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九十四章 解决
    转眼,时间过去半个月。

    除了曲筱绡碰到了带着樊母还有侄子的樊胜美,两人互喷了一会儿之外,无事发生。

    自从曲连杰找到了大客户,到项目上马的这段时间,曲筱绡一直是在努力的工作力求表现。虽然很大可能被曲连杰的光芒掩盖,但好歹是个希望不是。

    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她在装可怜搏同情也没啥用了。因此她好久没回欢乐颂这个穷逼呆的地方了,而是又回到曲家的别墅住下,每天的在曲永泉眼前晃悠充孝女。

    樊胜美并不轻松,她爹多住一天院,就多花一天钱,那一天天的跟特么水似的,根本承受不住。直到确定了术后恢复良好,可以走人了,樊胜美赶紧的收拾东西,打算把她爸送回老家。

    医院门口,王言、赵启平以及王柏川三人合力,把樊父稳稳的放到了保姆车上。紧接着樊胜美和樊母把一些零散的生活用品装装到车上之后,走到后边的安迪等人面前,指了指身后说道:“一会儿我坐这个车,你们跟上我们就行了。”

    安迪点头:“行,放心吧。”

    樊胜美想了想说道:“谢谢啊,安迪,你和王言帮我这么多。”她知道是安迪求的王言,要不然以王言对她的一贯态度,绝对不会搭理她的。

    “没什么,不用客气。”摇了摇头,安迪说道:“哦,对了,你哥回来了吗?还有那些讨债的人都通知了吗?”这是王言告诉他们的,说是把他哥叫回去一起解决。

    樊胜美点头:“都通知了,他们会在我家等着。”

    说实话,她也没有底。毕竟那些人都不是好惹的,她不知道王言到底行不行。但王言的战斗力她是亲眼所见的,解决不了的话,加上王柏川两个大男人自保应该没什么问题。这个事情早晚都要解决,跟本就跑不了,她也没有别的办法,索性就选择相信了。

    “好,那我们出发吧。”

    樊胜美点了点头,上了前车。

    看着和赵启平在那拥抱的关雎尔,被强拉来的邱莹莹自觉做到了后排。

    赵启平关上后排的车门,敲了敲主驾的车窗:“这两天小关就交给你和安迪了,可照顾好了啊。”

    王言淡淡的瞟了他一眼,默默的升起了车窗。

    看着外面气急败坏却又无可奈何的赵启平,后边的邱莹莹靠在有一点点脸红的关雎尔身上哈哈大笑,已报没能快乐加班之仇。

    待安迪系好安全带,对赵启平摆了摆手,王言发动汽车跟着前车后边出发……

    路上王言专心开车,三女开心的说笑着,话题慢慢的由日常,到这次樊胜美的事情,再引到了樊胜美跟王柏川身上。

    要说这王柏川最近是真的下了力气的,因为工作的关系,他是通州、沪市的两头跑。工作之余,在通州那边帮着处理房子的事情,在沪市这边就是泡在医院里,端屎端尿的毫不嫌弃。希望感动天,感动地,感动樊胜美。当然也确实如他所愿,樊胜美和他的感情一点点的回暖,升温。

    关雎尔感叹道:“王同学对樊姐真好。”

    “嗯……确实是不错,不过我怎么感觉樊姐对王柏川好像有点……有点……哎呀,我也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就感觉他们两个怪怪的。”

    听到这里,王言通过后视镜看了一眼皱眉沉的邱莹莹。不管是因为女人的第六感也好,还是这段时间的进步也好,确实是发现了不对劲。要是架原剧中的脾性,邱莹莹绝对的当面问樊胜美。但现在,她确实是有提高的。

    安迪是知道个中内情的,但是说给她们两个显然不是太好:“是吗?我怎么没发现?”

    关雎尔点了点头:“对啊,我也没感觉到,莹莹,你是不是感觉错了?”

