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十五章
    第五天早上,天还未大亮,邹华生他们早早的起来洗漱完毕,一起坐在客厅修习道理,等着弘承允过来接他们。

    远处天际刚刚露出鱼肚白,弘承允御剑落到了院中,邹华生他们立刻放下书籍出来拜见。

    弘承允没有过多说话,甚至连飞剑都没有收起来,直接抬手一抓,邹华生他们都漂浮起来,弘承允驾御飞剑升空带着他们三个人来到宗门落下。

    弘承允带着他们三个人,来到宗门内的一个很大的习练武艺的广场,此时的广场上密密麻麻的站满了人,比平时习练武艺的弟子数量不知道多了几倍,人声鼎沸,极为热闹。

    整个广场呈圆形,广场的边缘最低,从边缘往广场里面走五十步是第一个台阶,再往里面走五十步是第二个台阶,如此每五十步升高一个台阶,一共九个台阶,最上方是一个直径五十步的圆台。

    弘承允带着邹华生三人分开人群,来到广场的第八层台阶,在一群身份明显高于其他人的身边站定,邹华生他们站在弘承允的身边,因为有师父在,他们都很安静。

    随着宗门各色人员的到来,广场上的弟子渐渐的有了秩序,说话声也渐渐小了起来。

    没过多久时间,有一个自称是副宗主的中年男子上台讲话,也没什么意思,无非就是对于上次的宗门盛会做了一次总结,然后就是鼓励弟子们安全第一,擂台比试的时候若发现不可为便尽早认输,并解释说明其中的必要性,胜负还是次要的。

    整个演讲时间很长,邹华生他们站在下面昏昏欲睡,心里暗暗的嘀咕着,估计就是背这些稿子也要背好几天的时间。

    副宗主发表完演讲后下台,宗主再上台演讲,从刚创立宗门的时候开始,到历经险阻发展成大的门派,再然后就是同其他四大宗门联手除掉背叛了通玄界的剑宗,一起抵御外魔入侵,在付出了巨大的牺牲的情况下才使整个通玄界度过了一劫。

    一直讲到了现在,然后说的话与副宗主的意思相同,基本上的意思总结就是:胜负不重要,名次不重要,只要我们尽力了就行。若发现有危险就立刻认输,只要人没事就行。

    炼云宗宗主说他们的宗门擅长符咒和炼化法器,擅长守御,虽攻击有些不足,但是也有其他宗门所不及的地方,那便是持续性和防护性。上了擂台后不要先进攻,多注重防御,尽量耗掉对手的灵力再发动进攻,若发现无法取胜就立刻认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时间一直持续到将近中午,宗主才停止演讲,大手一挥,宣布出发。

    宗门从广场里面向外走去,众人分开一条路,有一队被选定的精英弟子被各自的师父或者是授道长辈带着跟在宗主身后,在精英弟子身后就是宗门大批的弟子。

    众人跟着宗主一起来到宗门的大门口,在宗门的大门外有一个巨大的阁楼,这是一个载人法器,叫作升云辇,是专供宗主和宗门太师及长老乘坐的飞行乘具。

    在升云辇后面是五十多个飞行舟船,因为是飞行舟船,不需要入水,所以没有吃水深度和配重平衡的需要,整个舟船的底部又宽又平。船上面有一个小篷子,后面封闭,两侧各有一个可以开合的小窗,前面有一个门向外打开。

    宗主带着太师和长老他们登上升云辇进入阁楼,邹华生跟着弘承允来到升云辇后面,上了舟船进入小篷里面做好,苏婉儿知机的关上门。

    待一切都准备好后,升云辇想起一阵嗡嗡的声音,飞行舟船整体一震,也跟随升云辇响起一阵低沉的嗡鸣声。

    升云辇从地上慢慢地升了起来,众多的舟船也跟着有序的相继升空,有几艘飞行舟船围在众多的舟船旁边,在众多宗门弟子的目光中缓慢加速向远处飞去。

    邹华生坐在船里面,打开窗户伸头向外看去,前面是巨大的升云辇,身后是众多的飞行舟船,下面是滚滚的云海,还未待细看,邹华生便被一股能量把他的头撞回船内,随后窗户和门外面出现了一层能量结界。

