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十六章
    突然两只手分别放到他们两个人肩膀上,一道暖流从那两个手掌进入他们的身体,眼前看到的一切瞬间消失,邹华生回头,看到弘承允一只手握着自己的肩膀,眼睛盯着远处的石剑。

    过了一会儿,弘承允收回目光,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水,责备邹华生:“不听师命随意走动,你们可知,方才你二人险些殒命于此?”

    邹华生再次扭头看那柄石剑,只见剑身坑洼残破,剑格有一边也是缺损的,剑柄只剩下半截。

    弘承允说道:“回了宗门抄录十遍《道玄经》第一册。”

    邹华生的脸瞬间垮了下来,看着自己的师傅一脸的苦相:“师父~”

    弘承允说道:“十五遍。”

    邹华生不再说话,苦着一张脸,整个都成了一个“囧”字。

    弘承允转身向后走去,邹华生看着弘承允走远,然后停下转身对自己喝到:“还愣着干什么,回去!”

    邹华生苦着一张脸,跟在弘承允的身后回了大殿,看到有人在组织十多岁的小孩子站成一队。

    弘承允说道:“你们也去。”

    邹华生有些不解,看着弘承允,见他冷着一张脸,没有敢再说什么,向人群方向走去。

    苏婉儿向前跑了两步,拉住邹华生的手,跟在他后面站到小孩子的队伍中。

    待所有的小孩儿都站好队,一个人大声说道:“孩子们,我们今天是要去剑窟,大家记住了,等下我们进去以后,无论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不要动用灵力抵抗。你们要相信,有我们在你们的身边,一定能保证你们的安全。”

    邹华生扭头扫视了一下,刚才进来的时候被大殿中的一队孩子吸引了注意力,现在才发现大殿中的人都少了很多,自己的宗主及一些师门长辈都已经不在,只有寥寥的几个人似乎是留下来看守他们。

    整个大殿中现在只有数百个小孩和十多个大人在,但却是安静的只能听到那个人讲解进入剑窟注意事项的声音,和一众孩子的呼吸声。

    邹华生跟着众人一起出了大殿,前后都有大人跟着他们,似乎生怕他们会出什么事情。

    一众人来到大殿后面,邹华生再次看到那把巨大的石剑,但是这次却没有再感觉到那凌厉的威势,似乎之前感受到的只是自己的一个错觉。

    这里好像曾经是一个宗门,而且是一个大宗门,他们走了好久才终于从一个后门出去,来到了后山。

    进入了山中,一路上非常安静,只能听到他们走路发出的声音,连一声虫鸣鸟叫的声音都没有,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的压抑。

    邹华生跟着众人走着,苏婉儿拉着邹华生的衣角,神色显得有些紧张。邹华生也没有好多少,嘴唇紧抿,也是显得有些紧张。

    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凭借着逐渐变得昏暗的天光,一众人远远的就看到有很多人守在一个洞窟前。

    离得近了,大家都发现洞窟前的不是别人,而是之前在大殿那些不见了的人和自己的师门长辈。

    领头的那个人上前和一众人打招呼,弘承允也和其他一起护送小孩的十几个人上前,向自己的师门长辈和其他宗门的长辈行礼。

    一行人交涉完毕,一个身着藏青色道袍的人来到队伍前,带着所有人进了洞窟。

    一些大人跟在他们的身边,进了洞窟之后光线迅速变暗,大人们都拿出一个照明法器为孩子们照亮四周,一些因为洞窟逼仄黑暗的环境而变得紧张恐惧的孩子,情绪也都稍微的安定了一些。

    一行人向洞窟内部走着,慢慢的感觉到有一些冷厉的气息,肌肤表面隐隐的感觉到一些刺痛,似乎有无数把刀子在肌肤表面摩擦。

    向洞窟内部走了没多久,来到了一个穹室中,冷厉的感觉更甚。

    邹华生打量着整个穹室,看到空荡的穹室中间有一个石台,石台上刻印着一些复杂的纹路。

    领头的人对着石台行了一个礼,邹华生突然听到一个声音:“是主人吗?宏渺终于等到你了。”

    邹华生扭头扫视,发现自己漂在一个很特别的空间中,四周上下全是透彻的淡蓝色,在自己的前面不远处同样漂着一个少女。

    邹华生看着那个少女没有说话,全身肌肉紧绷,向后退了一步,整个人看起来很紧张很戒备。

    “主人,真的是你,宏渺终于等到你了。”少女说着话,蹦跳着来到邹华生的身前,想要抱住邹华生的胳膊,邹华生却是退了一步躲开。

    少女愣了一下,站那里看着邹华生,用凄怨的声音说道:“主人不认得宏渺了吗?宏渺等了主人好久,主人不要宏渺了吗?”

