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二十章
    邹华生吃过饭后,黑馗带着邹华生和宏渺乘坐传送室下降,来到一个石室中。

    整个石室不到五十平米,里面杂乱的摆放了一些机器,每一个机器都有线缆或者是管道连着正对面靠墙的一个平台,平台上摆放着一个容器,容器里面的液体中漂浮着一个女子,正是宝灵儿。

    宏渺穿过石室中的仪器,来到容器面前,趴在容器表面看着里面的宝灵儿,轻声说道:“灵儿姐姐,宏渺来看你了。”

    邹华生来到容器面前,看着里面漂浮的宝灵儿,双眼有些迷离,一只手抬起来放到容器上,轻声唤道:“灵儿。”

    黑馗站在身后看着他们,眼中闪现出幽幽的光泽,不知道在盘算着什么。

    邹华生突然失去意识晕倒,宏渺立即反应过来,喊了一声:“主人。”扭头怒目注视着黑馗:“黑魔,你做什么?”

    “我什么也没做。”黑馗愣了一下,指着自己的脑袋说道:“可能是他这里的问题。灵识转生,总是会遇到转生者与宿主不合的问题。”

    宏渺抱起邹华生查看他的情况,没有发现什么外伤,但是也查不出为什么晕倒,问黑馗:“主人他会不会出什么问题?”

    黑馗说道:“应该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既然到现在都没事,那就证明灵识与宿主之间并无排斥。有可能只是一些意识上的问题,目前还不能确定问题所在,需等他醒来再做观察。”

    宏渺抱着邹华生从仪器中穿出来,对黑馗冷冷的吩咐道:“回去!”

    几个人进入传送室,来到第一层实验室,从传送室里面出来,邹华生突然醒了过来。

    宏渺把邹华生放到地上,邹华生站在地上挠着头,大脑似乎出现了记忆断层:“我这是在哪?”

    宏渺疑惑的看着邹华生,又看看黑馗,见黑馗在仔细的观察着邹华生的情况。

    邹华生扫视了一下实验室,看到宏渺,轻声说道:“宏渺,剑灵。宝灵儿?”

    邹华生扭转视角,看到黑馗,再次晕了过去,宏渺一把抱住邹华生,问黑馗:“怎么回事?”

    黑馗说道:“应是大脑读取到转世前的记忆,使记忆混乱,大脑试图联系现世记忆导致的过载保护。”

    宏渺抱着邹华生出来实验室,穿过水下空间来到卧室门口,打开门进入卧室,把邹华生放到床上。

    邹华生再次醒来,从床上坐起来,因为是在水下,卧室里面又没有显示时间的阵禁,所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

    宏渺变成少女的模样落在身边,邹华生看了一眼宏渺说道:“变回原形,我不喜欢身边有人跟着。”

    宏渺再次变回一把剑飘在旁边,邹华生下了床,坐在床边看着宏渺:“其实你不仅仅是一把剑,因为你本身就是一堆粉末,依靠气机牵引连接,可以变成任何物体。我说的对吗?”

    宏渺发出声音:“主人恢复记忆了吗?主人说的不错,但是宏渺本身并不仅仅是粉末,按照灵儿姐姐的说法,宏渺本身是由许多纳米机器组成的,是属于另一个世界的科技。其实灵儿姐姐说宏渺可以更好的,只是这个世界做不出来。”

    邹华生轻声说道:“这样啊。”

    宏渺问道:“主人恢复记忆了吗?”

    邹华生说道:“只想起极少的一部分,虽然大都残缺不全,但是结合现世的记忆,基本上还是能构成前后的逻辑关系的。”

    邹华生站起来沉声说道:“宝剑无锋!”

