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四十章 讲和
    又喝了两杯茶水,两人就不喝了。一会儿就吃饭了,灌一肚子水那还能吃下去吗。

    “叔,我去看看顾佳那边。让子言带你溜达溜达。”

    “好,好,让顾佳别整太多,都是自家人,凑活吃一口就行。”

    顾景鸿自是点头表示认可,跟王言俩一起呆着他也不得劲。

    说了两句话,把看动画片的许子言堤了起来。

    虽说挺长时间没见,许子言也挺想他姥爷的。可是他现在很疲惫,一点儿不想动。不过他可没有反抗余地,王言一个眼神过去他就老实了。颠儿颠儿的带着顾景鸿楼上楼下转悠,不时的还得介绍两句。

    这么好的房子,还是他女儿的,顾景鸿看的也挺认真的,不时的还插话提问一下子。

    这让许子言找到了白天吹牛比的感觉,瞬间满血复活,一点儿也不累了,那是啊啊的跟顾景鸿俩一顿白话。

    王言看着涛涛不觉的许子言,心里多少的还是有点儿成就感的。现在这小家伙是身体健康、活泼开朗,表达能力、动手能力也都不差,最主要是皮实、心大。只是王言也分不清到底是顾佳底子打的好,还是他王某人水平高。

    收拾了一下茶具,王言来到厨房。

    正在那叮咣颠勺的顾佳看到王言进来,笑道:“你怎么进来了?快出去。”

    “和你爸聊完了,过来帮你忙活忙活。”

    “王言,我爸他。。”

    不等她说完,王言道:“哎,没事儿。老人都那样,我理解。”

    看她还想说话,继续说道:“好了,快做菜吧,子言都叫唤半天了。”

    顾佳无奈笑道:“你快出去吧,还有两个菜就完事儿了。”

    “我帮你,多少的我也会两下子。还剩啥了?”

    拉出面板技能栏,找到厨艺,LV1入门,挺好的。

    这么多年王言自己在外边,那天天上顿外、下顿卖的,还有楼下周边二里地的饭店,他都快吃吐了。做菜想做熟不难,没事儿想吃了自己就照着菜谱慢慢做呗。

    主要还是不经常错,状态不稳定。他就是有的时候整个菜,神来之笔啊,那简直是绝了。结果第二次就拉跨了,没当时的感觉就。

    不管咋说,他自己吃着是挺香的。

    “油爆虾,还有个白切肉。”

    “那我整个白切肉吧,这个简单。”

    这玩意儿就是把五花肉整熟了,切成薄片,灵魂在酱汁上。一样的材料,怎么配才是问题。这是不断尝试、不断总结,熟能生巧的事情。

    肉之前顾佳都整熟了,在那晾着呢。

    随后王言忙活开了,把肉切成薄片,这玩意儿越薄越好吃。王言的刀法也还凑合吧,之前练武也学过,都是配套的吗。切肉也差不多,手稳就完了。他的掌控力挺好,太快了不行,慢慢的一片一片的片。

    又调了好几碗酱汁,挨个的拿着筷子尝,最后找了一个认为味道最好的浇上去,完活了。

    这玩意儿顾佳也就是个七分八分的就完事儿了,结果王言整了二十来分钟。她那边早完事儿了,就在那满眼柔情、脸带笑意的看王言忙活呢。

    两人把菜端上饭桌,招呼了一下还在那逛的祖孙二人。

    王言整了一瓶白酒,给顾景鸿少倒了一点。

    “叔,怕您身体吃不消,咱俩少喝点儿,意思一下得了。”

    顾景鸿没有反对,他身体什么样他知道,顾佳能让他喝点儿就不错了。

    王言提杯跟顾景鸿俩碰了一杯,小抿了一口。

    “尝尝这个白切肉,看看怎么样?”

    大家尝了尝,顾佳父女俩是交口称赞,直说好吃,随后还跟了一句再淡点儿就好了。

    还是许子言给面子,尝了一下吧嗒吧嗒嘴,又夹了一筷子放到碗里混着饭猛造。嘴里还鼓鼓囊塞的说:“好呲,真好呲。”

    毕竟重油重盐的他吃惯了,调汁的时候也是按照自己口味来的,他们吃不习惯也正常。

    许子言八成也是真累了,所以吃的格外香。要不然他这小不点儿也够呛能接受。

    众人随意的话着家常,说着说着也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顾佳就把话带到了养老院上。

    “爸,你在养老院那边还习惯吗?”

