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五年后,我穿回精神病院救前男友 > 正文 第92章 你哥有裴家财产的继承权吗?
    林络依猜的八九不离十。

    安幼不知道是她的信息网太精准,还是虞家的窘境已经在江城闹得人尽皆知。

    她拿过名片看了一眼,又轻飘飘的放下。

    这位林大小姐的意思很明显了,她来牵线,联系这位江城的总负责人出面,给虞家一个解决问题的机会。

    但安幼如果收下了这张名片,就相当于坐实了接受裴瑾是别有用心的猜测。

    她当然不能拿。

    安幼冲她笑了一下,在林络依震惊的目光中,拉开凳子站了起来。

    礼貌的拒绝,“谢谢你的好意,但这种生意上的事,我不太懂,就还是不插手了。”

    见她不识好歹,林络依气笑了。

    “好呀,你走吧,回头我就把这张名片送到虞家夫妇手上去,顺便告诉他们,你是如何见死不救的。”

    “去吧。”安幼歪头看了她一眼,语气有些无奈。

    “嘴长在你脸上,我还能缝住不成?”

    说着,她绕开面前的凳子,走到林络依身边,目光在她点的咖啡上扫了一眼。

    “饮品的账你记得自己结,我最近手头紧,没钱。”

    说完这句,她在林大小姐铁青的脸色中,掀开奶茶店的水晶帘离开了。

    去食堂简单选了个套餐吃过,安幼回到了宿舍。

    拿钥匙打开门,某个不请自来的人正懒洋洋的趴在她的电脑桌上补觉。

    听见动静,坐着的人揉了揉眼睛,撑着脑袋望了过来。

    安幼看见他脸上被鼠标垫压出两道醒目的红印子,有些哭笑不得。

    “既然都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了,怎么不躺到床上去睡?”

    裴瑾闻言,侧过头扫了眼铺着粉色床单的公主床,揉着脸答道。

    “刚从拓野回来,身上都是汗,怕你嫌弃。”

    听他这样说,安幼想到刚才撞见了林络依,心里狐疑。

    状似不经意的问了句,“你一个人去的?”

    裴瑾犹豫了两秒,抬起头看着她小心翼翼的回答,“不是,和林泽霄还有她妹妹。”

    果然,安幼平静笑了一下,怪不得这两人同一时间段一块儿出现在江大的校园里。

    裴瑾看她表情觉得不妙,下意识坐直了身子,紧张的解释。

    “开的跑车,副驾不带人的那种,比了两把急着见你,我就提前回来了。”

    安幼淡淡的“嗯”一声,问他,“那林络依呢?”

    “她?”裴瑾摇了摇头,想了下,“说是要去江城的分公司看看,应该跟她哥一起去了。”

    “这样啊。”安幼点头,反问道,“那你呢?用什么借口溜走的?”

    裴瑾看她表情还算正常,谨慎的答道,“说要跟4S店约好要改我的超跑,她就没拦我。”

    安幼心道,好家伙。

    这两个人各自找了借口敷衍对方,却都不谋而合的蹿到自己跟前来了。

    还好裴瑾没去班门口接她,不然要是撞见了,也不知道他和林络依谁更尴尬。

    想到这里,安幼低头笑了一下,回身关上门。

    走到桌边,踮起脚尖把抱着的课本放在书架上,而后垂下眸子看着裴瑾,轻声问。

    “怎么不先去洗个澡?”

    裴瑾老老实实的答,“我宿舍管子又爆了。”

    “你跟浴室犯冲吗?”安幼无语,“整栋楼就你那破浴室三天两头出问题。”

    “没办法。”裴瑾叹了口气,“幸亏你这不跟男生共用一个排水道。”

    说完,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眯起眼睛凑近她,笑嘻嘻的问。

    “小同学,能特批我在你这冲个澡吗?”

    安幼侧了侧脸,避开他有些灼热的呼吸,小声嘟囔了句。

    “去吧,反正也不是第一次用了。”

    裴瑾应了一声,回自己宿舍拿了套换洗的衣服,低头钻进了浴室里。

    在一个房间里,听着哗啦啦的水声,安幼有些不自在的打开了窗户,坐到裴瑾刚才起来的位置上,打开电脑看了看招聘信息。

    工资有高有低,种类也很多,但日结大都不是太轻松的活儿。

    基本上都是卖酒水,做推销,发传单之类的。

    安幼在这方面没什么经验,翻了一圈,杂七杂八的招聘信息看的她头晕目眩。

    最后勉强从一堆说的天花乱坠的小时工里,找了个离学校不太远的新店。

    老板招7个人发传单,按小时算钱,日结,工作时间比较自由。

    安幼点开详细信息看了一眼,这个活儿就干七天时间,新店宣传,热度差不多就停了。

    挺适合她这种急用钱,要求也不高的应聘者。

    安幼又看了几个类似的,听浴室的水声停了,连忙将选好的几个加了收藏,把网页关了。

    坐回床边,从书架上拿了一本名著翻看起来。

    听见门开的声音,安幼不动声色的瞄了一眼,看见一排结实的腹肌后,又红着脸把脑袋埋的更低了。

    裴瑾把换下来的衣服装进袋子里放到边上,从门后拿了拖把,转身就要回浴室去拖地。

    安幼“诶”了一声,看他头发都还滴着水,便说,“先放下吧,拖不拖都行,浴霸打开晾一会就干了。”

    裴瑾摇了摇头,“还是弄干净,你脚上本来就有伤,回头再滑到了怎么办。”

    说着,他就低头又钻了进去,把地拖干净,镜子上的水蒸气擦干,才拿毛巾草草擦了下头发出来。

    走到安幼身边,床陷了下去,裴瑾凑到她跟前问,“看什么呢?”

    安幼把手上的书放下,不太习惯跟人靠这么近,有些紧张的答,“就随便翻翻,也没看进去。”

    “看不进去?”裴瑾伸出一只胳膊,松垮垮环在安幼肩膀,提出建议。

    “那不如跟我出去玩?”

    安幼抬头看着他欲言又止,裴瑾挑眉,“怎么,下午有课?”

    安幼想了想,眨巴着眼睛看向他,提醒道,“我没课,但记得好像下午你有。”

    “是吗?”裴瑾别过头,松开她从桌上拿回手机,翻开看了一眼,“还真是。”

    看完课表,他对上安幼的目光,毫不迟疑的开口,“但我可以翘……”

    “别溜。”安幼抬手制止他,眼神充满控诉,“你都翘了多少节选修课了,再不去,小心下半学期辅导员挂你科。”

    “不会。”裴瑾眨了眨眼睛,回到她身边坐下,随手抽了个枕头垫在床头。

    语气懒懒散散的,一副不太在乎的样子。

    “他真挂就挂吧,反正我爸的钱多的花不完,裴家也不缺我一个混吃等死的。”

    听他这么说,安幼拧起了眉,盯着他兴趣缺缺的表情看了半晌,忽然开口问。

    “你哥有裴家财产的继承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