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二十九章
    时间在迅速流逝,两年年时间眨眼而过,这两年时间中,邹华生多次带苏婉儿去凡俗世界游玩,苏婉儿自体验到在凡俗世界莫大的权力与财富之后,就迷上了凡俗世界的生活。

    后来邹华生因为要研究基因和修炼没时间,干脆一个人经常去凡俗世界游玩,使得邹华生经常批评她,一来二去的两人的感情就慢慢的淡了。

    这天邹华生从实验室回来,看到苏婉儿乘着那条四米多长的龙正要出去,邹华生批评她:“一天天的只知道玩耍享受,不思修炼,成何体统?”

    苏婉儿不高兴的反驳:“岛上无聊嘛,你又不陪我玩,我只能一个人去玩了。况且我也没有耽误修炼,现在我的修为已经到结丹大圆满了,随时都可以化丹灌体。”

    邹华生生气的说道:“化丹灌体?你都不曾修习道理,何以化丹灌体?”

    苏婉儿说道:“谁说我没有修习道理?我每天都有修习道理,现在我完全可以化丹灌体。”

    邹华生说道:“好。如今我来考一考你,看你道理修习如何。”

    苏婉儿说道:“你凭什么考我?”

    邹华生说道:“因为你是我带过来的!”

    苏婉儿驱使身下的龙向前走去,说道:“那从现在开始,我们不再有任何关系。”

    邹华生冲着苏婉儿大声喊道:“苏婉儿!”

    苏婉儿没有理他,径直向前走去,那条龙的身体慢慢的变大,缓缓的漂浮起来没入上方的水层中。

    邹华生看着苏婉儿消失,突然有些后悔带她来这里,如果当初放她回宗门或许还有希望,但是她在这里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这不是邹华生想要看到的。

    邹华生回到宿舍躺在床上,睁大眼睛看着上方,不知道在想什么。

    第二天早上,邹华生从床上起来,去餐食区吃了饭,来到实验室找到黑馗,要求他在公众实验室给自己安排一个工作。

    黑馗很爽快的答应了邹华生的要求,把邹华生安排到他的实验室里面,每天随着大家一起研究基因。

    邹华生现在的这个实验室研究的是鸟人,项目名字叫作战兵,意思就是作战的士兵。

    很显然,根据名字就能了解到,魔门研究这一类生物就是要用到战场上的,这个项目一旦研究成功,整个通玄界估计都会面临一场前所未有的灾劫。

    不过邹华生倒是对此抱持乐观的态度,因为魔门统治通玄界在他看来未必是坏事,甚至还有点小小的期待。

    这天邹华生正在一个平台上操作设备做数据分析,一个人从外面经过,看到邹华生还在忙,打了个招呼说道:“休息一下,该吃饭了。”

    邹华生抬头说道:“哦,知道了。你先去吧,我还要等一下。”

    那个人走远,邹华生继续忙着自己的工作,过了一会数据分析出来,邹华生在一个本子上誊抄数据,合上笔记本,把平台简单的整理了一下,拿着笔记本出去。

    邹华生从实验室出来,在消毒室脱了防护服,实验室的门再次打开,一个人从实验室出来,看到邹华生打招呼:“晚上好啊。”

    邹华生打招呼:“晚上好。”

    那个人摘下防护面罩,是一个高挑的女子,看年龄只有十七八岁,相貌还算好看,就是声音有些偏男性。

    那个人问邹华生:“听他们说你今年才十五岁,真的假的?”

    邹华生说道:“年龄只是一个没有意义的数字,你不也是十七岁就来到这里了吗?”

    那个女子说道:“你这话听着怎么那么想揍你呢?”

    邹华生赔笑:“嘿嘿,梓墨姐这么漂亮,肯定是不舍得揍我的。”

    梓墨利落的脱掉防护服,把防护服丢进专门的回收箱,来到邹华生面前敲了一下他的头:“就会油嘴滑舌,平时没少哄女孩子开心吧?”

    邹华生嘻嘻笑着:“实不相瞒,梓墨姐你是第一个。”

    “看在你的嘴这么甜的份上,给你个机会,让你请本小姐吃饭。”梓墨说着话,打开消毒室的门说道:“走吧,一起。”

    邹华生和梓墨一起出去,梓墨问道:“你是什么时候被选试进来的?”