    宏渺的剑刃部分消失,看起来像是一把没有开刃的剑,邹华生一把握住剑身,来到门口,抬手按住门旁边的一个按钮说道:“我要见黑馗。”

    没过多久,外面想起敲门声,邹华生起身开门,看到黑馗站在外面。

    邹华生看到黑馗,直接说道:“我需要《通玄道理》(高级进阶版)、《易玄经》全册、《道玄经》全册、《经论解析》全册、《基因序谱》全册、《注灵录》全册。”

    黑馗说道:“你要的太多了,这个卧室装不下。你可以直接去典藏馆去寻找你想要的书籍。”

    邹华生说道:“带我去典藏馆。”

    黑馗转身说道:“请随我来。”

    邹华生跟着黑馗向一个方向走去,来到一个标着3号的石门前停下,黑馗按了一下石门旁边的按钮,等了一会儿石门缓缓打开,邹华生跟着黑馗进入传送室,黑馗在旁边标着典藏馆的发光的石头上按了一下,传送室开始上升。

    传送室停止上升,石门打开,邹华生跟着黑馗从传送室出来,来到一个摆满了书架的大厅,邹华生一个人进入书架中间慢慢的走着,查看着书架上的书籍。

    邹华生突然看到一本名为《万剑诀》的书,停下来问道:“这里怎么有剑宗的剑诀?”

    黑馗在身后说道:“剑宗覆灭后,宗内的功法秘籍便被五大宗门洗劫,我魔门也是在一次因缘巧合之下得到了一些剑宗典藏。”

    邹华生进入书架里面,把那本书拿出来随意的翻看了一下,又放回书架上,继续在众多书架间游走。

    终于找到了自己要找的目标,只见两个相邻的书架旁边写着“通玄道理”四个大字,邹华生走了进去,看到两个书架上摆满了通玄道理开头的书,足有上百本。

    邹华生找到写着《通玄道理高级进阶版》的书,看到一共有五本书都写着相同的名字,每一本书都有五六厘米厚,以数字标明先后顺序。

    邹华生把书架上的书都拿下来,对宏渺喊了一声:“宏渺。”

    宏渺化做一团粉末包住五本书托了起来,邹华生转身继续在书架中间游走,找到了一个写着注灵录的书架,进入书架中间,看到整整一书架上摆放的全是写着注灵录三个字的书,每一本书上用数字标明前后顺序,邹华生看到最大的数字是一百五十七。

    邹华生随手抽出来一本书打开看了一下,里面详细的讲解使用灵力灌注脊柱的方法,灵力在经脉中的走向及注意事项。

    邹华生合上书,把书再次放到书架上。因为注灵录是炼体期的参考书籍,他这个时候还用不上。

    邹华生继续在书架之间转圈,找到易玄经全册和道玄经全册,两个加起来也有十多本,邹华生全部搬空给宏渺托着。

    又找到了经论解析,邹华生大致看了一下,经论解析第一册概述了人体的经脉数量,及每条经脉的走向和穴位定义,而后每一册都重点讲解了每条经脉的作用,然后讲解灵力流经不同的经脉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再后来是每一个穴位的功理的详细讲解等等等等。

    经论解析全册有两百多本,摆满了四个书架,他按照数字序号挑了五本书给宏渺拿着,然后就打道回府。

    黑馗不知道什么时候不见了,邹华生没有在意,自己来到传送室,乘坐传送室来到水下空间,回到卧室里面,让宏渺把拿回来的书放到卧室里面靠墙的位置,拿了一本《通玄道理高级进阶版》看了起来。

    时间在流逝,邹华生每天除了吃饭修炼就是看书,拿回来的书看完了再去典藏馆拿新的书回来,一年过去了,又一年过去,邹华生的修为在迅速的增强,竟然在三年的时间内到达了结丹后期,随时都可以化丹灌体,步入炼体期。

    修士结丹期的实力和炼体期的实力之所以差别巨大,并不是因为总体灵力多少的问题,而是灵力的输出总量上的差别。结丹期无论吸收了多少灵力,灵力的输出总是有一个极限,超过这个极限就会伤及身体。

    但是炼体期不同,炼体期需要不停地以灵力灌注经脉,锤炼身体,使得自身肉体更加强韧,瞬间输出的灵力更多,所以有时候十个结丹修士都不一定能打得赢一个炼体修士。

    这天邹华生看不下去书,来到实验室找到黑馗:“我要一个实验室。”

    黑馗正坐着拿着平板查看数据,听到邹华生的话,扭头对他说道:“五号传送室到达练手区,里面有很多闲置的实验室,你可以自己挑一个。门上写着密码的即为闲置无人使用的。”

    邹华生从实验室出来,来到五号传送室到达练手区,传送室的门打开,面前是一条山洞。邹华生走入山洞,顺着山洞走着,果然看到山洞两边有一个个石门。

    往前走了没多久,邹华生看到一个石门上用白色的染料写着几个数字,知道这是这个实验室的密码,当即上前在石门旁边的几个发光的石头上点了几下,却发现石门并没有打开。

    邹华生来到石门前,推了两下石门,疑惑的说到:“怎么回事?难道阵禁出了问题?”

