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神太一诀:开局立地成圣 > 正文 第二章 狗仗人势我张皑
    “小子,你可知道你在和什么势力作对?”看着在下面桀桀怪笑的张皑,金纹黑袍人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缉神卫里,他们队的实力本就垫底,若是要从堪比观心境巅峰的先天圣人手上强行抢夺东西的话,就算抢到了,也难免会有伤亡,到时候说不定他们队伍会直接解散。

    “giegiegie,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势力,我特么只知道你打不过我,略略略,你来打我啊笨蛋略略略……”

    看着那小崽种在下面抽鸡爪风,老林的脸上也划过几抹黑线:“别嘚瑟了,快走,一会儿真正的强者来了你就走不掉了。”

    听着老林的传音,张皑脸色略微一变,但依旧一步未动:“上面那个隶属洛克王国鸡牛部队的家伙,把老林头给我放了,不然小心我打断你狗腿嗷。”

    虽然不知道鸡牛部队是个什么玩意,但这明显一听就知道不是个什么好东西的名称还是惹恼了黑袍人,后者咬着牙妄图继续和张皑讨价还价:“把通神丹交出来,我就放了这个老东西。”

    “卧槽,你当我是傻*啊,交给你我俩都没活路,搞清楚状况好不好,是我在威胁你,不是你在威胁我!”

    张皑极其自信的说法整得黑袍人都开始怀疑到底他手上有没有威胁张皑的筹码了,捋了许久之后,黑袍人觉得手上的老头应该算个筹码,于是便开始放狠话:“现在!马上!把通神丹交出来!不然老子弄死他!”

    “你又不是要弄死我,凭什么要我交?”张皑耸了耸肩膀,一脸懵逼的说。

    “???”黑袍人和老林头都愣在了天上

    “不是,你不是来救这老头的吗???”黑袍人看起来还想拯救一下这个尴尬的场面。

    “是啊,可我刚刚让你放你不放哒,那好像救不了了,可真遗憾……你杀嘛,下次一定嗷。”

    金纹黑袍人顿时目瞪口呆,神踏马下次一定,这老东西是出了名刀还是复活甲啊你还下次一定?下次来救骨灰盒子吗???

    “不是,你,他,等我捋捋……”金纹黑袍人开始掰着手指头盘算,在他愣神的几息之间,瞅准机会老林一个飞踹便踢翻了金纹黑袍人,

    “你个小兔崽子,老子平时对你那么好,什么妞我不是先给你看,你特么……”

    老林头骂骂咧咧地降落在张皑旁边,却是看见张皑嘴角那一抹桀桀的笑容,一下便明白了,这是后者故意说给黑袍人听的。

    “现在,我就更不可能把东西给你了giegiegie……”

    看着那小人得志的笑容,金纹黑袍人足足花了二十秒才分清楚到底谁是反派,剩余的八个普通黑袍人也被张皑整出了全员宕机的状态。

    “这八个普通黑衣人都是观心境初期的实力,那个有金纹的是观心境后期的实力,与我现在基本持平,你是先天圣人,先天实力是观心境巅峰,可你现在刚刚觉醒,又没有功法傍身,能发挥出来的实力可能也就是观心境后期,一会儿打起来了,你帮我拖住金纹黑衣人,待我解决了这些普通黑衣人就来帮你。”

    刚刚说完,老林头从胳肢窝下面摸出一颗丹药,吞服下去之后便是再次腾空而起。

    “不是,老林头,我不会飞啊……”

    “奶奶的,屁事真多。”老林大手一挥,张皑晃晃悠悠的又飘了起来。

    “桀桀桀,你放心,今天有我在,这祖国人打扰不到你。”第二次飘起,张皑心里明显有了底,看向金纹黑袍人的表情里多了一丝阴险。

    祖国人又是个什么牛马称呼啊???金纹黑袍人看着狗仗丹势的张皑,也难免有些虚,毕竟是吞服了通神丹的先天圣人……圣人必有圣体,那可是同阶无敌的存在啊,纵使这家伙刚刚觉醒,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分队队长可以应付的……可想到任务失败的惩罚,金纹黑袍人也只能咽口唾沫,硬着头皮向张皑攻伐而来。

    “桀桀桀,试试我的认真一拳吧,真剣にパンチする!”张皑的右臂带动拳尖,一股极其恐怖的拳风猛的冲出,拳风与空气摩擦甚至产生了音爆,短短几毫秒的时间,拳风就扑到了黑袍人的面门。

    来不及反应,黑袍人挥手抵挡,可张皑的实力超过他整整一个等级,纵使这一拳里没有丝毫的攻伐玄法,也难以接下,一级之差,如隔天堑!

    “砰!!!!!”

    金纹黑袍人倒飞而出,这一拳之威已经超过了他的承受范围,若非在缉神局的帮助下,他的体质已经到了铠体期,恐怕这一拳就能把他的肉身当场打爆!

