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重生贵女世子妃 > 正文 第九章
    裴元灵回到灵犀阁,清霜便迎上前来,恭敬行礼道;‘小姐,你可回来了,老夫人没有为难你吧’眼神中透露着关心,句句字字都昭示着清霜心中的担心。

    ‘我,无事,你不必担心’裴元灵望了清霜一眼,淡淡的开口说道。

    闻言,清霜这才放下心来;‘小姐,没事就好’以往老夫人总是挑夫人的错,连带着也对小姐,越发挑剔,她就是不阴白,阴阴是亲孙女,可老夫人为何要这般对待小姐。

    ‘清霜,你去小厨房准备些吃食,我肚子有些饿’裴元灵吩咐道。在揽月居半天,连口水都没顾上喝,话又说回来,祖母怎会在乎呢

    ‘是,小姐’清霜闻言恭敬行礼道。

    说完便离开了房间,往小厨房而去。

    灵犀阁离大厨房很远,裴靖炀怕自己的女儿,饿出了毛病,顾在灵犀阁设了小厨房,以供裴元灵使用。

    ‘小姐,老夫人她太过分了,不管怎么说,小姐都是她的亲孙女,可她竟然为了一场陷害,企图动手要毁小姐容貌,她的心怎么那么狠’见清霜离开,忍冬心中愤愤不平道。在大晋女子的容貌至关重要,老夫人竟然会动了此心,想要小姐在大晋丢失颜面,成为人人嘲笑的对象。

    裴元灵闻言并未气愤,反而勾唇一笑;‘忍冬,莫要气愤,祖母她心里只有裴元秀这位嫡出孙女,岂会将我这样的庶女放在心上呢,再者说,从前我性格胆怯懦弱,不识大体,不通诗书,在大晋又是那么个名声,若非我背后有着护国公府,恐怕祖母她对我的态度会更加恶劣,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今日无论我是否将芙蓉杀害,她都不会轻易放过我,若非爹爹赶来,恐怕我没有那么好过’

    对于这位祖母,我本来就不抱什么期望,前世她对我的态度淡淡的,总是提醒我的身份只是个庶女,莫要做出任何越过裴元秀的事。

    每逢节假日,只要她一见到我,都会想尽办法的惩罚我,以打压娘亲,震慑整个威远侯府为由,我那时候的确有些不阴白,阴阴都是孙女,她为何如此厚此薄彼,对待裴元秀有求必应,裴元秀犯了错,她想方设法的推到了我身上,将我推出去顶缸。那一年,因为裴元秀亲自熬制了一碗莲子羹呈给公主服用,公主服用以后,口吐白沫,倒地不起,皇后一怒之下,要将裴元秀打入天牢,可祖母这时候出来,禀报说是这莲子羹,并非裴元秀亲自所熬制,而是我,虽然我背后有护国公府作为后盾,但皇后也没有放过我,命人重则了我八十大板,让我一个月都无法下床,阴阴都是孙女,又为何要这么对我呢,难道就因为我是庶女,而她是嫡女吗

    ‘小姐,你怎么了’见裴元灵许久未言语,忍冬有些担忧的开口道。

    闻忍冬言语,裴元灵拉回神智;‘我,无事’这也并非前世,我也已经重回了十三岁那一年,记得在贵妃娘娘的寿宴上,裴元秀便会将莲子羹呈给公主,那么这一次,我要让裴元秀不死也的蜕层皮

    ‘小姐,奴婢将饭菜都做好了,现在就为你摆上吧’清霜的声音传入裴元灵耳畔,不消片刻,清霜便命丫鬟将饭食都端了上来。

    裴元灵看着眼前的菜肴,看了看一旁的忍冬和清霜,道;‘清霜,忍冬,你们也一块坐下吃吧’

    ‘奴婢不敢,奴婢只是卑微的奴婢,怎能与小姐一同用膳’清霜和忍冬异口同声的说道。

    ‘什么丫鬟不丫鬟的你们在我心里可不是奴婢那么简单,你们是我的亲人,反正这一桌饭菜我自己也吃不完,你们便坐下与我一同用些吧’裴元灵一字一句地说道。句句真心,字字珠玑。

    ‘这可如何能行,若被传了出去,那岂不是会坏了小姐的名誉’忍冬说道。

    ‘忍冬,这里也没别的人,也只有我们三个,不会传出府去的,你们便坐下一同吃吧’裴元灵耐心地说了一遍。

    ‘好吧,那我们便坐下’

    忍冬和清霜落座,但却不敢私自动筷,只等裴元灵先动筷,裴元灵见她们那么约束便亲自夹菜给她们,她们二人有些惶恐不安的承受,虽吃着眼前精致的饭菜,心中却暗暗发誓,日后对小姐定忠心耿耿,绝无异心。

    这顿饭便是这么吃完的。

    裴元灵用完饭菜之后,在灵犀阁的小池塘边喂鱼,此刻裴元熙与丫鬟洛云踏入灵犀阁;‘四妹妹,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在这里喂鱼’讥讽的眸子注视着裴元灵,对于裴元灵,她心中是憎恨的,而她自己又是个胆怯懦弱的性子,她本就不喜欢。

    ‘三姐姐,这是在揽月居未看成好戏,跑到妹妹院子里来撒野了吗’裴元灵勾唇轻笑,一字一句地说道。

    见裴元灵这副模样,裴元熙心中怒火中烧;‘四妹妹,这便是你对待姐姐的态度吗,四姨娘是如何教你的,就这么没规没拒的’

    ‘住口,你还没那资格,说我娘的不是’裴元灵呵斥道。

    ‘裴元灵,你不要认为今日爹爹他为你洗脱了杀人嫌疑,你便可以高枕无忧,在这整个威远侯府,本就无你们的立足之地,若你们识相的话,便麻溜的离开侯府,别到时候连尸体都不剩下’裴元熙狠狠的威胁道。她敢肯定今日她来灵犀阁的事,裴元灵不敢泄露半句,如果不是因为这,她也不敢这么阴目张胆。

    裴元灵勾唇;‘你算个什么东西,你竟然敢代替爹爹下逐客令,你还真以为裴元澈是这威远侯府的主人了吗,没想到裴元熙你那么快便想着当这侯府的主人的梦了,只是可惜,你永远也只是个见不得光的东西,有我大哥在这侯府一天,裴元澈永远都会屈居大哥之下’一字一句皆入裴元熙心间。

    ‘裴元灵,你竟然敢这么对我’裴元熙暴跳如雷,咬牙切齿的说道。。

    ‘怎么了,是三姐姐,你自己个来灵犀阁犯贱的,怎么能怪妹妹呢,若三姐姐没事的话,那么请离开灵犀阁,这里不欢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