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二十六章
    矮个子摸着下巴说道:“不是没有可能。若是在传送室里面施展元磁神光可能会使传送室瘫痪,但是也不至于烧成这样啊。”

    高个子说道:“若是与其他道术组合使用呢?比如云雷诀。”

    矮个子在掌心锤了一拳:“这就是了!一定是他们做的,你为什么放他们走了?”

    高个子不悦的说到:“什么我放他走,是你放他走的好吗?”

    矮个子没等他的话说完,率先向邹华生离开的方向追去,高个子也跟着追了上去。

    邹华生和苏婉儿来到另一个传送室前,在旁边发光的石头上按了一下,等待传送室的到来,突然听到有人喊了一声:“你们两个,给我站住!”

    邹华生吓了一跳,猛地扭头看向身后,看到那两个高低组合追了过来,这时候传送室的门打开,邹华生赶紧拉着苏婉儿进了传送室,立刻按住旁边的一个发光的石头。

    高低组合加快速度边跑边喊:“你们两个竟然敢骗我们,给我站住,不把你们关到传送室饿上七十个小时我就跟你姓!”

    传送室的门缓慢的合拢,邹华生等得心焦,堪堪在高低组合追上来的前一秒合上最后的一丝缝隙,开始上升。

    邹华生松了一口气,苏婉儿看着邹华生的侧前方问道:“生哥哥为什么这么怕他们?”

    邹华生因为被强光损伤了眼底视网膜,导致眼前有很大的黑斑,用眼角余光看着着苏婉儿,但是因为眼角余光看不清楚东西,本能的就想要正视苏婉儿,导致眼球一直在左右不停地摆动:“能不怕他们吗?再跑的慢一点被他们抓到了,我们都会被关在坏掉的传送室里面至少两天的时间。我去年就见到他们这样惩罚过一个弄坏了传送室的人。”

    苏婉儿问:“他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这么做?”

    邹华生说道:“他们是专门维护阵纹和法具的人,我们把传送室的阵纹都给烧坏了,铺设刻印阵纹费时费力,他们能不生气吗?”

    苏婉儿有些无语:“你这三年都是这么过来的吗?”

    邹华生辩解道:“这次真的是意外,我也不是故意的。”

    苏婉儿说道:“以后做什么要提前想好后果。”

    邹华生听到她这么说,也是有些无语,不知道她是不是忘了自己为什么会留下来跟自己来这里,如果不是卡司派出去跟踪的人恰巧把她救下来,现在她还不知道在哪做什么呢。

    传送室停下,邹华生他们来到卧室门口,苏婉儿打开门进入卧室:“生哥哥进来陪婉儿聊聊天吧。”

    邹华生说道:“呃,好的。”

    邹华生进去卧室,苏婉儿关上门,来到床上坐下,拍着床说道:“生哥哥也来坐。”

    邹华生来到床边坐下,苏婉儿脱下鞋盘腿坐在床上,看着邹华生:“生哥哥你知道吗?你走的这三年婉儿一直都很想生哥哥。生哥哥走了以后,婉儿就一直努力修炼,希望自己变得更强大,能一个人出来找生哥哥。”

    邹华生摸了一下苏婉儿的头:“傻丫头,你要为了自己而修炼,让自己变得更加的强大,好出去见识一下这个世界,结交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苏婉儿说道:“婉儿哪里也不去,婉儿的心就在生哥哥那里,婉儿要永远和生哥哥在一起。”

    邹华生一愣,正视着苏婉儿,却只看到眼前有一块黑斑遮挡住了苏婉儿的面容,看不清她的表情。

    邹华生抬手狠地揉了揉她的头发:“三年没见,倒是学了一些俏话,在宗门没少被师兄弟追求吧?”

    苏婉儿的脸有些红:“其实婉儿在宗门,没有人追求的。”

    邹华生说道:“哦?我家婉儿这么漂亮可爱,竟然会没人追求?”

    “那个……是这样的。”苏婉儿的脸色羞红。

    邹华生看不清楚她的脸色,但是听出来她有话想说却好像又不敢说出来,好奇问道:“怎么了?为什么没人追求你?”

    苏婉儿的表情有些窘迫:“那个……婉儿说出来,生哥哥不许笑!”

