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光与暗系列之科技复兴 > 正文 第三十三章
    贝灵瑶问道:“你分配住处了吗?如果没分配住处可以和师姐我一起住,我那里现在只有我一个人,无聊死了。”

    奎安说道:“还没有。”

    贝灵瑶说道:“那好,等你下午下了课我带你去我的院舍。”

    奎安说道:“好。”

    奎安吃过饭,那个师兄又带着她来到传道室,蔡云涛和其他三个孩子等在传道室,待奎安坐下,蔡云涛开始教授她们习字。

    到了傍晚时分,蔡云涛让一个师兄带着奎安到斋房吃饭,奎安没有见到上午的那个女孩。

    奎安吃过饭后,师兄带着奎安来到后山的院舍区,来到一个大的院子里面,进入办公的房间,看到有一个人正靠在椅子上睡觉。带奎安进来的师兄说道:“白师弟,有一个新入门弟子给你安排。”

    白师弟睁开眼睛看他们两个,愣了两秒才坐起来说道:“哦,我知道了。”

    师兄转身离开,对奎安说了一声:“你留在这里。”

    白师兄站起来,整理了一下思绪,脸上露出笑容:“小妹妹跟我来。”

    奎安跟着白师兄出了院子,来到一个院舍门口,白师兄说道:“今后你就在这个院舍,你刚来这里,不要到处走动,免得迷路找不回来。”

    白师兄拿出一个石灰块说道:“每个院舍都没什么差别,鉴于你是新来的不识字,你可以在门口的号牌上做个记号,以后可以轻易找到你所在的院舍。”

    奎安接过石灰块,有些懵懂,不知道要怎么做。白师兄把奎安抱起来,让她面对着门口的一个写着数字的牌子说道:“在上面画一些你喜欢的东西。”

    奎安听话的拿着石灰块在牌子上画了一只兔子,白师兄把奎安放下说道:“这是你画的兔子,以后记住这个,你就住在这里。”

    白师兄进入院舍,奎安跟着白师兄一起来到院舍,白师兄对奎安说道:“你今后就入住此院,明日早起不要乱跑,会有专门的师弟接你去斋房用斋。稍后会有人给你送来被褥道袍,教你整理内务。”

    奎安说道:“谢谢白师兄。”

    白师兄见奎安如此懂事,笑了一下说道:“你先在此稍作等待,师兄我先去忙别的事情了。”

    奎安看白师兄出了院门,打量了一下这个小院子,整个院子的面积不大,只有一个正房和厨房,连同房屋一块算在内也就只有四十平米左右,院墙也不高,只有两米左右,在院子一边靠近卧室有一个石桌和两个镂空石椅,石桌上摆着一个影晷。

    奎安转身进了屋子,看到屋子里面只有一张单人床,床上空荡荡的,靠墙放着一个落地灯,床头位置放着一个简朴的衣柜,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奎安来到院子里,进去厨房,发现有一个灶台,一口锅,一个不大的水缸,一个水桶,一个木盆和一些木材。

    有人从外面进来院子说道:“501院舍新来的弟子,出来一下。”

    奎安来到院中,看到一个十五六岁的师姐抱着被褥站在院子里面,奎安说道:“师姐好,我是新来的弟子。”

    那个师姐对奎安说道:“嗯,我们先进屋。”

    师姐来到卧室,把被褥放到床上打开,拿出卷在被褥里面的两套衣服给奎安:“这是给你的道袍,平时授道习练皆可穿着道袍,脏了自己洗,出了门直走有一条小溪可以打水,若是破了,可拿着破旧的道袍,去院舍管理处换新道袍。”

    师姐嘱咐奎安一些宗门的生活事项,帮奎安把被褥铺好,教她怎么整理内务,叮嘱她在宗门的注意事项。

    奎安从头到尾都在认真的学习,表现的也很有礼貌,这让师姐对她很有好感,叮嘱也就更仔细了一些,结合自身刚来宗门时的情况,告诉奎安在宗门遇到事情怎么处理,应该做什么等等。

    师姐走后,奎安来到厨房,拿起木桶出门一直向前走,刚出院舍区域就看到一条小溪,奎安打了小半桶水费力的提着走回去,结果走了好久,一直从院舍区域的一边到另一边都没找到自己画的那只兔子。

    奎安沮丧的蹲在地上,眼圈泛红,却强制不让自己哭出来。这时从宫殿里面出来一个师兄,看到奎安蹲在水桶旁,向这边走了几步,借着月光认出了奎安:“你不是今日新来的弟子吗?如何在此?”