    邹华生说道:“我不是被选试进来的,而是被黑魔强行抓进来的。”

    梓墨疑惑的问道:“黑魔?”

    邹华生说道:“就是黑馗,你们叫他神父。”

    梓墨突然站住,双手合抱于胸前,闭着眼睛嘴里念念有词。邹华生见她这样,也停下来看着她。

    过了一会儿,梓墨睁开眼睛,对邹华生说道:“千万不要再这么说神父了,会不让你去太阳神国的。快点祈请神父恕罪。”

    邹华生有些无奈的双手合抱胸前,同时口中念念有词,梓墨见他这样,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们两个人经过一个石室的时候,通过石室敞开的门看到里面坐着十多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个中年男人正站在前面的黑板上写着什么。

    梓墨扭头看了一眼石室中的情景,有些感慨的说道:“真怀念当初学习的日子。”

    邹华生说道:“梓墨姐是十二岁来的吧?”

    梓墨说道:“确切地说,是十三岁。我是直接跳过了两年义务教育,然后又跳过一年的基础教育。”

    邹华生竖起大拇指:“梓墨姐真厉害。能来这里本就已经是万里挑一的人才,梓墨姐真牛!”

    梓墨被他说得有些不好意思:“就会拍马屁。哪有什么万里挑一,据我所知,太阳领地这几年一直在降低选试招收的标准,扩大招收规模,准备开发更多的岛屿。”

    他们来到传送室门口,邹华生按了一下旁边的按钮:“这几年确实一直在降低招收的标准。太阳神域真好,每个人都有机会追求大道,不像在宗门。”

    传送室的石门打开,两个人进入传送室,梓墨不屑的说道:“宗门那些守旧的人,早晚是要被我们淘汰掉的。我们虽然不能修炼,但是我们能造出比他们修炼一百年还要厉害的生物战兵。”

    邹华生说道:“其实,我听说有一种丹药,吃了可以让人修炼。”

    传送室停下,梓墨率先出去:“你是说启灵丹吧?我也听说过这玩意,据说这玩意儿弊大于利,即便是有我也不敢吃。”

    邹华生和梓墨两个人边说着话,一起打了饭,来到一个桌子旁边相对而坐,梓墨问道:“听说你以前是在宗门修炼的,如果将来太阳神域和宗门开战,你会站在哪边?”

    邹华生说道:“当然是太阳神这边了。以我的眼光来看,太阳神如果能统一通玄界,可以给所有人带来福祉。”

    梓墨说道:“小弟弟,姐姐可以拜托你件事吗?”

    邹华生说:“什么事?”

    “姐姐来岛上四年了,从来没回去看望过一次家人。在岛上的人除非神父特批去执行任务,否则不准离岛。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可以自由来去,所以姐姐想拜托你,你什么时候去俗世的时候,能不能帮姐姐看望一下我的爸爸妈妈?”

    邹华生一口应下:“这算什么事情,没问题。”

    他们两个人吃过饭便分开了,梓墨回到她在岛上的住处,邹华生回了水下空间,回到自己的卧室睡觉。

    时间继续流逝,三年时间匆匆而过,邹华生十九岁,此时已是炼体期后期即将大圆满。

    其实按照通玄界原本的修炼速度来说,炼体期初期到大圆满至少也要五十年时间,可是他不知道为什么,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面就炼体期大成,这让他感觉到一丝不安。

    邹华生正在一个很大的屏幕前忙碌着,黑馗从他身后过来问道:“怎么样了?”

