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神太一诀:开局立地成圣 > 正文 第十章 缉神卫『错乱』
    普安市,逸灵村。

    黑夜笼罩着原野,沉寂与缄默,飘荡在举目之中。

    “从这里过去,手机就没有信号了,要给家里人打电话的,就现在打吧。”齐千秋看了看手机上愈走愈弱的信号,说道。

    “没事,林老给我父母打过电话了,说了我是去集训了,不能带手机。”张皑耸耸肩膀,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他这个妈宝男都不打,我有什么好打的?”卫夏誓不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嘲讽张皑的机会。

    “嘿嘿,我无父无母,没什么牵挂,你让我打我都不知道跟谁打。”风玄嘿嘿一笑,好像在说什么微不足道的小事。

    “我……我和风哥差不多。”青茗嗫嚅着说道。

    至于性格沉稳,隐隐有成为这一只新生队伍队长倾向的齐昇,就更没有打电话的理由了,他爷爷齐千秋就在旁边站着呢。

    “别怪老爷子话说得直白,这一次要面对的,我也不知道具体是谁,若是缉神卫之首亲至,老头子自身都难保,我知道,你们在家里可能都是父母的宝贝,可能曾经都是普通人,我现在允许你们放弃这次任务,回去安安稳稳过日子,等跨过这条线,可就没有回头路了。”

    “以我的特殊能力,足以短时间对抗老一辈五天之一这种级别的敌人,我不走。”张皑摇了摇头,虽说要他随时随地为国捐躯他可能还真得考虑考虑,不过神太一诀在手,他还真不相信有什么东西可以轻易威胁到他的性命。

    此话一出,除了见识过张皑那轮回剑的卫夏之外,其他几人皆是一脸诧异的看向他。

    老一辈五天,那可皆是半步真灵境的强者,他一个观心境巅峰如何对抗?

    还未等齐千秋发问,卫夏便是开口说道:

    “他都不走,我就更不走咯。”卫夏一脸轻松,有一种生死置之度外的云淡风轻。

    “嘿嘿,杀得了我的人,有啊,当然有,不过我觉得还没出生呢。”风玄的手中,一股细微到几乎无法察觉到的玄气缓缓升起,若是有心人仔细看看,这玄气虽然也是黑色,却是白色之中参杂了一丝黑色,更为接近灰色,并不是太阿剑所传承的道祖镇妖劫所修炼出的黑色玄气。

    这有心人,自然是修炼了神太一诀,对玄气敏感程度超出常人的张皑。

    “卧槽,五天里面有俩修炼的都不是传承玄气,有点惨啊这华天殿。”张皑咂了咂嘴,心里暗自吐槽道。

    “行,那既然如此,老夫想听听,你们现在都是什么修为了?”齐千秋原本紧绷的老脸,在听了三人表态之后缓缓舒展开来:“小昇先说吧,顺便自我介绍一下,也让大家互相了解了解。”

    “行,我的玄力等级在前两天刚刚突破到半步虚仙境,应该算是目前队伍里最高的,然后刚刚满十九岁,年龄应该也是最大的。”齐昇抱了抱拳说道。

    听着齐昇的介绍,张皑咂咂嘴,暗道:“不愧有个老五天爷爷,这天赋就是不一样,契合度居然那么高卧槽。”

    青茗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我来吧,我的玄力目前是观心境巅峰,年龄是十七。”

    看着青茗介绍了,争强好胜的卫夏也跟着说道:“我今年十八,现在是观心境绝巅。”说着,还向张皑做了个挑眉的挑衅动作。

    “嘿嘿,我也十八,目前也是观心境绝巅。”风玄跟着说道。

    “我的话,十七岁,目前是观心境巅峰。”

    听完了五人的介绍,齐千秋微微颔首:“你们这些小家伙,实力都不错啊,我观风小子体内气息虚浮,怕是不久便要突破到半步虚仙了吧。”

    “侥幸,侥幸嘿嘿。”风玄摸了摸后脑勺,有点不好意思的笑到。

    “呵呵,修道之路,可没有侥幸可言啊……”

    ……

    以普通人类的天赋,就算走上了修玄之路,也很难在有生之年突破凡境达到入玄境界,而缉神卫这个不知本部何处的组织却是拥有两位数十年前便是半步真灵境的正副会长,五六位虚仙境的长老人物,几十位观心境界的天级缉神卫,上千位通云境的地级缉神卫,不知其数的入玄境界玄级缉神卫……纵使是掌握了整个华夏玄能天才的华天殿,抛开传承的五天之力外,表面上的实力也不过如此,这个小小的组织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这么多修玄天才?这个问题困扰了整个华天殿很多年……

    灵安山脉,这个名字是逸灵村的村民取的,逸灵村虽然属于普安市所辖,却一直保持着幽静隔绝的生活环境,纵使是二十多岁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也几乎都选择了留在村里上山刨食儿,少有选择前往市里工作,博一个广阔天地的,原因就是这高耸崎岖的灵安山脉,将这方小小的逸灵村几乎与世隔绝,没有见过那世俗的花哨,自然也就不会有离开这里的念头。

