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三十八章 行动开始了
    美好有时尽,一周时间过去。

    在村民们的期盼中,一家三口踏上了回程。

    顾佳着急回沪市,这段时间她是整理了不少的资料,还有一些想法啥的,那是撸胳膊挽袖子迫不及待的想要大干一场。

    不过王言不着急,许子言更别提了,知道还能玩一周,乐的找不着北都。家庭投票二比一,顾佳也没有反对的余地。

    最后依然是走走停停的又去了一趟宁拨、舟山,出海玩儿了一把,看了看东极岛、普陀山啥的。

    绕了一个大圈,这才回到了沪市。

    回到家,三口人休整了一天。出去玩的也都累了,到家就想在那撅着,啥也不想干。

    就连一路蹦蹦跳跳的许子言,都没精神头了。

    这也正常,二十多天,一大半在路上。走马观花的看了太多太多,回到家多少的有点儿不适应。

    通过这次,王言也有经验了。

    像这样出去溜达一圈,也就是看个新鲜。到后期,说实话都有点儿疲劳了。

    还是要在当地生活一下,体验一下,深入的去了解一下子,这样才会有不是浮于表面的体会与收获。

    舒舒服服的在家里的大床睡了一觉。

    许子言屁颠儿的上幼儿园跟人家吹牛比。

    顾佳去了甜品店跟太太圈的老娘们聚一把。这回她可长记性了,不会傻了吧唧的以为她顾佳是个人物了。

    没有找李太太的事儿,依然热情的招呼着她们。

    顾佳跟了王言的消息,这段时间在太太圈里也传出来了。这也正常,因为她们之中也有几个人的丈夫和王言有合作的,跟他手下唠嗑啥的也能知道。这个圈儿里没什么秘密,有心一打听,也就知道王言是什么水平的。

    原剧中顾佳跟他们段位差那么多,都能自己升级站到核心位置。现在跟了王言,那还用说吗。

    甚至李太太都过来跟她表达了一下歉意,说是这都是手下怎么怎么样,她也不知道云云。

    这不是李太太服软了,真要说起来她们老李家是碾压王言的。只不过这是对顾佳升级的认可,并维护一下体面而已。

    顾佳也明显的感觉到她们对她的态度变化,还不知道怎么事儿呢。还是问了相熟的于太太,才知道原委。

    弄明白之后,她不禁自语:“原来我是王太太了啊。”

    这种感觉很奇怪,以前她没有强力的背景,还打心眼儿里看不上她们,觉得这群老娘们也就那么回事吧。

    可现在她成了“王太太”,她真的成为了其中的一员,这么一混才明白过来,这种感觉是真好啊。她也不反感了,也不看不上了。人都这样,毕竟能躺着为什么要站着不是。

    更何况身为既得利益者,整不好什么时候守不住本心了,也把当初人家对她那一套整出来恶心下一个顾佳。

    聚过之后,又跟她的好姐妹约了一下子。

    这段时间她们也一直有联系,就是分享一下美食美景啥的装个比,也没有多说什么,都挺忙的哪有功夫扯犊子啊。

    又是那家咖啡店,姐妹三人再聚首。

    看到顾佳,钟晓芹激动的上前抱住她撒娇:“顾佳,我想死你了,你怎么才回来啊。”

    笑着解释了一下原因,又跟二人表达了一下想念之情。

    叫了喝的,大家坐定开始唠闲嗑说闲话。

    “我看你发的照片了,那茶厂的地方太美了。”喝了一口咖啡,王嫚妮说道。

    钟晓芹在一边点头附和,她也觉得那地方真好。

    “还好吧,什么时候有机会我带你俩去玩玩儿。”随后顾佳把那里的情况说了一遍,满意的收获了一下二人羡慕嫉妒恨。

    围着她们的行程,三姐妹唠了半天。

    主要是她们俩问,顾佳轻描淡写的回答。

    这也正常,她们都是一整就出个国啥的,国内去过的也多是那种耳熟能详名气非常大的地方。

    王言她们走过的地方,还是有不少的名气不大景色不差的地方的。甚至有时不知名一段路,一座山都是难得的胜景。

    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什么东西或是什么人突然的惊艳了你,这也是旅行最大的魅力。

    这一行说的差不多了,顾佳问二人:“好了好了,不说我了。你们最近怎么样?”

    说着,看向钟晓芹:“你和那个钟晓阳怎么样了?”

