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十九章
    宏渺喊了一声:“主人!”立刻上前要扶邹华生起来。

    邹华生大声喊了一声:“不要过来!”右手向前猛地一挥,一股灵力释放而出,阻止宏渺的靠近。

    宏渺站在那里不再靠近,邹华生从地上爬起来向后跑去,来到门口拍了两下门,又释放出灵力全力轰击石门。

    宏渺上前了两步:“主人……”

    邹华生立即向宏渺挥手释放出灵力攻击她:“不要过来!”

    宏渺停下看着邹华生说道:“主人你要冷静,宏渺不会伤害主人的。”

    邹华生此时正处于极度的惊恐中,哪里能听得到宏渺的话,大声嘶吼着全力轰击石门,希望能逃出去。

    宏渺又上前一步:“主人,主人你要冷静,宏渺会保护主人,不会让主人受到伤害的。”

    邹华生见宏渺又上前一步,立刻挥手攻击她,却发现根本无用,但是见她停在那里不再上前,便全力轰击石门。

    宏渺挥了一下手,邹华生瞬间僵在那里不能动弹,保持着轰击石门的姿态,就好像看电影按下了暂停建。

    邹华生背对着宏渺大声的哭喊着:“你要干什么?不要杀我,不要杀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求你了不要杀我……”

    邹华生说着话,一股水流从大腿间涌现,立刻渗透打湿了裤子,竟然被吓尿了。

    宏渺突然说道:“不想死就听我说!”

    邹华生立刻停止叫喊求饶,宏渺说道:“主人不要害怕,在这里没有人想要主人的命,宏渺也会保护主人,不会让主人受到任何伤害。”

    邹华生身上的禁锢消失,邹华生一屁股瘫坐在地上,宏渺试探着上前走一步,邹华生立刻向后挪动了一下,紧紧的贴着石门,抬头紧张的看着宏渺。

    宏渺跪下来,双手放到大腿上看着邹华生:“主人你不要害怕,宏渺不是坏人,黑馗也不是坏人,宗门的人才是坏人。是宗门的人杀了主人和灵儿姐姐,强拘主人圣魂投生,灭我宗门。”

    邹华生哭着说道:“你们才是坏人,宗门不是坏人。宗门没有杀人,你们杀了很多人,还把他们的心挖出来……呜呜呜……”

    宏渺解释道:“我们没有杀人,那些心脏也不是从活人身上挖出来的,是利用人类的基因培育的独立的个体。”

    “你们就是坏人,我看到你们把心脏挖出来放到水缸里面,宗门没有杀人,你们杀了很多人!呜呜呜……你们是不是也要把我的心挖出来?”邹华生被吓坏了,说话语无伦次。

    宏渺突然变成了一团粉末弥漫整个卧室,粉末发出七彩的光芒,在卧室中显现出实验室中的场景,一个穿着连体防护服,带着透明面罩的男人,正在一个摆满了各种试管和器皿的操作台上,小心翼翼的操作。

    男人做过一系列繁杂的操作后,把一个培养皿放到一个机器中,之后男人走开,放到机器中的培养皿里面慢慢的出现一个白色的点。

    男人打开机器,把培养皿中的那个白色的点用一个吸枪小心的吸出来,放到一个连接着一些管子的培养盘中盖好盖子。

    过了一会儿,培养盘中慢慢地出现一些液体,液体越来越多,一直填满培养盘,那个白色的小点慢慢的变得越来越大,最终形成了一个手臂的雏形,红色的血管直接从手臂的断口处生出连接在培养盘上,在液体中静静的漂浮着。

    邹华生看着那个手臂在培养盘中长大,形成了一臂白嫩完整的手臂,眼中的惊恐被惊异所取代。实验室的场景突然消失,宏渺重新出现在邹华生面前,邹华生看着宏渺,眼中没有了刚才那样的惊恐。

    宏渺柔声说道:“主人在实验室中看到的内脏和手臂,不是从生人身上取下来的,而是通过修改基因培育出来的。主人将来也可以做的到。”

    邹华生怯怯的问道:“真的……真的吗?我以后……我以后也可以这样造出来手臂吗?”

