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我真的只想薅时间啊 > 正文 第七十八章 我又不是没杀过!
    “叶秋,你的赌注。”

    谢自诚走了过来,见到叶秋那乌云密布的愁脸后,不禁诧异道:“怎么,赢钱了还不高兴?”

    反正他是很高兴的,毕竟亲眼见到周杨中级时间遗种砸死,不仅折了刘哲峰的一员大将,还将刘哲峰的计划破坏,简直是一举两得。

    叶秋顿了顿后,道:“阿诚,我能上去挑战吗?”

    什么?

    谢自诚仿佛听错了一般,诧异道:“你疯了吧,那可是中级时间遗种。”

    “我当然知道。”叶秋点头道:“中级时间遗种,我又不是没杀过,不是很强。”

    不是很强?

    这话把谢自诚给听懵了,难道叶秋没见到周杨的下场吗?

    周杨穿着一套五十斤重的钢甲,最后也都砸得面目全非,到现在都还留在场上。

    叶秋,怎么敢说这话?

    “叶秋,我知道你厉害,但这是中级时间遗种,用冷兵器是不可能战胜的。”谢自诚提醒道。

    “那可未必。”

    叶秋摇了摇头,脸上却是一脸坚毅。

    他刚上场,其实是有几分底气的。

    论体质,他这身板在周杨面前就跟小孩子似的,但他并不能看表面,若要真对比一下的话,他的体质比周杨还要恐怖得多。

    第二,周杨那一套钢甲严重限制了行动力,所以才被乱拳砸死,他绝对不会走周杨的后路。

    第三,他所说的杀过中级时间遗种也是真事,虽然不是他一个人独自完成的,但也有这块的经验。

    第四,这只中级时间遗种比他曾经猎杀过的要弱。

    第五,除了过人的体质以及感知外,他还有拥有时能,他估计自己至少有60%的胜算,如果再有一把趁手的武器,胜算或许能够提到70%。

    当然,这五点都不是叶秋的王牌。

    “叶秋,你是认真的?”谢自诚还是难以置信地看着叶秋。

    “当然。”

    叶秋装作镇定地说:“刘哲峰想要立威,现在折了一员,那我们为什么不趁热打铁?我要是成功了,彼竭我盈,这对与你来说将会是大大的优势。”

    谢自诚当然知道,原本他就在招揽一些高手,只不过那些人还在犹豫当中,就因为他麾下除了阿雷以外,没有拿得出手的角色。

    可如果叶秋当众赢得这一场中级遗种拳赛,那么那些人估计就不会再犹豫,投入他的麾下。

    可这前提,得是叶秋能够成功击杀这一只时间遗种。

    这风险,实在太大了。

    “放心,我是什么性格你应该最清楚,我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的,不过……”叶秋郑重道。

    “不过什么?”谢自诚下意识地问。

    叶秋没有直说,而是反问道:“你这有多少资金?”

    “我能动用的大概有七十年泰姆。”谢自诚不明白叶秋为什么突然问起来,只是小声地回答:“最近招了不少人组成探索小队抓遗种,还得给死去的弟兄安家费……”

    在旧世界里,即便资产上亿的公司,流动资金估计也不会多。

    谢自诚虽然是毒蝎会的总经理,但他手底下有不少小弟要养,能够拿出七十年泰姆也已经不错了。

    “七十年?”

    叶秋心中计算了一下,笑道:“那花七十年泰姆造一次势,你觉得值么?”

    “那绝对值!”

    谢自诚想也不想地回答。

    七十年泰姆对于他来说真的不多,如果能够招到更多的手下,解决掉刘哲峰这个隐患,那就算是七百年他也得凑出来。

    可如果这次失败,那么他要失去的是全部!

