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十八章
    邹华昇站在那里不敢动弹,小心的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看着他们两个。

    安静了一会儿,宏缈问邹华昇:“主人,您累吗?”

    邹华昇看着宏缈,张了张嘴,犹豫了一下,说道:“我不累。”

    宏缈脸上出现了甜甜的笑:“那我们休息一下就出发,好吗?”

    “去……好的。”

    “太好了。主人您还要喝吗,啊缈再给您倒一杯。“不等邹华昇反应,宏缈高兴的接过邹华昇手中的水杯,重新倒了一杯蛇藤血递给邹华昇。

    邹华昇接过水杯,两只手捧着,低头看着杯子中的液体。

    宏缈看着邹华昇说道:“你怎么不喝了?”

    邹华昇抬头看了一眼宏缈,又马上低头,喝了一小口蛇藤血。

    黑馗看着他们两个笑出了声,宏缈瞪着黑馗喝了一声:“笑什么!”

    黑馗止住笑,问:“你们不坐下休息一会吗?”

    邹华昇张口还没出声,宏缈冷冷的说道:“不用。”

    邹华昇看了一眼宏缈,再次低头看着水杯。

    宏缈转过来头看着邹华昇,小声问道:“主人,您要坐下来休息吗?”

    邹华昇抬头看宏缈,动了一下脚步,又低头看着手中的水杯,轻声说道:“不用了。”

    宏缈来到石台前,搬起一个石凳来到邹华昇身后放下,发出一声沉闷的声音。宏缈站起来对邹华昇说道:“坐。”

    邹华昇扭头呆呆的看着宏缈,再低头看看那个石墩,看起来不是很大,但是少说也有一百多斤,可是刚才却被她轻松的搬了过来。

    “坐啊,别站着。”宏缈两只手放在邹华昇肩膀上,随意的将他按到石墩上。

    邹华昇一屁股坐到石墩上,感觉肩膀上的两只手像是两座大山把他给压下来,手中的水杯剧烈的晃荡了一下,杯子中红色的液体泼洒出来溅落到手上,像鲜红色的血。

    黑馗在一旁看得好笑,邹华昇战战兢兢的坐在石墩上看着水杯中的液体,宏缈站在邹华昇身后看着邹华昇,各怀心事,却又谁都不说话。

    邹华昇终于把杯子中的液体喝光,宏缈接过杯子问道:“主人,您还要喝吗?”

    “不喝了。”邹华昇抬头轻声说道。

    宏缈说道:“那主人休息好了吗?”

    邹华昇:“休……休息好了。”

    “黑鬼,我们休息好了,走吧。”宏缈看着黑馗说道。

    黑馗无奈的摇了摇头,来到石台边拿起石壶,走到邹华昇身边把石壶递给他:“拿着,我这里没什么可以吃的,只有这个你还能喝。”

    邹华昇拿着水杯,用两只手捧着石壶,黑馗走入进来的通道说道:“走吧。”

    宏缈跟在黑馗身后,邹华昇捧着石壶跟在他们后面。

    三个人来到外面,太阳已经西斜,黑馗升到高空,待邹华昇从山洞中走出来,宏缈化作一道白虹将邹华昇托起来。

    黑馗看宏缈他们已经准备好,向前方飞去,宏缈跟在黑馗的身后飞去,很快就消失在山谷的远方。

    邹华昇飞在空中,看着身下的大地向身后飞退,耳边响起风声呼啸的声音,却没有感觉到一点风。

    时间在不知不觉的流逝,这一路上邹华昇饿了渴了就就喝蛇藤血,要方便的时候就下到陆地上解决,一路上几无停顿,黑馗带领着邹华昇他们飞过山川,飞过大地,又飞过江河湖海,来到了一个岛上落下来,时间已经是第二天的上午。

    邹华昇扫视一圈,整个岛不是特别大,其主体是一个很大的山锥。

    黑馗向岛屿内部走去,宏缈跟上去,邹华昇扭头看了看海面,只看到无尽的碧蓝。回头看黑馗他们,犹豫了一下,跟了上去。

    黑馗带着他们来到一处山壁前,径直走入山壁中消失不见。宏缈回头看了一下邹华昇说道:“跟上。”也进入山壁消失不见。

    邹华昇来到山壁前停下,伸手试探的摸了一下,整个手臂都直接伸入山壁中。向前小心的迈了一步,眼前骤然一空,哪还有什么山壁,他发现自己站在一个山洞的入口。

    邹华昇后退一步,山洞消失,眼前又出现了之前的那个山壁,又向前走了一步,再次变成了山洞。

    邹华昇觉得无比的新奇,向山洞内走了两步,转身看向外面,只见到远处的蓝天白云与大海连为一体,这所有的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那么的新奇。

