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九章 新的世界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午后,王言正不知疲倦的打着骚扰电话。

    就在接通了一个电话,王言滔滔不绝的讲着的时候,对面没有焦躁,没有谩骂,没有粗暴的挂断电话,非常安静的听着王言说话,不时提问一些关键性的问题。

    王言知道,他的机会来了。经过一番沟通,约定了第二天看房。

    第二天看房的时候是两个人来的,他们是一对即将步入婚姻殿堂的夫妻。

    男的叫张海,是一家互联网公司主管技术的中层管理,年薪百万。女的姓刘,名字不知道,他一老爷们贸然问人家媳妇叫啥干什么玩意儿。也是一个企业的管理人员,收入比张海差一些,但是也没差太多。他们比王言大上两岁,三十左右。

    由于婚期的关系,没有选择新房。看了几天后成交了一套二手房,繁华地段。120平,1200万。本来是咬死1250万,最后王言出马,摆平业主。

    王言现在水平够用,谈吐不凡,加上又帮着省了大笔钱。两人对王言的感官特别好,业主内边也没毛病,都不是差钱的人。最后一共是收了一个点的中介费,皆大欢喜。

    这一单让王言一把赚了将近十万块,这是他之前近一年的收入。当然到账没有那么快,要走完手续才能到账,时间在一到两个月左右。

    这一单的成功,也让王言想明白了,不整没有用的了。前期赚钱,等赚够了钱,安排父母好好玩一玩,再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享受人生就完了。以后随着王言能力提升的越来越恐怖,赚钱只会越来越简单。钱都赚差不多了,还整那些没有用的干啥,相信那时他的价值已经实现过无数次了。

    随后的一段时间,平平淡淡,王言依然是重复之前的日常。

    直到三月末的一天晚上,正在看书的王言再次收到了系统的提示

    “《无间道》中的陈永仁许愿:得到救赎!”

    看到陈永仁的愿望,王言不禁一笑:“这陈永仁绝对的后悔了。不想在苦海里继续挣扎了。”

    念头一闪,又想到这世界有点危险,剧中那是各种打黑枪。王言决定把得到的属性点都加在体质上。并不急着加点,王言还是喜欢一点一点的加,这样能有个消化适应的时间。

    随后打开电脑,登录会员,开始看无间道一二三。又继续查了一下当时港岛的一些资料,说实话,除了看过一些港片儿,王言对港岛没什么了解,粤语他也不会说。还有各种黑社会,犯罪组织啥的,短期想要整明白,真不是简单的事情。

    王言也不去管那些了,真要是等都了解透了,那得啥时候的事儿了。正好还能更好的提高自身的能力,未知才是最好的挑战不是吗。

    当即拉上窗帘,喝了一口水,躺到床上。

    二话不说拉出面板,选择前往。

    蓝光闪过,王言消失无踪。

    、、、

    王言睁开双眼,愕然的发现他正站在一处牢房的门口。

    见王言发愣,他身后的狱警直接用力推了王言一把:“扑街啊,发什么呆,进去啊。”

    王言被推的一个趔趄,扭头看着狱警没有说话,他发现狱警讲的话他听的明明白白。

    那狱警见他如此,更是愤怒:“看我?想打我啊?死扑街。”说着想要一脚把王言踹进去。

    王言反映多快啊,没等他起脚呢,直接闪身走了进去,口中连声道歉:“不好意思哈长官,走神了,走神了,哈哈。”这话是用粤语说的。

    看见王言这样,狱警意犹未尽的顿了顿脚。卯了个大劲没发泄出去,不上不下整的他很难受。脸抽了抽,不爽的骂道:“不要搞事,你小心啊,烂仔!”关上牢门,狱警骂骂咧咧的扬长而去。

    王言这才有功夫打量屋里的情况,四张上下床,空间开阔,条件还不错。除此之外,还有三个人用他们以为的恶狠狠的眼神盯着王言。

    没有选择接收系统安排的身份信息,此时显然不是一个好时间。

    看过不少港岛黑社会影片的王言知道是怎么事儿,来之前也有心理准备。

    “别整没有用的,你们仨一起上吧。”王言没有废话,对着三人勾了勾手。

    这对整天吆五喝六的古惑仔来说简直就是奇耻大辱,三人二话不说就冲了过了。

    王言让过冲在前的一拳,猫腰重击腹部,直接把那小子打吐了。随后就势后退一蹬,强大的爆发力带来了无与伦比的速度,让过第二人的大飞脚。这时第三人才举拳迎上,他哪有王言速度快啊,直接一个摆拳打在下颚。回身就是一脚踹在第二人的后腰,直接把他踹趴下。

