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神太一诀:开局立地成圣 > 正文 第一章 别惹我嗷,我磕了丹
    鹤鸣山仙岩洞的附近,有一栋毫不起眼的破旧小房,若非是门框上贴满了符纸,恐怕没有任何人会注意到这里。

    这里,是一个老者的隐修之地,老人家年龄大了,膝下没有儿女,常伴身边的,唯有山下白麟镇上一个名为张皑的少年。张皑是在一次和父母共同登山时认识老者的,那时他刚刚十岁,觉得老人家一个人很孤独,后来便经常一个人偷偷溜上山陪老人家玩,一晃,就是七年了,当年那个拿着糖葫芦到处跑的小屁孩,也逐渐长大,成了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老林头,这水给你打满咯,你下个星期天天泡水里都够用,哎呀累死我了......”少年捂着腰杆,额头上密密麻麻的汗珠简直快能淹死个人。

    “老林头啊,我开学就高三下册了,可能没法每周往你这儿跑了,我老爸七匹狼打着疼的很,被他发现我不看书不学习他可真是往死里打哦......老林头?你在听吗?”看着失神的老者,张皑撇了撇嘴,心里暗自诽腹:“这老不正经的又在想什么花东西?”

    老者不是个什么正经老头,张皑还记得自己十一岁的时候,被这老东西哄着闯了一回女澡堂......他妈的,林教头闯白虎堂也没我那次惊险......

    “咳咳,小张啊......老头今年八十九咯......这你不来,挑水这事儿......”老林皱巴巴的脸上挤出了一丝笑容,暗含的深意几乎快要写到脸上了。

    “不是,老头儿啊,我跟你说了起码八百次了,我家在镇上还算有两个小钱,空余的房屋也不少,让你下去住下去住,你咋就那么犟啊,还八十九八十九,七年前你就跟我说你八十九了,咋,这鹤鸣山还带时间暂停功能啊,你咋不说你八十二了,还倒长七岁。”张皑白了老头一眼,继续说:“我都寻思给你腾个屋子,还请个老妈子伺候你,够对你味儿了吧,你特么就是不下去,唉......你说说你,我要不给你把水挑好,你这老胳膊老腿的下个星期就得渴死......”

    还未等张皑的牢骚发完,鹤鸣山上万里的晴空突然响起了一声声钟响,张皑不以为然,只以为是鹤鸣山哪个道观里有道士闲来无事敲敲钟,老者的神情突然严肃了起来,突然抓过张皑的一只手:“好了小子,老头子时间不多了,这牢骚的话咱俩下次见面再说,接下来老头子跟你说点正事。”

    张皑一下就懵了,正事?啥正事?你个为老不尊的老头子还有正事?

    或许是看穿了张皑的想法,老者微微一笑,捻着下巴下面那并不存在的胡子,倒显得真有几分仙风道骨的味道:“你小时候不是想从我这里学点道法吗?今天我便传授于你......”

    老者的一番话却换来张皑的一番白眼,还道法呢,都特么小时候不懂事才让你骗得团团转,上初中以后爷就不相信这些哄小孩子的玩意儿了。

    “老林头,没事儿我可先走了哈,再晚就赶不上回镇上的车了。”

    张皑刚想跨出大门,就被老林一把抓了回来,还未等张皑发飙,门上的符纸突然金光大盛,一道道古朴沉重的恐怖气息爆发开来,惊起的气霎时间便将门外的大水缸轰成粉末,惊得漫天水雾飘荡!

    “卧槽,老林,这啥玩意?”张皑脸色一白,要是刚才老林头没有拉住他,现在他的下场可不会比那水缸好到哪里去。

    “居然是天级缉神卫,妈的这些狗皮膏药还真是阴魂不散啊......小子,我没时间跟你解释这么多了,你小子对我胃口,那东西被你拿走了我也放心些,时间不多了,我大概跟你说说吧,这个世界没你想的那么简单,你所看见的仅仅是秩序与体制之内的世界,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才是真正精彩的地方,接下来我会去引开那些家伙你现在去鹤鸣山顶的仙人观,到那里,你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语罢,林老头的手中爆发出刺眼的光芒,轻轻一挥手,光芒便转移到了张皑的身上,失去手上的光芒之后,林老头的脸色霎时一白:“此为东烛天信物玄天镇浊气,持此,你便能在华天殿里立为东烛天,无人可疑。”

    东烛天......是个什么鬼东西啊......

    还未等张皑发问,一道惊天的气从林老头的身上爆射而起,后者用粗麻绳绑在一起的白发,被这股气炸的散开来,皱褶的老脸仿佛时光倒流一般,在顷刻间变得年轻了起来,只听林老头嘿嘿一笑,随后朗声道:“躲了十几年了,老子今天就让你们这群小崽子看看,华夏五天之首,可不是你们这些小娃娃想的那么好惹!”

    老林头的手上,又凝结起了一道金色的光芒,正是刚才传与张皑的玄天镇浊气,旋即老头儿转身看了看张皑,一股轻柔的力量从掌中涌出,将张皑包裹着推向山顶。

    在做完这些事情之后,老者腾空而起,直迎向远处逐渐侵蚀过来的乌云。

    “卧槽,老林,你跟我说清楚啊,我咋飘起来了,卧槽,卧槽……”被老者的掌气包裹住的张皑自是越飞越高,向那山顶飘去,随着少年愈飞愈高,鬼哭狼嚎的吼叫声,打破了鹤鸣山的平静。

    ……

    鹤鸣山山顶,仙人观。

    在老林头的帮助下,张皑直接落在了道观的门前,看着千米之外的高空上那一道道闪电般的光亮,纵使张皑再不明白老林头所说的话语,也知道那是老头儿正在与人交手,犹豫了几秒之后,便是拔腿向道观内跑去,他和老头关系好,他可不能眼睁睁看着他被人打死。

    “有人吗?有人吗?老林让我上来的!”偌大的道观里面,少年的声音回荡着,却是无人回应……

    “我要干啥啊卧槽,这老头儿也不跟我说清楚,还我上来我就知道了,我咋知道……卧槽!”

