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二十三章
    卡司再次叩拜:“谢神使恩宠!卡司定然不负神使重托,管理好近海城。”

    卡司站起来一摆手,有两顶八抬大轿抬过来,邹华生向前走去进入轿子里面,卡隆追过来嚷道:“你凭什么插手我们自己家里面的事情?你……”

    卡隆的话没有说完,因为当他跑过鸟人身边的时候,那个鸟人展了一下翅膀,卡隆被翅膀扫到,直接被扫飞了出去,落到地上滚了两下,没有了声息。

    卡司跑过去查看卡隆的情况,发现他只是晕了过去,松了一口气,再次冲邹华生和鸟人的方向拜了一下,算是谢过邹华生的不杀之恩。

    邹华生坐着八抬大轿来到一个豪华的酒楼,卡司亲自上前掀开轿帘,陪笑着说道:“神使大人莫怪,小人府邸寒酸,没有个好厨子,便就自作主张,在此宴请神使大人,为神使大人接风洗尘。”

    邹华生说道:“无妨,心意到了便可。”

    邹华生进入酒楼,卡司在后面跟着邹华生他们,有酒楼的小厮过来引领着他们进入早已经订好的包间,邹华生看到包间内的景物,满意的点了点头。

    包间内的地板是由金色的木板铺就,墙壁上也都贴上金色的木板,木板上挂着有着各种名贵的装饰,但是又不显得庸俗,显然在摆设排序上都有讲究。至于桌椅皆是由纯白无暇的琉璃制作而成,自成一套,别无二色。

    桌子上是一个白色的琉璃转盘,转盘上铺着的流云金丝台布与转盘平齐,周边饰有金丝垂穗,极尽奢华而又不失典雅。

    邹华生直接来到桌前坐下,鸟人站在他身后,新任城主卡司站在旁边伺候着他。

    店里的侍女很快就端着一盘盘奢华精美的菜肴摆放到琉璃桌上,邹华生没有立刻动筷子,而是跟城主说着话。等该上的菜都基本上齐了,邹华生才每个菜都夹了一两下,等填饱了肚子,邹华生让城主坐下吃他的剩菜。

    这是他们的规矩,像城主这样的下人是不允许和神使一同吃饭的,只能等神使吃过饭后他们才能吃剩饭,也就只有太阳王这种类似于一国之主的人,才勉强够资格和神使一同吃饭,但是也需要特别批准才可以。

    邹华生吃过饭,和卡司一起来到他的府邸,发现作为一个新任城主的府邸,用来招待人真的是不太合适。

    首先府邸的门面就不够大,门宽只有三米多,而且看起来也相对陈旧,似乎好久没有翻新修补过。

    邹华生进了府邸大门,发现前院很小,而且府中的下人也不多。邹华生坐到客厅的主位上,卡司有些讪讪的跟他赔罪:“神使恕罪,小人这府邸确实有些寒酸,不如小人与神使在九转琉璃宝楼定一个顶级客房。”

    邹华生问道:“你好歹也是预选城主之一,怎的这府邸却是如此寒酸?”

    卡司说道:“神使大人不知,小人其实只是城主大人的养子,原本就是一个要冻死街头孤儿,被城主大人无意中看到,带回府中。而卡隆则是城主大人的亲生儿子,若无意外,这城主之位本就应该是留给他的。只是这卡隆从小娇生惯养,跋扈成性,后来城主大人身体抱恙,便委以卡隆管理城内部分事物,小人从旁协助卡隆。”

    卡司说着话,叹了一口气:“可谁知卡隆独断专横,又不会管理,搅得城内公务一团糟,后来城主大人便撤掉了卡隆的职务,让小人协助管理城内事物。后来城主重病,预感归期将至,便打算把这城主之位传让于小人。小人多次苦劝城主更改主意,把城主之位传给卡隆,可是城主以卡隆独断专横,不懂管理为由,立下遗嘱,更是向太阳王递交禀文,申请传位于小人。后来城主归去太阳神国,卡隆得知城主遗愿,便仗着长子身份处处排挤小人,小人的城主任命也还没有下来,所以……唉~”

    邹华生看着卡司,似乎能感同身受,也似乎能感觉到对方的种种心酸与艰难,似乎全都蕴含在这一声叹息中。

    邹华生饶有趣味的看着卡司说道:“既如此,你还哪有钱为我置办顶级客房?光今日这顿饭,就让你破费不少吧?”

    卡司立刻跪下说道:“能为神使效劳,是小人的荣幸。”

    邹华生说道:“起来说话,本使又没有责怪你。”

    卡司站起来,邹华生看了看外面已经暗下来的天色说道:“本使有些乏了,那顶级客房就不用了,就安排本使在你这里歇下吧。”

    卡司再次跪下叩谢道:“谢神使恩典!”

    邹华生有些不悦的说道:“跪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安排本使住处?”

