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领主全家都有金手指 > 正文 第17章:被救
    雨势渐渐变大。

    雨珠连成雨丝,密集的打在树枝上,枝条都被压得有些下垂,在寒风中摇摆。

    “咔嚓”

    一声脆响入耳,江月发现自己踩着的这根树枝,隐隐有要断裂的迹象。

    不敢多停留,江月抓住树上垂下来的藤蔓,双脚用力一蹬,把自己荡向隔壁的那棵巨树。

    本就摇摇欲坠的树枝,被这一脚给直接蹬到了水里。

    墨色的乌云挤压着天空,像是被脏抹布浸泡过水后的颜色。

    视线有些模糊,一时间不知道是雨水模糊了视线,还是发烧附带的头晕眼花。

    江月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没踩稳。

    还好她手疾眼快扶住树干,稳了稳身形,刚想继续前进的时候,眼前一黑,直接晕倒在地。

    迷糊间,她听见系统刺耳的警报声响彻脑海。

    【警告!检测到当前人物状态感染重度风寒,生命值每小时下降100点】

    烈焰鼠王焦急地围绕在江月身边,小脑袋蹭了蹭她的脸:“月月,快醒醒。”

    陷入昏迷的江月,没有给它任何回应。

    烈焰鼠王回头看了她一眼,转身消失在树丛里。

    棕色的小鼻子一耸一耸的,像雷达一样收集辨认着周围的气息。

    烈焰鼠王四肢张开,甩开身后毛茸茸的大尾巴,一纵身腾空飞跃好几米,在树冠间飞行。

    片刻后,它降落在一棵长满雪果的巨树上,正在采集雪果的兔耳少女被吓了一跳。

    兔耳少女僵在原地不敢动弹,她是第一次来巨树之森,特意挑选了最最最外围的巨树采集雪果,为什么还会碰到这种在森林内围才能遇到的5级魔兽?

    “吱吱!吱吱吱!”帮我!救救我主人!

    见烈焰鼠王没有攻击自己的意思,兔耳少女渐渐放松了下来。

    烈焰鼠王咬住少女的裙摆,将她拽着往江月躺的那棵树的方位走了几步。

    “你是想让我去那边?”兔耳少女小心翼翼地询问道。

    烈焰鼠王点了点头,指着江月所在的方向,再指向兔耳少女,最后指了指自己。

    在它的这番比划中,兔耳少女好像理解到它想表达的意思:“你在前面带路,我跟着你走。”

    烈焰鼠王灵巧的跳跃在树枝间,时不时回头看一眼兔耳少女,确认她跟在自己身后。

    粗大笔直的树干直入云霄,一簇簇红色的枫叶下,躺着一个面容晶莹如玉的少女,濛濛细雨好似为她披了件水薄烟纱。

    火红的枫叶下,映衬得少女脸色愈发苍白。

    当兔耳少女跟着烈焰鼠王到达这棵红枫树时,第一眼就被树枝下躺着的美人儿吸引了目光。

    像是误入仙境,见到正在沉睡的仙女。

    “吱吱!”发什么呆啊!

    烈焰鼠王两只前爪推了推正在发呆的兔耳少女,这才让她如梦初醒,匆匆走到少女身旁。

    靠近之后,兔耳少女觉得自己遭受了更直观的“颜值暴击”。

    这位少女,比她见过的精灵族还漂亮。

    湿漉漉的长发散落一旁,露出皓如白雪的锁骨,像蒲扇一样的睫毛,挂着一颗颗小水珠,平添一分楚楚可怜的柔弱感。

    比上好的羊脂玉还要白皙无瑕的脸庞上,此刻正透露着不正常的潮红。

    兔耳少女把手背放在江月的额头上,察觉到有些烫手的炽热温度。

    “得尽快带她去找连婆婆!”

    兔耳少女单手扛起了江月,烈焰鼠王把自己身形缩小跳到江月的衣服口袋里。

    其实兔耳少女要比江月矮一个头,江月身高165,兔耳少女的身高才155.

    如果是江月抱着兔耳少女,可能没那么突兀。

    但是现在两人掉转一下,江月还是被对方单手扛在肩膀上……

    画面有点美,幸好周围没有别人。

    兔耳少女是金刚兔一族的兽人,她们族的孩子天生就拥有比别人更强悍的力量。

    肩上扛了一个人,也丝毫没有影响兔耳少女的速度。

    她像一阵小旋风穿行在树林间,半小时的功夫从巨树森林回到了凤栖村。

    守在村口的士兵,见兔耳少女扛了一个人回来,十分惊讶:“兔青青,你不是去摘雪果了吗?怎么背了个人回来。”

    “晚点跟你说,她现在状态很危险,我得先送她去找连婆婆。”兔青青有些焦急,肩膀处传来的温度越来越灼热,像是要把她的衣服烧穿一个洞。

    江月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到了一座火山里,她踩在一座摇摇欲坠的木板桥上,周围是喷涌而出的岩浆,炽热的火舌舔舐着她的衣角,仿佛自己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岩浆吞灭,烧得灰都不剩。

    正当她努力寻找着出路的时候,火山口上突然下起了大雨,将这些咆哮怒吼的火焰给浇灭了气焰,像是久旱逢甘露,江月也忍不住抬头张嘴“喝雨水”。

    当火焰全部消失了,她又发现自己来到了一片冰天雪地之上,白雪皑皑间她穿着一身短袖短裤,被冻得瑟瑟发抖。

    红润的嘴唇渐渐变得青紫,正当她觉得自己冻到大脑有些缺氧的时候,她感觉自己身上披了件厚实的毛皮斗篷,风雪都被隔离在外。

    烈焰鼠王恢复了自己的本体,把这间小木屋挤得满满当当,随即把木床上的江月从3层厚实被子中捞了出来,放在自己的怀里。

    蓬松的尾巴环绕着她,尾尖出的小火苗,让原本瑟瑟发抖的江月感到了一丝温暖,身体逐渐平息下来不再发颤。

    江月是被痒醒的,她觉得自己的脖子、脸上,老有毛茸茸的东西扫过。

    那双比皓月还璀璨的眼眸闪过一丝迷茫,她有些懵逼。

    她不是在巨树之森么,这是哪?

    自己是被有什么怪癖的魔兽掳走了吗,这体型巨大毛茸茸的家伙怎么把自己圈在怀里?

    她心念一动调出原本存放在系统空间里的匕首,刚想趁其不备攻击这个变态魔兽的时候,眼神余光瞥到了尾巴上的那簇小火苗,刚想下“黑刀”的手顿住了。

    红白相间的毛发、尾巴上的小火苗,跟她家小红有点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