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回归、日常、新世界
    缓缓的睁开双眼,脑中记忆闪现,王言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

    想着《匆匆那年》中的点点滴滴,一双儿女的清脆笑声回荡在耳边。心中千回百转,王言痛苦的不能自己。

    整整的缓了一个星期,才算是勉强的适应过来。

    拉出面板

    王言

    属性:力量20

    敏捷20

    体质20

    精神22

    未分配点数5

    储物空间2m3

    技能:计算机LV5

    格斗LV3

    厨艺LV3

    书法LV1

    。。。省略一堆技能。

    任务完成奖励了5点属性,其他的属性依然如初,没什么变化。

    经过15年的时间,王言的计算机从LV2熟练,LV3专业,LV4精通,一直干到初入LV5精诚。(PS:老弟也不知如何是好,大哥有想法可以提出来。)

    就好像一个倒立的金字塔,级别越往后越难升。按系统传递的信息,LV5也就到头了。同样都是LV5,自然是要分高下的,那就要看谁走的远了。王言现如今也是初入,在这个等级中,依然是个第中第,他还差的远。

    这么多年没动手,王言的格斗技能进步有限。但是怎么说也练了这么多年了,自己的格斗理念也算是初成了,他感觉到马上就能突破了。厨艺进步还可以,毕竟他没事儿的时候就研究好吃的,做给孩子吃,也是用了心的。

    而这么多年他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了计算机上,书法也才是将将的要突破的样子。其他的就没什么值得称道的了,乱七八糟的技能什么的也是都有长进吧。

    王言不想在京城呆了,他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十五年了,还总是堵物思人。而且他也不想再工作了,没啥意思了。

    经过计算,貌似是分成两把提钱能合适点儿。所以到了月底,王言直接提了一半的钱出来,那税扣的肝都疼。

    拿到钱直接把欠的债全部平掉,剩下的钱,留下一些花用,其余照例都买了股票。

    王言在这偌大的京城,在北海附近转了一天,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

    第二天收拾铺盖走人,回家呆了两天,被张霞絮叨了两天。也不是王言不孝顺,实在是威力太强。赶紧的再一次离开他的家乡,目的地临安。

    萧山机场,王言提着箱子打了个车,直接去到了西湖。来之前他已经定好了一家附近的民宿,看着环境还不错的,一百多一天,他直接定了一个月。

    他之前和顾佳来过这里,但是停留的时间很短,也就大致的看了看。这次他想多走走,好好的逛一逛。

    生活重归平静,早起围着西湖跑上两圈,找个人少的空地,胡乱的打打拳。吃完早餐,晃晃悠悠的满城市的晃悠。

    这天,小雨,人相对较少。

    王言举着伞站在西湖岸边,看着湖中泛起的涟漪。

    一个女人手拿雨伞走到王言身边不远处,与他并排而立。

    听到动静,王言转头看了她一眼。见她眼中流露出的失望,毫不在意的转回头继续的看着面前的西湖。口中说道:“你很失望?”

    女人有点儿不好意思,解释道:“不好意思啊,我看你一个人在这边站着,有些好奇。”

    她刚才在王言后边的地方躲雨,看到王言举伞站在湖边一动不动,远处的山峰,近处的湖水,不时路过的行人,把王言衬托的与众不同,遗世独立。

    再加上王言身高够用,腰背挺直,让她想要去了解一下这个男人,可结果也确实是让她失望了。虽然称不上背影杀手,但王言的面貌确实普通,完全破坏了她之前的美好幻想。

    “也没什么,不必不好意思。”说完,王言对着她点了点头,转身于风雨中渐行渐远。

    这感觉比较不错,只是他太一搬,或许人家也没兴趣跟他俩深入的了解来发现那些不凡。而且他现在也没心情花心思泡妞,没啥意思。

    女人就那么看着远去的背影,直到消失。

    晚上,正在看书的王言收到了系统不期而至的消息。

    “《一代宗师》中的宫保森:振武。(不敢振国)”

    这部电影王言之前看过,主要讲述的就是。。。请百一手度。

    不过也挺长时间了,照例的登录会员,看了一遍《一代宗师》,还有《叶问》以及后边的二、三、四。

    随后查了一些当时的资料,准备齐全。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王言躺在床上,拉出面板,操作选择。

