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心有万里星海 > 正文 第1章 重逢
    “16日上午9时10分左右,征途二号F遥十二运载火箭在西北发射中心点火起飞。火箭搭载了星海十二号载人飞船。3名航天员正式向太空出发!”

    电视屏幕上,央视某频道的播音员正在播放星海十二号载人飞船发射成功的消息,举国振奋。韩钰心站在发射中心指挥大厅的大屏幕前,难以平静,那些和同事们一起奋斗的日子历历在目。

    正当她沉浸在胜利的激动和喜悦时,突然有人拍向她的肩膀,她一回头,猛然间醒了。

    笑容还在嘴边,原来是一场梦。

    “心心。”黑暗中,母亲郭雅芳的声音低沉而急切。

    “怎么了,妈?”睁开朦胧的睡眼,韩钰心打开床头的灯,看清母亲的脸,不由得心一沉,刚才在梦中的兴奋劲儿也消失殆尽。

    “心心,你爸……心脏病犯了,被送去医院了。”郭雅芳哽咽道。

    韩钰心一惊,她早知道父亲心脏不好,一直叮嘱他按时吃药,没想到还是发病了。

    为了一个科研项目,父亲韩一诚在大西北已经几个月没回家了,韩钰心强忍着泪劝慰母亲,买了最近航班的机票,第一天一早和母亲一起去大西北。

    在母女俩焦急的等待中,韩一诚的学生杜强打来电话,说老师已经被抢救过来,脱离生命危险。韩钰心松了口气,也终于忍不住哭出来。

    90年代初,大学毕业的韩一诚只身来到大西北戈壁的发射中心,和他的老师一起负责一项保密的科研项目。在韩一诚眼里,航天发射就是他的全部。随着中国航天事业的发展,发射中心肩负的任务越来越繁重,往往是前一个还没结束,后一个又已经进场。为保证任务如期完成,他经常吃住在一线。

    戈壁的冬夜气温零下二、三十摄氏度,为解决技术难题,他与研制人员一起,在冰冷的测试厂房通宵达旦地工作。凭借忘我的工作精神,成功解决了一个又一个技术难题,连续三年春节都是在试验一线度过的,没能回家看望年迈的父母和妻子女儿。

    后来,韩一诚被调回京城的研究所,也是常常加班很晚才回家,一年当中的休息日屈指可数。如今,他心脏不好,却因为不想影响正在进行的科研项目迟迟不去医院治疗。

    对丈夫这些年的经历,郭雅芳很清楚,所以,当女儿从京城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要去研究所工作时,她是反对的。她希望女儿去大学任教,不像丈夫那么辛苦,可她终究是没拧过女儿,也被她对航天事业的热情打动了,如今,韩钰心已进入某航天科技集团航天六所,是星海十二号载人飞船研制团队的一员。

    第二天上午,母女俩下飞机后直奔航天医院。看着病床上虚弱的父亲,韩钰心心里一酸,十分心疼。

    想到这几年父亲年龄越来越大,常年的高负荷工作让他身体一直不好,正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而她却坚持要去航天六所。高强度的工作,让她无暇顾及父母的身体。在理想和亲情面前,韩钰心心里的天平发生了倾斜。

    看过父亲,韩钰心去医生办公室,找父亲的主治医生云星海了解情况。

    心外科住院部很安静,韩钰心的脚步声清晰而有力。走到医生办公室门口,她轻轻敲了门。

    “请进!”

    清润而好听的男声传来,她应声而入。

    “请问云医生在吗?”韩钰心问。

    正对着门口的办公桌旁,一年轻男医生抬头看向她,沉声道:“我就是!”

    二人目光交汇,皆是微微一顿。她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他,可是一时想不起来。

    走近些,韩钰心看清了男医生的长相,他有一张俊朗的面孔,目光如朝露一般清澈,如漆一样的双眉斜插入鬓。气质清新、儒雅,透着书卷气,让人有种如沐春风的舒畅感。

    她看着男医生,男医生也看着他,过了半晌,笑问:“你是韩钰心吧?”

    韩钰心木讷地点了点头,当真想不起来他是谁。她担心父亲的病情,无心询问他是怎么知道她的名字的,直奔主题,询问父亲的病情。

    听云星海说,她才知道父亲的情况比她想象中的要严重,需要做支架手术。据云星海说,父亲好像很抵制手术。

    韩钰心知道父亲的想法,他所负责的项目目前正处于关键时期,如果他去做手术,一定会影响项目的进度。所以,他就瞒着家里,装作没事儿人一般。

    “你多劝劝他。我们会尽快安排手术。”见韩钰心有些愣神儿,云星海提醒道。

    “云医生,你放心,我一定劝我爸爸尽快做手术!如果她不答应,我就绑他去!”韩钰心正色承诺。

    云星海笑了笑:“好,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他没想到眼前的女孩儿看上去娴静端庄,像个淑女,实际上竟是这般洒脱、爽快。她这种性子着实让他欣赏。

    从医生办公室出来,韩钰心回到病房。病房里静悄悄的,父亲睡了,母亲一脸愁容地坐在沙发上。得知丈夫要做手术,郭雅芳一着急,轻声抽泣,病房里的气氛越发凝重。韩钰心轻揽着母亲,胸口像压着一口气,闷闷的难受。

    可即便是再难以承受,她也要坚强,小时候,父母是她的山,把她紧紧护在羽翼之下,如今该换她保护他们了。

    深夜,父母都睡了,病房里静悄悄的,一袭月光落在白色的床单上,泛着淡淡的光,让韩钰心更加没有睡意。她轻轻推开门,想出去透透气。

    远远地,她看到一个穿白大褂的身影坐在走廊的长椅上,正低头看手机。

    “云医生!你怎么这么晚还没下班?”走近了,韩钰心已认出云星海。

    云星海起身,随后把手机塞进兜里,笑道:“我今天值班。韩教授有什么事儿,你可以随时叫我。”

    韩钰心感激地笑了笑,这才想起问他知道她名字的原因。

    “云医生,你怎么认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