    邹华生说道:“战将级生物兵器始终无法成功,目前来看,现行的方案根本行不通,只能另想办法。”

    黑馗说道:“这么久了,能想到的方法都试过了。”

    邹华生说道:“除非可以直接将化神级的灵识植入战将大脑,否则无法完美驱动这么强大而又精密的身体,稍有不慎,就有可能因灵力失衡而自爆。”

    黑馗说道:“灵识方面,其实也不是不能解决。只是……”

    “只是什么?”邹华生下意识的问了一句,扭头看向黑馗,只见到面前一把大手突然释放出炫目的白光,邹华生瞬间失去了意识。

    黑馗看着倒地的邹华生,缓缓说道:“只是需要委屈你了。”

    有两个人上来把邹华生抬下去,黑馗跟着一起来到一个实验室里面,实验室中放着两个两米高的容器,一个容器里面装满了液体,一个鸟人漂浮在液体中,另一个容器目前是空的。

    那两个人打开空的容器,把邹华生的防护服和衣服都扒光,从防护服里面撒出来一些青色的粉末,那是组成宏渺剑的纳米机械。

    黑馗一挥手将所有的纳米机械都收了起来,那两个人把邹华生放到容器里面,给他戴上氧气面罩,在他的颈动脉和颈静脉插入一些连接着橡胶管的针头,然后关上容器,容器里面慢慢地涌出一些液体,邹华生在不断增多的液体中渐渐飘了起来。

    那两个人带着邹华生的防护服和衣服下去,黑馗看着邹华生,抬起一只手,掌心托着一个白色的光团,那是剑祖的灵识。黑馗的手掌向前一抛,光团射入邹华生的额头,邹华生的表情突然变得狰狞,黑馗拿出一个平板在上面操作了两下,抬头看着邹华生,脸上露出满意的表情。

    “枉你剑祖算计一世,可曾算到你还能有今天?”黑馗欣赏着邹华生因痛苦而变得狰狞的表情,声音悠悠,语气中流露出满满的得意与舒爽。

    “你算计一生,又得到了什么?”实验室内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黑馗听到这个声音,猛地一惊,大声叫了一声:“谁?!”

    黑馗猛地扭头四处查看,却什么也没看到,大声说道:“贱人,我知道是你,给我出来!”

    四周还没动静,黑馗大声说道:“你死了这么久了,还不消停吗?枉你算天算地,死了就是死了,你还要算计什么?”

    “即便是你活着,又算记了些什么?”那个声音再次想起,黑馗这次锁定了声音来源,立刻将刚刚收起来的那捧纳米机械甩出来,纳米机械落地形成了剑祖的样子。

    “剑祖”悠悠的说到:“我倒是高看你了,原本以为,你得了科技,会尽快统一通玄界,却不曾想二十年过去,你仍旧龟缩在这一亩三分地。”

    黑馗看到纳米机械形成的剑祖,反倒淡定了许多:“我道是谁,原来是你阴魂不散。死了二十多年还不消停,现在出来又是做什么?”

    “剑祖”说道:“自然是为了我要做的事情。因宏渺剑容量有限,我无法储存太多的灵识,可能无法回答你更多问题。目前还是先做了要做的事情再说其他。”

    黑馗的脸色突然巨变,猛地扭头去看邹华生,只见他的头上飘着一团蓝白色的光,那是邹华生和剑祖融合后的灵识。

    “贱人你做什么?快给我住手!”黑馗大声的吼道,想要阻止“剑祖”做一些什么,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道什么时候动不了了。

    那一团融合后的灵识飘向鸟人,黑馗见状立刻着急吼道:“贱人!你给我住手!你要做什么?你他妈死了这么久了还不肯消停吗?这是我的地盘,你竟然使用我的阵禁囚困我,你他妈的放开我!”

    “剑祖”缓缓说道:“有时候,死亡并不是结束。”

    黑馗大声吼道:“放屁!死亡就代表着结束,就代表着所有的一切都已经没用了。你已经死了!该结束了,给我他妈的住手!!!”

    那团灵识在黑馗的吼声中融入鸟人的眉心,随后鸟人睁开眼睛,一阵强大的灵力波动瞬间扩散,实验室中除了那个平板之外,其余所有的一切都瞬间粉碎。

    鸟人来到黑馗面前,扭头看了一眼“剑祖”,那个“剑祖”瞬间变成一捧粉末落到地上,一个白色的光团出现飘向鸟人,融入鸟人的眉心中。

    鸟人闭上眼睛,过了一会儿睁开眼睛看着黑馗说道:“我当年为了躲过你的搜魂,特意剥离自己的灵识,将一部分记忆承载于宏渺剑中,为的就是要拿回我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