    邹华生看着少女不说话,口中默念清心诀,紧盯着少女。

    少女用凄婉的眼神看着邹华生,说道:“主人,我是宏渺,主人不记得宏渺了吗?”

    邹华生闭上眼睛不再看她,耳中只听到那个少女的声音:“主人,末劫之后我就一直按照您的吩咐守在这里,您说过您和灵儿姐姐会来接我的,您不记得了吗?灵儿姐姐在哪?为什么没跟您一起来?灵儿姐姐受伤还没有好吗?宏渺曾是灵儿姐姐的剑灵,还有天哥哥,天哥哥怎么没跟您一起?他是不是在末劫中折陨了?宏渺想天哥哥了。”

    邹华生睁开眼看着少女,随后再次闭上眼睛,耳中听到少女继续说着:“主人,末劫之后,宏渺一直在这里等着主人的到来,您说过您会和灵儿姐姐一起带着宏渺再次征战天下,彻底推翻通玄界,为众生带来福祉。现在主人来了,但是却不记得宏渺了,主人还记得灵儿姐姐吗?”

    邹华生没有理她,一直闭着眼睛默念清心决。

    过了好一会儿,少女说道:“主人您的修为现在一定很弱吧?末劫之前主人的修为境界是最高的,以前无论任何时候,您都是一直在我和灵儿姐姐的前面保护着我们。现在灵儿姐姐不在了,天哥哥也陨落了,那就让宏渺来保护主人吧。”

    邹华生突然感觉到四周冷厉的气息大盛,然后就听到了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夹带着惊呼声,眼前的景色瞬间变换,邹华生再次回到了穹室之中,首先看到的是一把漂浮在自己面前的剑。

    邹华生伸手反握住那把剑的剑柄,听到一个人大声喊了一声:“住手!”随后那把剑似乎振动了一下,一阵风吹过,只听到一声轰鸣,邹华生扭头看去,一个人吐血后退,撞击在洞壁上趴下来。

    邹华生一手反握着剑,看着那个人趴在地上,一时还没反应过来。

    其他一些跟着一起进来的大人也都没有去看那个人的伤势,都抽出了自己的剑,紧张的盯着邹华生。

    那把剑突然发出淡青色的光,然后迅速变得暗淡透明,消失在邹华生的手中。

    邹华生扭头扫了一眼,这才发现所有的人都以自己为圆心散开,苏婉儿在人群的后面被一个人拉着,正担心的看着自己。

    外面突然闯进来一个人,大声问道:“发生了什么?”

    在那个人身后,有更多的人闯进来,有邹华生的师门长辈,也有一些不认识的人。

    几个人向后来的一些人说明了事情经过,一个人大声说道:“没想到在此次大会上竟然能出现炼虚阶的剑灵,当真是可喜可贺。”

    炼云宗的宗主说道:“法宝异器,凭机缘而得。”

    一个人用尖细的声音说道:“古宗主话可不能这么说,剑灵是当此宗门大会而现,必然是人皆有份。”

    古宗主冷眼看着那个人,身上似乎散发出一阵寒气,说出的话也好似带着冰碴:“胜宗主的意思是,要从我宗门一个只有十岁的结丹期弟子手中抢夺剑灵?”

    此言一出,一些不知情的大人的脸上都出现了惊讶的表情,因为根据他们自己的感应来看,邹华生的修为境界应该是在结丹初期到中期,若真是只有十岁的年纪,日后的前途将不可限量。

    古宗主看着邹华生,向他招了下手:“生儿,来这里。”

    邹华生毫不犹豫的走向古宗主的方向,来到宗主身后的弘承允身边站好。

    “古宗主这是何意?宗门大会所现宝物,人皆有份。莫非古宗主是要凭一宗之主的身份,强占宝物?”声音带着一丝魅惑,所有人顺着声音看去,是魅央宗宗主。

    古宗主说道:“妖宗主此言差矣,无主之宝,本就是凭机缘而得,我宗门弟子一无强抢,二无强占,妖宗主此言何来?”

