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一一一章 最痛是相思
    走到上次偷看的地方,陈江河定定的看着对面的大楼,久久无言。

    尽管想的清楚明白,可事到临头还是不愿面对,下意识的想要逃避。如果可能,他也不愿打扰骆玉珠的平静生活,可他确信,骆玉珠不会忘了他。还是坦然面对,对两人都好。

    抬起手看了看时间,两点刚过。

    陈江河一声长叹,打起精神向对面的大楼走去。

    “您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前台小姑娘看着面前的陈江河,礼貌的微笑。

    “我找骆玉珠。”

    “找骆总?请问您有预约吗?”小姑娘公式化的询问,脑中无聊的想着这是第几个来着……

    龙腾作为虔城龙头,赣省数一数二的大公司,业务覆盖方方面面,每天上门求见的太多了。

    这情况陈江河见过不少,倒也不稀奇,急忙说道:“是这样,我和你们骆总是老朋友了,您帮我打电话问问好不好?就说是陈江河找她。”

    小姑娘孤疑的打量着陈江河,想了想道:“我给骆总的秘书打一个吧,见不见你就不好说了。”

    陈江河赶紧点头,双手合十:“哎,太感谢你了,谢谢。”

    小姑娘拿起电话,等了一会儿,电话接通:“赵秘书,我是前台。楼下有个叫陈江河的,说是骆总的老朋友。我看他好像真认识,不像说谎。”

    “嗯,对,叫陈江河。”

    “好。”

    放下电话,对支着耳朵的陈江河说道:“你先等一会儿吧,赵秘书去请示了。”

    “好好好,谢谢你啊。”陈江河连连点头,转身走到大堂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漫无目的的四处打量。

    顶楼,赵秘书放下电话。拿起一份需要签字的文件,起身走到一边敲了敲门。

    “进。”

    赵秘书开门走了进去:“骆总,这是人事部需要您过目的文件,之前您在忙,就交给我了。”

    “好,放那吧,我一会儿看。”

    把文件发在桌子上,赵秘书道:“对了,骆总,刚才楼下前台打电话来,有个叫陈江河的人想要见您,自称是您的老朋友。您认识吗?”

    伏案工作的骆玉珠顿了一下,似是被点了穴。怔怔的抬头:“他叫什么?”

    “陈江河。”

    “陈江河……”骆玉珠喃喃的念叨了一遍,这个让她朝思暮想,刻骨铭心的名字。她以为早就已经忘了这个名字,可再次听见,还是乱了心绪。

    回过神来,骆玉珠起身问道:“他在哪?”

    看着她红了的眼,赵秘书强忍心头八卦:“就在楼下呢,我去把他带上来?”

    “不用。”骆玉珠摆手往外走去。

    到了门口,扶着门上的把手,骆玉珠停下脚步,回头看向呆呆的赵秘书:“还是你把他带上来吧。”

    “哦……好。”应了一声,赵秘书赶紧的低头出去接人。她给骆玉珠做了两年的秘书,还是头一次见到这个女强人失这么大的态。就是拿脚丫子想,她都知道有事儿。

    见赵秘书开门出去,骆玉珠赶紧的走到镜子前,擦了擦眼泪,理了理鬓角的头法。

    一套动作完事儿,走到窗前心不在焉的看着窗外,脑中记忆浮现,曾经的点点滴滴涌上心头。

    要说不后悔是假的,可天意如此,造化弄人,世事难料。事到如今,孩子都快八岁了,除了坦然面对,还有什么办法呢?

    陈江河心情沉重,跟着前边的赵秘书走到办公室门口。

    赵秘书“咚咚咚”的敲了敲门道:“您进去吧,骆总已经在等您了。”

    “麻烦你了。”陈江河点了点头,深呼一口气,理了理衣服,开门走了进去。

    刚进去,陈江河就看到了那个站在窗边回眸的身影。

    两人愣愣的看着彼此,谁也没有说话。

    赵秘书看着走进去一动不动的陈江河,非常的懂事儿的上前轻轻的快上门。

    看着面前这个别离八年的男人,骆玉珠不争气的留下了眼泪。尽管之前已经做过心里建设,有了思想准备,可是真的见了面,还是忍不住啊。

    虽然这气氛烘托的挺到位的,可陈江河都想了不道多少次,哭了不道多少回了。所以他状态倒是还可以,只是红了眼。

    陈江河笑着走到骆玉珠面前,假装熟练,却动作僵硬的擦了擦她的眼角:“重逢嘛,应该高兴才是。这么好的事情,哭什么呢,妆都花了。”

    拍开他的手,骆玉珠走到办公桌上,拿起纸巾擦了擦眼泪:“坐。”

