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神太一诀:开局立地成圣 > 正文 第六章 玄天镇浊气vs镇世仙凰炎
    (偷袭一章,年轻人不讲武德)

    如果没有继承东烛天之名的话,做个运动员也还是不错的。

    嗯……张皑跑的是真滴快。

    从老林回到这个充满恶臭的小屋到张皑跑的不见踪影,仅仅是眨眼之间的事情,前者还没来得及发飙,少年就已经下了山。

    “……臭小子……”看着满地的韭菜,林天乩气的心脏病都快出来了,下意识拿过放在一边的串珠就开始盘……这串珠都腌入味了,越盘韭菜味越浓……

    8.52,张皑按时到了家,此时他的父亲张啸已经在挑选一条不失优雅的七匹狼了,没想到张皑居然卡着点回来了……张啸叹了口气,刚刚想以张皑回家的时候左脚先跨入门为理由揍他一顿吧……又觉得多少有点不好,最后还是按耐住了手痒没有动手。

    “呼,还好还好,时间没过。”

    张皑看了一眼手机,随后把自己锁在了房间里。

    那个穿着战甲的男子是谁?为什么又要让自己修炼这个叫做神太一诀的功法?问题太多太多,以张皑的智商可够他好好理理的了。

    “哎呀,不想这些了。”张皑随手把手机一丢,盘腿开始回顾这充满了奇幻色彩的一天

    “我应该……看见另一个世界了吧……”

    哪个男孩子在少年时没有幻想过自己是可以斩妖除魔的齐天大圣,哪个七彩斑斓的童年不是以遗憾唱作了收场……张皑看着天花板上吊着的灯,十年前,他这样沐浴着灯光,幻想着自己的乐章……十年后,他还是这样看着一样高度的夜灯,少年长大了,“我以手中剑,但护国土一方……”

    一夜……无眠。

    翌日清晨,顶着黑眼圈的少年从床上爬起,洗脸……漱口……拿了两个包子,然后向学校走去……诶,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

    张皑愣了愣,而后看着手中升腾的玄气:“好像,昨天……”

    他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变了啊。

    ……变是变了,学该上还得上。

    今天的白麟二中,课间显得比以往热闹的多,昨日鹤鸣山下午和晚上分别响起的巨大轰鸣声成了每个人的谈资——

    “不装了,我摊牌了,昨天是我在渡劫,惊扰到诸位了……”

    “我听我在气象台工作的姑姑说,气象局并没有检测到雷电的踪迹……”

    “昨天晚上好像突然压抑了好多,然后一下就明朗了……”

    “对对对,我也感觉到了……”

    张皑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对于周围同学的谈论表示深藏功与名……

    “张皑,昨天的事情你知道了吗?”一个梳着马尾辫的清秀少女放下书包,坐在了张皑的身边,正是他的同桌云昕。

    “啊,听说那桌的哥们儿昨晚渡劫呢……”张皑随手指向刚才说渡劫的那哥们儿。

    “噗,什么啊,你也相信那些神神鬼鬼的啊。”少女看着张皑的侧脸,眨了眨眼睛。

    “我跟你说哦,有些事儿吧,你还真得信……”张皑转头盯着少女,看起来极为正经的说道:“我以前就见过龙,嗷嗷厉害……”

    “真的啊?”少女的眼睛一下就亮了起来。

    “我当时隔得老远,那男的似乎在和龙搏斗,我听见他的声音都是有气无力的了……他好像在说……全套一条龙,一北五不打折……”

    “讨厌啦,你在说什么啊!”少女的脸色一下就由白转粉,又由粉转红,旋即转过头去不看张皑了。

    不再逗着少女玩,张皑打开了眼前的书,高三下册了,无论是对于谁来说,这都是人生中极为重要的一个阶段,不正经如张皑,也都知道要努力一点了……如果没有出现那个混世魔王的话。

    可生活往往是戏剧化的,班主任赵老师领进来的新同学,让的张皑直接眼前一黑。

    “这是我们班转来的新同学,卫夏,希望各位同学可以和她好好相处,卫夏可是武术生哦,大家不要惹她哦……”

    “妈的,红毛女魔头……”

    虽然只有一面之缘,张皑还是深刻的记住了这个踩了他一jio的混世魔王,看着那张极其适合桀桀笑的脸庞,张皑差点当场宕机。

    特别是卫夏还看着我笑……她笑什么?她在笑什么!她一定是想杀人灭口来着啊!我好慌!救命!救命啊!