    宏渺肯定道:“真的,主人要好好学习道理,以后不仅能培养出来手臂,还可以培养出来一个人。”

    邹华生哭着问道:“我看到的那个人……也是造出来的吗?”

    宏渺说道:“那个鸟人也是培养出来的,是通过嫁殖一种鸟类的基因到人类的基因上培育出来的新品种。”

    邹华生问道:“真的吗?你们不会把我的心挖出来吗?”

    宏渺说道:“不会的,宏渺会保护主人,不会让黑馗伤害主人的。”

    邹华生的情绪稳定了下来,宏渺上前一步说道:“让宏渺看看主人手上的伤。”

    邹华生恐慌的后退了一下,身体紧贴着石门,宏渺见他这样不再上前,跪下来伸出手说道:“宏渺不会伤害主人的,让宏渺看看主人的伤,宏渺给主人治疗伤口。”

    邹华生看着宏渺,犹豫着伸出了手,只见到他的手背上被擦破了好几个伤口,在不停的流着血。

    宏渺握住邹华生的手,邹华生全身一颤,却没有收回手臂,任由宏渺握着他的手查看伤口。

    宏渺站起来按住石门旁边的一个发光的石头说道:“拿一些消炎药和包扎伤口的网布。”

    宏渺再次蹲下,拿起邹华生的两只手说道:“主人忍一忍,可能会有点疼。”

    邹华生还没有反应过来,宏渺操控能量对伤口进行清理,邹华生全身一颤,本能的就要抽回双手,却被宏渺紧握着不让他把手抽回去。

    邹华生手上流出来的血液都漂浮起来,伤口不再流血,宏渺把那些漂浮起来的血液抛到地上,把邹华生的手轻轻放在他的腿上,轻声说道:“小心不要碰到伤口,等一下送来药品和网布,宏渺给主人包扎伤口。”

    宏渺抱起邹华生来到床边,把他放到床上,门口响起铃铛的声音。

    宏渺来到门口打开石门,外面黑衣人送来了药品和纱布,宏渺拿进来给邹华生包扎了伤口,让他休息,告诉他等他休息好了带他去参观实验室,看看他们怎么培育新的生命。

    邹华生经过一番折腾也是累了,躺在床上没有多久就睡着了,等再次醒来,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

    宏渺变成少女模样出现在邹华生身边,邹华生从床上坐起来,发了一会儿呆,下床对宏渺说道:“我要去洗漱。”

    宏渺叫来黑衣人带着邹华生去洗漱,待洗漱完毕,宏渺问邹华生要不要去参观实验室。邹华生犹豫着不知道要不要去参观,支支吾吾了半天才决定参观实验室。

    宏渺带着邹华生从昨天的那个门进入实验室外的石室,宏渺在邹华生身上设了一个防护罩隔绝内外环境,经过喷雾消毒后实验室的门打开,邹华生站在门口处看着实验室中的场景,基本上还是上次看到的那些,不同的就是那个鸟人胸前有一道伤疤,显然是宏渺的那一剑造成的。

    邹华生犹豫着不敢进实验室,宏渺安慰他:“主人不要害怕,这里没有危险,宏渺会保护主人的。”

    邹华生试探着慢慢走入实验室,身后响起轰鸣声,邹华生被吓了一跳,猛地扭头看身后,见实验室的两扇石门正在关闭,本能的就想要冲出去。

    邹华生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和冲出去的欲望,看着石门慢慢的合拢,不停的深呼吸缓解紧张的情绪。

    宏渺安慰道:“主人不要害怕,宏渺会保护主人的。”

    邹华生慢慢地转过身,看到宏渺站在他面前朝他伸出右手:“如果主人觉得害怕,可以牵着宏渺的手,宏渺不会让主人受到任何伤害的。”

    邹华生牵住宏渺的手,感受着宏渺手上的冰凉,似乎心中的恐惧也减少了一些。他看着实验室中的人在几个容器间穿行驻足,在一个小本子上记录者一些东西,好奇的牵着宏渺的手走近一个容器。