    宏缈突然出现在邹华昇的身后,声音甜美的说道:“主人,这里。”

    邹华昇扭头看去,宏缈站在山洞的拐角处,在洞壁发出的幽蓝色光芒的映照下显得有些诡异。

    邹华昇转身向山洞内走去,宏缈在前面带路,邹华昇在后面跟着,走了没多久,发现在山洞的两边还有一些洞口不知道延伸到哪里。

    宏缈在一个地方停了下来,转身看了邹华昇一眼:“主人,跟上。”进入一处洞壁中消失。

    邹华昇跟上去,伸手摸了一下宏缈消失的地方,手很轻易的就融入了洞壁中,邹华昇小心的向前迈了一步,眼前豁然开朗,是在一个巨大的穹室中。

    在穹室的正中间有一个水潭,宏缈站在水潭的旁边看着邹华昇。

    邹华昇向水潭走去,眼睛四处扫视,发现那个水潭是一个活水潭,在水潭一头有一个山洞,一条水沟延伸到水潭,从山洞中源源不断的流出清澈的水注入水潭中,在另一头也有一个水沟连接着一个山洞向外排水。

    邹华昇来到宏缈身边,宏缈说了一声:“主人,跟上。”跳入水潭中。

    邹华昇看着宏缈跳入水潭,犹豫了一下,向前跳了一下却没有跳起来,脚下却是一个趔趄,一头栽进水潭中,溅起大片的水花。

    邹华昇在水中惊慌喊叫挣扎,却迅速的沉了下去,但是奇异的是随着下沉的深度的增加,他并没有感觉到窒息感和水的冰凉的感觉。

    他很快就意识到了问题,逐渐停止了挣扎,惊慌未定的打量着四周,所见之处一片黑暗。

    下沉了没多久,四周渐渐地出现了光亮,突然感觉身体一轻,一下摔落到地面上。抬头向上看去,上方距离地面三米的地方似乎有什么阻挡了大量的水,形成了一个奇妙的水下空间。

    邹华昇环顾四周,整个水下空间并不是很大,地面及四周都在发光,宏缈站在一个入口通道前在看着他。

    邹华昇站起来向宏缈的方向走去,跟着她进入通道,前方通道尽头处一个厚重的石门打开,邹华昇跟着宏缈一起进了石门,宏渺在一个石洞中拿出一套黑色的衣服递给邹华昇:“换上。”

    邹华昇接过衣服展开,见是一个样式很奇怪的连体服,还有一个类似于忍着戴的那种帽子和一个透明的面罩。

    邹华昇仔细的打量着那身连体服,不知道应该怎么穿,宏缈看他这样,一把将连体服夺过来丢到一旁:“算了别穿了,臭东西毛病真多。”

    邹华昇的视线随着连体衣落到地上,宏缈来到一个石门前说道:“老东西,你是自己打开大门还是我来帮你打开?”

    面前的石门缓缓打开,宏缈回头看了一眼邹华昇,示意他跟上。

    邹华昇跟着宏缈进了石门,来到一个空旷的石室中,身后石门轰然关闭。邹华生被吓了一跳,猛地转身看身后的石门。这时候石室的四周喷出一阵雾气,宏渺转身挥了一下手,邹华生身边出现一个防护罩。

    邹华生看着四周喷出的雾气,本能的感觉到害怕,向后退去试图躲避这些雾气。

    宏渺安慰道:“主人别怕,这是在消毒,不会伤害您的。”

    邹华生贴着石门站着,等雾气消失后松了一口气,前面有两扇石门打开,石门内吹出来一阵带着刺鼻气味的风。

    宏渺进入石门,邹华生快步穿过石室,来到打开的石门处,看到门后的景象,眼睛瞬间瞪得老大,只看到石门后一个巨大的穹室之中摆满了透明的容器,有一些人穿着连体衣带着透明面罩,穿行驻足在每一个容器的中间,不停地观察记录着。

    容器里面全部都是生物的器脏和身体部分,一些透明的软管连接在上面。最为醒目的是在一个容器中有一个全身光赤,长着翅膀的鸟人,鸟人闭着眼睛漂浮在溶液中,它的身上插着很多软管,为其提供血氧交换和输送必要的营养物质。

    黑衣人见邹华昇看着那个容器中的鸟人,嘿嘿笑了一声:“嘿嘿,这个身体很漂亮吧?是我亲自修改嫁殖的基因,你想不想拥有这样的身体?”