    “莫吵莫吵,若两位宗主皆对此宝有意,不如我们仍按往年规定,试道分宝。”

    所有人都向一个方向看去,见说话的是灵隐宗宗主。

    妖宗主说道:“不知苍宗主何意?”

    苍宗主声音暗哑:“往年都是各个宗门拿出宝物,由门下弟子比试道法,依名次分之。不如此次我们如此,剑灵是在宗门大会上所现,我们今晚准备一番,搭建场地,明日就先由各宗宗主比试道法,明确剑灵归属。”

    邹华昇站在几个宗门长辈身后,脸上表情一阵青白,因为所有人在讨论的都仅仅只是剑灵的归属问题,而把他给直接忽略了。但是出于小孩子面对大人的怯懦,他不敢说话。

    妖宗主说道:“不必,今日此地正好。”

    古宗主看着灵枢宗宗主问道:“胜宗主何意?”

    胜宗主用尖细的声音说道:“扯什么淡,早点把这个问题弄明白,早点省心。”

    古宗主说道:“既如此,比什么?”

    妖宗主淡淡的看了一眼古宗主,又扫了一眼邹华昇,淡淡的说出两个字:“幻术。”

    胜宗主呲笑了一下:“世人哪个不知妖宗主您幻术无双,此时说出,您也是好意思。”

    古宗主说道:“既如此,不如我们各施所长。苍宗主善隐匿搏杀,妖宗主善幻术,胜宗主善阵禁之法,丹宗主善炼丹,本宗善符法。我们就以一柱香为限,妖宗主和苍宗主分别施展幻术和隐匿之术,胜宗主施展阵禁之法,丹宗主施展丹术,本宗施展符法,不设任何限制,互相攻防,生死由命。以一柱香为限,胜者得剑灵归属。”

    胜宗主看着邹华生:“如此,本宗还要加一条,若本宗能胜,此弟子一并归于我灵枢宗。”

    胜宗主此话一出,所有人脸上都出现了诧异的表情,纷纷扭头看邹华生,不知道一个普通的弟子,为什么能让一个宗主去争抢。

    古宗主轻轻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以宗门弟子为赌注,如此不妥。”

    苍宗主拿出一柱香插在石台中,用灵力点燃:“此次赌注,仅为器灵,莫要多言。”

    古宗主看向妖宗主的方向,摇了摇头,低声说了一句:“真是性急。”拿出一根香点燃,弯腰插在地上,站起来双手凌空虚画,一道道线条从指尖延伸虚浮于空中。

    地上的香冒出来的烟在空中飘散开来,但奇异的是那烟气却不曾变淡,只是随着空气的流动而流动,而且那香冒出来的烟很浓,不同于平常的烟气。

    胜宗主惊异地说道:“破影香?古宗主你作弊。”

    古宗主手上不停,淡淡的说道:“符法一道,本就是需借助外物绘制成型,或以丹砂为引,符纸为基,或以灵力为引,天地为基,均是属于符法范畴。”

    没有人再说话,整个穹室之中安静的只能听到每个人呼吸所发出的声音。

    过了半柱香的时间,古宗主仍在描绘符文,突然响起一声闷哼,妖宗主瞬间消失在原地,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动作与方位也都瞬间变换,妖宗主在一个角落倒在一片血泊中,一道白虹贯穿胜宗主,再次折转方向冲向古宗主。

    古宗主面前瞬间出现数个盾牌,那道白虹每贯穿一个盾牌速度就慢下一分,当最后一面盾牌被贯穿的时候,古宗主早已经躲了开去。

    那道白虹在贯穿了盾牌后就在一个洞口消失,胜宗主一下趴在地上,所有人都惊骇的看着发生的这一切,只在这短短的一瞬间,三大宗门的宗主两个生死不知,一个被破了防御差点受伤,若不是真实的发生在自己的眼前,在场的任何一个人怕是都不会相信的。

    古宗主站在人群中,轻轻的呢喃了一声:“宏大如山,缥缈似虚;宏缈之威,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