    蓝光闪过,王言消失在房间之中。

    …………

    王言睁开眼,身穿一袭黑色长衫,脚踩皮鞋,环视四周。注意到大大的奉天两个大字,确定了这里是奉天火车站。

    确认环境安全,王言站在原地接收系统传来的消息。

    身份很简单,王言,20岁,海外留洋半途归来,家里人因为战乱全部离散,都没了。而如今是民国十九年,西历1930年,九月,中原大战刚刚落下帷幕。

    王言没有贸然的去宫家,他一介无名小卒,没有人会在意他的。哪怕宫保森宗师气度,可他王某人多鸡毛啊,也不能那么浪费时间啊。

    随便找人打听了一下,王言去了奉天武馆集中的地方。

    属性点没有急着加,他不知道自身到底是个什么水平,先比划比划再说。

    “这位兄弟,我想与贵馆主讨教一二,劳烦通报一下。”王言走到一家武馆门口,客气的对着外面的汉子说道。

    一听这话,那汉子眉头紧皱,语气不善:“这么说,你是要砸场子了?”

    “不敢,不敢,闭门切磋,闭门切磋。”王言摆手道。

    汉子皱眉想了想,没有贸然的发作:“你先等一等,我去问问师傅。”挥手招过两人,让他们看住王言,转身进去问意见去了。

    他不是傻子,毕竟没有三分三,那梁山确实是去不得的,看王言客客气气的摸不清虚实。要是把事儿整大发了,结果万一还干不过人家,那他们基本上也就完了。

    王言很耐心,静静的站在门口。对面前的两个毛头小子警惕、充满敌意的目光视而不见。

    不大一会儿,刚才的汉子走了出来:“进来吧,师傅同意了。”

    王言点了点头,跟着他走了进去。

    过了前堂,走到院子中,王言看到了背手看着他的一个……老人。

    “年轻人,你要挑战我?”老人中气十足的说道。

    王言抱拳道:“晚辈初来乍到,未曾想道如此情况,让老先生见笑了。”

    老人摆手,不在意的笑道:“无事,不知者不怪嘛。来都来了,就让我的徒弟跟你过两手吧。”

    随着老人的话音落下,两边的人都退了开去,一旁走出来一个壮汉,来到王言面前的,抱拳说道:“形意,张龙。请。”说完,摆开了架子。

    王言也有样学样的抱拳:“无门无派,王言。请。”也是摆了个拳架。

    摆开架子,寻找时机。张龙的耐心很好,不急着上前进攻,和王言俩转圈找着破绽。

    王言转了两圈就不跟他磨叽了,左腿蹬地掂步,右腿急跨,一记八级顶心向张龙杀了过去。

    见王言动作,张龙侧身急闪,一个炮拳就要砸在王言的胸口。

    不慌不忙,王言顺着未尽的冲势一手支撑,凌空翻转,照着张龙的脑袋就是一个大脚。

    张龙眼见躲闪不急,双臂护在面前,生受了这一脚。巨力顺着双臂传来,急退数步。

    王言落地,发力紧跟,不待张龙反应,一记摆拳挥了过去。

    张龙想要抬起疼痛的手臂格挡,可疼痛终究影响了速度,被一拳砸在下颚翻身倒地晕了过去。

    没用上王言,其他人赶紧的上去扶着张龙,对王言怒目而视。

    王言不搭理他们,对着老人抱拳道:“晚辈告辞。”

    老人也没管一群输不起的弟子,点了点头道:“走吧。”

    出得门来,王言在街上慢慢的走着。

    他不知道被三招干倒的张龙是什么段位的,但那张龙很明显的是这家武馆的头号弟子,而弟子有几十人。要这么看,咋说他王某人也不差了。

    因为这把系统没给钱,王言找了一家当铺,把手上的腕表给当了,够他用一阵子的了。

    找了个小旅店,王言休息了一晚。

    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中,除了宫家本家王言没有挑战,其他的武馆王言基本上都去打了一遍。

    而这段时间,王言也把体质点到了25,力量提高到了23,敏捷则是达到了22,剩下的还是需要他自己开发。

    虽说都是闭门挑战,可难免的有那大嘴说出去。

    宫家作为地头蛇,江湖扛把子,地头上出来一个猛人的消息也早就知道了。

    “师傅,这小子太狂了,我去会会他。”马三说道。

    宫保森慢悠悠的喝了一口茶说道:“沉住气,他会来的。”

    这时,背着猴的老姜走了进来:“老爷,那小子来了。”

    “带他进来吧。”

    一会儿,王言走了进来,上前抱拳见礼:“晚辈王言,见过宫前辈。”

    “不用多礼,坐下说吧。”宫保森指了指下首的椅子,微笑说道。

    “谢前辈。”

    马三不待王言落座,上前两步说道:“小子,你很能打?”

