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神太一诀:开局立地成圣 > 正文 第五章 神太一诀现世
    传说在上古诸天万界,有一个镇压天地的强大古神,这位古神神能惊天,甚至可以扭转因果,抹杀轮回,就连诸天万界,也无人敢提起他的名字,在这位古神的带领下,诸天众神的地位,甚至还在万界的“天道”之上,这位古神统治宙宇长达数十万年,却似乎在一夜之间,消失在了他所统率的世界之中。

    有人说,他是被自己麾下的十位神魔所杀,有人说,他是死在了每十万载方有一次的元劫之中,还有人说,他走到了这方世界的尽头,去了另一个世界……

    可说的再多,那又如何,你我皆不是祂,又可怎知祂?

    时间是吝啬的,不会因为任何人而停滞,纵使是这位惊天的古神,离开之后也唯剩人走茶凉,换了个树倒猢狲散,他的故事,只剩下一代代的神魔,口口相传……

    这样一位强大的神灵,纵使失踪,又岂能什么都没剩下?他给这个世界,留下了一部无法想象的史诗。

    传说中,此术逆轮回而生,乃是天地之禁忌,可纵使古神已经离去了数万载,天道也不敢妄动祂留下的东西,只是施加了因果之印,使得每万载光阴,方有一人可以修行这禁忌之法,修行者需同时具有“原初道术,道祖血脉,天生圣体”再服用记载了此术的通神丹,方能修行,而且每代修者,鳏寡孤独残三弊五缺必是其一,除非……此道大成。

    此术,想必诸君已经猜到了——神太一诀。

    而这新的一万年之中,修行此术之人想必也已经跃然纸上了——张皑

    有人可能会问,这张皑,如何称得上“三弊五缺?”

    ……

    笑死,张皑那种智商黑洞不算“残”吗?

    ……

    许是感觉到了有人在骂自己,张皑打了个喷嚏,骂骂咧咧的边飞边说:“哪个老毕灯背后骂我,别让我逮到了……”

    夜色盖在天穹之上,于是黑夜降临,张皑一边刷着抖音一边在云层中御空而行,才从西府大厦出来十来分钟,张皑已经快飞入白麟镇的辖区了,一番思索后,少年降落在镇外一个山头上。

    落地后刚走两步路,少年便感觉到头顶的路灯一黑,几道身影围了过来

    “靠……怪不得林老头说你们是狗皮膏药,妈的还真是阴魂不散。”张皑看着那与下午一般打扮的黑袍人,手中玄气凝聚,看着架势,竟是那刚刚才练就的“斩雷刃”。

    “我们组织的所有缉神卫,都修炼过特殊的玄术,若是被人废了玄气或是穿了琵琶骨,这玄术就会自动发动,我们这边就能收到他所传来的信息,而你,也就这样出现在我们缉神卫的名单里了。”

    围住张皑的,是三个金纹黑袍男子,每一个的黑袍上都有着三条金纹,比下午那个金纹黑袍人还多一条。

    “普通黑袍人是观心境初期,那个两条金纹的是观心境后期,那你们这三纹的,就是观心境巅峰吧……你们组织人还真挺多的啊,抓我一个,来了三个同境界的……”此时的张皑有点后悔,刚才该在老林那里多问一下这些黑袍人的信息。

    “呵呵,你不用装作一副很了解我们的样子,随便一个华天殿之人,皆知我们的划分标准。”其中一个黑袍人并不想多和张皑废话,手上印诀捏成,一道灰色的雷电从两手之间的间隙打出。

    “靠!”张皑暗骂一声晦气,左手一挥,一道青色的护盾挡在了身面前。

    “玄天镇浊气!出!”金色的混沌气体包裹住张皑的双手,正是东烛天的代表功法玄天镇浊气。

    “小心一点,这道玄功伤过神主。”三人之首的那黑衣人交代了一下,随后三人从三个方向攻伐向张皑。

    “太平天衍术!古仙镇地诀!!”张皑捏出一个玄奥生涩的印记,一道古朴的神灵虚影在张皑的身后若影若现,绝地天通的伟力从指尖迸发,画面里,神灵虚影以手托住青天,随后向三人砸去,在一道道生涩的印诀变换之中,华夏守护神盘古氏的力量展现无疑。

    “合力对付他!”三个黑袍人同时欺身而出,三个不同的印记在掌中形成,三道不同的攻伐法术从三个不同的方向朝着神灵虚影攻出。

    偌大的洪荒之中,只见盘古手持盘古开天钺,一斧劈开星辰与世界,古朴的气息透过了无数年的沧桑,化作了张皑掌心之中那一道惊天的攻伐玄法……“镇!”

    纵是九天十地,也似乎在这一击之下崩塌,三个黑袍人只感觉自己面对的是一道古老的深渊,黑暗与荒芜似乎要将他们吞没,三道无比强大的玄术似乎成了大海之中漂浮的小舟,随时都会被大浪掀翻。

    “砰!!!!!”