    “黑魔,如果你想这里平安无事,给我放老实点。”宏缈语气平淡,黑馗却是打了个寒颤,不敢再多说话。

    宏缈转向邹华昇:“主人,进来吧,有我在,黑老魔不敢把你怎样。”

    邹华昇小心的进来,站在门口看着容器中跳动的内脏和残肢断臂,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身后想起轰隆隆的声音,邹华昇被吓了一跳,猛的扭头看向身后,看见两扇石门在缓慢地合拢,邹华生迅速转身穿过石门逃到外面,穿过石室一掌轰在外面的石门上,石门却巍然不动。

    黑馗和宏渺被吓了一跳,黑馗立刻停止关门,宏渺从两扇门的缝隙中间传过去,见邹华生发疯一般在轰击石室出口的石门,喊了一声:“主人!”立刻上前想要阻止他,却被邹华生一拳轰了回来。

    宏渺落在地上不解的看着邹华生疯狂的冲击着石门,疑惑的问道:“主人,发生了什么?”

    邹华生没有理她,继续全力冲击石门,黑馗悠悠叹了一口气,打开实验室的石门出来,外面石室上方冲着邹华生喷出两道白色的雾气。

    宏渺突然急了,转身射出一道剑气,黑馗脸色突变,瞬间在身前布下一个防护罩,那道剑气穿过防护罩和黑馗的身体,击碎了实验室中那个装着鸟人的容器,整个容器瞬间爆裂,透明的液体流了一地,那个鸟人失去承重,身上的管子瞬间断裂摔在地上,整个实验室连同石室顿时想起粗浑的号声,同时有红光亮起。

    “黑魔,你做什么?!”宏渺看着黑馗,愤怒的说道。

    黑馗没有管胸口处的贯穿伤,扭头看看实验室中的骚乱,叹了一口气,对宏渺说道:“他看到实验室中的景象受了刺激,我让他睡一觉,醒来就会好一些。”

    宏渺扭头看邹华生,见他已经晕倒在地,上前抱起邹华生,来到实验室门口,用冷硬的语气命令道:“给我主人安排一个卧室。”

    黑馗叫来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带着他们出了石室,经过奇异的水下空间,来到一处洞壁的石门前,手指在石门旁边的几块发光的石头上点了几下,那个石门打开,露出里面的卧室。

    宏渺进入卧室把邹华生放到床上,对黑衣人说道:“我需要灵晶。”

    黑衣人对宏渺鞠了一个躬说道:“请您稍等,马上给您送来。”

    黑衣人在石门旁边按了一下,卧室的石门关闭,宏渺站在邹华生身边,眼睛看着前方,好像是机器人进入了休眠状态一样。

    没过多久,房间里面想起了铃铛的声音,宏渺扭头说道:“进。”

    卧室的石门被打开,黑衣人端着一个盘子站在门口,盘子上放着一些蓝色的发光的石头。

    宏渺来到门口,把手放在盘子上,盘子上的灵晶迅速的被吸起没入手掌中不见。黑衣人见灵晶都被宏渺吸走,弯腰行了一个礼,转身回去。

    宏渺在卧室门旁边按了一下,石门轻轻的合拢,宏渺的身体迅速透明消失,变成了一把剑飘到邹华生身边,落到了床的里边。

    邹华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从睡梦中惊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表情惊恐的打量四周。

    宏渺剑变成粉末飘落到床边的地上,邹华生被吓了一跳,看到宏渺剑变成少女出现在自己身边,惊恐的叫了一声,双手撑着床向后挪动,从床上摔到地上。

    PS:其实本来想组建几个新词的,比如说把基因换成基元,意思就是构成身体的基本元素,以此来突出那个世界的变化,但是又怕改了大家不懂,还要去解释,麻烦!干脆就是按照现在的词汇概念来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