    被她们俩这么一说,邱莹莹也有点儿怀疑自己了。不过她也没当回事,那樊姐经验丰富,身经百战,把男人分析的透透的,拿捏的死死的,她是知道的。就是真和王柏川俩不对劲,跟她关系也不大,多余操那心。

    不在意的摆了摆手,邱莹莹说道:“通州有什么好吃的吗?”

    关雎尔笑道:“知道你爱吃,我特意查了通州的名吃,有…………”

    沪市到南通没有多远,也就是三个多小时左右的车程,这还是因为王柏川开的比较慢,中间又休息了一下,要不然两个多小时也就差不多到地方了。

    王言跟着前边的车,开到了一个老旧的小区中,停在了其中的一栋楼前。

    楼下聚集着吹牛逼的大概七八人,不待车停稳,就已经围了过来。

    安迪担心的嘱咐道:“小心。”

    关雎尔也是一脸的紧张:“是啊,王大哥,他们看着就不是好人。”

    “我算是知道樊姐的父母还有哥哥为什么跑路了。”只有邱莹莹对王言确信无比,在那感慨樊胜美的不易呢。

    “莹莹,都这时候了,你怎么……”

    王言熄火,一边松安全带一边道:“好了,好了,不用担心,没事的。下车吧都。”说着,王言打开车门下了车。

    那边的樊胜美他们也是紧张的走了下来,戒备的看着那群人,樊母更是一声都不敢吭。

    王言上前说道:“事儿一会儿再说,先把病人送进去,你们先等一等。”

    说完,看都不看他们一眼,转头对着众人说道:“你们把病人送上去就好了,这里交给我,你们等结果就好了。哦,对了,让你哥还有你嫂子下来。”说着,王言看向了樊胜美。

    樊胜美点了点头,没有说话,她紧张的腿都得瑟了。

    众人也没耽误事儿,王柏川抱起樊父走进了楼梯,樊胜美则是先跑了上去,叫她哥、嫂子下楼。

    没管他们的动作,王言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喂?张律师你到了吗?”

    接着王言就看到停在旁边的一辆车的车门打开,一个男人下车正对着他摆手。

    落后的邱莹莹看到张律师,开心的摆了摆手:“律师大哥,你好啊!”

    笑着跟她打了个招呼,张律师没有多说,走到了王言面前叫了声“王先生”,在他身后站定。

    邱莹莹笑呵呵的跟旁边的关雎尔说着当初张律师帮她要补偿的情形。

    这么紧张的气氛,关雎尔可没有那么大的心,赶紧的拉着邱莹莹快步的走了进去。

    人都走了,那群人惊疑的看着王言开的车,以及身后站着的一副精英相的人,没有轻举妄动。

    等了一会儿,樊胜美、王柏川两人带着走两步退一步的哥哥嫂子出来了。

    不用她说话,王言道:“你们两个上去吧,用不上你们。”

    王柏川不能走啊,于情于理都不能:“小美,你上去吧,我陪着看看情况。”

    樊胜美看了看王言,又看了看颤颤巍巍的哥哥嫂子,迟疑的点了点头,转身上楼了。

    没管一边的王柏川,王言上前两步走到樊胜美哥哥面前,扶了扶他的肩膀:“樊胜英,是吧?来,站直了,不用怕。”

    樊胜英是听樊胜美信誓旦旦的话才回来的。电话中樊胜美忍着怒火,一通忽悠。把王言说的是凶神恶煞,差不多都好赶沪市的头子了。尽管心中不全信,可是他也知道跑是不能解决问题的,也不是长久之计,没有办法也就回来了。

    见王言就带了一个人过来,心说你特么说话能好使吗?樊胜英扒拉开王言的手:“你们这不是让我回来送死吗?”

    皱了皱眉,王言直接一个大嘴巴子呼了上去:“能不能听话?”