    邹华生在石门前方左右都查看了一遍,除了门旁墙根的一个石坑,没有看出哪里有什么问题。

    邹华生看着眼前的石门有些气馁,再次输入一遍密码,发现石门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邹华生再次检查了一遍门前及左右,还是什么也没发现,索性就放弃这个石门继续向石洞深处走去,反正又不止这一个实验室,一个一个的试总能找到一个可以用的。

    邹华生走了没多久,再次找到一个写有密码的石门,邹华生输入密码后发现石门仍是纹丝不动,邹华生在门前方及左右仔细检查了一遍,除了门旁边墙根的一个石坑再无其它。

    邹华生放弃这个石门继续向里面走,很快就又发现一个写着密码的石门,邹华生试了一下密码,石门依旧毫无动静。

    邹华生有些郁闷,第一个实验室打不开也就算了,第二个第三个都不能打开,难道他的人品就这么差?

    邹华生郁闷的蹲在实验室门口,想了一会儿,觉得可能并不是自己的运气差,石门打不开应该是另有原因。邹华生在石门前方及其左右再次仔细检查了一遍,除了与之前两个石门旁边一样的石坑之外并无其他。

    邹华生觉得每个门前都有这么一个石坑,绝对是有问题的,他蹲下来观察那个石坑,发现石坑里面竟然刻印阵纹,他拿出一颗灵晶,输出灵力激活灵晶,灵晶瞬间释放出灵压并放射出强光,他借着灵晶释放的强光查看阵纹,发现那是一个收集传输灵力的灵仓。

    邹华生大喜,立刻将灵晶放到石坑中,石坑中的阵纹吸收灵力并传送至整个阵禁,石门突然响起嗡嗡的声音,缓缓的打开。

    邹华生大喜,立刻进入石门,发现门后是一个空旷的石室,邹华生知道这是进入实验室前的消毒室,通过这里之后才是实验室。

    邹华生把整个消毒室都检查了一遍,首先找到了石门旁边墙根的灵仓,灵仓上面盖有石板,石板上也刻印着收集传递灵力的阵纹,邹华生把外面的灵晶拿进来放到灵仓里面。

    邹华生又仔细的检查了一下整个阵禁,发现阵纹都没有问题,但是负责动力传递的辅助法具有不同程度的锈蚀,需要更换零部件。

    邹华生暂时没有管这些,他打开实验室的门进入实验室,发现实验室里面设备齐全,虽然这个实验室弃置已久,但是因为实验室本身的封闭性,里面的器具都洁净如新。

    两天后,邹华生把实验室的阵禁都翻修了一遍,然后把实验室里里外外都仔细的消了一遍毒,并寻来一套带透明面罩的连体防护服,这才彻底入驻实验室,每天都在实验室里面用显微镜观察各种微生物和细胞。

    半年后,邹华生失去了初得到实验室的新奇感,再加上水下空间单调枯燥的修炼,渐渐的有些心烦气躁。

    邹华生从实验室回来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久久不能入睡,起身来到卧室门口,按住门旁边的一个按钮说道:“我要出去走走。”

    邹华生打开卧室的门,站在门口等了一会儿,一个长着翅膀的鸟人来到他的面前。

    邹华生抓着宏渺剑的剑柄举到头顶,宏渺带着邹华生飞了起来,穿过上面的水层来到山洞内,邹华生踩在飞剑上从山洞里面飞出来。

    那个鸟人展开翅膀跟在邹华生身后,因为山洞有点小,鸟人的翅膀无法完全铺展开,很快就远远的落开一段距离。

    邹华生来到山洞外落下,等鸟人出来后再次踏上飞剑,向着一个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