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书网 > 剑意难平 > 正文 第006章 人间温暖!
    呼——!

    吸——!

    悠长的呼吸声从房间里传来,姜玄盘坐在床榻之上静静地吐息着。

    咄咄——!

    就在这时,房门敲响,一道宏亮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姜兄弟出来吃饭了...”

    听到外面那宏亮、诚恳之中带着憨实的声音,姜玄心中微微一暖。

    杀了玄衣卫之后,靠着玄鹰的尸体,他在山里待了九日,终于将神形百变入门之后,他在也扛不住每日吃着毫无盐味的鹰肉决定离开这里!

    而且他也发现,修炼盘古九炼之中的功法,以汲取血肉、食物之中的能量强大自己、但提升境界反而让他饿的更快!

    那么大一只玄鹰,他预计着至少能坚持半个月左右,但却只坚持了八天半就吃完了。

    他的身体就像是个无底洞一般,但凡吃饱了只要一开始修炼,不需要两个时辰便会饥肠辘辘。

    他将这种变化归咎于前身整日流连风月之地、亏空太大!

    但是一只玄鹰下去,加上瓷瓶里的丹药都快消耗完毕、依旧没能补充满他认为的亏空之后,他才认识到是功法的原因!

    食物消耗完毕,丹药却也不能补充消耗,除非自己不修炼,不然往往一颗丹药也扛不住半个时辰。

    日啖一牛、对他来说都只是小事!

    他觉得自己若是敞开了吃,一边修炼的话,一天十头牛都未必够,这样一想,兜里那三千多两银子反而变得杯水车薪起来。

    三千两银子也不过能买五六十头牛而已,也就是说真要敞开肚子也只够他五六天而已!

    想到此,他不由得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穷文富武、也不是这个玩法啊!”

    他长叹一口气有些无奈,但好处是显而易见的,就是这是来日他感觉自己的力量就远超前世,足有五六百斤的力气。

    叫门的叫牛大勇,村子叫刘家村,牛大勇家一共四口人,父母加上三四岁的小妹以及他!

    昨日他在山里连续翻了几个山头,顺着河流行进了上百里才看见人烟,此时的他经过醒来后的逃亡,浑身衣服早已破烂不堪、如同乞丐一般。

    进村之后本想讨些吃的喝的,但是村里那些人却对他避如蛇蝎,甚至有几个地痞流氓还打算将他绑了卖给牙行。

    就在动手之时,牛大勇路过遇见、顺手救了他并且并且收留了自己!

    “有劳大勇哥了!”

    姜玄拉开房门,以江湖之礼拱手说道!

    “哪里的话,出门在外能帮就帮,再说我看你也不像是坏人,顺手为之罢了!”

    牛大勇挠了挠头说道,他虽然有些憨但却不傻,第一次见到姜玄虽然衣衫破烂,但那一身破衣服的布料都不是他们这种普通平头百姓买的起的。

    而且姜玄虽然藏着兵刃,但他还是看出来了,当时虚弱无比姜玄被地痞流氓欺负,想到这偏远山村也能遇到江湖人,便起了恻隐之心救了下来!

    “家里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只有些粟米、几只老母鸡,明日我起早些进山采点药草买了,买些肉食回来,只可惜村里没酒,姜兄弟多担待些!”

    牛大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姜玄却是首冲若惊:“这...如何使得?”

    他深知这一家情况,并不是那么殷实,老两口有两亩荒地,两亩水田,一年的粮食产量不过七八百斤,交上两成赋税后人均不过百斤粮食而已,勉强不让一家人饿死罢了!

    几只老母鸡更是家里经济来源之一,他昨日进门就发现院子里养了五六只鸡,在山野乡村,老母鸡下的蛋也要一两个小钱一枚。

    对他们来说珍贵得很,很多鸡直到老死都不会杀的,为了他却直接杀了一只,这让他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乡风淳朴也好,或许牛大勇另有所求也罢,但是不管怎样,这杀鸡招待他这个素不相识的外人,也足以让他心中感动了!

    “使得的、使得的!”

    不善言辞的牛大勇憨笑的说道,一旁的牛父和牛母只能赔笑。

    他能看出二老眼里的担忧之色,心中微微一叹,心中了然。

    倒是牛大勇的妹妹二丫,虽有些怯生生的看着他,但更多的却是盯着桌子上陶锅里炖的鸡肉,不断的咽着口水!

