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重生贵女世子妃 > 正文 第六章
    回到灵犀阁,只见芙蓉一脸担忧地朝她走来;‘四小姐,你可回来了,奴婢可担心你了’天知道芙蓉心中有多怕裴元灵会在晚宴上出尽丑态,作为她的贴身丫鬟都替她感到丢人,可她却不得不做出为她着想的模样,大夫人吩咐过,只要得到裴元灵的信任,便可更顺利的帮她做事。

    裴元灵斜眼撇了一眼芙蓉,淡淡的说道;‘芙蓉,你去厨房吩咐一些,做碗莲子银耳羹端来’

    ‘是,四小姐’芙蓉恭敬行礼道。说完便离开了灵犀阁朝厨房方向而去。

    裴元灵进入房内,忍冬上前来,询问道;‘小姐,晚宴可还顺利’句句担心,字字发自真心肺腑。

    ‘我无事’裴元灵微微一笑,表示无事。

    ‘小姐,奴婢知晓你与二小姐姐妹情深,但奴婢还是有句话,想要提醒你,那二小姐与你交好,不过只是为了你身后的护国公府,她对你从未真心,还请小姐提防一下二小姐莫要被她害了才好’忍冬说完咚的一声跪倒在地,一字一句皆出自真心,无半分虚言。

    闻忍冬所言,裴元灵有些感动,将她搀扶起来;‘忍冬,我并未怪罪于你,你说的我会斟酌的’那一世忍冬也曾经提醒过她,要小心裴元秀,可她却嫌忍冬太罗嗦,将她赶出房门,还记得她离开的时候,眼中都是对她的担心。

    ‘小姐,奴婢自己起来便可,无需搀扶’忍冬一字一句地说道。有些不敢置信,以往她也说过同样的话,可小姐一句也听不进去,反而将她斥责了一番,未想到如今小姐竟然听了进去,她心里有些放下了心。

    裴元灵道;‘忍冬,府中都是大夫人在掌管,而裴元秀又是府中嫡出,在身份上远远压我一头,虽我是护国公府嫡亲外孙女,在府中吃穿住行,都与嫡女无益,可在外人眼中,我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庶出,大夫人掌中馈多年,有人脉,又有地位,大多数奴婢都对她马首是瞻,如今的我,羽翼未丰,还不足以与大夫人和裴元秀所抗衡,唯今之计,只能与她们周旋,忍冬,你可愿意帮我’一字一句皆出自真心,句句为有所隐瞒,对于忍冬,她是信任的。

    ‘奴婢愿为小姐肝脑涂地,在所不辞’忍冬恭敬行礼道。句句真心,句句珠玑。未有一句虚言。

    裴元灵搀扶起忍冬,道;‘日后无人之处,无需请此大礼。’

    ‘这,于理不合,虽小姐不在乎这些礼仪,但若传扬出府,那可是会坏小姐名誉的’忍冬一字一句地说道。她自知她身份只是小姐身边的二等丫鬟,不敢在小姐身边放肆。

    裴元灵望着忍冬,忍冬这丫头竟然是如此为她着想,可那名誉在她看来早已毁的差不多了,若她未猜错的话,那日与晚香玉大打出手,她那名声便也已经坏了。

    ‘忍冬,你在我心里不只是丫鬟那么简单,你和娘一样是我的亲人,我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的’裴元灵一字一句地说道。句句真心,字字珠玑。

    忍冬闻言,感激涕零;‘小姐,奴婢-----’

    ‘无需自称奴婢,只称名字即可’裴元灵望着忍冬,一字一句地说道。

    ‘是,忍冬记下了’忍冬恭敬行礼道。

    如今芙蓉端着莲子银耳羹进入房内;‘四小姐,奴婢将莲子银耳羹端来了,请你品尝’声音中虽恭敬有礼,但态度却显然无任何恭敬之态。

    ‘放下吧’裴元灵淡淡的说道。一眼也未落至芙蓉身上,只对一旁的忍冬,说道;‘忍冬,你最喜欢吃的便是莲子银耳羹,你来尝尝吧’

    芙蓉闻言,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看向忍冬。

    四小姐,让她端莲子银耳羹并非她自己吃,而是给忍冬吃。

    忍冬有些惊慌失措;‘这不太好吧,这是芙蓉姐姐给小姐端来的,忍冬怎敢吃’虽然她很喜欢吃莲子银耳羹,但她却不敢吃。

    芙蓉看了一眼忍冬心道‘算你识相’

    ‘忍冬,你不是最喜欢吃莲子银耳羹吗,因为你家中并不富裕,所以一直都没机会吃,如今有那么个好机会,你怎么能错过呢’裴元灵一字一句地说道。

    忍冬看了一眼裴元灵,心想;小姐,怎么会知道她喜欢吃莲子银耳羹呢,她应该从未于小姐说过吧。

    ‘小姐-----’

    ‘忍冬,我不会怪罪你的,你快吃些吧。’裴元灵一字一句地说道。

    忍冬再三决定,终于下定决心,道;‘好’

    ‘嗯’

    芙蓉恨得牙根都痒痒,恨不得将忍冬拖下去狠狠重则一顿,她一卑贱之躯,竟敢吃她亲自端的莲子银耳羹,可无奈在裴元灵面前,她不敢放肆。

    ‘芙蓉,从今往后,你便在院子里为花浇浇水吧,这屋子里的事情,都交给忍冬和清霜来处理’裴元灵吩咐道。

    落入芙蓉耳畔,却如晴天霹雳,一向她都是在四小姐房内处理一些事情的,为何一向对她信任有加的四小姐会对她说这番话。

    不由得抬眼看了一眼吃着莲子银耳羹的忍冬,定是这小贱蹄子搞的鬼,不然四小姐不会这么对她的。

    ‘四小姐,清霜,她只是三等丫鬟她哪儿有这个资格贴身伺候四小姐啊’芙蓉不赞同的说道。

    的确清霜只是灵犀阁的三等丫鬟,而她又仅仅只有十四岁,在威远侯府能贴身伺候小姐的,只能是一等丫鬟,而且必须要十六岁。

    ‘芙蓉,在灵犀阁谁做主’裴元灵勾唇轻笑,一字一句地说道。

    芙蓉低着头,如实回答道;‘自是四小姐’

    闻芙蓉所言,裴元灵摧残夺目的笑容;‘那你还多言什么,这里没你的事情了,下去吧。’

    ‘是,四小姐’芙蓉恭敬行礼道。

    说完便退出了房内。

    退出房门后的芙蓉心想,四小姐如今的变化是否要前往铃兰苑将这一切禀报大夫人呢。

    思前想后,最终下定决心,出了灵犀阁朝铃兰苑方向而去。。

    此刻的裴元灵并不知芙蓉会将今日之事禀报南宫晴霜,也并不知接下来会有什么灾难等待着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