牵着他的手臂,带着苏婉儿来到厨房,看到兆舒誉正在扶着水缸,费力的倾斜着往厨房外面滚,邹华生看到她这样,立刻上前接过水缸:“师兄我来吧,你照顾一下婉儿。”

    兆舒誉见邹华生过来帮忙,说道:“这个水缸太重了,我们两个一起把它滚到外面淘洗。”

    邹华生接过水缸说道:“师兄你先照顾一下婉儿,我一个人可以的。婉儿你先松手,我哪里也不去,你这样我很难干活。”

    苏婉儿松开抓着邹华生的手,邹华生把水缸滚到厨房外面,兆舒誉倒进去半桶水,不知道从哪里拿过来一个扫把放进去搅动刷洗水缸内壁。

    邹华生和兆舒誉配合着把水缸洗干净,然后再滚回厨房,把剩下的一桶水倒进水缸,也就只有不到水缸五分之一的容量。

    邹华生看着水缸里面的水皱了皱眉头:“要不我们再下山打一些水?”

    兆舒誉也看了看水缸里面的水:“再打一些水吧,这也太少了。”

    邹华生拿了两个水桶,苏婉儿也拿了两个水桶,邹华生看到问她:“你做什么?我们去打水就可以了,你在这里等我们回来。”

    苏婉儿说道:“婉儿要陪生哥哥一起。”

    邹华生说道:“那你就不要拿水桶了,回来路上我累了你帮我一起分担一下。”

    苏婉儿听话放下水桶,兆舒誉也拿了两个水桶,三个人一起出了居所大门,来到山下打水。

    三个人打水回来,把水桶里面的水倒入水缸,才勉强够三分之二的容量。关键是兆舒誉体格娇小,光拿着空桶上下山都吃力,更别说打水上山了。

    三个人简单休息一下,邹华生和兆舒誉两个人拿出自己的书在看书,苏婉儿也在他们两个人的督促下修习通玄道理,有不会的邹华生和兆舒誉都能给她讲解清楚。至于宗门讲道,除了刚入宗门的时候管理较严一些,每天都必须去宗门的传道室听道,两三个月后的管理就没有那么严格了,去不去传道室听道都可以,宗门师兄也不会专门管他们。

    时间到了傍晚时分,邹华生他们正习练武艺,宗门的师兄给他们送来了饭食,邹华生他们停止修炼,跟送饭的师兄道了一声谢,接过饭食,然后把洗干净的碗筷拿过来给师兄带回去。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一个月,期间弘承允来看过一次,对邹华生和兆舒誉两个人进行了一次深入的测验,似乎对他们的修炼现状很满意,便对邹华生的课程做了一些安排,给了他一个飞行法器可以让他们三个人每天都去宗门传道室听道习字。

    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邹华生的修为有了很大的提升,兆舒誉也已经凝结丹核,去宗门注册了内门的弟子身份,并拿了一些书回来。

    时间又过去了半个月,陆芷灵沈静萱她们进行了内门测验,陆芷灵和段宏没有通过测验被分到了外门,沈静萱则是通过了测验成为内门弟子,这让邹华生和兆舒誉他们很惊讶。

    因为这内门测验,它不仅仅是看你的实力,而是看你的理论基础,但是在宗门里面实力又是跟理论基础关联的。

    因为修士修炼需要灵气,可是灵气虽然充斥在在通玄界的每个角落,但是大多数地方的灵气很稀薄,根本无法修炼。

    像是邹华生和师父在洞府的时候能有无尽的灵气提供给他们修炼,那是洞府本来就开在灵矿里面,通过聚灵阵激发汇聚灵气这才能正常修炼。而在这个宗门居所里面也是有聚灵檀将附近的地脉灵气汇聚起来,再由聚灵阵激发提供给他们修炼。

    而宗门大多数新入门的弟子想要修炼功法,则必须要从宗门发放的灵晶里面吸收灵气,可是灵晶的发放数量宗门都会严格控制,每次发放灵晶之前都会进行一次小的理论测验,测验合格后才会发放灵晶。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如果让他们修炼太快,在凝结丹核的时候没有一个扎实的理论基础,就极有可能会发生危险。

