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心有万里星海 > 正文 第2章 担忧
    “你记得云毅吗?”云星海试探着问。

    “云毅?云叔叔?我爸爸的朋友?”韩钰心猛然想起,上小学的时候,云毅去过他家几次。印象中,他和父亲关系很不错。后来他意外过世了,父亲为此难过了许久。

    云星海点了点头,接着说道:“云毅是我爸爸。”

    说到这儿韩钰心明白了,怪不得她看他眼熟,原来他们的父亲是朋友,而且他们曾经见过。不过,她记得他当时不叫云星海。

    “我改名字了。我爸在去研究所的路上突发心脏病,没抢救过来。那个时候,他负责星海2号气象卫星的研制,我不能帮他完成未完成的事业,就改了名字,叫云星海。”看出韩钰心的疑惑,云星海解释道。他的声音很轻柔,原本痛苦的事儿从他口中说出,多了几分释然。

    韩钰心抬头,两人目光对视的刹那,她向他笑了笑:“没想到我们再见面是在医院!”她觉得很奇妙,他们竟然认识,而且以这种方式再见。

    云星海也回以微笑,一双眼睛似天上的星辰般闪着莹亮的光。韩钰心想,他改的名字不错,很衬他的气质。

    “云医生,这个手术会不会有风险……”韩钰心话说到一半已哽咽。她很怕失去父亲。

    “你先别担心,有我呢,韩教授一定没事。”云星海下意识走近她,把手轻搭在她肩膀上,想给她安慰。

    想当初,他因为父亲突然心脏病去世,高考时毅然报了京城医科大学。他不想悲剧再次发生,这么优秀的一个航天专家因为同样的病失去生命。

    韩钰心点了点头,听云星海这么说,她憋闷的心似乎开了道缝,不再那么紧绷绷的。

    “翟医生,给我爸做手术吧!不用管他同不同意!”韩钰心当机立断,不想给父亲再拖延的机会。

    云星海被她逗乐了,这小妮子还真是处事果断。

    这样的她,和他印象中那个调皮机灵的小妹妹还挺像。

    第二天,云星海为韩一诚安排了手术,时间定在上午。

    临近手术的时候,韩一诚在大西北的同事和学生都来了,和他们母女一起度过这艰难时刻。手术很成功,几个小时后,韩一诚渐渐恢复,他们已经可以进去探望。

    晚上,韩钰心让杜强送母亲回父亲宿舍,她一个人陪护。

    云星海悄悄和人串了班,改成当晚值夜班。他想陪着韩钰心,哪怕是她在病房,他在医生值班室。

    一个星期后,一面写着“医术精湛,妙手回春”的锦旗被送到航天城医院心外科办公室。

    看着这红底金字,云星海哭笑不得。亏得韩钰心能想出这个办法,给他送锦旗!

    云星海当即发微信给韩钰心:“韩钰心女士,感谢你的锦旗。我一定继续做个医术精湛的好医生!”

    收到信息的时候,韩钰心已经在父亲的催促下回京城了。星海十二号飞船的研制已经进入关键阶段,韩一诚术后恢复很好,他不想女儿因为他耽误工作,只留妻子照顾他。

    韩钰心笑着回复:“送锦旗是我妈的主意,我只是代为执行。”

    “那替我谢谢郭阿姨。”云星海秒回。

    眼看着就要开早会了,韩钰心收起手机,进了会议室。

    星海十二号飞船的总工程师徐光亮已经在会议室了,见人都到齐了,才开始讲话,按照惯例,他讲话结束后,各研制团队汇报工作。

    等各团队的主任都发完言后,徐光亮看向结构与机构研制团队主任宋志刚道:“返回舱从400公里左右的太空轨道进入大气层后,会以每秒数千米的速度与大气层发生摩擦,形成上千度的高温,就像一个熊熊燃烧的火球冲向地面。我们务必保证返回舱内部始终保持在合适的温度,为飞船返回舱研制出特殊的防热材料,给飞船做一个‘防热外套’,给我们的航天员打造一面生命安全的‘防火墙’。”说到这儿,他微微顿了顿。

    宋志刚凝视着徐光亮,坚定地点了点头。

    徐光亮满意地笑了,接着道:“这段时间我希望大家全身心投入飞船的研制中。有对象的,和对象说一声,电影就少看了。没对象的,先别急着找对象,等星海十二发射成功了,我给你们介绍对象!”

    徐光亮的前几句话还挺严肃,听得大家都很振奋,可听他说到对象的时候,几个活跃分子都笑了。

    “徐老师,我没对象!”刘文轩先说道。

    “徐老师,我也没有!”他话音未落,就有人附和。

    “你们好好干活,才能给你们找对象!哪那么多废话!”徐光亮哭笑不得地瞪了两人一眼。

    徐光亮担任的总工程师“星海十二号飞船研制团队”有100多人,80%以上是第一次经历飞船研制发射全过程的85后、90后。团队以老带新,既有经验,又充满活力和干劲儿。

    散会后,大家回到各自的工作岗位。刘文轩变戏法似的拿出一盒蛋糕给韩钰心,美其名曰让她补充体力。刘文轩比韩钰心早来研究所两年,一直很照顾她。他虽然没挑明,但韩钰心也能看出他的心思。只是她一心都在星海十二号上,根本没时间想别的。

    许是过度担心,最近她常做梦,不是梦见她所在团队负责的测控与通信系统出了问题,就是梦到飞船发射失败了,唯一的一次梦到飞船发射成功,还被母亲被叫醒了。这是她第一次参加载人飞船的研制,她虽然振奋,却也心存担忧。

    这日,凌晨两点多她就醒了,她走到窗前拉开窗帘向外望去。夜空幽暗,一片静寂,星光稀疏,仿佛这个世界都在沉沉地睡着。

    韩钰心想,如果星海十二号上天了,会不会在她家的上空飞过,她能不能看得到呢?

    晚上下班,韩钰心和两个同事一起出来,在门口看到了守候多时的云星海。

    “云医生,你不是在大西北吗?怎么回来了?”韩钰心一脸诧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