    奎安抬头看去,认出他是今天见过的白师兄,带着重重的鼻音说道:“白师兄,我出来打水洗漱,找不到那个兔子了。”

    白师兄过来提起木桶:“我带你回去吧。”

    奎安站起来说道:“谢谢白师兄。”

    白师兄笑着揉了揉奎安的头:“小姑娘真乖。不必客气,走吧。”

    奎安跟着白师兄回到自己的院舍,白师兄把水桶放下说道:“早点洗漱休息,明早还要早起,以后再迷路了可以找同门师兄问路,不要一个人蹲在那里哭了。”

    奎安说道:“奎安知道了,谢谢师兄。”

    白师兄走后,奎安来到厨房,把锅和木盆简单的洗了一下,找到火镰生火烧水,简单的洗漱过后就睡了。

    第二天清晨,奎安早早的起床,来到院子里面,抬头看看仍未大亮的天空,出来院子左右看看,发现两边都有很多的院舍,每四个院舍连成一排,每一排院舍前后左右相隔两米左右,形成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路。

    奎安来到厨房提起木桶,从院舍出来,来到一个路口,扭头看了一下院舍门口牌子上昨晚画的小兔子,顺着路直着向小溪的方向走去。

    在走出院舍区域的时候,奎安在那条路的尽头找了一些石块和土块,在靠墙角的位置摆了一个图形作为标记,然后才来到小溪边打水。

    奎安打水回来,找到标记的那条路回去,回到院舍的时候已经累得满头大汗。

    奎安生火烧水,待水温差不多了就撤了火,先把木盆拿到卧室,然后把热水舀到木桶里面,提到卧室把水倒入木盆里面,脱掉衣服坐到木盆里面洗澡,然后用洗澡的水洗衣服。

    奎安的一系列行为非常的熟练,熟练的让人心疼,不知道一个六岁的孩子,在家里面到底要受了多少磨难和刁难,才会显得如此早熟,可以一个人处理好自己几乎所有的事情。

    奎安换上道袍,把脏水拖出卧室,来到院舍的角落,把脏水倒进院舍角落的一个直径二十厘米左右的井眼中。

    这个井眼并不能打水,也不是特别深,在俗世的时候每家每户都有一个,是专门用来倒脏水的渗水井。

    奎安把水桶和木盆放到厨房里面,把衣服晾挂起来,来到院舍门口,看着左右诸多的院舍,想要到处走走看看,但是又不敢,害怕会像昨晚那样迷路,就又回到小院里面坐下,看着桌子上的影晷发呆。

    随着时间的流逝,太阳从东方升起来,外面渐渐的热闹,有人起床洗漱说话,从自己的院舍出来离去,奎安来到院舍门口看着经过的人,有人也好奇的看着奎安。

    有一个声音说道:“你就是501院舍昨天新来的弟子吧?”

    奎安扭头看去,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站在旁边跟她说话。

    奎安说道:“师兄你好,我叫奎安,是昨天新来的。”

    师兄笑了,遇到一个乖巧礼貌的小妹妹,没人会不开心:“小妹妹你好,今天由我带着你先熟悉一下去斋房和传道室的路线。”

    奎安说道:“谢谢师兄。”

    师兄说道:“带上课本,带你去吃饭。”

    奎安转身回卧室拿了课本,跟着师兄来到斋房,吃过饭后被师兄带着来到传道室。

    蔡云涛正坐在传道室的讲台上看书,奎安来到一个空位坐下,把课本放到书桌上,抬头看蔡云涛,见他拿着一本书看,又扭头看看其他人,师兄师姐们都在低头翻看着自己面前的书本。