    一说这个,钟晓芹就纠结:“哎呀,还是那样呗。我也不知道应该怎么样。跟钟晓阳在一起我就会想起陈屿,跟陈屿在一起我又忍不住想起钟晓阳。你们说我该怎么办啊。”

    说着,满脸求助的看向顾佳、王嫚妮二人。

    顾佳劝慰着:“既然这样,那不如就好好的享受一下单身,或许过一段时间你就想明白了。”

    王嫚妮也在一旁说着:“对啊,小芹。没事儿的时候不如好好的打理一下自己,你本来就天生丽质,打理一下更是锦上添花,说不得还有其他的帅哥跟你表白呢。”

    说完,和顾佳一起哈哈大笑,给钟晓芹笑的红了脸。

    “哎呀,你们又笑我,就拿我打趣。”还用手推了一下旁边的王嫚妮,小女子姿态尽显。

    笑闹了一阵儿,顾佳道:“哎,小芹,说道陈屿,他干啥呢,好久没有陈老师的消息了。”

    王嫚妮没说话,她不熟。

    说起陈屿,钟晓芹脸色多少的有点儿精彩。

    看她这样,顾佳来劲了:“怎么了,小芹。你那是什么表情?”旁边的王嫚妮也是一脸的八卦表情。

    看着两双充满八卦的大眼睛,钟晓芹无奈道:“他啊,可是时来运转了。前一阵儿,他从电视台辞职了,是因为。。。”

    钟晓芹叭叭的把之前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顾佳二人是一脸的惊讶。

    顾佳是对陈屿有了解的,知道他这完全就是走了狗屎运了,所以才会如此惊讶。

    王嫚妮则是惊讶于陈屿的待遇,虽然税后五十万她看不上,但是她也知道能赚这么多的真的不多见。

    王嫚妮奇怪的问:“他现在可以啊,那你刚刚那表情是是什么意思?”

    “哎呀,你们不知道。自从他换了工作之后,越来越忙,最近更是三天两头的不回家了。”钟晓芹解释道。

    自从上次入完职,第二天陈屿就开始忙活了起来。紧跟公司收购,各种的法务、财务的,这些都得调查明白,不然就是顾佳那样的。

    再说,这公司以后他是要做大哥的,各种事情都是要他负责的。为了不辜负王总对他的信重,陈屿是尽职尽责啊。

    一开始收购公司的时候还好说,后来收购完成,正式开始工作了,陈屿才感受到压力袭来。

    这种压力,完全就是陈屿能力不够,水平太低,就好像大山一样的时刻压着他。没有办法,只能是没日没夜的干,边干边学。

    公司内部结构调整,人员调配,新闻题材,这个那个的,忙的是昏天黑地。哪有功夫想那些情呀爱呀的,他能有时间睡觉都好不错了。

    陈屿能有现在,该说不说的钟晓芹是祝福的。她不得劲儿的是,随着陈屿的越来越忙,在有限的接触时间之中,她明显的感觉到陈屿对她的感觉越来越淡。

    以前刚离婚的时候,她知道陈屿还是想和她好的。加上后来钟晓阳对她开始追求,两个男人高捧她的感觉让她有点儿陈屿。

    现在陈屿忙的没功夫勒她了,她反而开始患得患失了。

    顾佳寻思,你他娘的都跟人俩离婚了,人家爱回不回呗,跟你什么关系?不过这话她不好说,问道:“那你是后悔了?”

    听见顾佳的话,钟晓芹又纠结了:“也不是后悔,就是。。。哎呀,我也不知道怎么说。”

    见她这样,顾佳、王嫚妮表示理解,就是舍不得人家钟晓阳呗。

    王嫚妮象征性的劝了一下子:“那还是顾佳说的,不如你就享受一下单身生活,好好的想一想。”

    顾佳也不想说了,没啥意思,问王嫚妮道:“你呢,最近怎么样,前几天发消息你不还说想要调去港岛呢嘛。”

    一说这个王嫚妮就来气:“别提了,我一说要去港岛,梁正贤就转移话题。”

    “前两天我说要跟他回去,结果他没答应。还当天下午就走了,都没告诉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

    随后把和梁正贤的事情说了一下,问道:“你们说他是不是在港岛有情况?他就是想跟我玩玩。不然怎么不带我回去见家人?”

    这是王言的原因,赵静语忙着转移资产呢,没功夫过来恶心她。

    顾佳一开始就心知肚明,不愿意勒她。钟晓芹就差点儿意思,在那给她俩分析呢还。

    王言这边一早上就去上班了。

    这么长时间也积压了不少事情需要他处理。

    陈屿那边王言一直都有了解,虽然忙碌,但是每天进步的感觉陈屿还是乐在其中的。让他自己先玩儿一阵儿吧,最近王言没工夫管他。

    针对老梁家的行动前几天就开始了,这也是梁正贤匆匆而归的原因。

    梁家有上市公司,王言直接各种黑料发到港府那边举报,带走了几个公司高层调查。

    一般的上市公司的市值都要远远的高过其实际价值,任何风吹草动其影响都是很大的。

    股市大跌,王言手下趁机操作,不断的拉高拉低的消耗他们的资金。

    关键他们家还涉足地产,在国内也有不少项目。那玩意儿重资产,吃现金吃的厉害。猝不及防之下,被打击的手忙脚乱的。

    各种的贷款自然不会少,破鼓万人捶,墙倒众人推。这个行、那个行的电话是纷纷而来,热情的关心一下子近况,委婉的提醒他们欠钱要还的。

    不过这么多年合作多少的还是有三分薄面,关键还是第一波老梁家虽然略显狼狈,损失不小,但到底是挺住了。所以也没逼迫还款,要不然你别说三分,就是九分都没面子,各种查封早就上来了。