    姜玄落座,牛母为姜玄盛上一碗鸡肉,这一碗便是半只鸡。

    他看着面前不知道算是碗还是盆、装满了鸡肉和香菇等,散发着浓郁的香味,一时间有些不好意思。

    牛母又为他盛好米饭,拉着二丫准备离开,小丫头恋恋不舍的回头看着桌子上的鸡肉。

    “何不坐着一起吃?”

    这时姜玄开口,他知道在古代家里有客人的时候,妇人是不能上桌的,但这些规矩对他来说并没有什么。

    “这...”牛父和牛大勇闻言,脸上露出为难之色。

    “江湖儿女哪来的这么多规矩,伯婆和二丫一起吃吧!来来来!”

    姜玄起身对着二丫招手到,牛大勇父子二人见此却是面露惊讶和犹豫之色。

    二丫也是意动,看了看母亲又看了看父亲,眼里露出渴望之色。

    “既然...小哥开口,那就坐在一旁吧!”

    牛父见此,这才开口说道,牛母带着二丫拘谨的坐在一旁。

    动筷之后,姜玄看着其他人只顾着夹桌子上的素菜,姜玄心里一叹、嘴里顿时觉得没了味道,心里有些难受。

    他将碗里的鸡腿夹出一只放在二丫碗里,几人大惊失色。

    “这...怎么使得?”

    “二丫还小,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营养要跟上才行,再说了、这么多我一个人怎么吃的完?你们也一起吃啊!”

    姜玄微笑着摆了摆手说道,一边用勺子将锅里剩余的鸡肉分给大家,一时间三人端着碗局促不已。

    他们这幅面孔,反倒是让姜玄极为的不适,他只能摸了摸二丫的脑袋说道:“快吃吧!不够哥哥碗里还有!”

    “谢谢大哥哥...”

    二丫怯生生的说道,但是眼中却满是满足和欣喜!

    一顿饭,吃的一家人有些受宠若惊!

    “听小哥的口音该是北方人吧,怎么会到南方来?而且这一身伤...?”

    饭后、牛父开口问道,他本不想开口,但是心中的担忧却又让他不得不开口。

    听到牛父的话,姜玄心里自然明白对方在担忧什么,他咧嘴一笑解释道。

    “伯父说得没错,我本是洛阳人士,八岁那年父母被村里的地痞流氓欺负打伤,后来撒手人寰留下我孤苦伶仃。

    幸好一位江湖人士路过,替我报了家仇,我缠着那位学了些拳脚功夫,跟着他打算去长安帝都见见世面。

    哪知半路上渡黄河的时候我们却被水匪抓了,送到晋地一处私矿做苦力,这一做就是三年多,十二岁那年朝廷查封了私矿,侥幸活了下来一路碾转终于到了长安...”

    说到这里,姜玄停顿了片刻,脸上露出一抹怅然之色,摇了摇头接着说道。

    “居长安大不易!尤其是我这种丢了身份户籍之人,只能干干苦力,这一干又是两年。

    直到今年开春,我离了长安本想南下看看江南水乡,谁知半路上遇到了怒海帮的人欺负良善,多了两句嘴便被他们抓住一顿毒打关了起来。

    后来又要把我和一群人送到万花谷当花肥,在路过哀牢山的时候遇到野兽袭击我乘乱侥幸逃了出来,一番乱窜这才来到村子里遇到大勇哥!”

    姜玄拿出早就编好的理由,至于去调查,有些事真真假假也未必能全部调查清楚。

    就比如怒海帮运送活人当花肥一事,也不是什么稀罕事,前身记忆之中在宁州府每年都能遇到一次。

    而恰好,前身的重伤其实也跟怒海帮脱不了关系,怒海帮可是万花谷花神阁的头号舔狗,当时队伍之中就有花神阁的一位花仙子,前身见色起意出言调戏才在晚上被人半路偷袭打伤的!

    所以此时说他是花肥也说得过去,而恰好隔天这帮人进入哀牢山之后就遭遇到妖兽袭击,当时作为守备的姜攸检还准备派人去绞杀,结果隔天就被满门抄斩了!

    而他现在脸上面容也早已经不是前身姜玉阳的脸,而是他前世的面孔,这都归功于神形百变的功劳!

    听到姜玄的一番话,牛大勇在一旁都不由得捏了捏拳,感同身受、如自己亲身经历一般。

    “想不到小兄弟经历如此惨痛,不如就暂时在我家住下,等伤好了再做打算!”