    奎安也打开自己的课本,随意的翻看了一下,很多字自己都还不懂,更别说能看懂什么意思了。

    奎安找到自己昨天学过的一些字小声地念了出来,声音很小,但是在这安静的传道室里面却跟清楚,奎安吓得立刻闭上了嘴,默念那些字。

    蔡云涛诧异的扭头看了一眼奎安,在他看来,一个六岁的小孩子,能记住他昨天教的字,并且来到传道室不调皮捣乱就已经很不错了,会主动复习昨天学过的内容的,奎安绝对是他见过的第一个,也可能是最后一个。

    外面钟声响起,蔡云涛坐正放下书,开始了新一天的讲道。

    下课了以后,蔡云涛把奎安和其他三个孩子留下补课,一直到了中午的饭点才宣布下课,让一个师兄带着奎安去斋房吃饭。

    奎安吃过饭继续上课补课,没什么可说的,新入门的弟子基本上都是这么一套流程,即便在俗世的时候是将相王侯之子,进入宗门也不会被区别对待。

    当然,也不是没有被区别对待的,但那也都是宗门长辈的子嗣。

    一个星期后,奎安极快的学习进度让蔡云涛都有些惊讶,小孩子的记忆力本就很好,即使贪玩走神,也能很快记住不少的字,可是奎安相对于其他的孩子来说,进步的速度更加的快,这全在于她成熟沉稳的性格,更准确一点来说是有些内向的性格。

    很多患有自闭的孩子都会在一些特别的领域更加出众,这是因为他们的大脑思考的事情很少,所以可以有更多的大脑资源思考一些事情。这就好像是一台配置不怎么好的计算机,只运行一个数模运算的程序和同时运行大型数模运算、PS、绘声绘影、QQ一样的差别。

    内向、自闭,或许会是一个人的缺点,但是有时候利用好了,缺点也可以变成优点。

    三年后,奎安很轻松的通过了内门测验,并且学习进度也突飞猛进,此时她正在一个传道室里面听道,整个传道室只有她一个年龄是在十岁以下的,其他的都是十一二岁的小孩。

    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师兄正在传道台上讲道:“电控一共有三个极点,分别是输入极,控制极和输出极。电控的输入极输入高电平,控制极以很小的电平就可以控制输出极的通断及电流大小,电控主要是用在需要提升电平和电流的地方。

    大家要注意,电控与电推不同,电推只能提高电平,提高电平的同时电流也会提升,这是因为电控本身就有高电平大电流输入,所以可以使用极低的电平和电流,控制输出极的电流输出的高低和大小。”(电控=三极管,电推=变压器,电平=电压。别奇怪,一个在陨落的文明余晖中成立起来的修真文明,一些专业词汇有变化很正常。)

    奎安举手,传道师兄停止讲道,让奎安说话。奎安站起来问道:“电控既然有比电推更好的属性,那么电推在阵法中岂不就是多余的?”

    传道师兄回答:“电控和电推属于两个不同的阵禁结构,电控只能控制已有的电平高低,但是电推可以使现有的电平更高,他们的属性不同,用途也不同。”

    奎安说道:“我明白了。谢谢师兄。”

    奎安坐下,传道师兄继续讲道,时间迅速流逝,两年后,奎安十一岁。

    奎安刚从斋房吃过饭来到传道室,因为时间尚早,传道室里面没有几个人,奎安来到一个课桌后面坐下,她面前的课桌边上贴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喜欢就要当面说出来,不要偷拿个人物品,若被发现,会使本人更加厌恶。”

    这张纸条是奎安写好贴上去的,因为前段时间她的物品总是莫名其妙的丢失,后来查清楚是被一些喜欢她的男孩子偷去收藏了,这才会有这么一张纸条。

    奎安拿出课本看了起来,右手中拿着一支铅笔,铅笔表面刻印着一个小型的阵禁,奎安看着书的时候手上同时释放出微弱的灵力,阵禁将灵力转换成高频高压的电流,不断的有蓝色的电弧在铅笔的顶端闪烁跳跃,发出一阵轻微的电流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