    市面上还流传出梁家的各种丑事,不管真假,反正是传的挺邪乎的。

    无论什么时候,这种豪门的瓜人们都吃不够,沸沸扬扬的根本控制不住。

    老梁家的人能做到现在的地步,一家子的精英,没人是傻子。

    这情况很明显的是有人整他们,只是他们查来查去的也没发现到底是谁在背后搞鬼。

    对这一切,赵静语都看在眼里。

    她也不是傻子,那么大的企业,想要整倒不是一天两天就能行的。要是梁正贤回来发现她转移了那么多资产,得生撕了她。

    反正他们被搞得焦头烂额的,梁正贤还在内地泡妞,没人顾的上她。三十六计走为上,在梁正贤回来的前一天,赵静语买了一张机票就跑了。她决定等个一年两年的再回来,要不然她不放心。

    梁正贤火急火燎的赶回来,电话也没说太明白,仔细的听完之后,也明白了咋回事儿。

    他的兄弟姐妹们看到他回来,大家对视一眼找到了靶子。

    大哥抢先发问:“你还有脸回来?是不是你惹的事?”

    梁正贤张嘴想要辩解。

    二哥追击:“不是你是谁?就你全世界的泡妞,谁知道你惹了谁?”

    剩下的姐姐弟弟啥的,也是对着他一顿数落。

    整的梁老爷子都怀疑他了,看他的眼神很危险。

    梁正贤就很委屈,老子跟你们似的那么没脑子?老子泡妞之前不会调查的吗?

    被说的他也没信心:“难道真是我惹到谁了?”

    随后就开始想都得罪了谁,从前往后、从后往前的捋了一遍。

    他遍数这许多年玩过的女人,踩过的男人。

    想来想去的也就是最近的王言,有一点儿小矛盾。那在他看来真的不算什么,犯不着要整死他吧也。

    有怀疑,就要调查,不查清楚怎么会安心。

    说来说去的也没个解决办法,目前看来只有硬干一条。让他们回去准备一下资金,以应对接下来的打击。梁老爷子就挥手让他们滚蛋了。

    梁正贤狼狈的离开梁家的老宅,回到了他和赵静语的家中。

    路上他还想着好好的发泄一下不快呢,结果回到家中,哪里有赵静语的影子啊。

    倒是没有多想,以为她出去办点事儿啥的。

    当即拿出手机给赵静语打了一个电话。

    听见传来的“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以关机。”声音,梁正贤有了一些不好的感觉。

    急忙的给手下打电话,打听了一下最近赵静语都干了什么,以及资金的一些去向。

    “BOSS,是这样,赵小姐她。。。。”手下叭叭的说完。

    梁正贤失神片刻,手机“咣”的一声掉在地板上。

    手下喊了两声“BOSS?BOSS?你在吗?”随后不知说了什么挂断了电话。

    他不知道梁正贤发生了什么,但是最近梁家的事情港岛都传遍了,他是知道的清清楚楚,市面上流传的关于梁正贤的流言据他所知也多是真的。

    根据这么多年的经验来看,翻身的可能微乎其微,老板马上就要凉了。而且还是彻彻底底的资本家嘴脸,对他们并不友好。他忙着找下家呢,没工夫关爱老板,爱咋咋地吧,反正跟他没关系。

    梁正贤失魂落魄的坐在地板上,“接啊!你接啊!”用碎了屏的手机一遍一边通过各种有的联系方式,联系赵静语。结果是注定的,无一例外,全部石沉大海杳无音信。

    久久的联系不到,梁正贤“啊”的一声大喊,愤怒的把手机扔到对面的墙上摔得稀碎。

    他被卷走了大半的身家,基本上没啥东西了。加上现在梁家的情况,他基本上是废了。

    这也是赵静语对王言没啥把握,不敢做的太狠,要不然他指定得露宿街头。

    “表字,臭表字。赵静语别让老子抓到你。啊。。。”梁正贤无能狂吠。

    这些事情王言是知道的,毕竟老阴比躲在后面享受这种幕后黑手掌控一切的成就感嘛。

    就好像那个犯罪心理学,犯罪分子杀完人还他娘的欠儿欠儿的回去看看情况是一个意思。

    事情才刚刚开始,就像赵静语想的那样,那么大一个企业,咋的也得一段时间才能干倒。

    他也就这两天关注一下子,剩下的他不用操心,这些事情交给手下就完了,他们能完成的很好。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是有道理的。梁家的生意多是在港岛、内地,当然未雨绸缪嘛,富豪都喜欢各种的配置资产。梁家向国外转移一些资产、有些产业那很正常,但据王言查到的不是太多。

    他也不在意他们跑到国外继续安乐。

    在国外置产置业,靠的是国内的基业与影响力。跟国外的上流有来往,卖他们点儿面子。

    而到时候没有了国内的根基,如无根浮萍,他们一家去到国外就能安乐?不可能的。

    真以为跑到国外就万事大吉了?

    以前的合作伙伴都不带看他们一眼的,没有面子,只有鞋垫子,你跟谁俩攀关系?

    他们没有影响力,没有人脉,加上各种的民族问题,本地人不会在意的,各种的事情能折腾死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