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剑意难平 > 正文 第002章 重生!
    昆明府!

    距离宁州府六百里之遥,西南道第二大主城!

    烈日高悬、炙烤着大地,城门外行人如织,叫卖声,吆喝声、交谈声交织成一片繁华热闹之景象!

    一行快马疾奔而来、披风烈烈,密集的马蹄敲击着青石板铺就的路面,传来如同暴雨落下的冲击声。

    远远听到战马奔腾的声音,城外集市上的声音瞬间减小了七分,过路行人、摊贩、江湖武人,见到这一行奔行而来的队伍,无不纷纷露出缄默之色。

    直到那一行人纵马进入城中,众人这又才恢复之前的热闹。

    但他们嘴里谈论的话题,却是转变成了纷纷猜测,这又是哪个倒霉鬼落在玄衣卫手里!

    玄衣卫西南镇抚司!

    方不胜在门前一个急停勒住马缰,身形翻飞落下将缰绳人给一旁闻声而来的力士,身形直奔镇抚司内而去!

    “属下方不胜前来复命、拜见镇抚大人!”

    奔入大堂内,方不胜朝着上方背对着那道身影跪拜道!

    “事情都办妥了?”

    片刻、一道毫无波澜的声音从这位镇抚大人嘴里传来,他背负着双手,缓缓地转身看着台阶下跪着的方不胜问道!

    “回禀大人,姜家满门除姜攸检长子尚在镇北王手下、小女姜玉曦在梵净山之外,所有人皆以斩首!”

    方不胜微微抬起头扫了一眼那道身影、又立刻低下头去小心翼翼去声音洪亮的汇报道!

    “我问的是那件东西拿到手了没有!”

    方不胜的话刚落,上方那道身影便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

    语气之中蕴含着一抹冷厉之色,一股淡淡的煞气弥漫,整个大堂的温度在这一刻仿佛瞬间陷入寒冬一般。

    方不胜浑身一颤,心中升起一股寒气与畏惧,声音变得颤抖起来:“属下...并无所获...”

    “毫无所获?这不可能!”

    他的话刚落,镇抚使如雷霆般的声音便瞬间传来,语气之中带着几分怒气!

    镇抚使眼神之中寒光闪烁、怒意勃发,紧紧地盯着方不胜!

    “那件东西的重要性你应该清楚!”

    “若是找不到你我都要承受天怒,姜家人既然皆死,姜玉昊、姜玉曦又常年不在府中,暗谍也没有发现姜家有人暗中离开境内,难不成那东西飞了不成?”

    冷冽的声音从镇抚使嘴里传出,方不胜张了张嘴却无从反驳!

    死人是不可能让那件东西认主的,所以上面才会痛下杀手,就算认了主只要人死了,那件东西自然会再出现!

    既然人都死了,他也将姜家翻了个底朝天,那件东西又能藏在哪里?

    “你是不是漏掉了一个人?”

    就在这时,镇抚使冰冷的声音传来,打断了沉思的方不胜。

    闻言,方不胜浑身一颤,整个身体伏在地上大声道:“属下不敢有任何遗漏!”

    “是吗?那——”镇抚使冷冰的眼神看向整个身体已经贴在地上的方不胜、缓缓开口到:“姜玉阳怎么回事?”

    听到这个名字,方不胜浑身一颤如遭雷劈、眼神里闪过一抹不可思议!

    “姜玉阳在三日前与城内纨绔子弟争风吃醋遭到暗算,被人打成重伤垂死,昨日我亲自查看确定已经死亡,尸体已经浮现尸斑,身体伤口出现腐烂、血液已经凝固发臭,断不可能复活!

    仵作、医馆大夫皆下此结论、何况以属下实力境界,区区普通人断不可能瞒天过海,所以...小人...生出怜悯之心留了他一个全尸,姜家人尸体皆扔在乱葬岗,逃不过野狗饿狼等猛兽的啃食...”

    方不胜看似解释、却是在极力的辩解着,心中却是忐忑不安起来!

    “仙器之灵不能以常理度之,怜悯之心不是你我这等人该有的!”

    镇抚使冰冷的声音传来,语气平静,似乎在陈述一件无关痛痒的事实,但越是平静,方不胜心里却越发恐惧!

    他正要开口挽救,镇抚使的声音却是再次传来!

    “给你三天时间,姜玉阳不管死活我要看到结果,姜玉曦那边我也要见到人,你自己看着办吧!”

    听到镇抚使的话,方不胜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一股劫后余生之感升起,但紧接着他连忙跪拜在地嘴里恳求道:“属下恳求大人准我调动玄鹰之权!”