    王言直起身见宫保森没有反应,说道:“还可以。”

    “哼,大言不惭,我来会会你。”马三冷哼一声,直接一脚就踹了过来。

    王言也不客气,精准抓住马三脚踝,直接一腿抡了过去。

    马三也没想到王言能抓住他,来不及起脚再踢,仓促的双手格挡,紧接着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王言是借着马三的惯性,加上他那一腿速度快,爆发力强,一腿直接就给他抡飞了。

    落地的马三滚了两圈,撑着站了起来,他的手臂已经被踢伤了,咋说得养个三五天。

    马三何曾受过如此大辱,不管不顾的就要冲过来和王言俩拼了。

    “够了。”宫保森厉声喝斥马三。

    “师傅,我。。”

    “滚下去。”宫保森双目如电,马三不敢反驳,哼了一声恨恨的走了。

    宫保森也是没想到王言身手这么好,尽管有马三轻敌的成分在内,可确确实实是一腿就把马三干倒了。

    “年轻人,好身手!”宫保森抚掌道。单论实力,他也没有信心能整死王言,而且刚才王言显然也没有用全力。

    “晚辈鲁莽,望宫前辈海涵。”王言客气回复。

    “不用多礼,坐下说,坐下说。”

    “谢前辈。”这把没有聒噪的了,王言一抖长衫下摆,稳稳坐定。

    宫保森喝了一口茶,说道:“你是哪里人?怎么会来到奉天呢?”

    “晚辈家是龙城的,后来因为……”王言把系统给的信息说了一遍。

    “如今山河破碎,民生多艰,难,难啊。”听过之后,宫保森长叹一口气。

    两人絮絮叨叨的说了一堆话,主要是宫保森讲,王言听。

    “好了,这人啊,到了一定年纪话就多。不说了,不说了。说说你的来意吧。”

    “晚辈听闻宫前辈一手八卦、一手形意,特意过来求教。”

    说完,王言又想起他这段时间的作为,微笑着补了一句:“是真的求教。”

    宫保森被王言说的一愣,随即反应过来,哈哈一笑:“哈哈,有趣,有趣。”接着话锋一转,眼神犀利直视王言:“你也是练武的,该知道这门里的规矩吧?”

    这不叫事儿,舔明白啥东西不能谈啊。

    王言认真说道:“晚辈自是知道规矩,可晚辈也知道。去年前辈在佛山开办两广国术馆,又使五虎下江南,北拳南渡,前辈当真是好大的胸襟、好大的气魄。”

    听着王言的吹捧,尽管心中高兴,可宫保森表面不露声色,示意王言继续说。

    “从鸦片战争开始,这么多年割地、赔款、军阀混战、争权夺利,我巍巍华夏大地是山河破碎、民不聊生。而这一切是因为什么?是因为我们不强。”

    “而晚辈以为,强国当强文化、强科技。而根本在于要强种,因此,晚辈立志振武以强种,以强体、强志、强国。”

    说完,王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见此,宫保森大喝了一声“好,说的好。”他见惯了大风大浪,知道王言说的是真心话。

    “各家敝帚自珍,固步自封,这也是我开办两广国术馆的初衷。你很不错。”

    想了想,宫保森说道:“这样,你无门无派,不如入我门下做个记名弟子,行事也方便些。你看如何?”

    记名弟子而已,又不是认活爹。而且宫保森还是真正的宗师人物,人家为你着想都开口了,他有什么不行的。

    王言直接起身给宫保森添了茶,双手敬上:“宫师,请喝茶。”

    宫保森也没有计较这些东西,笑眯眯的接过喝了一口,也就算是完事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