    卡司忙不迭地应道:“是是是,小人这就去安排,请神使大人稍等。”

    邹华生坐着等了一会儿,卡司过来说道:“神使大人,住处已经安排妥当,请神使大人歇息。”

    邹华生起来按照卡司的指引来到客房,见到有下人刚刚把客房收拾妥当,从客房出来正要关门,看到邹华生过来,立刻跪下磕头。

    邹华生说道:“不必多礼,起来吧。”

    那个下人站起来退到一边,邹华生进入客房看了一下,虽然朴素,但也还算整洁温馨。

    邹华生对卡司说道:“你这里还算整洁。带本使神从下去休息,另外给本使找来两个美人侍寝。”

    卡司恭声应是,带着鸟人走开,邹华生关上门进入客房里面,坐到床上,看到被褥全都是新的。

    过没多久,外面想起敲门声,邹华生喊了一声:“进。”

    门被推开,有两个美女推门进来,邹华生看了一眼那两个美女,见她们身形高挑,腿长肤白貌美,胸部也大小适中,都是一等一的美人。那两个美人看着邹华生,明眉皓目,眼睛眨动间顾盼生姿。

    邹华生也没有给她们多说废话的时间,直接就进入了正题,衣袂纷飞间,便已经是巫山云雨,共赴逍遥之颠。

    时间直至深夜,客房的房门打开,两个美女瘸着腿踉跄着从房间里面出来,脸上带着满足的红晕,没入夜色中不见。

    第二天清晨,邹华生从床上起来,已经有下人起来打扫院子,看到邹华生出来,立刻跪下叩拜。

    邹华生没有理那些下人,直接出了府门,来到九转琉璃酒楼,看到酒楼已经开张,邹华生进入酒楼,因为酒楼的下人昨天都是见过他的,所以今天看见他都能认出来,当即就跪下叩拜。

    邹华生让他们都起来,找到酒楼的负责人问了一下昨天在酒楼吃饭的消费,酒楼负责人告诉他说昨天卡司暂时没钱结账,在酒楼赊欠了不少钱。

    邹华生之所以要来这里打听昨天的消费,就是为了验证卡司昨天对他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的,而刚才酒楼负责人的回答印证了卡司说的话的真实性,他真的是被卡隆处处排挤,连吃一顿饭的钱都拿不出来。

    不过邹华生也没打算帮忙把饭钱付清,因为他都已经帮卡司坐上了城主之位,而且他能留在卡司的府中睡觉已经是极大的恩典。更何况卡司是带着神使来这里吃饭,酒楼会不会再找卡司要钱也还不一定。

    邹华生回到卡司的府邸,来到客厅找下人要来纸笔,写下任命通知函,盖上神使印,等卡司来了便把写好的函件封装完毕,找人送给太阳王。

    邹华生在近海城待了三日,这三日吃喝玩乐极尽逍遥,卡司的任命书也下来了,自然对邹华生又是一番感恩戴德,尽心尽力的伺候他。

    第三日晚上,邹华生刚结束游玩回到府邸,见到客厅多了一个熟悉的人,正是三天前送走的苏婉儿。

    此时的苏婉儿看起来有些闷闷不乐,正坐着一个人吃着桌子上的水果糕点,卡司恭敬地站在一旁伺候着她。

    邹华生有些诧异,来到客厅,卡司见到他立即下跪叩拜,苏婉儿看到邹华生,立刻兴奋的站起来扑到他怀里:“生哥哥!~”

    邹华生让卡司起来,推开苏婉儿:“婉儿你怎么在这里?我不是遣人送你回宗门了吗?”

    苏婉儿闷闷的说道:“婉儿离了魔门治地,送婉儿回宗门两个人就离开了,婉儿一个人,没有飞行法具,回宗门的路途遥远,正发愁的时候,遇到了一个出来执行任务的同门弟子,他有飞行法具,要载我一同回宗门……”

    苏婉儿的话没说完,邹华生就猜到了后面的结果,不禁有些失笑:“然后你就又被人下药卖了?”

    苏婉儿没有说话,撅着嘴巴揉捏着自己的衣角,邹华生见她这样,忍不住在她头上拍了一下,苏婉儿一惊,睁大了眼睛看着邹华生。

    邹华生倒是不担心苏婉儿会被玷污之类的事情,因为他知道,很多专门做这一行的人贩子,都是只挑那些纯洁无瑕的宗门少男少女下手,这样才能卖一个好价钱,所以少有人贩子去弄脏自己的“商品”,导致自己辛苦得来的“商品”大幅度掉价。

    邹华生又问:“那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苏婉儿撅着嘴巴低着头,揉捏着自己的衣角,声音闷闷:“我被人下药后卖到魔门治地,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说神使的女人,然后我再醒来就看到了他。”

    苏婉儿说着话,指了一下卡司,邹华生看向卡司,还不待他询问,卡司说道:“前几日神使遣人护送婉儿姑娘回宗门,这事很多人都有听说,卡司知晓那扎隆为人粗鄙,两面三刀,这才派人暗中跟随,以防不测。后来婉儿姑娘离了太阳神域,本来我派出去的人打算回来,只在神域与宗门治地接壤处稍稍逗留了一下,就看到有人贩子带着婉儿姑娘回了神域,这才侥幸救下婉儿姑娘。”

