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神太一诀:开局立地成圣 > 正文 第九章 新五天相会
    到家的时候,张啸正在给自己的七匹狼上面涂油哈气,想着一会儿张皑回来给他个大大的“惊喜”,但看着儿子一脸的茫然,张啸思索良久,还是收起了皮带,打算陪儿子聊了聊人生。

    “儿啊,咋滴啦,分手了啊?”张啸端着一杯咖啡走到张皑身边坐下,粗糙的大手揽着张皑的肩膀:“没事儿,这人生啊,就是这样,起伏不定,分手啊,相当正常,我和你一样读高中的时候,就有一个美女……”

    张皑看着侃侃而谈的父亲,突然出言打断:“爸,你这个罗曼蒂克爱情史我妈知道吗?”

    看着笑容逐渐消失的张啸,张皑拍了拍父亲的肩膀:“爸啊,我问你个问题,如果有一天,我在学校被人揍了,我应该报警,还是直接揍回去?”

    张啸看着油光发亮的皮带,缓缓说道:“我很想告诉你,你应该报警……但是作为我们老张家的人,被打了,就没有不还手的理由。”

    “我明白了。”

    听懂了张啸的话,张皑微微点头,随后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回房间。

    “揍回去,揍回去……揍回去……”

    ……

    “看来,这小子遇见一些问题了。”张啸摇摇头,随后继续盘起了皮带。

    其实张皑自己也清楚,这所谓的缉神卫和他们华天殿是不死不休的存在,作为继承了华天殿五天之一的人,定然是缉神卫必杀榜上的存在。

    ……

    一个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在华天殿的运作下,张皑的身份成功变成了和卫夏一样的武术生,然后因为“武术生”每天要参加训练,所以张皑近来也很少呆在学校。

    张皑本人对此倒是无所谓,以他的成绩,就算几个月不去上课,高考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反正上了也考不上大学……

    但是另外一位“武术生”对此表示很淦,就是我们的卫夏同学,据她自己所说,她还没有体验过高中生活,刚刚体验几天,就在华天殿的运营下付诸东流了……

    “卧槽,你成绩这么差呀,连高中都没考上?”

    “啊呸,我是根本就没考,好吧!”

    张皑不想继续和这个九漏鱼聊天了,直接闭麦。

    ……

    “张皑,你看看这个。”白老递过来一张照片,上面是七八个血肉模糊的尸体。

    “你这个什么鬼东西?”张皑直接往后一跳:“卧槽,好恶心。”

    “得了,别作妖,听老头说说,应该是出事了。”卫夏一巴掌拍在张皑后脑勺上面。

    “藏省自治区,普安市的一个名叫逸灵村的小村庄,发生一起恶性杀人事件,受害者就是照片上这些。”

    “不是,杀人事件找警察啊,给我们看什么?”卫夏抽抽鼻子问道。

    “你不是废话吗,肯定杀人的是什么修玄者啊,警察拿头来处理啊。”张皑好不容易逮到卫夏脑子宕机,自然好好嘲讽回去。

    “嗯,我们怀疑应该是缉神卫那些家伙作案,正好你们这一代新五天也都有过一段时间的培训了,便由你们这群年轻人来解决这次的事情吧。”白老头点点头,随后说道。

    “啊?其他五天,哪儿呢?”卫夏环顾四周,没见到谁的踪迹。

    “不是,白老,这太阿玄力不是在你这里吗?哪儿来的新任太阿神啊?”

    “我可从来没告诉你,虚神巅峰之后剥离神力,上一任宿主会失去力量哦。”林天乩背着一个巨大的背包从后面出现。

    “……好像是哦。”林天乩确实从未这么说过,不过是张皑先入为主,觉得五天剥离神力之后就会失去修为罢了。

    “新帝麟子齐昇和新厌狐仙青茗已经从京都赶往普安了,太阿神风玄会到我们这里来与我们汇合,而后一同出发去与齐昇青茗汇合。”

    这一段时间里,张皑和卫夏与齐昇青茗早已通过视频相识,只是这神秘的太阿神风玄,二人还是第一次知晓。

    “这一代的小家伙,相见的时间是不是太早了点。”白玄显得有点担忧。

    “按照天守的推断,我们五个去做『那件事』的日子不远了,必须尽快让这一代小家伙成长起来,华夏不能没有在国际上露面的高阶强者,这个层可不能断。”林天乩答道。

    “卫夏和风玄两者的身份……”

    “先不要告诉其他人,卫夏虽不是……但是是值得信任的,至于风玄……说句难听的,我们还没什么东西能引起他背后那些家伙的觊觎,他也没必要对付我们。”

    “行,这一代的小家伙,可都不简单啊……”