    一旁的樊胜英的媳妇上来就要挠王言:“你怎么打人呢你?”

    王言一嘴巴子把她扇到一边,接着对着被抽懵逼,刚回过神要打他的樊胜英,反手又是一个大嘴巴子把他抽倒在地:“能不能听话?”

    一旁的王柏川还有那群混子以及张律师都惊呆了,你特么站哪边的?

    王言说彻底解决,那就要彻底解决。

    这樊盛英这么大个老爷们,对外面人一点儿脾气没有,惹完事儿还担不住,爹妈妹妹倒是拿捏的死死的。一天天的也不着个调,就想着混日子,好吃懒做,挣那点儿钱好干啥的?就指着刮爹妈,让爹妈再刮樊胜美?

    倒地的樊盛英他媳妇揉着脸张嘴就要哭,无不无辜的王言不管,淡淡的说道:“你最好憋住,要不然还抽你。”

    张嘴刚要大哭的樊胜英他媳妇,听见这话一下子就憋了回去,还打了个嗝。默默的捂着脸,流着眼泪,不敢说话。对面那群混子都没这家伙这么狠,她的脸现在都是麻的。

    “王言,我……”

    王柏川想要说什么,见王言淡淡的看着他,非常明智的把嘴闭上了。

    樊胜英晃了晃脑袋撑着身体踉跄的站了起来,双手捂着脸戒备的后退了两步。

    王言道:“能不能听话?”

    “能……能……”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两个大嘴巴子呼的樊胜英害怕极了,现在他两边脸都是麻的,说话都特么不利索,他有点儿信樊胜美夸张的说辞了。

    见他安静了,王言转身走到那边惊呆的混子们面前:“谁是领头的?”

    由于王言是在单元楼门口扇的樊胜英两口子,视野受限,楼上正挤在不大的窗户上的一群女人跟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要不是看着那些混子一副惊呆了表情,知道王言还好,说不得她们早都报警了。这会儿看到王言走出来,赶紧的聚精会神看了起来,准备一有情况赶紧的求援。

    当先的一个下巴上留着一撮小胡子,有点微胖,脸带凶相的男人狠狠的说道:“你不要以为这样可以吓唬我,我不怕你那套,说正……”

    没心思听他哔哔,王言给他也来了一嘴巴子,不待其他人反应,上去就是一顿胖揍。

    就这群人真的不是啥好东西,太没品。逮着没有反抗能力的人往死了坑,把人往绝路上逼。王言估计,如果没有人出头,最后樊胜美他们家的两套房子都得让他们一步一步的敲走。或许他们也是打听清楚了,本来目的就是如此,毕竟这种事情也是有的。

    半晌,王言最后给了一个碎嘴子的一脚,不管满地哎吆喊疼的人,说道:“张律师,麻烦给他们普普法。”他没下狠手,基本都是皮外伤,养几天就差不多了,就是得隐隐作痛挺长时间。

    张律师搓着牙花子,他看着都特么疼,走上前在那个带头的面前缓缓蹲下:“这位先生你好,自我介绍一下…………”

    楼上目睹了全程的众女,除了一脸我就知道是这样的邱莹莹,其他人都是呆呆的张着嘴,包括安迪这个接触最深的人也不例外。她基本上每天早上都会跟着王言练武,可是她也没发现这玩意儿那么厉害啊。安迪想了想,那就只有他的身体好这一种解释了,毕竟……

    邱莹莹笑呵呵的说道:“我就说没问题吧。”

    安迪呼了一口气,点了点头:“好了,樊小妹你不用担心了,基本上没什么问题了。”

    樊胜美早都愣了半天了,身上的千斤担突然的消失,这让她一时有些无所适从,不知如何是好。听见安迪叫她,樊胜美回过神来,瞬间的眼含热泪:“安迪,真的谢谢你,太谢谢你了。”

    “没事的,樊小妹,以前你也帮过我不是吗?”不等樊胜美多说,安迪也受不了她哭哭啼啼的样子:“好了,不要多说了。这一路也不好受,快去看看伯父吧。”

    樊胜美点了点头,发自内心的露出一个微笑,脸上挂着眼泪去到了旁边安置樊父的房间。

    王言走到哆嗦的樊胜英面前:“你爹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手术的钱是我出的,所以你住的房子要卖了还我钱。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樊胜英下意识的就想爆粗口,可是对上王言的眼神,小心的问道:“那我……那我和老婆孩子住……住哪儿啊?”

