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邹华生带着苏婉儿在书架中间来回的走着,苏婉儿看着书架上摆放的各种典籍迈不动脚步,邹华生拉着苏婉儿边走边说:“这些目前你用不到,你现在也就是结丹中期,我带你找一些结丹期可以施展的术法学习,还有经论解析,你现在也可以提前熟悉。”

    苏婉儿说道:“婉儿知道了。”

    邹华生拉着苏婉儿来到几个书架前,上面摆放的全是道术,按照用途分门别类的摆放着,数量之多,看的苏婉儿的眼睛都直了。

    苏婉儿拿出一本书翻看了一下,兴奋的问邹华生:“这些婉儿都可以学吗?”

    邹华生说道:“那是当然!不能学我带你来干嘛?”

    “太好了!谢谢生哥哥。”苏婉儿欢呼了一声,来到书架前寻找自己喜欢的道术秘法,不一会儿就从书架上拿出来十多本。

    苏婉儿捧着书来到邹华生跟前,邹华生笑着摸了摸苏婉儿的头,把宏渺剑随意的抛在地上,宏渺剑变成了一个托盘,邹华生接过书籍放到托盘上,带着苏婉儿又找了十多本书让宏渺托着,两个人牵着手回去了。

    邹华生把苏婉儿送到卧室里面,然后乘坐传送室来到地下的一个山洞入口,邹华生顺着山洞一直走,来到了一个石门前面,在石门旁边的几块发光的石头上点按了几下,石门颤抖着发出一阵嗡嗡的声音,却没有打开。

    邹华生有些无语的拍了一下额头,因为他突然想起来好久没有给这个石室的阵禁更换灵晶了。

    邹华生从怀中拿出一块灵晶,蹲下来在墙根用手扣了几下,露出一个石坑,石坑中刻有阵纹,邹华生把灵晶放到石坑中,灵晶瞬间绽放出刺眼的光芒,石门缓缓的打开,露出门后空旷的石室。

    邹华生把灵晶从灵仓里面抠出来进入石室,打开石门旁边墙根处的灵仓,把里面蓝白色的灵晶抠出来,把另一块蓝色的灵晶放进灵仓里面。

    邹华生起身关门,拿了一套防护服换上,消过毒进入实验室,从一个机器里面拿出一个培养皿,在显微镜下观察其上的微生物。

    时间在迅速流逝,邹华生揉了揉僵硬的脖子,抬头看了一下墙上的时间,已经是下午五点。

    邹华生把一个培养皿放到一个机器里面,整理了一下各种试管等等,从实验室里面出来,把防护服一件件的脱下来分类装好,乘坐传送室到水下空间,来到苏婉儿的卧室门前按了一下门铃。

    卧室的门很快打开,苏婉儿看到邹华生,高兴的叫了一声:“生哥哥。”

    邹华生摸了摸她的头:“饿了吗?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苏婉儿说道:“好啊!”

    邹华生拉着苏婉儿的手臂转身向前走,苏婉儿停顿了一下,邹华生疑惑扭头看她,见她按了一下门旁的关门按钮。

    两个人一起牵着手向前走着,苏婉儿挣脱了邹华生的手,以十指交扣的方式和他的手握到一起。

    两个人乘坐传送室来到餐饮区,邹华生挣开苏婉儿的手,拿了两个餐盘,递给苏婉儿一个,两个人一起去打饭,然后来到桌子前把打好的饭菜放下,邹华生说道:“你等着,我去拿果汁。”

    苏婉儿坐下,看着邹华生去果饮区拿两个杯子,接了两杯果汁端过来放到桌子上。

    邹华生坐下说道:“吃饭吧。”

    “嗯。”苏婉儿应了一声,先端起面前的果汁咕嘟咕嘟的喝掉一大半,然后用筷子夹了一大块肉塞到嘴里,撑得腮帮子鼓鼓的。

    邹华生倒是慢条斯理的吃着饭,一点也不着急,看着苏婉儿边吃边喝,她的那杯果汁很快就被喝完了。

    邹华生把自己的果汁推到苏婉儿面前,苏婉儿忙把果汁再推回来,嘴里塞着食物含糊的说道:“不用不用,我不要了。”