    而他们在一个月前见到沈静萱的时候她才是通脉中期,可陆芷灵却已经是通脉后期了,这说明陆芷灵的理论基础要比沈静萱更加扎实,结果却是沈静萱通过内门测验,陆芷灵却没有通过,这不免让人感到有些意外。

    后来他们去宗门找过沈静萱了解情况,原来当时理论基础最好的不是陆芷灵而是沈静萱,只是陆芷灵比较强势霸道,对于宗门的测验制度也不了解,认为内门测验只看个人实力,就把沈静萱的灵晶抢走给她自己修炼,所以陆芷灵的修为比沈静萱高。

    半年时间过去,苏婉儿也已经凝结丹核,去内门注册了身份,正是成为内门弟子。

    时间又过去了一个月,齐志贤也进行了内门测验,成功晋级为内门弟子。

    邹华生的师父说起来有些太过不负责任,半年的时间,出现的次数寥寥可数,但是每次出现都会对邹华生进行一次测验,并嘱咐他好好修习,给他一些压力。

    三年时间转瞬即逝,邹华生已经十岁,但是他的身材现在看起来却是高大魁梧,看起来像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而兆舒誉和苏婉儿他们的身体发育相比于十岁的孩子来说也比较超前,兆舒誉的身高一米五左右,身材健硕,苏婉儿的身高也有将近一米五,胸前微凸,都比同龄人的发育要超前一些。

    这三年时间里,苏婉儿对于邹华生,似乎就是把他当做一个亲哥哥一样的人那样依赖。

    这天早上,邹华生他们三人挑着水桶下山打了水,回到山上的居所,看到弘承允正坐在客厅喝茶,邹华生立即将水桶放下,冲着弘承允拜道:“弟子邹华生见过师父。”

    兆舒誉和苏婉儿也抱拳拜道:“弟子兆舒誉(苏婉儿、)见过师伯。”

    弘承允冲他们点了点头:“不必多礼。”

    弘承允看着他们三个人,对于他们这几年的修炼情况都是很满意的。尤其是对于邹华生,因为魔元的因故,他不仅身体发育大大超前,而且实力也远远超过同龄的人。

    不单单是他的实力,他对于道理的理解深度也远远的超过同龄人,否则弘承允也不敢把他们几个人放这里修炼。

    而兆舒誉和苏婉儿两个人,兆舒誉对于道理的积累与理解甚至还要超过邹华生,正在尝试研究刻画一些简单的阵禁。

    苏婉儿此时也成熟了一些,对于邹华生也没有那么的依赖了,她的实力也因为邹华生和兆舒誉两个人而一直保持超越宗门内大多数同龄弟子。

    弘承允起身来到邹华生面前,发现邹华生竟然跟他一样高了,拍了拍邹华生的肩膀:“好!”

    弘承允扭头又看了看兆舒誉和苏婉儿,对他们三个说道:“五日后有一场宗门盛会,但凡宗门翘楚,均需到会。你三人准备一番,待五日后共赴盛宴。”

    邹华生三人抱拳应到:“弟子遵命。”

    弘承允没有再说什么,身后飞剑弹出落到身边,脚踩飞剑升空,迅速加速向前方飞去,消失在视野中,似乎他过来就只是为了说这一句话。

    邹华生他们松了一口气,把水倒入水缸中,邹华生放下水桶问道:“师父说让我们准备一下,我们要准备什么?”

    兆舒誉倒是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无外乎就是复习巩固一下道术。宗门盛会免不了弟子间的比试,能夺得头筹据说还能有丰厚的奖励。”

    邹华生看了一眼苏婉儿:“若是如此,婉儿便就留在宗门继续修炼。你实力低微,一起去了也难拿一个好名次。”

    苏婉儿还没说话,兆舒誉先开启了吐槽模式:“你可拉倒吧,她实力低微?整个宗门我们这一辈她最少也都能排在第五位,知道你疼婉儿,也没有这么个疼法啊。”

    苏婉儿说道:“婉儿要陪着生哥哥一起。”

    邹华生看着苏婉儿,叹了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到客厅拿出书籍修习道理。

    兆舒誉苏婉儿也来到客厅坐下,都拿出自己的书籍开始修习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