    ……

    “哟,都在啊,嗨!”一个紫色长发的青年男子从西府集团的通道里跳了出来。

    “你们这个通道怎么设计的比南天集团的都阴间?”青年男子的手上提着一大包东西,就像是……来度假的。

    “你们俩就是凰星魁和东烛天吧,你好你好!我看过你俩的照片好多次了,一眼就认出来了,果然是郎才女貌一表人才啊……”

    看着这青年男子随手揽过两个刚刚换了衣服准备下班的科研人员,张皑和卫夏的表情逐渐僵硬。

    “咳咳,咳咳咳……”白老咳嗽几声,青年男子不解的看向白玄,只见后者挤了挤眉头,眼神撇向石化的卫夏和张皑。

    “哦哈哈哈哈哈,我开个玩笑,开个玩笑……”他尴尬的笑了笑,随后揽过张皑的肩膀:“你就是凰星魁吧,听上一辈凰星魁王大娘说过很多次了,说你长的有多帅多帅……”

    “我是,东烛天……”

    ……

    藏省,萨拉市,萨拉机场。

    “张兄,我跟你说,我跟你可真是一见钟情……啊不是,相见恨晚,我们俩一定是失散多年,异父异母的亲生兄弟……”

    三个小时的机程,两个自来熟的男孩早已经称兄道弟打成一片,却是苦了卫夏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

    “风兄,不必多言,回去之后,我做个东,在天府市内耍一圈,你定要赏脸前来!”

    “一定!”

    ……

    靠着白玄给的地图,三个人在萨拉市内兜兜转转,终于……迷路了。

    “其实吧,我有一个想法,夏姐啊,要不咱……打个电话给齐昇,让他用薇信开个定位吧……”背着自己和卫夏两个人的行李,张老头老胳膊老腿的实在走不动了,甚至于激发他那个可以评残疾的大脑爆发出了本不属于他的光辉。

    “有道理……打吧打吧。”看起来卫夏也快要走不动了,挥了挥手便让张皑给齐昇打电话了。

    ……

    “啊?你们在萨拉?你们在萨拉干嘛?我们在普安啊?”

    ……

    从萨拉到普安,没有高铁,没有飞机,除了火车,便只能自己开车……

    “要不……我们飞过去吧。”风玄看着那从他面前开过去,速度堪比走路的绿皮火车,陷入了沉思。

    “不行,白老说了,普安现在很有可能在缉神卫的视野当中,不能贸然施展玄术,玄力波动很有可能会被察觉。”卫夏摇摇头。

    “我有一招……”张皑看着头顶飞过的客机,嘿嘿一笑……

    普安市上空,由萨拉飞向乌鲁市的客机下方。

    张皑三人用强力吸盘黏在飞机上,背上是不知道从哪里偷来的降落伞背包。

    三人的头发上都结起了冰块,如同三尊冰雕一般。

    “到了到了。”以风玄的目力,很轻松就判断出了飞机已经进入普安市,也是出声提醒两人。

    “这么高掉下去,如果降落伞有问题,我们会不会摔死啊?”卫夏说道。

    “你要不要听听你自己再说什么???”

    三人同时将吸盘内的气放出,而后开始自由落体。

    下方是普安市市区外的一处荒野,人迹罕至,三人选择在此处下落,既不会引起其他人的发觉,又能先观察一下普安市的环境。

    ……

    “齐昇和青茗在哪里等我们?”张皑看着左手腕上的三防定制智能手表,上面的地图显示着三人现在的位置。

    “他们在普安市市内一家青年旅馆,坐标已经发给我了,我们现在就可以赶过去。”卫夏说道。

    “快点过去吧,为了赶这个飞机,行李全部丢在萨拉市了,到时候过去了还得去买一些东西。”

    ……

    大概在晚上七点钟左右,大家成功会面。

    风玄是东广省出生的人,是老一代凰星魁所挖掘出的天才,意外触发了太阿神的传承力,继承的虽然是西府的力量,却是正儿八经的南方人,而青茗同样是东广出生的人,都是隶属华天殿的情况下,自然与风玄相识,至于齐昇和风玄为何会相识,张皑卫夏就不清楚了,他们也没听过齐昇或是风玄说过。

    “哟,这不齐昇吗,几天不见,这么拉了?”

    看着满脸胡子拉碴的齐昇,风玄嘿嘿一笑:“落魄了啊齐大队长。”

    “别皮,这次是正事儿。”齐昇淡淡的说道,向着张皑和卫夏轻轻点点头,算是打了招呼。

    “嗯,挺麻烦的,至少,对于你们来说。”从齐昇的身后,一个老态龙钟的老人慢慢杵着拐杖走了出来——正是本次带队的老人,上一代帝麟子,齐千秋。

    新五天联手的第一次任务,从现在展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