    “习惯啊,吃喝拉撒都有人管,还有一帮老伙计,没事儿说说话、下下棋也挺好的。”

    顾佳“嗯”了一声,继续的在那照顾一脸饭粒子的许子言。

    王言明白,顾佳也是实在放心不下顾景鸿,想看看他是什么意思。

    毕竟两人搭伙过日子也没几天呢,顾佳可能是不太好意思说,趁这机会点他一下子。

    “叔,要不你搬过来得了,这房子也挺大的,地方不少。”王言接过话茬道。

    “而且这边市场、医院啥的都不远,特别方便。”

    这话一出,顾佳开心了,紧跟着就上去劝道:“对啊,爸,你过来也省的我总担心。”

    顾景鸿闻听此言,也是有些意动,不过念头刚起就被他掐断了。他还是担心要是住过来,时间长了影响他们的生活,再因为他闹点儿矛盾啥的,那多不好啊。这女儿刚离婚,这大款再因为他黄摊子了,他还有什么脸面活。

    “算了,我在养老院挺好的。这阵儿都呆习惯了,就不来给你们添麻烦了。”

    王言道:“那这样,叔。过一段时间你住君悦府吧,走路也就十多分钟,离得也不远。”

    “那套房子就一个洗手间还在主卧室里,这几天我找人在弄一个,要不然找保姆的话不太方便。”

    说着问一边的顾佳道:“你觉得怎么样?”

    顾佳觉得这是最好的办法了,也就同意了。顾景鸿没有说话默认了,他当然也想离的近点,到他这岁数也就这点儿念想了。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气氛又恢复了之前的融洽。

    吃完饭,顾佳收拾了一间客房让顾景鸿住下。

    又哄睡了许子言之后,回到卧室就看到王言正靠在床头看书。

    把卧室门关上,随后款款走到床前,温柔的拿开王言手中的书,翻身跨坐在王言身上。

    被顾佳一挑逗,王言也受不了啊。挺身向上顶了一下子,搂住她两人摸摸索索的亲吻私语。

    “怎么这么急?”

    “你做那么多,我要好好的谢谢你啊。”顾佳动情说道。

    “咱们是合法夫妻啊,说那个干什么。”翻身把顾佳压在身下。

    “但是行动还是要有的。”

    一夜风流。

    第二天,顾佳的‘谢意’太浓,罕见的没有早起做早饭。

    王言出去跑完步顺手买了一家人的早餐。

    日常的美好早晨过后,顾佳送许子言上学,以及送顾景鸿回养老院。

    剩下的就是折腾她的那个茶厂,换名字、换商标啥的,把之前的那些事情摆平。

    尽管没用王言出马,凭王某人那个名字,那张脸,那就相当够用了,进程相比剧中来说也要顺利多了。

    她还不差钱,哪还有卖惨找人投资的戏码。

    太太圈那帮老娘们都知道顾佳在做这个,就采购一批礼品而已,甚至都不需要她们家老爷们同意,自己一个电话就能搞定。甚至李太太都采购了一批用以缓和一下关系,各个的都不差事儿。

    她公司还没整利索呢,订单都一堆了。

    王言则是出发去找了个装修公司,让他们整个卫生间出来。顾佳谢的那么有劲儿,他咋说得当个事儿办呐。

    办完了这些,王言去到了公司。日常的处理事务,二十多天过去,积压的确实是不少,很多事情都得他出马。

    其实需要他出马,无非也就是手下不够格跟人俩对话。哪怕王言权放的很大,可还是有不少的事情他们整不了,根本就做不了主。所以,又是四处的喝茶吹牛比。

    很快一周时间过去,需要他办的事情都整明白了,终于是再度的清闲了下来。

    这天,王言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约他见一面,聊聊天啥的。

    想了想他也没有拒绝,左右无事,就当消遣了,驱车前往见面地点。

    到了地方,这是一家高端私人会所,一般人来不了。

    王言如今也是见过世面的,这点儿玩意儿也就那么回事儿。

    门口有专人再等他,报了名字后,王言被带到了一间装修奢华,整体偏暗的房间。

    这家会所的所有者,也就是邀请他的人,魏志杰,也就是剧中最后又把王嫚妮整回沪市的内个犊子。见他进来正起身相迎。

    王言笑呵呵的走过去打了个招呼:“魏总啊,好久不见啊。快坐下,大家不用那么客气,这次找我什么事啊?”

    “哈哈,王总,快坐快坐。这话不对,没事儿就不能和你交流交流了?”

