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神太一诀:开局立地成圣 > 正文 第八章 太一法术显威——彷徨的张皑
    “看来,你们是不打算罢休了……”眼见放的狠话没能把白老吓走,张皑沉默了两秒钟,随即,后者的额头上浮现出一个古朴的剑印:“既然不走,那就留在这里吧。”

    神太一诀,来自那个诸天万界之中无人敢提起的神灵所创,练至大成,可凌驾于天道之上,纵使以张皑的圣体之能,这两天的时间也不过是把最为简单的一击练至入门,并且以他目前的身体状态,顶天了可以支持两次玄术的释放,然后身体就会陷入虚弱之中。

    神太一诀的伴生入门玄术,名为轮回古剑,以体内修行出来的神太一玄气化为轮回古剑,篆刻六道轮回之印于其上,修至圆满,可以斩因果,倒阴阳,蔽日遮天,无所不能,在这两天的时间里,张皑已经将轮回剑印凝聚在了额头上,一念之间,即可随时发动。

    “哼,我倒要看看你一个观心境的小辈,可以释放出什么样的惊世玄术。”透过黑袍传出来的声音是被白老用玄术改变之后的,莫说张皑,纵使是卫夏也听不出来是谁的声音。

    “那就,瞧好了。”话音刚落,宙宇领域被撕出了一条狭长的空间裂缝,一把气息如渊的古剑,从裂缝之中缓缓浮现,六个玄奥的印记在古剑周围缓缓浮动,正是那轮回六道的印记。

    “轮回剑,给我斩!”张皑眉间剑印古朴金光大盛,虚浮于半空之中的轮回古剑似乎与那方小小的剑印有着心灵感应一般,剑身嗡嗡鸣响,随即爆射向白老,速度之快,就连白老都无法避开这一剑,只得设法硬接一击。

    “不动明王身!!!”白老一声爆喝,体表金光大作,作为华夏的老牌五天之一,白玄的身上同样有着华夏所属的禁忌级别玄技——“释迦阐道印”,而不动明王身正是释迦阐道印里最为强悍的一式防御玄术,经过近五十年的沉淀,白玄老头已经将这一式防御玄术修炼到了极致的地步,纵使是当年修炼最强攻伐禁术虚妄堪仙剑的五天之首林天乩,想要破掉他的不动明王身,也得付出点代价,五天之中,他的防御能力仅次于中天帝麟子。

    修至极致的不动明王身,能否抵挡住众神之上的那一剑……

    “我想……今天你挡不住我。”张皑脸色一白,身体甚至快要直接倒下,因为就在古剑与金身即将交锋的那一刹,张皑耗光了体内的半数玄气,为眉间的剑印再填了一笔,虚空之中,再次传来一把古剑的爆鸣,第二把轮回古剑跨越而来,径直跟上了前一把古剑的流光,矗立在黑袍人与张皑之间,隔出了一个空隙。

    “砰!!!!!”

    第一把轮回剑,终于是斩到了不动明王身之上,不知是错觉还是缘何,所有人都感觉时间停滞了一下,而后再次流动,天空之中,爆开了无数的烟雾,即便是以林天乩的视力,也看不透重重烟雾下的情况。

    “这老家伙似乎有点玩脱了……”林天乩眯着双眼,似乎想要从雾气里抓住什么端倪。

    “和我拼杀……还胆敢分心……”卫夏身上的火苗已经很微弱了,几乎不足以再支撑她发起什么有效攻击,但她还是竭力阻拦在林天乩的面前,以免他影响到张皑。

    “得了,小娃娃,老家伙不和你打了。”林天乩随手一挥,玄气枯竭的卫夏便被提起来丢到了一边,晕死了过去。林老头盯着烟雾,神情严肃。

    “很厉害的一击,不过,还差了一点火候。”烟雾逐渐散去,白老的身影逐渐浮现,本来大盛的金光变得若隐若现,但依旧保持着,就连身上穿着的黑袍也未有一点破损。这一剑的结果,纵使是轮回古剑,也并没有突破半步真灵境的防御。

    “还有,一剑呢。”张皑并没有想到对手的强悍防御居然可以硬接轮回古剑的一击,本来这第二把略显虚浮的轮回古剑,是用于震慑和卫夏交手的黑袍人的,可现在看起来只能往天上的黑袍人斩出了,至于身后的那人,只能另想办法了。

    看着第二把轮回古剑,白老头也是愣了一下,刚才他的精力全部用来对抗第一把轮回古剑了,属实没感觉到身边居然还有一把,眼见张皑似乎要发动第二把古剑,白玄脸色一变,刚才那第一把已然是他那不动明王身的极限了,这第二把剑若是能保持着之前威力的一半,那就算是以他半步真灵境的强悍身躯,也得当场炸为血雾,虽然实力到了他这一步,就算没了肉身也可以设法重铸,不过他可没那么多时间来浪费。

    “得得得,小祖宗,我怕了我怕了,你把这神剑收回去吧。”白老头一把扯下了面罩,露出那张老脸。

    “卧槽,白老?咋是你啊?”看着老人的面庞,张皑明显愣了一下,但出于警惕,他并没有立刻将轮回古剑收回。

    看着张皑这举动,白老也是哭笑不得,随即说道:“刚才我才跟你俩买的游戏币呢,咋就不认识了?”