    “该死……咳咳,这小子蛮力好大,不行,得换个法子收拾他……”

    黑袍人在空中立定,手中结起了玄奥而古朴的印诀:“天妖诀,荡!”

    刹那间,八十一根黑色的尖刺在黑袍人的身后形成,准备射向张皑。

    “卧槽,风鹰侠的穿风刺!牛哇牛哇。”

    黑袍人一口逆血差点喷出来,手上结印的速度陡然慢了一截——这小兔崽子太气人了。

    “小心,这是他们组织秘法天妖诀里极其有名的一式,威力极强!”老林一边对敌,一边出声提醒道。

    “彳亍,放心吧,看我的。”

    张皑的手中也同样结起了印记,四十多个姿势的变换哄的黑袍人一愣一愣的:“不好,这小子的印太复杂了,可能是天罡级别的秘法,撤退!”金纹黑袍人闪身而出,刚刚结成的天妖印自动散去。

    “火遁!豪火球之术!”

    ……“你踏马哄老子玩儿呢!”听着这扯淡的名字,金纹黑袍人也是反应了过来,这小子今天才觉醒圣力,会个屁的秘法。

    “笑死,这都能骗着你,你特么傻叉吧giegiegie……”张皑叉着腰giegie大笑,虽然看不见金纹黑袍人的脸,但从那个青筋暴起的手臂也能看得出——这是真气到了。

    “今天就让老子教教你,什么叫长幼有序!”金纹黑袍人从袍中取出一支药剂,朝着胸口扎了下去。

    “不好!这是零号试剂,可以让他的实力暂时提升两个等级,快撤!”老林头一眼认出了金纹黑袍人手上的东西,正欲带着张皑逃命,却听见远处传来滚雷一般的声响:“我华天殿的新任东烛天,还轮不到你个后辈来教训!”

    听见远处传来的声音,老林头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喃喃道:“这老东西来了啊,那还跑个屁……”

    “诶?他很厉害吗?”张皑问道。

    “这老家伙和我一样,是上一代的五天之一,四十年前便是超过了观心境达到虚仙境的强者。”

    “咦,那为什么你那么菜?”

    张皑的问题气的老林头脑血栓差点冒出来,随后强忍着揍他的欲望说到:“十七年前,我和那个黑袍人组织的幕后黑手打了一架,被他封印了绝大部分的玄能……”

    听到这儿,张皑也明白了,今天自己是安全了,随后借着老林头给他施加的玄能飞到金纹黑袍人的面前,看着已经被太阿神施加了禁制的金纹黑袍人,张皑桀桀一笑,一边拍着后者的脸一边扭屁股,欠扁的说道:“你刚刚不是要打我吗?你不是要教我什么是长幼有序吗?你来啊你来啊,你不是很会打吗?你会打有个屁用,知道吗,出来混,要有势力,要有背景,你哪个道上的?你个小别扇……”

    短短20秒,张皑把狗仗人势4个字演绎到了淋漓尽致,莫说是那神秘的太阿神老者,就连早就熟悉他尿性的老林头也被尬到满脸黑线:“你给我滚过来!”

    几秒钟之后,一个剑目星眉的白发老者踏空行来,每一步都惊得整片鹤鸣山鸟兽作散。

    “老林头,你看人家这范,你咋这么拉垮……咦,给东烛天丢脸嗷……”

    “小家伙,你就是林天乩钦定的新任东烛天吗?”老者看向张皑,脸上竭力挤出一抹笑意,看起来像极了康复运动。

    这老头子平时都不笑的咩,这笑的咋感觉藏着刀子……张皑一般暗自吐槽,一边说:“老哥,这几个黑户抓住了,可以给我颁个三好市民的证书吗?”

    “老……哥?”老者似乎觉得辈分有点奇怪。

    “没毛病啊,我和老林头称兄道弟,你和他称兄道弟,所以我和你称兄道弟,没毛病。”

    ……

    “呵呵,小兄弟可真是幽默,放心吧,这几人皆是华夏玄能管理局的在逃通缉犯,奖金少不了你的。”

    “没事没事,奖金就不必了,你给我在报纸上写个可歌可泣的新闻,做个三天三夜的连续报道就可以了……”

    “咳咳……这可不好报道啊,毕竟这个另外的世界还是不能让普通人知道,你看……”

    “老白,这混小子跟你开玩笑呢,别理他就是。”林天乩笑骂了几句。

    看得出来,这个被称为老白的老者是个不苟言笑的人,艰难的挤出一丝笑容表示表示之后,便去处理那几个黑袍人了。

    “老林啊,原来你的名字叫林天乩啊,怪不得不告诉我,真难听……”张皑摇摇头,看着老林头的眼神里多了一丝怜悯。

    “闭嘴!!!”老林头掐着张皑的脖子势要杀人灭口,这个名字一直是他的心头之痛,上一任的五天里面,他的代号正是田鸡……

    “咳咳咳,别掐了别掐了……老林头,现在安全了,你把事情跟我详细说说吧。”

    看着张皑一脸正经的样子,老林头也逐渐陷入了回忆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