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一二六章 电视上看到的随便挑
    “多谢李理事关心,睡的也还可以。”

    理事二字,丁青咬的比较重。

    李仲久笑容尬了一下,但也没有多在意,毕竟丁青现在的情况可不是很妙,逞口舌之利有有什么用?你看我刮不刮你一层就完了,破逼董事有什么好得瑟的。

    石东出咳咳的两声,清了清嗓子,吸引一下注意:“好了,时间紧迫,我们说正事儿吧。”

    众人俱是正襟危坐,目光汇聚在主位的石东出身上。

    “今天这么早叫大家过来,想必也都知道了昨夜的事情,这里我就不多说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金门集团在斧山的所有产业,所有人员全部的都被天下会的人控制了起来。目前为止,我们的损失虽然没有统计出来,但诸位也都知道,斧山对我们金门集团的重要性。”

    石东出感叹道:“真是没想到啊,这天下会趁着我们合并产业,一时无暇他顾的时候,能发展的这么快。现在都已经能够跟我们叫板了?没能第一时间发现隐患,在座的各位都有责任。虽然我们是最强的,但这次天下会也给我们敲响了警钟,诸位也要时时警醒啊……”

    “现在我们的产业都被封了,每一分每一秒都在亏钱。所以,今天我们必须拿出解决办法。还是要及时止损,避免事态升级为上。这次和天下会的冲突,丁理事是最了解的。”说到这里,石东出看向丁青:“那么丁理事有什么说的吗?”

    众人目光汇聚到丁青的身上,等着他的解释。

    石东出话说的客气,可是责难之意不言而喻。能坐在这里的,没有一个傻子,因为傻子早就被玩死了。

    他们都明白石东出这番话的意思。

    石东出叭叭一堆没用的,总结起来就三点。

    第一,我们的损失很大,如果不解决还将损失更大。第二,天下会实力很强,我们短期拿他没办法。第三,我不想跟天下会开战,麻烦是丁青惹出来的,大家一起研究他吧。

    这也正和这群人的心意,不管他们有没有互通消息,建立同盟,不能和天下会硬干是共识。发财的时候大家是金门集团,此刻那就是北大门派的事,他们肯定是不会干的。

    还是那句话,大家出来混是赚钱的。只要不能以雷霆之势碾压天下会,那输家就只是他们金门集团。而且一旦形势不好,刚刚走上正轨的金门集团,旦夕之间就会分崩离析。

    丁青的做法,真要说起来一点儿毛病没有。哪怕他们现在走正行,还是有很多业务是靠黑手段揽过来的。怪只怪丁青倒霉,错估了人家的实力。那谁让你倒霉呢,倒霉你就认。

    石东出的话中之意,这些人的心思,丁青自然是明白的,他昨天就想到了。

    环视了一圈说道:“这次起因在我,是我招惹了麻烦,我一个人承担。”

    事情已经发生了,丁青不想说没有用的。反正最后都是他赔钱,拖的越久他赔的越多,早谈完早利索。

    石东出满意点头:“天下会那边怎么说?”

    “两千万美刀。”

    见他认了,李仲久难掩笑意:“那我们呢?要知道,我们在那里的负责人都被杀了,更不要说被他们封的产业了。哎呀,我的娱乐城,我的赌场……”

    李子成看不下去了,愤怒的拍了拍桌子:“够了,有什么条件你就说出来。”

    “开赛给……你大哥都没说话,你有什么好着急的?”

    都是混社会的,没人惯你臭毛病,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骂,李子成起身就要干一仗。

    “够了,你们眼里有没有我这个会长?今天叫你们来是解决问题的,不是让你们制造问题的。”石东出看了眼咧嘴狞笑的李仲久,转头对一边拉着李子成坐下的丁青说道:“丁理事啊,李仲久虽然说话难听,但的话是没错的。这次我们在那里的负责人都被天下会的人杀了,产业也被封了,这损失确实是要有个说法,给大家一个交代,你说呢?”