    听着白老这么说,张皑才将信将疑的将轮回古剑从半空收到了手中,随即问道:“你这是干啥勒,半路上劫我俩干嘛……这家伙不会是老林头吧……”

    看见被认出来了,老林头也是嘿嘿笑着扯掉了脸上的面罩:“你小子眼力劲儿还多好,我俩这不是来试试新任五天的潜力吗?”

    “嚯,我看你俩刚刚放大的时候,可没打算给我留手啊!”张皑骂骂咧咧的说道。

    “就你那一剑,要是我还留手的话,你现在看到的就是我的灵魂。”白玄说道,他到现在都还不敢相信,那惊天的一剑居然是从一个观心境巅峰的后生手中斩出的,他很清楚这种威力的技能,已经不是华夏那明面上的几个禁忌玄技可以造成的了。他复杂的看了张皑一眼,却还是没有发问,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遇和秘密,他同样也有,他知道有些事情,不该问,也不能问。

    “呵呵,虽然不知道你这一剑从何而来,但老头相信你。”林天乩笑了笑,转头就打算离开,深藏功与名。

    “这一战,你做得很好,无论是从最初的反应速度,还是后面对于玄术的把控和释放,要不是卫丫头拖了你的后腿……”

    “原来是你们两个老家伙……”卫夏打断了林天乩的话,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看见卫夏的动作,林天乩和白玄老脸一下变得煞白。

    ……

    皎洁的月光下,天府市的路灯显得极为暗淡,若是有细心的人抬眼望来,一定能见到路灯上挂着的两具“尸体”,在随着清风缓缓飘扬……

    “鬼,鬼啊!!!”若是有胆小的市民见到了这一幕,一定会发出这样的惊叹……啊,实际上挂在路灯上的是两个凄惨的老头……

    “哟,刚刚打架的时候不是挺猛的吗?你俩来继续啊?本姑娘还治不了你们俩!”卫夏拍了拍手,显得洋洋得意,两个鼻青脸肿的老头被挂在路灯上,张皑看着两个老头,也只能投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目光,随后也只能跟着卫夏离开,他可不敢求情……毕竟旁边的路灯上还少个挂件。

    分别之后,张皑一个人慢慢往家里飞去,一边飞一边思考着今天的那场战斗,如果今天来的不是两个老者,而是真正的缉神卫,又该怎么办?最后一剑或许能够斩掉一个黑袍人,可竭力的他又怎么对付第二个黑袍人?

    “如果……我在黑袍人释放出防御玄技之前,就释放出轮回古剑,这局便能轻松解掉……”

    说到底,轮回古剑是可以瞬发的,拖延了那么久,不过是因为张皑作为一个普通高中生,怎么可能狠得下心来杀人……明明知道这一剑出对面便会死,无论是谁,都和他一样是个有血有肉的生命……怎么办……

    华夏五天,乃至是其他普通玄者,每个人都要走这条路,每个人都要有这样的觉悟……既然踏进了另外一个没有法律与秩序的世界,那么不是你杀别人,便是别人杀了你……

    “你就用这样孱弱的内心来完成自己的誓言吗……你就用这样懦弱的灵魂,来保卫自己的国度吗……”张皑看着自己的双手,它从未沾上过任何生灵的血,可从成为一个国度的守护者开始,他的这条路,便必定是由白骨和鲜血堆积出来的,或许老一辈的五天现在还能为他遮风挡雨,可未来还长,若是一直由上一辈的五天来为他遮风挡雨,那他算什么东烛天?

    想要坐在这个位置上面,杀人,无异于屠狗。

    不惧杀,不嗜杀,方可成豪杰。

    “让他自己想想吧,我们传授他再多经验,始终不是他的答案。”看着张皑彷徨落寞的身影,跟在后面的白老拉住了想要上去安慰他的林老:“当年我们还不是这么过来的,我可记得你杀的第一个家伙就是个米国崽子,当时你可吐了好几天……”

    “唉……”

    其实我们都知道答案,其实我们也都知道这是个残酷的世界……其实我们都不想踏出那一步,其实我们都希望这个世界保持和平……可掀起的浪花是灭不完的,想要保护你想保护的一切,你没法拿起圣经,那就只能拿起屠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