    牛大勇开口说道,一旁牛父闻言也是一叹,他这一辈子都没出过远门,最远的也只是离开过村子去镇里和县城。

    姜玄的话他也分辨不出真假,但心里却已经当了真,毕竟姜玄那一身伤就是他这一路来所经历的最好的见证!

    “这...多不好意思,恐怕会给你们带来不便吧!”

    姜玄犹豫的说道,他其实并没想多待,呆在这里只会让这家人更难办!

    他原本是准备打算明日就动身离开的!

    “这有什么?”

    牛大勇拍着胸口说道:“你现在这幅样子就算有些拳脚功夫估计都走不出村子,那几个地皮流氓可不好惹,都是练家子、背后又有人,恐怕早就盯上你了,等你养好伤在决定去处也不迟!”

    “何况,过段时间我也准备去青山县城,青山县衙在今年入秋之后会招收一批衙役,正好轮到我家要服徭役,距离入秋还有三个多月、我准备先去城里武馆学些拳脚功夫才好参加选拔,姜兄弟到时候可以跟我一起去青山县城!”

    牛大勇咧嘴说道,一副期待的看着姜玄:“正好这段时间,姜兄弟可以跟我讲讲外面江湖上的事情,以后进了衙门少不了要和江湖人打交道!不知道姜兄弟愿不愿意?”

    “这有何不可?”

    听到他的话姜玄点头说道,却是计上心来,心中一动开口问道:“不知道这衙门挑选衙役有什么要求,像我这种外乡人能不能参加?”

    想要修炼资源是必不可少的,但这个世界资源大多数掌握在朝廷和宗门手里!

    原本,他还在想着该怎么想办法获得足够的资源来修炼,毕竟这个世界想要在修炼一道上走得更远无非是两条路。

    第一加入宗门,但他的年龄已经过了最好的习武修炼的年纪,宗门未必会收徒,就算进了宗门估计也就只是底层人员罢了。

    第二便是加入朝廷的一些官方衙门,俗话说衙门里面好修行,大夏朝有玄衣卫和神捕门和兵部三大衙门其中高手如云,而且资源更是丰富。

    除开这三个衙门便是普通的府衙县衙之中,也需要练武之人或者青壮作为衙役。

    玄衣卫进不去,当兵要靠战功、晋升太慢,但神捕门却有很大的晋升空间,只要在普通衙门之中有能力有实力,经过考核或者举荐便能进入神捕门当差。

    靠着俸禄和功劳获得资源修炼,这无疑是眼下最适合他的了。

    所以听到牛大勇的话,他一时间就有了心思,能有什么比用敌人的资源让自己强大起来、再反杀回去更令人解气的事情呢?

    况且,就算是玄衣卫和神捕门知道他没死,也不一定想得到他会这么大胆直接藏在他们眼皮子底下吧!

    “倒是没什么大要求,普通徭役只要是家世清白,身强体壮会些拳脚功夫就可以,所以想要选拔都先要去武馆学习几个月拳脚功夫。”

    牛大勇闻言解释道:“倒是想要做有正式编制名额的衙役,需要至少是筑基壮血境界、甚至通力境界的修为才行!”

    听到牛大勇的话,姜玄立刻就下定决心来!

    “既然如此,那到时候我便与大勇哥一起前往县城吧,也去试试看能不能当选衙役,这些年也折腾够了,也是时候找个地方安定下来!”

    “那感情好!”

    听闻姜玄的话,牛大勇顿时激动起来,脸色涨红的看着姜玄试探性的问道:“不知...姜兄弟能不能教我一些...拳脚功夫...?”

    “这又有何不可呢?只要大勇哥想学...”

    “太好了!不如我们结拜为兄弟...?”

    院子里,传来牛大勇欣喜万分的声音。

    不远处,牛父牛母两人脸上也不由得扬起了一抹笑意。

    ......

    时间一晃又是是来日过去,两人终于踏上了前往县城的道路!

    “他爹、他爹,快过来!”

    送走了儿子,牛母进入房间准备收拾一下屋子,掀开为姜玄临时搭建的床铺枕头,看到下面的东西牛母不由得一惊,连忙转身冲到门口对着院子里的丈夫呼唤道。

    牛父闻言急匆匆冲入房间以为出了什么事,当妻子拉着他进屋、看到枕头下那铺满了的铜钱,还有十几颗指头大小的碎银之时,两人相视一眼有些发愣。

    “这孩子......”

    良久两人不由自主的同时感叹道,脸上露出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