    邹华生把自己的果汁放到苏婉儿面前,拿着苏婉儿的水杯站起来又去接了一杯果汁,再回来的时候,看到他自己的那杯果汁也被苏婉儿喝了一半。

    邹华生看着狼吞虎咽的苏婉儿摇了摇头:“慢慢吃,不着急。”

    苏婉儿费力的咽下嘴里的食物:“这里的饭菜比宗门的好吃。”

    邹华生淡淡说道:“那是你吃惯了宗门的饭菜。时间久了你也会觉得这里的饭菜也就那样。”

    苏婉儿的饭量本就不是很大,再加上吃得比较快,此时已经吃完饭,靠坐在椅子上揉着肚子:“生哥哥说的有道理。”

    邹华生吃过饭后,两个人把餐盘和水杯放到指定的位置,苏婉儿和邹华生的手十指交扣,邹华生可能是感觉这样不舒服,挣脱了苏婉儿的手,牵着她的手掌来到传送室门口,问苏婉儿:“今天一个人无聊吗?”

    苏婉儿说道:“还行,在宗门也是跟着师傅修炼,习惯了。”

    邹华生说道:“那就好。”

    苏婉儿有些兴奋的说道:“我今天学会了好多的道术和秘法。”

    邹华生随意的问道:“都学会了什么?”

    苏婉儿说道:“嗯……比如说极光术,还有一个叫元磁神光的术法,还有一个极踪术。想不到魔门竟然有这么多奇怪的道术和秘法,不像在宗门,道术都是以攻击和防御为主。”

    邹华生说道:“宗门的道术都是经过挑选淘汰后的,攻击力和防御力越高宗门就越珍视,对于各种辅助性道术并不看中,导致众多道术的流失。这也是当年迫于形势的无奈,当初魔门就是因为缺少攻击类和防御类道术,最终被迫退至资源稀少的海外。其实道术并没有好坏,当年的剑宗也是各种道术都有,攻击类道术却是很少,但是依靠手中的一把剑打出了天下第一的名声。”

    苏婉儿抬头看了一下邹华生,见他没有向上次提到剑宗那样思维混乱,悄悄松了一口气,岔开了话题:“说来这魔门也是怪,没有什么特别突出的领域,如今却能与五大宗门抗衡,立足于通玄界。”

    邹华生说道:“魔门虽然没有特别突出的领域,但是经过了这些年的发展,却是能将各种道术整合进自己的一套独特的体系中,虽然单独来看每个道术的威力都不大,但是将不同的道术整合起来,形成一个新的独特的道术,威力也不可小觑。比如说元磁神光,本质就是高频电流的一种展现方式,奔雷掌则是以灵力转化为电力进行攻击,若是元磁神光结合奔雷掌呢?”

    邹华生说着话,左手出现蓝白色的光,右手出现强大的电流,他把两只手靠近,只听到“轰”的一声,右手的电流瞬间涌向左手,左手瞬间放出极为刺眼的光芒,传送室剧烈的颤抖了一下。

    “啊!我的眼睛!”苏婉儿突然惨叫了一声,双手捂着眼睛蹲在了地上。

    邹华生的眼睛也被强光闪到了,此时什么也看不到,用手捂着眼睛“哎呀”了一声,用力揉了揉眼睛,努力睁开眼,却只看到一片漆黑。

    邹华生伸手摸向婉儿的方向却摸了个空,出声问道:“婉儿,婉儿你在哪?你怎么样?”

    苏婉儿蹲在地上捂着眼睛:“生哥哥我在这里。”

    邹华生蹲下摸到苏婉儿,跟她道歉:“婉儿对不起,我不知道会弄成这样。”

    苏婉儿捂着眼睛呻吟道:“眼睛好疼。”

    邹华生道歉:“婉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苏婉儿说道:“生哥哥不要难过,婉儿知道生哥哥不是故意的。”

    邹华生的手掌上凝聚出白色的光,努力的睁大眼睛,却也只能看到上下左右,正前方有很大的一块黑斑遮挡了视线。

    邹华生擦掉眼泪,问苏婉儿:“婉儿你能看到吗?”

    苏婉儿捂着眼睛说道:“婉儿看不见了,眼睛好疼。”

    邹华生说道:“或许等一下就可以看到了。被强光闪到眼睛会暂时性失明,用不了多久就会自己恢复。”

    苏婉儿捂着眼说道:“这就是不同道术整合后的威力吗?好厉害。”

    邹华生愣了一下,说道:“这个……元磁神光是针对法器的道术,高频交变的磁场可以使法器难以控制或者损坏。这两个道术整合后会增强元磁神光的威能,但是强烈的闪光却不是元磁神光的攻击方式,而是……糟了!”