    邹华生端正了表情:“嗯,你说,我不会笑的。”

    “半年前有一个泼皮想要寻婉儿麻烦,逼婉儿做他的女朋友,婉儿一时情急,就……就烧了他的…他的…阳*根。”苏婉儿的表情窘迫,一张脸蛋也羞红的像一个苹果。

    邹华生当即就忍不住笑了出来,他没想到温婉可人的婉儿竟然还有这么一段经历:“哈哈,想不到你还有这么有趣的事情,宗门没有为这事惩罚你吧?”

    苏婉儿窘迫的拍了一下邹华生,一声清脆的响声响彻卧室:“你说过不笑的。”

    邹华生“哎呀”叫了一声,疼得挺着背摒着气,扭着身子摸身后被苏婉儿拍的地方:“你怎么还用上灵力了?”

    苏婉儿赶紧道歉,起身来到邹华生背后:“啊,对不起对不起,婉儿不是故意的,给婉儿看看有没有受伤。”

    苏婉儿去扯开邹华生的肩膀,看到他背后有一块红肿,愧疚的说道:“背后肿起来了,生哥哥怎么办?婉儿真的不是故意的。”

    邹华生喘过气,摸着背后肿起来的地方,因为疼痛说话声音像被捏着嗓子:“好疼啊,你下手可真狠。”

    苏婉儿急得鼻子上冒出了汗珠,对邹华生道歉:“生哥哥对不起,婉儿真的不是故意的。婉儿激动的时候总是会不小心释放灵力,婉儿真的不是要用灵力打生哥哥的。”

    邹华生说道:“那个倒霉蛋就是这样被你烧的吧?”

    苏婉儿一愣,红着脸说道:“生哥哥怎么又说起这个了?”

    苏婉儿说着话,低头在邹华生背后拍了一下,正好又拍到红肿的位置,邹华生大声叫了一声:“啊!”

    苏婉儿被邹华生的惨叫声吓了一跳,邹华生大声说道:“你别总打一个地方啊!”

    苏婉儿着急解释:“对不起对不起,婉儿不是故意的。这次我没有使用灵力啊。”

    邹华生生气的吼道:“你能换个地方打吗?”

    苏婉儿被邹华生吼迷糊了,愣愣的看着邹华生问道:“打哪里?”

    邹华生有些无语,站起来走到门口,苏婉儿见邹华生向门口走去,连忙赤脚下床追了过去,拉着邹华生的手臂说道:“生哥哥你去哪?婉儿真的不是故意的,生哥哥不要生气,婉儿知道错了。”

    邹华生扭头看着苏婉儿,见她没有穿鞋,脸色稍缓:“我只是让人送来一些药,你干嘛呢?下床连鞋都不穿。”

    苏婉儿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的脚,回去穿了鞋,趿拉着鞋来到邹华生身后,看他按住门边的一个按钮说道:“送来一瓶创伤药。”

    苏婉儿感叹到:“魔门阵禁真厉害。”

    邹华生转身看着苏婉儿说道:“其实魔门最厉害的并不是阵禁,这些阵禁五大宗门也基本上都有,他们只是将不同的阵禁整合到了一起而已。”

    苏婉儿一愣,想了一下,邹华生说的确实不错,不说别的宗门,就是炼云宗不也是有通信玉碟和通信阵禁?苏婉儿问道:“那魔门最厉害的是什么?”

    邹华生在她头上敲了一下:“笨蛋,魔门为什么叫作魔门,引众生忌恨?”

    苏婉儿说道:“是因为魔门有很多妖魔鬼怪?”

    邹华生没忍住笑了一下,来到床边坐下:“说是妖魔鬼怪也没什么不对。其实魔门最厉害的不是道术阵禁,也不是什么妖魔鬼怪,而是造化万物之能。”

    苏婉儿脱鞋坐到床上问道:“什么是造化万物之能?”

    邹华生摇头晃脑的解释道:“造化万物,即以无生有,造化万生。比如你看到的那个神从,就是魔门造出来的新的生物。”

    苏婉儿有些迷茫的想了一下,随后惊异的睁大眼睛,惊呼出声:“怎么可能?!那么美丽的一个……一个生物,竟然是魔门造出来的。”

    邹华生说道:“这有什么不可能?若是魔门愿意,只需你一根头发,一根汗毛,就能造出万千个你,更别说那样一个生物了。”

    苏婉儿惊得捂住了嘴巴,过了好一会儿才结结巴巴的说道:“这不就是……这不就是……那个远古传说中的……那个什么。”

    邹华生淡淡说道:“齐天大圣。”

    苏婉儿说道:“对,就是齐天大圣孙悟空。魔门若真这么厉害,岂不是早就可以统一通玄界了吗?”