    说时迟,那时快,基本上不到二十秒左右,王言就把三人干的失去战斗力。一个在那抱着肚子干呕,一个直接晕倒,还有一个揉着腰躺地上哼哼。王言痛打落水狗,上去就是一顿拳打脚踢,招招直避要害,却又给三人打的死去活来。晕倒的都疼醒了,剩下两个更不用说了。

    三人的嚎叫把狱警吸引了过来,直接抬上担架把三人送去医务室。看王言这么猛,过来的狱警对着王言一通警告,就没再多做什么处罚。都是人,他也害怕。好在刚才的内个狱警没来,不然给王言安排一回禁闭是跑不了的。

    通过刚才的战斗,王言也知道了一般的古惑仔、小混混是个什么水平,心下也是安心不少。

    随便找了个上铺的空床躺下,这把才能安静的接收信息。

    系统安排的身份是七七年随大溜从大陆偷渡过来的,当时政策原因,过来就给身份证。通过多年的打拼,终于在屯门地区打成了一个小帮派的大哥,掌管一条街,手下二十多人。之前因为伤人入狱,判了一年,现在吃牢饭。

    并不是在传说中的赤柱坐监,就是一个普通的关押罪犯的监狱,都是一些刑期不长的,王言现在还不够格进赤柱,那里关的才是大佬。

    系统还非常贴心的赠送了LV2的粤语。

    其它的一点信息没有,都要靠他自己。现在的时间是90年9月,他要到91年9月才能出狱。

    王言有点接受不能,好赖整个警察啥的,不行卧底也可以啊。结果整个纯的不能再纯的烂仔身份,他是一阵大骂狗哔系统。但是系统一直很尿性,他都不知道这狗哔玩意儿有没有智能。

    腹诽一阵,王言也认命了,不认命他也出不去。

    打开系统面板,看着属性栏的数据

    王言

    属性:力量12

    敏捷12

    体质13

    精神13

    未分配点数4

    王言纠结了一番还是没有贸然的加点体质,现在他就感觉体质提高的越来越慢了,加上之后不是更慢?因此,王言还是打算先行锻炼,练不动了或者遇到危险救急时再加,利益最大化吗。

    不再胡思乱想,当即热身了一番,就开始做起了运动。

    现实生活中的一个多月,王言为了谋生存、求发展,运动强度大不如前。坐牢的这一年就疯狂锤炼自身,正好这监狱里人渣有的是,格斗炼体两不误。

    而且回归后系统还免费赠送身体保养服务,少了后顾之忧,玩命干就完了。

    王言来时是下午,干架没用多长时间,一直在运动,王言早是饥肠辘辘。

    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狱警打开了各个牢房的锁,集合到食堂吃晚饭。不过这晚饭除了量不少之外,也没啥油水儿,味道也就凑合事儿吧。本身就是监狱的大锅饭,再加上王言吃了三十来年的北方菜系,实在吃不习惯。

    王言盘算着怎么搞点钱花,安排安排狱警,提高点儿待遇啥的。他每天都要做大量的运动,营养跟不上可不行。

    他现在身上是一分都没有,至于外面的小弟,王言估计早就散伙了,指望不上。

    最后思来想去,也只能是在身边的这群狱友着手了。

    安静的吃的饭,听着同桌的其他人说着一些监狱内外的事情,王言对情况也有了一个笼统的了解。

    在港岛有很多的社团,什么洪兴啊、东星啊、和连胜啊什么的大大小小社团无数。现实中也是如此,这或许是系统为了平衡弄出的一个世界。

    系统的安排也注定了王言只能在黑社会事业上发展,毕竟一日黑,终身黑。想做正行,找工作都没人雇的。

    混社会呢,就是有进无退。什么时候想退了,什么时候也就该死了。

    晚饭总体来说是在氛围友好的环境下吃完的,毕竟这里面关押了港岛大大小小社团中的成员,敌对的互相骂两句很正常。

    吃过饭后,古惑仔们推推搡搡的回到各自牢房。王言则是在房间中溜达着消化食物。

    随后又简单的运动了一番,收拾收拾就上床睡觉了。牢房里就他一个人,没有咬牙放屁咯叻嗓子的,舒舒服服的一觉到天亮。

    起床热了热身,洗漱一番,便到了早饭时间到。

    之后就是狱警分配工作,坐牢也不是让你过来享福的。更何况王言没安排狱警,分配的工作并不轻松。王言甘之如饴,虽然劳动工作与自己有目的地针对训练相差甚远,对于耐力来说确是要强上一筹的。耐力好那玩意儿还用说吗。

    王言在这边努力提高耐力,内边一帮小大哥就不高兴了:“玛德,这小子很拽啊,到了这里都不知拜码头的吗。”

    等到休息的时候,来了十多个人直接把王言围起来,随后面前俩人侧身让出一个毛楞的古惑仔:“小子,我洪兴的,你混哪里的?他嘛的不知道规矩吗?”