    一边跑一边发牢骚的少年突然停下了脚步,拦在他身前的,是一个金色的小人。

    “你就是他推荐的人?大惊小怪的成何体统?”金色的小人缓缓抬起了右手,一道屏障便是拔地而起,将道观与外面的空间隔开。

    “吾乃太一仙灵,敕太一之令……”

    还未等金色的小人说完,少年乍乍呼呼的打断了他的话:“你特么别说你那出场词儿了,我知道你牛逼,有啥要给我的快给我,再晚一点老林那老骨头就被人拆了!”

    许是没见过神经那么大条的家伙,太一仙灵也是愣了两秒钟,而后怒道:“你敢吼我,你知不知道吾是何人?吾乃……”

    “砰!”

    一道宛若流星一般的东西砸在了鹤鸣山的山顶,惊得整个仙人观都是摇晃了几下,张皑自然清楚不是什么流星,而是天上激战的哪个人被打了下来,老林头是知道他在这里的,所以肯定不会把人往他这儿打,那么被打下来的就只有可能是老林,想到这里,少年更是着急:“别说了,快给我!”情急之下,少年伸出手去抓那个自称仙灵的金色小人,后者刚刚想要使用法术挪移离开,却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死死禁锢在了原地。

    “空间封锁!你是……天生圣人!”金色小人的声音里出现了一丝颤抖,他不过是一个因为盛放了“那个东西”而沾染灵气诞生灵智不到百年的异金之灵,怎么可能会是先天圣人的对手,旋即从跨间掏出了一枚龙眼大小的丹药:“您,您的东西……”

    “这特么从哪个鬼地方掏出来的……”

    来不及吐槽,道观外爆炸声又起,少年心一沉,将丹药往嘴里一丢,便往道观外冲去。

    “老林头,爷来了……”

    刚刚冲出屏障,少年一下尬在了原地,天空之中,十来个身着黑袍的神秘人将他重重包围,其中一人身穿的黑袍上有着几道极为醒目的金纹,想必应该是他们的头领,而头领的手上,正抓着生死不知的老林头。

    “……你冲上去那一下,我特么还以为你应该挺强的……”暗自诽腹了两句,少年便是警惕的看着众人,摆出了军训之时学的军体拳架势……如果不是颤抖的双腿出卖了他,动作还是很标准的。

    “交出通神丹,我留你全尸。”为首那人神情淡漠,仿佛说着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不是,大哥,你留我全尸有个屁用,方便赶尸的时候让我自己跳吗?”当然,这话他没敢说出来,只是在心底吐槽道。

    “这,这是法制社会哈,你,你不要太嚣张,我已经报警了,一会儿警察就过来把你们这些神棍全部抓走……我跟你说,举手投降,争取宽大处理……”

    “我可以理解为你在威胁我们吗?”为首的那人怒极反笑,对着那个在他眼里与蝼蚁无异的小孩儿说到。

    “哟呵,你特么还来劲了,要不是爷打不过你,我特么……”又在心底骂了一句,少年强装镇定说到:“那什么丹,不在我这里,这道观里有个金色小人,那丹在它手上,你去把它打死,就拿的到丹了。”

    太一仙灵:“wdf!”

    为首的那人沉默了两秒钟,看向了那古朴的道观。

    “好机会,快溜!”

    张皑瞅准机会跳下山坡,连滚带爬向山下跑去,想借着地心引力滚出几人的追捕。

    “老林你坚持住,我去那什么华天殿给你找支援!”

    “该死的小子,给我追!”黑袍人意识到被骗,几道身影顿时激射而出,掠向张皑。

    “老毕灯,我不信在林子里你还敢到处飞,小心树枝戳烂你那狗眼!”张皑骂骂咧咧的边说边滚,向山下而去。

    这波,张皑在第五层,可他没想到,妈的黑衣人在大气层。

    “天妖诀,起!”那印有金纹的黑衣人对着张皑的方向缓缓伸出右手,随即在张皑的一声声卧槽里,方圆几亩地的树全被连根拔起,他所仰仗的树林一下子变成了光秃秃的山坡。

    “卧槽,你个老毕灯不讲武德啊卧槽!”

    ……

    “小子,回头挥拳!”突然,一道声音在张皑的脑海里响起,正是老林的。

    来不及多想,张皑猛的一回头,腰间发力,带动手臂转动,一个标准的军体拳冲拳打出,一道堪比榴弹的“气”冲向正向他飞来的黑衣人,旋即一声爆炸穿透了天空。

    “砰!!!!!”

    一道完美的弧线划过鹤鸣山,一拳之威竟是如此骇人!

    “卧槽,打那么远?”看见倒飞速度堪比飞机的黑袍人,张皑突然桀桀一笑,反派独有的笑意挂上了嘴边。

    “桀桀桀桀桀,你爹来咯。”

    金纹黑袍人的脸上闪过一丝凝重,刚刚那一拳的威力可不弱于他的全力一击,这小子,刚刚吞了通神丹就从一个普通人晋级成了观心境的强者???这玩意儿这么离谱???

    “哼哼,劝你们还是跑快点,这小家伙,可是先天圣人。”老林抬起头,对着金纹黑袍人嘿嘿一笑。

    “把老林头放了,别惹我嗷,老子可是,磕了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