    邹华生摇了摇发懵的脑袋,看苏婉儿在痴痴的笑他,撇了撇嘴没有说话,继续隔着结界看舟船外面的景色。

    苏婉儿也来了好奇心,想要看外面的景色,但是又看了一眼盘腿坐在后面的弘承允,没有敢动。

    时间到了傍晚,或许是看弘承允一直闭目打坐,苏婉儿的心思渐渐活泛了一些,来到窗户边上看着外面的景色,此时正在飞过一大片云,夕阳照映得下面的白云一片通红,引来苏婉儿的一阵惊叹。

    远处突然出现一个快速变大的黑点,苏婉儿注意到那个黑点,定睛看去,是一只黑色的大鸟。

    只见那只大鸟向着船队的斜前方飞过去,按照目前的方向与速度,如果不转向的话就会和船队撞到一起。

    这时候从旁边的一个舟船内*射出一把飞剑穿过那只大鸟,只见那只鸟立刻打着转的斜着向下方落去,刚好经过他们的船下面,其体积竟然比他们的舟船小不了多少。

    苏婉儿自然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惹得她惊叫连连:“生哥哥快来看快来看,好大的鸟……”

    苏婉儿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弘承允睁开眼睛在看着她,咋得她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

    弘承允从舟船内部的暗格中拿出了一些干粮肉食给邹华生他们填饱肚子,然后再次闭上眼睛打坐,不再搭理他们。

    邹华生几个人填饱肚子,此时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天上的星星渐渐出现,几个小孩子有些无聊,透过窗户看着云上夜景,也别有一番滋味。

    第二天早上,邹华生他们醒来,弘承允给他们吃过以后,就没什么事情可做了。

    因为云上的风景几乎都一样,昨天看了一下午,今天再看就有些腻了,又因为是在舟船内,兆舒誉和苏婉儿是可以站起来的,邹华生站都站不直,加上舟船内的空间狭小,无聊的同时又让人有一种逼仄压抑的感觉。

    邹华生看着师父一直在闭眼打坐,轻声喊了一声:“师父。”

    弘承允睁开眼看了一眼邹华生,邹华生小心说道:“我们出来有些着急,没有带书本。师傅可曾随身携带书籍?”

    弘承允没有说话,继续闭眼打坐。

    “哪怕是道理高深我们无法参悟的书也都可以的,在舟船之上无所事事,属实心烦。”邹华生求道。

    弘承允睁开眼睛,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本书抛给邹华生,邹华生慌忙接住看了一下,是一本阵理总集,邹华生打开看了一眼,脸色垮了下来,把那本书随手给了兆舒誉。

    刚才那句话他也就是随口一说,希望师父能给他们一本书打发时间,但谁知道弘承允还真的给了他一本完全看不懂的书。

    兆舒誉对那本书却是如获至宝,只打开看了一眼,便就立即被其中的内容吸引了。

    邹华生见他能看懂书中的内容,坐到他旁边好奇问他:“你能看懂?”

    兆舒誉小声说道:“能看懂一点。”

    邹华生好奇到:“跟我说一说,无聊死了。”

    兆舒誉当即就给邹华生讲解起来书中的内容,弘承允听到兆舒誉的讲解,诧异的睁眼看了一眼他,便就再次闭上眼睛继续打坐。

    邹华生把苏婉儿叫到旁边,一起听兆舒誉的讲解,时间就这样迅速的流逝。

    又是一个昼夜过去,到了临近中午的时候,他们抵达了目的地,飞行舟船先落了地,邹华生第一个冲出了舟船,站在外面大口呼吸新鲜空气。

    弘承允从船篷中出来,兆舒誉和苏婉儿在弘承允之后陆续出来。

    升云辇缓缓地落在地上,宗主带着太师和长老们从升云辇上下来,邹华生跟着师父来到宗主身后,按照等阶辈分站队排序,看着不远处恢宏的大殿,不由得发出一声惊叹。

    宗主带着众人向大殿的方向走去,远远的看到有一队人迎接他们,待走得近了,从大殿前的一众人中出来一个蓄了长须的中年男子,向他们作揖大声说道:“晚辈灵隐宗玄冥见过宗主。”

    宗主说道:“不必多礼。”