    王言看着面前一个个二十来岁的不良青年,过来跟他摆山门讲规矩。摇了摇头,他无话可说。

    都是赤手空拳,没有枪他谁都不怕。没有废话,直接抡起一圈砸在面前的领头人身上,随后一脚闷在他肚子上踹出去老远。王言那是卯足了劲的,直接打飞了几颗牙。晕头转向的大哥满嘴漏风:“妈的,给我皱他。忘洗里干。”其它小弟们见大哥发话,二货不说上来围殴王言。

    随后的就是一声声哎吆哎吆的痛喊声,王言也疼,他现在也就是打个四五个古惑仔,还不能无伤的程度。古惑仔再烂,那也是街斗经验丰富,普通人是不是他们对手的。王言精神强大,咬牙硬挺,思路清晰,鼓着一口气和古惑仔们拼了个七七八八。

    最后就是包括王言,都躺地上了。王言是鼻青脸肿的站起来,随着动作也是一阵疼的他直抽抽。踉跄的走到领头的面前,鼓起了劲就是一顿拳打脚踢。

    狱警一直在远处看热闹,这时看到分出结果了,上前收拾局面。给了王言两棍子,疼的他嗷嗷叫,把他拉开,随后都给弄到医护室,大声呼喝着围观的古惑仔干活,不雅惹事。

    他们一走,围观的古惑仔们就议论开了,八卦吗,都喜欢。纷纷打听这是哪里来的猛人,怎么这么牛逼。这也正常,不说其它的,一般人也没人感惹洪兴。而且王言还这么能打,不要以为古惑仔都是陈浩南。就王言估计,一些出名的打仔、双花红棍之中,王言的战绩也能排上号了。都是普通人,那也不能各个都是拳王啊。

    王言可以说是一战成名,当然了,任何事都是有代价的,自然要承担相应的后果。王言所的监狱中有近四分之一的人是洪兴的小弟,好几百人啊。拔出萝卜带出泥,王言可是捅了马蜂窝了。目前仇没有多大,还不至于整死他,那也有他受的,以后肯定是日日鼻青脸肿。

    狱警把王言带走,可以说是救了王言一把。要不然等被他打倒的内一票人缓过来,那他八成是废了。慢腾腾的走在路上,狱警没有催。他们也理解,都打那逼样了,能自己走路已经很厉害了,就是给了他两脚,象征性的宣誓了一下子权威。

    王言在路上想着刚才的一番打斗,总结着经验。他之前也就是找来的单人的专业陪练,像这样规模的是从未接触过的。主要还是归功于王言学的杂、学的多、反应快。要不然就以王言相比古惑仔强的不多的身体,这会儿应该ICU了。

    格斗吗,不管跟谁打,打多少人,归根结底还是靠身体。这一番打斗,王言是身体被掏空,特别疲惫。相信很多人都干过架吧,没有从小到大都没干过的吧?干完了之后就会浑身无力,甚至还会颤抖。王言就是这种情况,他倒是不抖,经过多年的训练已经能够很好的控制了。主要还是王言的实战经验太少,控制力差了不少,六分力就能给人干倒,他用九分,挥霍太多。

    王言总结一番,就是三点,一身体,二技巧,三控制。

    说的不少,实际很快就到了医务室,医生挨个检查、上药。王言的伤看着重,也避开了大部分要害,抹点药休息一下就好了。因此给王言安排了一张床,让他休息休息。

    王言躺在床上四处打量。医务室不小,可能也是长期总结的经验,床位不少。

    看着看着王言就看见了被他昨天暴打的三人,三人显然也看到了王言。

    主要是经过一段时间休息,受伤的地方都肿了起来,有点不好认。那三个一排躺着盯着王言猛看,想要确认是不是昨天揍他们的人。

    目光交汇,这下就确认了。三人当即就哈哈哈的笑了起来,招惹一帮刚被揍完正在那骂王言的洪兴仔一顿狂喷。三人很明显不是什么大帮派的选手,在那一顿小心翼翼的道歉,完了继续盯着王言一阵挤眉弄眼。

    王言被这仨逗笑了都。也不怪王言被都笑了,真是一点脑子都没有。他们又不是不回牢房了,那不还是跟王言在一起吗?都不想想回去怎么整,就在这挑逗王言。

    懒得搭理他们,也不理一群渣滓的无能狂骂。索性闭目养神,任由他们继续骂。都那样,你不搭理他,过一会他们自讨没趣,也就消停了。在那盘算着等养好了之后如何报复王言,对此王言自是乐意至极。只要不打死打残,对于这种能全方面锻炼身体还有格斗能力的运动,那是多多益善,王言求之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