    丁青点头:“会长说的对,但是刚才李子成说的就是我想说的,有什么条件大家先提出来,我们在商讨。”

    谈判是双方的博弈,有句话叫谁先出价谁先死。掏钱的一方先出价,那么他说的必然就是一个不太可能被接受的低价,但是通过这个低价,就能大概判断出下线。反之,就会判断出上限。那么一方先开口,另一方就会根据这个来调高或是调低预期,来获取最大收益。

    没博明白的情况下,我们都听过这句话:早知道我说多点儿好了……

    当然,这一切建立在能谈的情况下。

    不能谈的,就好像天下会。说两千万,就两千万,差一分都不行。不给就干你,谈你嘛的谈。

    利益是自己的,没有人会在这个时候客气。会议室中乱作一团,撸胳膊挽袖子跟干仗似的吵得热火朝天。

    斧山镇警署。

    这里的警察同样收到了消息,昨夜天下会会长朴正义被枪击,当场死亡,幕后大哥大也被人入室枪击。当夜,天下会五千人出动,直接就封了金门集团在斧山的所有产业。

    这也不是王言能控制住的,毕竟人那么多,动静那么大,很容易就打听到怎么事儿。更何况天下会的人跟疯了似的,直接就杀到金门集团各个产业,客人全部赶走,大门一关,就在里面吃好喝好玩好。

    会议室中,署长和两个手下课长以及二人带来的心腹手下,围在一起讨论着这次事件的影响。

    署长皱眉说道:“虽然没有收到确切的消息,但根据现有的情况来看,王言应该没死。”

    “确实是这样,王言不死,对天下会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那个朴正义不过是他推上来的而已,随时都能换一个人做会长,真正主事的还是王言。”崔课长叹了一口气:“看来这金门集团也是徒有虚名,三大帮派合并声势那么大,结果连一个刚成立半年的帮派都解决不了。”

    这几把话说的,那特么的原来人家三大帮派在斧山今天打明天打的,也没见你抓了人家大哥。金课长翻了个白眼,没搭理这傻比。

    扫视了二人一眼,署长问道:“你们的行动怎么样了,有什么进展吗?”

    金课长看了看崔课长,见他没有动作,说道:“没什么大进展,我手下的人在这几个月掌控釜山的兼并战中,只有一个人脱颖而出达到了三级。”

    天下会的考核标准不是秘密,三级就是小头目了,手下已经有十多号人了。这些署长都知道,掂了点头转而看向另一边的崔课长。

    见署长看来,崔课长开口说道:“署长,天下会的考核标准您是知道的。我这边和金课长一样,最高的就是三级。”

    他肯定不能比金课长长,这也是他为什么没有先开口的原因。事实上,他手下最高的只有二级。只是前两天见面听说要升级了而已。反正卧底的情况就他知道,也不怕别人查。只要别太荒唐,那还不是随他说。

    “最近盯着点儿天下会还有金门集团那边,看他们后续要怎么发展。会长被枪杀,王言被枪击,不是三条命,围个产业就能解决的。有情况随时汇报,就这样。”

    署长宣布散会,两位课长带着手下各自去忙。

    其实天下会的出现,已经让他们警察少了很多工作。毕竟街上混的都是天下会的人,其他的连金门集团都不敢张扬,别说一群啥也不是的小混混了。最近他们的出警次数急剧下降,有也只是一些小的民事纠纷,很少有其他的什么打架斗殴、寻衅滋事的情况发生。

    但相应的,这也加大了他们的工作难度。辖区内没有案子,他们做警察的怎么表现?怎么升官?没有办法,就只能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天下会的事情上来。

    这种情况王言当然知道,但也没有多在意。不过就是天下会风头正盛,对其他的小混子又没有一个明确的态度。没有人敢闹事,怕惹火烧身而已。

    等到过一段时间,人们都适应了,妖魔鬼怪的也就该出来了,警察也就有事做了。他不是圣人,这里又不像港岛,普通民众幸不幸福跟他有什么关系?爱咋咋地。

    正如那些警察讨论的那样,朴正义死不死的根本无关大局。

    杀个把人对王言没有影响,房子里死个把人对他更没有影响,这对于手里上千条人命的王某人来说没什么大不了。

    王言好梦一场后,天下会的总部大楼都没去,而是派了一个身边的小弟过去通知了一系列的任命。提了一个叫张东瑞的副会长上位,下边的一票人排队依次升级。一点儿波澜都没有,顺利的不能再顺利。

    “你们两个还在我这干什么?”