    “能啊,当然可以,跟魏总聊天总是让人心情愉悦啊。”

    这老小子是王言刚刚声名鹊起时,找上门要发财的第一个大富豪,不得不说这犊子眼光还是不错的。虽然他手下也有各种的专业人士,包括他本身的能力也不差,甚至可以说拔尖儿,要不然也不能整出那偌大的身家。

    可要说对国际形势的把控,对欧美老对手的了解,包括自身的境界、格局的差距,还有对未来的先知。综合下来,跟他王某人还是有不少差距的。

    他找王言的时候,那是相当客气。对于有能力赚大钱的人,他这种人向来是可以舍下脸面的。王言看他态度也还可以,还是给他送钱,也就让他上车了。

    这么长时间以来,他跟着王言赚了不少。

    两人坐下就是各种的客套话,互相吹捧。那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

    说了半天,魏志杰憋不住了,大家都挺忙的,这么吹牛比多耽误事儿啊。

    喝了口茶水,“咳”了一下子亮亮嗓子道:“不瞒王总说,我找你还真是有一件事情。”

    王言明白,谁没事儿找老爷们撩闲扯犊子啊。

    示意他继续。

    “是这样,有人托我说个情,做个中间人,让你抬一手。大家冤家宜解不宜结,握手言和,条件你提。”

    听完这话,王言就明白了。是谁不言自明,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也就干了一下子老梁家。

    对于他们能找到他是幕后主使,这不奇怪。只要做了,哪怕掩饰的再好,也会有痕迹。梁家有心追查,找到他很正常。

    只要锁定他,再找到交叉认识的有一定能量的人,那就更正常了。

    王言问道:“梁家损失那么大,他们不想着整死我,还要你来说和?”

    他最近忙着处理之前的事情,没特别关注梁家的事情。

    于他而言,享受幕后黑手的成就感也就那一下子,过后也就完事儿了。梁家,砧板上的肉而已,他出手的那一刻命就定了。

    这过去半个多月了,梁家苦苦支撑,疲相已显,就快撑不下去了。当然这个就快,也需要一段时间,不是说没就能没的。

    最后调查明白原委之后,老爷子好悬没气死。因为一个女人,想要表现一下子,就差点儿把梁家整没了?

    当然少不了对王言破口大骂,就那么点儿小事儿,至于这么大发吗?非得整的你死我活的?

    这是站在他的立场上,他从没想过之前被梁正贤整的人后果怎么样。就许我整你,不能你整我,惯的毛病。

    当然王言也不是为之前被梁正贤整的很惨的那些人报仇啥的,那帮犊子也是该,你不上赶着争风吃醋的,也就被小踩一下就过去了,那平时不也没少跪吗,忍忍有什么问题?还非得自持身份装个比,装完比你还整不过人家你怨谁啊。

    一世英名,一朝尽毁。梁老爷子聊发少年狂,举起拐杖叮咣的给梁正贤打了个半死,随后将其逐出家门。

    这是昨天的事情,手下特意报告的,他是知道的。

    魏志杰说道:“王总啊,是这样,这梁家啊。。。。”

    他给王言说了一些没查出来的东西,表示人家底蕴还是有的。虽然这把被你整的伤筋动骨了,可是你要是收手,人家还是能缓过来,东山再起的。

    王言听完沉思了一下,这仇都结下了,打蛇不死反受其害。就往最好了想,人家缓过来之后不找他事儿,那人家梁正贤照样是老梁家的种。不会看着他受穷挨饿的,那样说到底丢的还是他们的脸。

    那他折腾这一把的意义何在?就为了目前刮出来的钱,以及人家的赔礼?还有以后的仇与无休止的报复?那他不有病吗?

    把他们干倒得到的不是更多,直接摁死,还不用担心人家报仇,多好的事儿啊。

    而且就刚刚魏志杰说的东西可能还没说全乎,但那又有什么关系?不还是被干的快废了吗?

    “魏总啊,我这么跟你说吧。这次不光是我自己的钱操作的,我也没有那么多。”

    说着,王言竖起一根手指道:“目前来说,你在我这的钱赚了这个数。”

    瞬间魏志杰的双眼猛的睁大,这可都是现钱。

    王言接着说道:“这要是把梁家干倒了,算上你刚才说的那些。。。”

    剩下的魏志杰就能想到了,他在王言那有多少钱他清楚,瞬间就有了一个大概的数额。

    顿时是笑面如花,决口不提说情的事儿,起身道:“哈哈,王总。还没吃饭吧,走走走,我这新来了一个大师傅,手艺没得说。你帮着指点指点,也好让他更进一步吗。”

    财富上或许有差,但段位这一块王言绝对够格。大家都是一个水平的选手,这魏志杰也不怕在王言面前出丑。

    那是根本不给王言机会。

    过来拉着王言就走:“知道王总尤爱白酒,你说是不是巧了,正好前两天我弄到了一瓶五十年的陈酿,就是专门等王总来品鉴啊。”

    对魏志杰这逼样,王言都懒得多说。别看剧情中人五人六的,拉了着一张死人脸,比都让他装圆了,整的跟什么似的。实际上那嘴脸啊,背后花活多着呢,那心肝黑着呢。

    随后两人吃吃喝喝,神神叨叨的说了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