    “那行,只要给我七十年泰姆,我就帮你打赢这一场仗。”叶秋信誓旦旦地说:“不过你得帮我一个小忙,不然我还真有点棘手。”

    “什么忙?”谢自诚问道。

    “我要一把好刀,起码能破开这中级时间遗种防御的那种。”叶秋说道。

    他虽然有一把打印出来的唐刀,质量虽然过得去,但仅限于砍人,砍初级的时间遗种。

    眼下已经没有时间给他打印新的刀了,只能求助于谢自诚。

    “刀?”

    谢自诚眉头轻挑,道:“我倒是有一把不错的大马士革短刀,可是……”

    他担心的不是这些,而是叶秋的性命。

    “应该够了。”

    叶秋看了那只在场中徘徊的中级时间遗种一眼,大马士革的名气他早就有所耳闻了,斩杀这一只中级时间遗种不成问题。

    谢自诚深深地与叶秋对视了一眼,看到后者眼中闪烁着的精芒,以及自己周边那全副武装的手下后,心中倒是做出了一个决定。

    那就让叶秋试试吧!

    “那你等我一下。”

    谢自诚说着,便朝着电梯走去。

    不一会儿,他就带着那一把大马士革短刀回来了。

    当叶秋拿起这一把大马士革短刀看了一眼后,就知道这把刀的不凡,应该是出自名家之手,杀一只中级时间遗种,应该是够了。

    这时,谢自诚抓住叶秋的手腕,道:“我这流动资金也不是很多,只有七十年。”

    说话间,叶秋就感受到有巨量的泰姆,转入自己的时间表中。

    七十年!

    虽然不知道叶秋是要做些什么,但谢自诚却突然感受到叶秋整个人上下散发出的自信。

    或许他这个兄弟,真的能创造奇迹也说不定!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他可就出名了,到时候还怕人手不够?

    要知道,现在已经演变成了强者为尊的世界,大家都喜欢和强者混,这一战要是胜了,足以将他弱势扭转回来。

    “谢了。”

    叶秋淡然一笑,拍了拍谢自诚的肩膀道:“十分钟后,我就可以上场,我不敢说有百分之报的把握,但90%是有的!”

    “好!”

    谢自诚深深地看了叶秋一眼后,旋即走到阿雷旁边,小声嘱咐道:“接下来让兄弟们给我提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如果见到情况不对,就把那只中级时间遗种给我乱枪打死!”

    “老大,真的要这么玩吗?如果出了问题,损失会很大!”阿雷皱眉道。

    如果叶秋失败,那么谢自诚将损失一个兄弟,七十年泰姆,以及那花了这么久养起来的信誉。

    而且,还会助涨刘哲峰一方的士气。

    到最后,他们可能会血本无归!

    “没事,我了解叶秋。”谢自诚道:“吩咐下去,这一场列为表演赛,不进行任何押注。”

    表演赛,这样叶秋要是出了事情,他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下令将其中级时间遗种给射杀,这样不会有人乱嚼舌根了。

    阿雷这才放下心来,然后才把谢自诚的命令吩咐下去。

    这一幕尽数落在刘哲峰的眼中,这一伙人都感到非常诧异。

    “谢自诚这么久了什么也不干,就拿了一把刀给那叶秋,是想做什么?”刘哲峰眉头紧锁,有点看不透谢自诚的做法。

    “那叶秋的身手很厉害,当时咱们的弟兄都被他一招放倒,连我们都被他逼得连枪都拔不出来,难道这叶秋想上场和那只中级时间遗种练练?”一名手下诧异道。

    刘哲峰一听,下意识地说:“你觉得谢自诚会这么傻?”

    可当他叶秋走下看台,来到玻璃六角笼门口的时候,这话他恨不得塞回喉咙里。

    看叶秋这样子,似乎是真的要上场!

    “老大,谢自诚放话了,接下来是一场表演赛。”

    “那个叶秋要和中级时间遗种交手!”

    “这谢自诚真是太他妈狠了,把自己兄弟都招呼上去,这不是让他去送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