    邹华生说道:“理论上来说,确实是这样。”

    苏婉儿问:“理论上?什么意思?”

    邹华生摊手:“魔门到现在还没统一通玄界。”

    苏婉儿一愣:“是啊,为什么?”

    邹华生说道:“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造出来的生物实力低微,另一方面资源不够。如果魔门像五大宗门那样占据大陆众多灵矿,或许现在早已经统一通玄界了。”

    门口响起铃铛的声音,邹华生起身来到门口开门,门外站着一个黑衣人,邹华生接过黑衣人带来的一瓶药水,关上门来到床边,把药水递给苏婉儿说道:“帮我抹一下。”

    苏婉儿接过药水,邹华生转身脱掉上衣坐在床边,苏婉儿拧开瓶盖给邹华生抹药水,问道:“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邹华生痛嘶一声,说道:“这在魔门本来就不是什么秘密,而且我现在也在学习造化万生之术,所以就了解得深一些。”

    苏婉儿问:“那你是不是也像孙悟空一样可以拔一根汗毛就能变出很多的人了?”

    邹华生说道:“没有那么夸张,其实造化之术,没有这么复杂,比如炼体期的修士,就是要对自己的身体进行一场再造化。只是修士炼体,终究只是笼统的将灵力强塞入基因组中,不如真正的造化之术,可以移改基因,形成新的物种。”

    苏婉儿抹了药水,邹华生穿上衣服转过身来,苏婉儿问道:“婉儿可以看看造化之术造出来的生物吗?”

    邹华生尴尬道:“那个……我才刚开始学习造化之术,还没有造出来新的生物。”

    苏婉儿失望的说道:“好吧。”

    邹华生说道:“不过我可以带你去别的地方。”

    苏婉儿问:“什么地方?”

    邹华生神秘的说道:“现在不告诉你,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苏婉儿撒娇:“不嘛,我就要现在知道。”

    邹华生说道:“在这个岛上有很多的实验室,里面有很多通过造化之术造出来的生物,我可以带你去看。”

    苏婉儿高兴的喊到:“真的吗?什么时候去?现在可以去吗?”

    邹华生问:“你的眼睛现在恢复了吗?”

    苏婉儿一愣,说道:“还没有,眼前有一大片黑影。”

    邹华生说道:“那就是了。等你的眼睛恢复了,我再带你去。”

    苏婉儿有些不高兴的说道:“好吧。”

    邹华生说道:“别不高兴了,我答应你,明天早上就带你去实验室。”

    苏婉儿说道:“我知道了,谢谢生哥哥。”

    邹华生站起来说道:“时间不早了,早点睡吧,让眼睛多休息。否则如果明天早上眼睛还没恢复,我也不能带你去实验室。”

    苏婉儿说道:“嗯,婉儿知道了。”

    邹华生摆手说道:“晚安。”

    苏婉儿也摆了摆手:“晚安。”

    邹华生从卧室出来,回到自己的卧室,躺在床上看着上方眼前的两块大黑斑,深吸一口气,翻了个身,侧躺着闭上眼睛睡觉。

    邹华生一觉醒来,眼前的黑斑已经消失,抬头看一眼卧室墙上的时间阵禁,显示的时间为早上五点。

    邹华生从床上坐起来,从床头拿了一本书,又拿出一块蓝白色的灵晶,使用灵力激活灵晶,灵晶释放出柔和的光芒和稀薄的灵力辐射,卧室顶部镶嵌的发光石的亮度瞬间提升了好几倍。

    邹华生把灵晶放到一个圆形的双层托盘上,一只手旋转着上面一层的托盘,调整着灵晶的辐射强度,卧室的亮度也在缓慢下降到一个舒适的程度。

    邹华生坐到床上看书,时间到了早上七点,邹华生收起书,把灵晶从托盘上拿下来,卧室瞬间变暗。

    邹华生下床穿好衣服,从卧室出来,乘坐传送室来到一个大厅,大厅里面摆满了各种笼子和玻璃箱子,笼子或者是箱子里面是各种失败的生物实验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