    说完,大堂里一阵沉默,片刻后在他踹踹不安之中才传来镇抚使的声音。

    “准!”

    ......

    嗷呜~!

    旺~旺~!

    嗷嗷~嗷嗷~!

    四周传来野狗的咆哮、饿狼的嘶嚎以及撕咬之声。

    有了新的希望之后,听到周围的动静姜玄心中反而担忧起来,若是尸体野狗野兽啃食,自己还有生的希望吗?

    总不能让自己开局就变成鬼吧!

    这难度未免太大了些!

    “老天爷!你玩我呢!”

    他心中喃喃自语,有些无奈又有些愤慨,但于事无补!

    眼前一片混沌的空间之中,他的灵魂孤零零的如同无家可归的孩子一般,这时四周飘来一片片灰色云雾,如同碎片一般。

    他看着自己虚幻的灵魂体、似乎随时要消散掉,这些如同碎片般的云雾传来一股熟悉感,同时对他充斥这一股吸引力。

    他尝试着挥舞着有些虚幻的手臂,去触碰其中一块碎片,顿时云雾瞬间朝他涌来,没入虚幻的魂体之中、伴随着一声声愤怒的嘶吼之声传来!

    “报仇!报仇!报仇!”

    剧烈的嘶吼充斥着他的脑海,伴随着一道道模糊的影像和记忆蜂拥而来!

    啊——!

    他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想要将那股充斥着强烈怨气的声音赶出去。

    然而,随着他的挣扎,四周的碎片却仿佛像是找到宣泄口一般,蜂拥而至!

    于是更加宏大的怒吼声传来,一时间整个脑海里全是报仇两个字,似乎大有一股他不同意便不会停止的意思!

    “停下!给我停下!老子答应你报仇行吗?”

    姜玄怒吼着,虚幻的灵魂面孔极度扭曲、挣扎着!

    “但前提我得活着,这具身体得属于我!”

    他再次怒吼,然而就在这一声怒吼之后、异变骤生!

    唰——!

    一道光亮瞬间刺破眼前的混沌与黑暗,他分不清那光芒是什么颜色!

    白色?金色?紫色?

    好像都是,又好像都不是!

    下一刻、一道一尺来长的剑光浮现,紧接着分裂成一个个不过牙签大小的秀珍小剑忽然扑向四周。

    与此同时姜玄的意识骤然发现自己成为了一个旁观者,他看到那一道道秀珍的小剑涌入那具已经死去很久的尸体的血脉之中。

    剑光搅碎了血脉之中干涸的血块,贯穿了经脉血脉。

    轰隆——!

    与此同时,耳边传来了一道似乎尘封已久的大门被推开的声音。

    骤然、他看到那已经干瘪发黑的心脏爆发出一道璀璨的光芒,随即开始跳动起来,同时从心脏之中涌出一股磅礴的血液,如同开了闸的洪水一般涌向血脉之中。

    涌出的血液将血脉之中的凝固已经粉碎的血块冲出,尸体大嘴一张吐出一捧黑灰,吓得一旁刚刚靠近的两只野狗一个哆嗦。

    然而这还没完,当血液遍布全身之后,肾脏之中同样一股磅礴的生命精元狂涌而出,蔓延向全身上下!

    霎时,那些已经死去的细胞、坏死的肌肉在这一刻仿佛复活了一般,这具身体充满了生机!

    尸斑慢慢消散,腐烂的血肉重新生长起来,一股生机勃勃的气息弥漫而出!

    “肾藏精、心藏血...原来如此!”

    作为旁观着的姜玄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心里不由得大为震撼!

    就在这时,一股吸力瞬间将他拉扯向这具新的身体,同时四周的野狗饿狼却仿佛像是闻到了什么绝世美味一般,疯狂的朝着这具身体扑来!

    再次进入这具躯体,姜玄顿时便感觉到自己似乎能够控制这具身体了,但是下一刻、四周的剑光弥漫快速汇聚,再次凝聚成一尺来长的小剑。

    小剑呼啸激射而来没入他的灵魂之中,一股晦涩的信息蜂拥而来!

    与此同时,躯体之上爆发出一道道剑光、呼啸着直奔那疯狂扑来的恶狗野狼,瞬间洞穿一片,吓得剩余还未扑过来的野狼恶狗惨叫一声疯狂逃窜而去。

    片刻后,只见那具恢复了生机的躯体双眼忽然挣开,然后僵硬的爬起来,摇摇晃晃的朝着丛林之中踉跄逃窜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