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恶毒肥妻洗白后,冷戾首辅火葬场了 > 正文 第六十三章 娘的手真巧
    听到话中明显的怒意,谢逸辰有些无奈地笑了笑。

    这女人简直就是属炮仗的,一点就炸。

    “晚上我再和你细说吧。”他想了想,说。

    沈长歌看了小宝一眼,似乎明白了些什么。

    小宝不解其意,还在担心地问:“娘,爹不吃饭真的可以吗?”

    “等他饿了再说吧。”沈长歌又替他夹了一筷子菜,淡淡地说。

    吃完饭,她把小宝哄睡之后,这才来到里屋。

    屋里光线很暗,唯有一点煤油灯的光芒微微摇曳着。

    昏黄的光线照在谢逸辰脸上,漆黑的眸子闪烁着异样的光泽,宛若天上星河皆坠落其中。

    “说吧,你到底想说些什么?”沈长歌黑着脸,生气地说。

    看着她那气鼓鼓的模样,谢逸辰笑了起来。

    原来,这女人还竟有着如此可爱的一面。

    “笑什么笑啊!”沈长歌恼了,“说完后,马上给我滚回你屋去!”

    可恶。

    一想到自己的炕被这个三番两次要置自己于死地的混蛋给睡过,她心里就各种不舒服。

    谢逸辰收起了脸上的笑意,目光变得凝重起来:“小宝的病没那么简单的。”

    “不就是花钱吗?”沈长歌不以为然,“两百银子还不够?”

    见这女人为了小宝竟能掏出全部家当,谢逸辰心微微一动。

    他摇摇头,声音沙哑的厉害:“是的。不过何大夫说他虽不能治小宝的病,但有办法扼制病情恶化,只是药材极为难得。”

    “他说他有办法弄到药材,让我在这儿等消息。”

    “娘子,其实我也没脸让你继续掏钱,我只希望小宝最后一段日子能过的开心点。我知道,他很喜欢你的。”

    听了这话,沈长歌心微微一紧。

    看来,为了小宝,她得加快赚钱的步伐了。

    于是,她将谢逸辰抱回杂物间后,便去厨房做糕点了。

    风停了,雨住了。

    一大早,沈长歌便挑着担子出去了。

    乡下人起的早,她刚走没几条街,便看到谢三凤和石翠花等几个妇人神神秘秘地聚在一起。

    “听说了吗,昨天沈大祸害又把辰哥哥父子给逐出家门了呢!”石翠花捏紧了丝帕,咬牙切齿地说,“外面雨那么大,也亏她能狠的下心!”

    几个妇人听了,也七嘴八舌地议论了起来。

    “当然听说了。当时小宝哭的可凶了,小脸冻的发紫,看起来好可怜。”

    “可不是,谢逸辰当时也好惨。他倒在水里,昏迷不醒,也不知道能不能挺过来。”

    谢三凤听了,一脸愤怒地骂道:“天啊,那女人怎么这么狠毒!把我堂哥这等品貌的男人拐回家,她竟还不知足?”

    “估计是玩腻了吧。”一个妇人翻了个白眼,怪怪地冷笑了起来,“你们又不是没看到谢逸辰瘦成什么样子了,一看就知道是天天晚上被那祸害折腾的。不过说来也奇怪,那祸害成亲也有大半年时间了,她肚子怎么还没动静?”

    另一妇人听了,连忙说:“会不会是谢逸辰不行?你看他那病兮兮的样子,能行吗?”

    “这怎么可能!”石翠花一听,有些酸溜溜地反驳道,“辰哥哥都生了小宝呢,又怎么会不行?依我看,一定是沈大祸害不能生!”

    听了这话,众人觉得有几分道理。

    “我能不能生和你们有什么关系?”沈长歌挑着担子,径直走了过来。

    一看到她,众人吓的脸色一变。

    因为齐徵之一事,谢三凤心里有火。

    她胆子本来就大,便厉声质问道:“你能不能生和我没关系,但是和我堂哥有关系。他可是男人,小宝身体又不好,他想再生个孩子又有什么不对?”

    “既然你不能生,为什么还要霸占着他?”

    在她心里,早就认定了石翠花做自己的堂嫂。

    可做梦都没想到,半路竟然杀出这么一个祸害出来。

    沈长歌用眼角余光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了一遍,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说你一黄花大闺女,没事关心别人家被窝里的事做什么?”

    “这事若传出去,别说齐大公子了,就连普通正经人家都不敢要你呢。”

    一听这话,谢三凤气的涨红了脸。

    “你……你胡说!”她磕磕巴巴地反驳道,“你少诬蔑我!婚姻大事自有父母做主,我可不会像某些人一样趁火打劫。”

    沈长歌怪怪地冷笑着,意有所指地说:“我诬蔑你?拜托,刚才所有人都听到了,你在这儿关心我能不能生的。”

    “听我一句劝,如果以后你想嫁个好人家,以后尽量少在背后嚼舌根。试问一下,哪家的婆婆会喜欢一个长舌妇呢?”

    其他女人听了,脸色陡然一变。

    这事若传到自家婆婆耳朵里,恐怕又是一场唠叨。

    更何况,这次她们得罪的可是沈长歌。

    “关你屁事!”谢三凤脸一白,没好气地骂道,“你又算老几,凭什么管我?”

    见这丫头嘴里不干不净的,沈长歌立刻恼了。

    她放下担子,直接撸起衣袖:“你再给我说一遍?”

    见她动怒,谢三凤有些慌了神。

    石翠花有心替她说话,可一看沈长歌那双猩红的眸子,吓的连忙闭上了嘴。

    那天晚上的那一扔,她至今心有余悸。

    “我为什么要听你的!”谢三凤目光有些飘忽不定,底气不足地说。

    话音未落,她便转身开溜。

    刚想走,却被沈长歌一把拽住。

    “趁我发火之前,你最好道歉。否则,我不敢保证自己能控制的住力度。”沈长歌咬着牙,阴恻恻地冷笑着。

    可恶,这群女人竟敢四处败坏自己的名声!

    今天若不给点颜色瞧瞧,她们就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

    谢三凤吓的浑身发抖,可依旧死鸭子嘴硬,磕磕巴巴地说:“我……我为什么要给你道歉?”

    沈长歌目光一冷,一巴掌扇了过去。

    顿时,谢三凤那白皙的脸庞上赫然隆起五道清晰的指痕。

    还没等她反应过来,第二巴掌又迎了上来。

    “不好啦,沈大祸害打人啦!”

    其他女人一看,吓的尖叫着四处逃窜。

    石翠花也不敢帮忙,只能躲在一边瑟瑟发抖。

    几巴掌下去,谢三凤的脸已经肿成了猪头状。

    沈长歌打累了,一把将她推倒在地,指着鼻子骂道:“谢三凤,你给我听好了,日后胆敢在背后说我坏话,我见你一次揍一次!”

    骂完后,她又挑起担子,继续往前走。

    村民们本就怕她,再加上她刚揍完人,自然更得回避了。

    不过是糕点罢了,他们宁可不吃,也绝对不敢招惹这祸害。

    转了一上午,沈长歌竟然连半块糕点都没卖出去。

    谢逸辰的日子也不好过,家里的一切全都是那女人的。

    他和小宝从谢家过来时,除了身上的衣裳,再就是那一身病了。

    “爹,你怎么不洗脸呢?”小宝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问。

    看看那半旧的木盆,谢逸辰微微叹了口气:“我去河边洗吧。”

    没办法,那盆也是那女人的。

    脸可以去河边洗,可做饭怎么办呢,毕竟连锅都是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