    ……

    张皑一点也不奇怪卫夏怎么知道他就读的哪个班级,林老头肯定是没什么骨气的,他比较想知道的是卫夏的身份,啥背景啊一晚上就调到我们学校来了?哦对了,我俩啥仇啥怨啊你特么追到我学校来!你不会是在纠结我用脸把你鞋底弄脏了吧!你踏马……

    “老师,我想和那位同学坐,您看……”

    “坐,坐坐坐……云昕你调去和王恩泽坐吧,新同学和张皑坐……”

    云昕还想说两句什么,弱弱的看了眼满脸杀气的卫夏后,还是乖乖的腾了位置。

    小皑子,你自求多福吧,老师对不起你……赵老师摇摇头,引导卫夏坐到了张皑身边。

    老赵,你这是祸水东引啊……

    十秒钟时间你可以做什么?写一个名字?喝一口水?可在张皑同学眼里,他可以把班主任十八代祖宗全部问候一遍……

    “放轻松,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只是想看看,被林老头夸赞的快翘上天的第五十五代东烛天到底有什么本事,自我介绍一下,南天殿,第五十五代凰星魁,卫夏。”

    一道灵魂传音在张皑的脑海中回荡,张皑一边咒骂着林天乩一边回答道:“第五十五代东烛天,张皑,很高兴认识你。”

    “客套话就不用多说了,我刚刚看了课表,今天没有晚自习,我在西府集团等你,只有强者才配和我交谈。”

    哟呵,你这小妮子特么的屁股还翘挺高,还只有强者才配和你交谈!我特么刚刚看你和老赵聊的挺开心啊,装杯杯是吧,小心爷一脚给你那个硅胶假屁股都踢爆!

    有了事情期待,时间就过得很快,眨眼就到了放学时间,卫夏夹着张皑就往市内走去……

    张皑不知道,在他目光未至的角落里,那个名叫云昕的少女,却是满眼的失落。

    ……

    西府集团地下十一层,综合训练室。

    一男一女两个玄者遥相对视,自然是张皑和卫夏两人。

    “华夏第九军玄能旅凰星团青天营营长卫夏,请战。”卫夏身着劲装,平时散开的红色长发梳成了高高的马尾,看起来极其干练。

    “额……嗯……菜某鸡真爱粉应援会会长张皑,请战……”

    没有气势……小黑子食不食油饼?

    “……华夏第九军玄能旅东烛团一条龙营成员张皑,请战!”看了一眼林老头给的小抄,张皑有了点底。

    “应龙!应龙!一你大爷的一条龙!你特么嫖傻了吧!”林天乩站在场外骂骂咧咧。

    “那就,战吧……”卫夏化身为一团赤红的烈焰,直奔张皑而去,战斗之前张皑已经从老林那里薅了一些数据,得知凰星魁历代传承的玄气名为“镇世仙凰炎”,想必也就是卫夏所施展的玄气。

    “玄天镇浊气……给我灭了她。”

    神太一诀,乃是万法之根本,可以气化形,幻化成其他的玄气,玄天镇浊气品阶虽高,却还远远比不上神太一诀,自然可以模拟出。

    混沌气体与滔天烈焰碰撞在一处,音爆声轰响而出,修为低一些的科研人员甚至耳蜗都流出了鲜血!观心境的对决实在太恐怖了!

    “卫夏的实力已经到达观心境绝巅了吧……”林天乩问道。

    “刚刚突破,小妮子和凰星魁的契合度虽然不高,但是我都能看得出,她还是挺努力的。”白老呵呵笑道。

    “可惜,今天她注定要败……”

    “哦?为什么?”

    “昨天张皑在回去的路上遇见了三位天级四纹缉神卫,最后……三人伤败逃离。”

    “这……这怎么可能!那些家伙可不是什么善善之辈,同阶之中也是少有对手,怎么可能!”

    “张皑的体质,可以帮助他迅速学习一些东西,昨晚那么一点时间,他便是掌握了太平术法里的古仙镇地决……”

    “就算如此,小妮子可比张皑高出一个等级啊……”

    “别忘了,张皑还掌握了齐仙术,同级情况下,卫夏不是张皑的对手,慢慢看吧,对于我来说,一场已经知道胜负的战斗,可没什么意义。”林老头拍了拍白老的肩膀便离开了。

    “……”

    场面上,也的确如林天乩所预料,卫夏的攻势虽然十分猛烈,但来来回回,也就只有那一招化身火,很快便被张皑找到了躲避之法,而反观张皑,虽然比卫夏低了足足一个境界,但是却依靠着花样繁多的玄术和层出不穷的秘法,竟是隐隐占了上风。

    “这小家伙,还没动用过齐仙术呢……”白老喃喃道。

    “想打败我,你还早两万年呢。”张皑嘿嘿一笑,手中法诀一变:“六道轮回!死者苏生!”

    又是一样的招式,又是一样的味道,昨天用来对付金纹黑袍人的障眼法,今天又用上了。

    还是一样的好用,看见张皑不断变化的手势,卫夏一个猛刹,似乎想要躲过张皑的一击,谁知张皑猛的一个变换,所谓的死者苏生一下转变为初级玄术斩雷刃,劈在了卫夏的腰间,后者因为挪动变化身形,本就处于平衡不稳的状态,再加上张皑的一击,下盘便更是不稳,一个踉跄便倒出了擂台外。

    “好小子,倒是真会骗啊……”白老微微颔首,没想到这场玄天镇浊气和镇世仙凰炎的对决,竟是如此草草收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