    擦好眼泪,抹了哭花的妆,走到角落拿了一瓶水递给陈江河。

    “这么多年,还好吧?还在做袜厂的厂长么?”说着,坐在了陈江河对面。

    陈江河不奇怪,想了想说道:“我看到你的进货单了,那年我去找你了,铁路旁的小房子。”

    想了想那个时间,骆玉珠再一次的留下了眼泪,因为那会儿孩子刚出生没多久。她定定的看着陈江河,嘴边绕着很多,可是一句说不出。

    陈江河他也有很多话想说,可是都说给了砖头子。看着泪流不止的骆玉珠,他故作轻松:“你看你,刚说两句话,怎么又哭上了,快擦擦。”

    等了一会儿,见骆玉珠情绪平静下来。陈江河忍着心痛,拿过提包翻出了那个他里三层外三层精致包裹的砖头子放在桌子上。

    “我这次来,就是要把这个交给你。”说着,陈江河打开外面的包装,露出了里面的转头子。

    骆玉珠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小人,刚稳定的情绪再控制不住,大声的哭了起来。

    看着痛哭流涕的骆玉珠,陈江河忍者心痛:“我也要结婚了,你好好的,走了……”话落,提起包就走。说再多也没用,两人没可能再继续。呆久了,也容易惹人非议,给骆玉珠平添烦恼。不如快刀斩乱麻,一走了之的好。

    陈江河走到门口,不待开门。

    “陈江河……”

    听着身后的一声大喊,陈江河站定回头。

    骆玉珠梨花带雨的看着他,良久,带着哭腔说道:“你也好好的……”

    陈江河笑着点头,没有言语,摆了摆手转身推门而去。

    没管外面的赵秘书,乘电梯下楼,走到门外。陈江河仰头看了一眼,再也忍不住,终于落下泪来。

    看着骆玉珠痛哭,他真的很想上前用他温暖的怀抱,不算宽阔的胸膛去安慰她。可是他不能,骆玉珠也不能。

    来时想到各种场景,想着两人各种忆往昔。却没想到,三两句话就结束了分别八年的重逢。

    但是他不觉得遗憾,因为骆玉珠想说的话,眼神里有,哭声里也有。他想说的话,砖头子会告诉骆玉珠的。

    万古人间情,最痛是相思。现在好了,谁也别惦记了,谁也别痛了。

    陈江河留着泪,转身毫不犹豫的走了,虔城,他这辈子都不想再来。

    身后的龙腾大楼中,骆玉珠留着泪,站在窗边看着那个远去的身影。直到在看不到,她仍然盯着那个方向,默然不语。

    ………

    书店,三楼。

    “我知道了,继续盯着吧。”说完,王言挂断电话。

    这是他派去跟踪陈江河的手下打来的电话,告诉他陈江河今天去找骆玉珠了。前几天袜场的事情,包括之前陈江河偷偷的过来,他都知道。这次陈江河过来的目的,不用想都知道,无非是做个了断,来个告别。

    这次基本上就定了,杨雪也算是得偿所愿,挺好的。和陈江河结婚,杨雪指定幸福,至于之后幸不幸福,看发展吧。

    掂了掂手中的大哥大,随后放到一边。该说不说的,这大哥大拿出去确实带派,气势上感觉就不一样。

    至于新手机龙腾也在研发,还是原来的情况,技术积累薄弱。

    对于技术这方面,他能帮助的不多。他拿手的只有计算机软件,其他的就差了很多。有也只是一些方向性的东西,都是现实世界的一些,以及他在其他世界的手下研究出来的。真要说到具体的技术,他就完犊子了。毕竟这一百多年来,他学习的还多是文科。

    这把他是受够了,干啥都有掣肘的感觉并不好。尽管他的天赋不在工科,但以后他高低得学了。别的他不多,唯有时间,一整就是好几十年,勤能补拙在他这里是适用的。研发不行,那还不会抄、不会背嘛?等过个百八十年,他精通了,还能在现实世界帮一帮手。

    以前他觉得还是大隐隐于市,不得瑟就自己玩自己的好。现在跟洋鬼子干了几把之后上劲儿了,必须参战。五千年风风雨雨,有今天不容易。

    摇了摇头,不再多想,王言继续手中的事情。

    雕刻,他最近培养的爱好。

    那是有一天没事儿自己溜达,他在一家老店看到的。突然来了兴趣,索性也就跟着学了两天,没事儿自己瞎鼓捣,也是乐在其中。

    至于为什么自己溜达,因为赵茹芸在得了钱后,就风风火火的研究盖酒店大楼去了,隔几天才会来找他练一练缓解缓解,也是稳住他这个金主……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