    一道道玄术的碰撞几近照亮了苍穹,这化身神灵的一击已然超越了观心境之范畴,几乎快要到达虚仙境的高度!三个强大的黑袍人只感觉自己修炼的几十上百年的修为就如同蝼蚁一般可笑,在这蕴含一丝古神沧桑的攻伐之下随时都会崩塌……

    “走!我们不是他的对手!”为首的黑袍人从玄术中脱身,抓着两个同伴便是化作一丝黑烟消散。

    “下次多摇点人再来整我嗷,你们几个狗老六!”张皑对着远方吼了一嗓子,随后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隐在了云端向鹤鸣山飞去。

    “我倒是不怕这几个祖国人,但家里人毕竟是普通人,可甭让这几个崽种知道爷住哪里了……”

    张皑推开林天乩隐居小房子的大门,自顾自倒了一杯水慢慢抿着,却没注意到自己的四肢百骸之中早已翻起了惊涛骇浪。

    直到……惊涛骇浪翻到了口腔里……

    “呕~”估计张皑吃了三包牛板筋也不会想通为什么自己一天能吐两次,估计得再吃三包才想得通……

    可关键问题显然不是这个,至少对于现在的张皑来说肯定不是……因为,他吐在了林天乩平时盘的串珠上面……

    “卧槽……卧槽……呕~卧槽!”张皑手忙脚乱的又吐在了串珠上,林天乩死也想不到那股韭菜的味道能从西府殿飘到自己家里……

    这串珠不干净了啊……

    张皑拿着串珠就往山腰的小溪跑去,一边跑一边吐,整个鹤鸣山都弥漫着一股如遭天劫的味道……

    神太一诀:我可不可以换个宿主……真特么埋汰……

    张皑的腹部自然是霞光大作,就算是蠢如张皑,也明白这不和通神丹有关也得和通神丹有关了,赶忙是调息盘腿,调动体内的玄气镇压通神……诶?通神丹呢?

    观心境,意味此境修士可调用玄力以窥己心,此境修士练的是“我”,自然可以看见体内情形,张皑现在看得很清楚,通神丹不见咯。

    “小家伙,你是在找这个吗?”一个看不清面容的男子在张皑的身前出现,男子身着战甲,看起来古朴而强大,他的手上,正捏着一颗圆滚滚的丹药。

    “你怎么……呕~”张皑抬头看向男子,顿时一口没憋住又吐了出来,污秽穿过男子虚幻的身体,吐到了地上……

    “……”看得出来,男子很沉默,张皑也很沉默,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

    “我是通神丹的炼制之人,你吞了通神丹,便是与我有缘,我且问你,你可是华夏之人?”

    “肯定涩,我嘎嘎正统华夏人……呕~”

    男子看起来很想逃,连带着语速都加快了:“即是华夏之人,便满足道祖血脉,能将我激活,自然有着原初道术,能承载通神丹之力,肯定有着圣级体质,小子,我不要求你什么,修炼吾之术,需与天地斗一个高低,你可愿意?”

    “我不愿意,我还想多活两年……呕~”

    “……”估计男子吃了三包牛板筋也不会想明白,为什么会有人不愿意……可这通神丹已经被他的身体炼化了,他不愿意也得愿意了。

    “小子,这神太一诀已经择你为主,你若不练此术,便无人可敌天道,你可知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

    “打住打住哈,我语文老师上个月才教了,这句话的意思是无为而治,不是真的走狗。”

    ……怂逼不可怕,就怕怂逼有文化,眼看诓是诓不住了,男子开始利诱:“一门原初级秘法。”

    “十门”张皑狮子大开口,直接一刀神经病级砍价。

    “成交”男子呵呵一笑,随后大手一挥,便将张皑体内的玄天镇浊气轻易碾成粉末……

    “卧槽,我咋感觉这十门要亏了卧槽……”

    给张皑胡思乱想的时间不多,因为男子开始剥离原先的玄天镇浊气了,痛的这个在家里连家务都没做过,人生最痛经历是七匹狼给的的小少爷嘎嘎乱叫。

    “妈呀啊啊啊啊啊,你鲨了我吧啊啊啊啊,痛痛痛!!!”

    ……好在玄天镇浊气和张皑的结合并不紧密,几分钟的时间便是剥离干净,否则真得疼死这小子,与此同时,男子的指尖一道无色的玄芒从张皑张大的嘴里钻了进去,直接盘踞在丹田之中,玄芒随风而长,仅仅几息时间便充满了张皑的四肢百骸,古朴的气息充斥着少年的身体,玄芒的强悍甚至引来了万里雷云。

    “好在我料到了这一点,不然这不就黄了吗?”男子呵呵一笑,对痛麻了的张皑说道:“小子,我们还会再见面的。”而后男子一跃而起,直奔雷云而去……

    刹那间,雷云破碎,月亮东升……

    没有任何天动异象,没有任何神话史诗,在这个大风吹过来都能吹垮的小小茅屋旁,神太一诀,再次现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