    邹华生现在的想法有些复杂,一方面是苏婉儿刚出去就又被人拐了进来,这让他真的是有些失语;另一方面便是卡司竟然会派人跟踪监护苏婉儿的行踪,这让他觉得卡司并不像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

    不过邹华生也没有深想,因为他仅仅只是出来玩两天,很快就又要回到岛上去修炼,这里的事情与自己并无太多关系。而且卡司也没做什么对他不好的事情,恰恰相反,还帮他救回了苏婉儿。

    邹华生轻轻摆了下手,卡司知趣的带着下人们退下去,邹华生看着苏婉儿,表情严肃,直接说道:“婉儿你不如就与我一起在魔门修炼。”

    苏婉儿的表情突然凝固,抬头瞪着邹华生,过了一会儿表情也严肃起来,质问邹华生:“生哥哥是说,要婉儿与你一同背叛宗门吗?”

    邹华生看着苏婉儿,组织了一下措辞,缓缓说道:“如今不说你回宗门,路途之遥远艰险,你便是现在回了宗门,宗门内还能有你的容身之地吗?”

    邹华生看着苏婉儿,见她紧抿着嘴不说话,继续说道:“且不说你师父遇害,你独自逃了出来,无论当时情况如何,回了宗门总会落一个危难之时不顾师父安危,独自逃生的名头,便是众人嘴上不说,宗门之人还能再信你吗?更不必说你被拐入魔门治地而仍是完璧之身,回了宗门当作何解释?若如实述之,便会凭白断了你的修道前途,若是谎瞒,迟早也是会被拆穿,届时你以为,宗门还能留你一命不成?”

    苏婉儿听到邹华生的分析,有些犹豫:“可是婉儿也不想背叛宗门。”

    邹华生说道:“也谈不上背叛宗门,只是你现在不能再回到宗门,找一个投身之所。你放心,有生哥哥在,能保你平安无忧,事事顺昌。”

    苏婉儿犹豫道:“可是,若现在投了魔门,将来就再也无法回归宗门了,婉儿害怕……”

    邹华生出声打断她的话:“没有可是,有生哥哥保护你,不用担心。在魔门内生哥哥可以给你宗门不会给你的任何东西,包括功法和修炼资源,让你做一个真正的神仙。”

    苏婉儿低下了头没有说话,邹华生拍了拍苏婉儿的肩膀:“就这么决定了,明天我带你回岛上,我们一起修炼。”

    邹华生说着话,大声叫了一声:“卡司!”

    卡司来到客厅,邹华生对卡司说道:“准备一个房间给她休息,明天早上本使带她归去太阳神国。”

    卡司应了一声:“是。”带着苏婉儿去安排她的住处。

    邹华生在客厅坐着,良久,一声幽幽叹息,起身来到后院的客房,进入客房休息。

    翌日清晨,卡司和下人早早的起来,等候邹华生起床。

    早上太阳刚刚露头,邹华生从床上起来,客房门口候着的人哗啦啦的全部跪下。邹华生让他们起来,叫卡司带着他来到苏婉儿睡觉的房间,邹华生推了一下门没有推开。

    邹华生拍了两下门喊道:“婉儿,起床出发了。”

    房间里响起苏婉儿的声音,明显刚睡醒:“怎么起这么早啊?困死了。”

    邹华生说道:“小懒虫快起床了,我们要出发了。”

    苏婉儿大声喊道:“知道了知道了,等一下。”

    邹华生等了一会儿,苏婉儿开门,看到站在门口的邹华生,轻声叫了一声:“生哥哥。”

    邹华生上前摸了摸苏婉儿的头:“真是个又蠢又懒的丫头,走吧。”

    苏婉儿一下打掉了邹华生的手,嗔怒道:“婉儿不是。”

    邹华生没有理会苏婉儿的嗔怒,拉住她的手转身就走,就像三年前的他们那样的自然随意,分离三年,似乎并没有使他们之间的感情变得淡薄。

    两个人来到客厅,鸟人已经在客厅等候,邹华生没有理会鸟人,直接出了客厅来到前院,邹华生抛下宏渺剑,宏渺剑轻轻落到地上变成一个青色的圆盘,邹华生带着苏婉儿站到圆盘上,圆盘慢慢升起,鸟人也跟着来到前院飞了起来。

    卡司带着下人们哗啦啦的跪下,目送邹华生他们迎着太阳飞远,方才起身回了客厅。

    邹华生他们没有飞太高,这使得地上的人们可以轻易地看到他们,每有人看到他们就会大声高呼:“神使!大家快看,神使要回太阳上了!”

    邹华生和苏婉儿坐在青色圆盘上,此时刚刚飞出海岸线,迎着太阳的方向飞去,使得出海的渔民看向他们飞去的方向,只见到他们的身影融入太阳中,越来越小,越来越小,竟好像是真的飞入太阳中,回到那太阳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