    苏婉儿听到邹华生的惊呼,问道:“生哥哥怎么了?”

    邹华生说道:“我好像把传送室弄坏了,我们出不去了。”

    苏婉儿:“……”

    邹华生说道:“别担心,很快就会有人来救我们的。传送室经常会有故障,我就遇到过好几次。”

    苏婉儿担心的问道:“真的会有人来救我们吗?”

    邹华生说道:“真的,很快就会有人发现传送室坏了,然后就会有人来修传送室。”

    邹华生和苏婉儿在传送室中不停的说话,等待着维修人员的到来,两个人不知道等了多久,眼睛慢慢的恢复了视力,但是眼前还是有一大块黑斑遮挡。

    外面突然有人喊到:“传送室里面有人吗?”

    邹华生立刻站起来大声喊道:“有人有人,我们在传送室里面。”

    外面的人喊到:“里面的人等一下,马上就让你们出来。”

    过了一会儿,邹华生和苏婉儿察觉到传送室微不可查地颤了一下,然后颤动一直持续,两个人等了一会儿,听到外面有人的声音传来:“怎么搞的?为什么阵纹会全部烧坏?真是麻烦,又要重新铺设阵纹了。”

    另一个声音说道:“看样子是过载了强电流使阵纹全部烧坏的。”

    之前那个声音说道:“为什么会这样?难道有人违规使用元磁神光?”

    另一个声音说道:“不能吧。当初传送室建好的时候都测试过,元磁神光顶多只会使阵纹气机紊乱,很快就会自行恢复。”

    邹华生他们看到传送室下面露出了一个缝隙,缝隙越来越大,慢慢的看到下面的一个山洞中站着的两个人。

    那两个人看到邹华生他们,一个高高瘦瘦的人问邹华生:“兄弟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为什么传送室会停止运转?”

    邹华生还没有说话,苏婉儿抢先说道:“真的很抱歉,是我们在传送室里面……哎呀!”

    邹华生被吓了一跳,这要真被她说出来,他们两个就别想再出去了,所以就赶紧掐了一下苏婉儿。

    不过苏婉儿的话虽然没有说完,外面的两个人听到苏婉儿的前半句话,自然也对后半句话有了一定的猜测,尤其是看到邹华生急着打断苏婉儿的话,就是傻子也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另一个矮一点的人问苏婉儿:“你们在传送室里面做什么?”

    邹华生立即说道:“我们要乘坐传送室上去。”

    矮一点的人问:“我问你们在传送室里面做了什么。”

    “我们在聊天等待救援啊,孤男寡女的还能做什么?”邹华生是绝对不能把真实情况说出来的,否则的话他们一定会把传送室再摇上去,不饿他们两天绝对是不肯放他们出来的,他相信他们一定会这么做,而且也能做得到,所以他尝试透露一些莫须有的事情转移他们的注意力。

    高个子的那个人恍然大悟,用一种你懂得的眼神看着邹华生他们:“哦~~孤男寡女……”

    苏婉儿窘迫的羞红了脸,忙出声解释道:“不是的,我们两个什么也没做。”

    邹华生轻轻拍了一下苏婉儿的屁股,看那个缝隙能让他钻出去,他趴下来把腿伸到外面,然后慢慢地滑下去,转身对苏婉儿说道:“婉儿你也出来,我在下面接着你。”

    苏婉儿坐到地上露出两条腿,邹华生上前把苏婉儿的腿扛到肩膀上,两只手抱住苏婉儿的大腿,苏婉儿躺下来向外挪动,邹华生扛住苏婉儿的屁股把她从传送室里面拉出来,蹲下来把苏婉儿放到地上。

    苏婉儿落到地上,转过身脸颊羞红的看着邹华生,邹华生冲着那两个人抱拳说道:“感谢两位大哥救我们出来,我们还有些事情,告辞了。”

    还没等苏婉儿反应过来,邹华生拉着苏婉儿快步走开,身后两个人看着邹华生他们急匆匆的走远,若有所思。

    高个子说道:“你说传送室阵纹烧毁,是不是与这两个人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