    这个容器呈圆柱形,高二十厘米左右,直径也是二十厘米左右,里面放着一个跳动的心脏;心脏连着几个粗细不同的管子,管子连接着下方的平台。

    平台表面有几个黑白色的数字仪表盘,每一个仪表上都有不同的数据在跳动,一个人来到这个容器前面,拿着一个笔记本,记录着容器下方平台的仪表上显示的数据。

    邹华生看着那个人记录的数据,再看看平台上的仪表上不停变动的数据,不知道他记录的什么,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才一晚没见,胆子竟然变壮了。”

    邹华生扭头看向声音来源,黑馗站在他的身后看着他,眼睛中带着一抹打趣的的意味。

    宏渺站到邹华生身前,看着黑馗说道:“才一晚没见,你是不是想要我把这里拆了?”

    黑馗突然连连摆手求饶:“不敢不敢,小姑奶奶诶,我错了,别在这里动手。”

    宏渺以命令的口气说道:“带着我的主人在你这里好好的参观一下。”

    黑馗答应道:“好的好的,请随我来,我带你们好好的参观一下。”

    黑馗转身向一个方向走去,宏渺牵着邹华生的手跟着黑馗来到一个石门前,黑馗在石门旁边的一个石头上按了一下,石门打开,宏渺牵着邹华生跟着黑馗进入石门,三个人一起站在一个狭小的石室中。

    黑馗按了一下石室墙壁上的一个发光的石头,石室开始下降,邹华生感觉到失重感,再次紧张起来,紧紧的握着宏渺的手。

    黑馗解释道:“这是传送室,专门用于不同实验区的传送。你们要去哪个区?要不去解剖区如何?”

    宏渺说道:“先去基因改造区。”

    黑馗说道:“基因改造区?你是说培育新基因的培殖区吧?我明白了。”

    传送室停止下降,石门打开,黑馗带着邹华生来到另一处实验室,整个实验室里面没有内脏和肢体,但是这个实验室的人更多,而且还有很多的机器。

    黑馗带着邹华生来到一个摆放着复杂设备的平台前,对邹华生讲解道:“这里是所有的实验开始的地方,根据需要将相应的基因从细胞中提取出来,再注入另一个细胞中,并与另一个细胞中的基因合二为一,形成一个新的细胞……”

    邹华生听着黑馗的讲解,虽然听不懂,但是看着平台前的两个人做着看不懂的复杂操作,心中也渐渐的升起了好奇。

    黑馗领着邹华生边走边讲解,渐渐的从一开始只是看工作人员的各种复杂操作到一些半成品出来,邹华生看到有的平台上的培养皿内有一些复杂的、类似于生物内脏的东西。

    恐惧来源于未知,虽然黑馗讲解的完全听不懂,但是看着工作人员的操作和每一个步骤出来的成品,邹华生知道了他在上面的实验室看到的内脏和肢体是怎么来的,心中的恐惧渐渐的消失,被好奇心所取代。

    邹华生打断了黑馗的讲解:“这些我也可以做吗?”

    黑馗说道:“现在的你还不行,你还要学习很多的道理才可以做这些。”

    “好吧。”邹华生有些气馁,跟着黑馗参观整个实验室,仔细的听着他的讲解,虽然听不懂,但是依旧用心听着,尝试着去理解其中的意思。

    邹华生的肚子突然传出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黑馗听到了笑了一下,说道:“我们去吃饭吧,下面有餐食区,从不短饭食。”

    “好啊!”邹华生听说要吃饭,兴奋的跳了起来,大声喊了一声。

    邹华生身边的一些工作人员猛地扭头看他,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忙收敛神态,灰溜溜的跟在黑馗身后,乘坐传送室来到餐食区,看到里面摆放了很多的桌椅,有不少人正坐在里面吃饭。

    黑馗带着邹华生从中间的通道来到前台打饭的地方,拿了一个盘子问邹华生喜欢吃什么,邹华生点了几样菜,黑馗打好菜后把盘子递给邹华生。

    邹华生愣了一下,接过盘子,扭头问宏渺:“宏渺姐姐不吃饭吗?”

    宏渺说道:“宏渺只需要灵气,不需要吃饭的。”

    邹华生:“哦。”端着盘子来到一个桌子旁开始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