    “宗主请随我来,各宗宗主均已在大殿等候。”玄冥做了一个虚引的手势向前方引路。

    宗主跟着玄冥向大殿走去,离得近了,跟在众人中间的邹华昇渐渐发现恢弘的大殿其实已经残破不堪,墙壁表面到处都是坑坑洼洼,似乎在很久以前经过了一场剧烈的战斗,甚至一个偏殿的墙壁顶端还有一个很大的破洞。大殿的门顶上方有一块残旧的牌匾,牌匾上的字迹已模糊不可辨,只能隐约看清一个剑字。

    邹华昇跟着众人一起进了大殿,一双眼睛四处扫视着,大殿内的一切并不像外面看起来那样的残破,反而整洁一新,虽然有些地方的地面及墙壁顶拱也是有些缺陷,但是整体来说还是很整洁的,显然是有专人打扫过。

    此时的大殿内已经坐满了人,邹华昇等一众人进了大殿后就分散开来,弘承允带着邹华昇他们,来到靠墙壁的一个区域,有人跟他们打招呼:“承允道兄,这里。”

    弘承允来到那个人身边打招呼:“方道友,别来无恙。”

    方道友扫了一眼邹华昇他们,说道:“承允道兄别来无恙,这几位可是道兄新收的徒弟?竟然已经到结丹中期,可喜可贺。”

    弘承允露出了一个苦笑:“方道友过奖,本尊倒是羡慕方道友,无有拖碍,悠然自得。”

    “哈哈……”方道友打了个哈哈,说道:“没有的事。我也一直在找合适的传承弟子,只是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

    邹华昇听着自己的师傅在那里和别人客套,眼睛看向一边,在一个主副客宾区域,宗主和四个身穿同样云袍的人坐在一起,能明显的看出来自己的宗主在和其他人寒暄着。

    苏婉儿似乎有些紧张,一只手紧抓着邹华昇的衣角,邹华昇轻拍着苏婉儿的手,轻轻握住,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她脸颊绯红,很是可爱。

    弘承允指挥邹华昇他们坐在座位上,自己上别处和一众人寒暄。

    苏婉儿坐在邹华昇旁边,小声的跟邹华昇说道:“昇哥哥,这里人好多。”

    邹华昇拍了拍苏婉儿的手,在她耳边轻声说道:“不用怕,有我呢。”

    苏婉儿感觉到邹华昇在自己耳边说话时口中喷出的热气,脸变得更红了,本能的想要躲闪,但是被邹华昇握着手的感觉却是那么的让人安心。

    邹华昇看着苏婉儿的脸,苏婉儿被他看得有些害羞,低下了头。过了一会儿,邹华昇察觉到自己的失态,为了缓解尴尬,看向兆舒誉问道:“师兄,你紧张吗?”

    兆舒誉说道:“不紧张。”

    邹华昇扭头四处扫视,看到有一些十多岁的孩子在大殿中跑动,邹华昇计上心来,起身来到弘承允的身边:“师父,我们要去厕所。”

    弘承允跟别人正在说话,头都没有回直接说道:“速去速回。”

    邹华昇回到座位前拉住苏婉儿的手,问兆舒誉:“你要一起出去吗?”

    兆舒誉看了一眼弘承允,摇了摇头。

    邹华昇说道:“你怎么这么闷啊,好不容易出来一次,就要好好的玩个够。”拉住他的手:“走一起出去看看。”

    兆舒誉说道:“还是不要了,师伯会责怪我们的。”

    “随你!”邹华昇拉了一下他没有拉动,听到他这么说,甩开了他的手,拉着苏婉儿一起向大殿门的方向走去。

    邹华昇带着苏婉儿一起出了大殿,门外守卫的几个人回头看他们,苏婉儿的一只手有些害怕的抓着邹华昇的手臂。

    邹华昇拍了拍苏婉儿的手,带着她向一个方向走去,绕过大殿来到后面,看到一柄巨大的石剑插在一个水池中。

    邹华昇和苏婉儿看着那柄巨大的剑,首先是被其凌厉的威势所感染,虽只是远远的看着,但却是感觉那把剑就好像真正的变作一把剑,就在自己面前几毫米的地方,能感觉得到剑锋隐隐散发出来的寒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