    “啊啊啊,这山特么的怎么这么高!!!”风玄看着眼前弯弯绕绕不知何处是尽头的山路,以他那毛毛躁躁的性格自然是受不了明明可以飞行却偏要依靠体能走路上山的折磨。

    “风小子,忍忍吧,还有一会儿就到了。”齐千秋随手递了瓶矿泉水过去。

    其实风玄哪里是累了,他是单纯看不下去了……

    青茗和齐昇的关系本就暧昧如恋人,一路上两人走在最后面小话不断,张皑和卫夏虽不是情侣,可两人在与林天乩白玄交手之后,虽然经常互损,但关系亦是极好,走在前面开路的速度跟搞军备竞赛似的,于是这么一来,他就只能和老头子走在中间……

    “毁灭吧这个世界,我累了……”

    或许是听见了风玄的梦想,两道流光忽然乍现,顿时,两道屏障从天空中落下,将三队隔绝开来,随即在朦朦胧胧的视线中,青茗齐昇和张皑卫夏消失在了齐千秋的视线里面。

    “该死!是『错乱』,跟紧我!”齐千秋挥手打出一道屏障,将他与风玄二人包裹在其中。

    “没想到……居然是你亲自带队。”一个虚幻的骷髅头在虚实之中反复切换,旋即一道“影子”撕破虚空走了出来。

    “我也没想到,我以为守在这里的可能就是两个小喽啰,没想到……居然是你……把我的人放了,否则今天你可别想安然离开!”齐千秋身上黄色的光芒大盛,自然是帝麟子传承的玄气万古镇疆诀。

    “哼,老东西,20年前你都打不过我,20年后你就更别想了。”“影子”手中,一团茫茫的雾气飘起,逐渐形成一朵莲花的形状:“让吾看看,这么多年,你这老东西,有没有什么长进……”话音未落,“影子”化作一道黑色的雾气原地散去,而在风玄和齐千秋的视野里面……天黑了。

    ……

    而在张皑和卫夏的眼里,错乱的瞬间,他们则是被转移到了一个独立于外界的空间。

    眼前是一片荒凉的平原,目光所及之处空无一物,莫说人类动物,纵使是野草也看不见一根。

    “张皑,我俩一起去玩的电玩叫什么?”突然,卫夏看着张皑的眼睛问道。

    “好像叫穿风,怎么突然问这个?”张皑回想了一下后答道。

    捏了捏张皑的手,仿佛确定了一下真假之后,卫夏说:“没事,我怕你是被这个空间所拟出来的虚影。”

    “哦,我也考考你,我有多少根头发?”

    “???”

    “答不出来,卧槽,你是假的!”

    “刚刚我还有所怀疑,现在发现睿智成这样,看来你的确是真的……”

    ……

    “哼哼,小两口可真是腻歪啊,好好享受你们最后的时光吧……”此时,半空中一个苍老的身影似乎跨越了空间而来,虚仙境中期的强大气息爆发,连地上的沙石都似乎被这强大的气息扬起,直扑向二人脸上。

    “虚仙境……”张皑感受到来人的气息,秘术齐仙术同时发动,气息层层拔高,接近半步虚仙的气息绽放开来,对抗着天空中的老者。

    “你个老东西是不是瞎,你特么才和他两口子!你全家都和他两口子!”卫夏仿佛一只被踩了尾巴的母狮一般对着天空上的身影大吼,手上的仙凰炎仿佛不要钱一般向天上的身影狂扔。

    “不是……你带着我一起骂啊?”听着那奇怪的话语,若非是正在对峙,张皑是动作绝对是以手扶额。

    火球还未接近老者的身便被一股莫名的力量化为虚无,后者微眯着眼睛,似乎在酝酿什么一击必杀的手段。

    “别丢了!快躲开!”张皑环抱着卫夏踏着八卦步伐飞速退去,转眼间数个近十米高的巨大突刺从地上扎出,连带着整片大地都在摇晃。

    “卧槽,你个老东西,有杀招是真放啊!”看着那高耸的突刺,张皑很难想象要是没躲开他俩会被串成啥样。

    “哼,躲得还挺快,若不是会长下了必杀令,老夫我倒是生了爱才之心。”

    “必杀?就凭你?”卫夏一个爆步,化身火直冲老者杀去,刹那间便是三重音爆声响起,三次音速加持着少女攻伐向那个神秘的老者。

    这是她和张皑修行了近一月的组合杀招,由她拖延住对方,张皑则趁机凝练盘古虚影,而后由张皑抵挡对手,她则可以闪身到后方施展镇世仙凰炎中所记载的强大杀招仙凰曜日炎。

    ……

    “盘古开天斩!”张皑一声爆喝,遮天蔽日的盘古虚影瞬间凝练而出,手中的开天钺丝毫未停,斩向老者。

    “砰!!!!!”盘古巨钺斩击在老者身上,卫夏则是趁机后撤,离开了攻击范围,同时手中一道火焰燃起,仙凰曜日炎爆射而出,直奔老者而去。

    火炎轰击在老者身上,再配合上盘古钺的重击,纵使是半步虚仙的强者,在这玄术之下,不死也得重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