    “那是你的问题。不过话我先说明白,第一,别违法乱纪,第二,如果让我知道你继续刮你爹妈的钱,让他们在去刮樊胜美,我就打断你的腿。再不长记性就断另一条,要是还不长记性……”言外之意,不言自明。王言淡淡的问道:“听明白了吗?”

    形势比人强,尽管恨的牙痒痒,可是王言那一副做派,再看到那边躺了一地的混子,樊胜英不服也不行:“听……听明白了。”

    “行了,没你们事儿了,回去吧。”挥了挥手,让王柏川和樊胜英两口子回去。王言和普完法的张律师带着鼻青脸肿的小胡子去了医院,把剩下的事情处理好。

    王言没有能力挑战整个医疗行业,但是那一个利用职务之便多开药的所谓亲戚,指定得拿捏他一下子,毕竟那都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了。

    王柏川跟樊胜英两口子回到他们家中,屋内众人齐齐的看着樊胜英已经肿起来的两边脸,他媳妇肿起来的一边脸。

    樊母呆了一下,眼泪瞬间就下来了,三步两步走到樊胜英面前:“小美的朋友不是帮你们处理了吗?怎么还弄成这个样子呀?”说着,忍不住伸手摸了摸樊胜英的脸,至于樊胜英他媳妇?樊母非常短暂的瞟了一眼。

    樊母这一摸,疼的樊胜英呲牙咧嘴的,赶紧的扒拉开樊母的手。

    看到儿子这样,樊母哪里肯干啊:“小美呀,你的朋友怎么回事的呀,看看给你哥哥打的。哎呦,下手怎么这么狠的呀?”

    樊胜美没搭理樊母,抱歉的看了一眼安迪,接着拉上王柏川走到安静的地方:“柏川,到底怎么回事儿啊?”

    “是这样,王言他…………”王柏川叨逼叨的把刚才楼下发生的事儿说了一遍,继续道:“这次你哥哥估计不敢闹事儿了,我看他是真害怕了。”

    樊胜美点了点头,也不知是喜是忧。王言帮她解决了家里的烂糟事儿,她是应该感谢的。可是转念一想,樊胜英到底是她亲哥,就这么打他?就没有别的更好的方式吗?

    了解了情况后,樊胜美出来安慰起了樊母。

    安迪对后边跟出来的王柏川说道:“王言呢?”

    “和那个律师去医院了,说是让你们不用管他,让你们先自己逛一逛。”

    都处理完了,剩下的就是人家关起门的自家事儿了。点了点头,安迪对樊胜美说道:“樊小妹,那我们就先走了,不打扰你们了,明天见吧。拜。”

    “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啊,我家这个情况也是没办法。明天我们就得回去,这次就先这样吧,等下次你们再过来,我带你们好好玩一玩。”

    安迪笑道:“行,那就这样,走了。”

    “拜拜。”

    “再见。”

    关雎尔、邱莹莹向他们挥手道别,跟着安迪离开了樊胜美的家里。

    走到楼下,安迪道:“要不我们去吃饭吧?之前来的路上小关说的那些听着就很不错。”

    “好啊。关关,你看我们去哪里?”

    “嗯,等我看看,离这近的有哪些好吃的………”

    等定好去哪儿,安迪把地址给王言发过去,随后开车带上关雎尔、邱莹莹两人出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