    昨天太晚了,张广山、李全两个就在王言这里的客房睡的。只是这早饭也吃过了,两人一点儿走的意思都没有,沙发上一躺,电视开着不时看两眼,主要拿着让手下买来的有色杂志看的津津有味,臭脚丫子来回晃悠。

    “现在不是非常时期吗,咱们可不能放松警惕。要我是金门集团的人,今天就再来一次明杀。”

    李全拿开杂志露出半张脸,得意的冲着王言挑眉。

    张广山被抢了先,瞟了李全一眼张嘴不出声的问候他。

    这俩傻子,王言失笑摇头。

    这种情况有可能,反正常思维嘛。但一般能上位的,都不是赌徒。喜欢剑走偏锋的,没有老天爷爷护佑,多数已经偏死了,幸运儿可没有多少。一击不中,远遁千里,耐心的寻找破绽再次出击才是常态。

    他对自己的战斗力有自信,跟本就不怕别人铤而走险

    “用不着你们,昨天来了六个都让我弄死了,再多也没事儿。你们两个呀,还是去弄娱乐公司吧。再等个一两年,咱们实力更强了,电视上看到的随便挑。而且等过一段时间,我打算派你们两个到国外去发展咱们的势力。”

    两个棒槌关注的重点很简单,第一是大哥说不用保护,他实力够用。第二是,在‘电视上看到的随便挑’。

    张广山想了想王言说的也确实有道理,毕竟王言的实力怎么样他也有数,想了想说道:“言哥,电视上看到的真能随便挑?”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们两个?之前说半年拿下斧山,现在不是拿下了?之前嚷嚷着玩儿枪,现在枪都打烦了吧?”

    王言早都弄了一家射击场,合法的。至于里面的枪合不合法,那就两说了。刚开始他们两个图新鲜,见天的住在射击场,各种枪一梭子一梭子的突突,早都烦了。

    正好,这时电视里响起了电视剧的片头曲。张广山、李全两人对视了一眼,默默的转头看向了电视。

    李全说道:“言哥,你看她行不行?”

    王言转头看向电视,那曲子他听过,原来大家小巷都是,红极一时的《命运》,电视剧自是不必多说,《浪漫满屋》。而张广山、李全两人看的,正是其主角,宋惠乔。

    “没问题,到了那时候,这都是小事儿。”

    其实现在他要肯砸钱都好使,只是他不是二比。现在正是这宋惠乔大火的时候,价钱不一样。而且他的地位也差了一些,跟娱乐巨头对话费点儿劲。再说了,他不喜欢宋惠乔那样的,主要是气质不对。相比来说,现在当红的,他更喜欢金洗善………

    得到肯定的回答,看都不看王言,两个棒槌二话不说,穿上鞋就走。

    到了外面,张广山说道:“看吧,我就说言哥不需要咱们两个保护。”

    李全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那咱俩有没有好处吧你就说。”

    “你这么说也对,但是以前以为没戏,也没想法。现在这你说……我这心里痒痒啊。”

    “咱们先去放松放松吧,金门集团的产业现在不是都被咱们封了嘛,去挑两个?”

    “走……”

    没走两步,李全突然停下,皱眉说道:“等等,刚才言哥是不是说过要把咱们两个派到国外去?”

    张广山认真的想了想:“好像是有这么个事儿……嗨呀,你管那个呢,到时候再说呗,反正言哥又不会亏待咱们兄弟俩。”

    “也是……那咱们走吧,憋的怪难受的。”

    下午,王言溜溜达达的带着手下看别墅的时候,收到了丁青发来的短信。

    一句废话没有,只有一串账号、密码,是一个不记名账户。

    打了个电话确认了一下账户余额之后,就让手下们都撤了。

    王言不知道丁青付出多少才平了事儿,但绝不是两千万能摆平的。这次的事情对他实力的打击不致命,但够狠。南韩的市场就那么大,捞偏门泛读确实是暴利,但收益也没有想象中那么大。而且在这一方面,南韩最大的庄家是美利坚驻军基地。

    北大门派的其他产业也不是捡钱,那也是需要投入的。由此,北大门派近期一定很消停。那么天下会再次向外发展,主要就是跟在虎派干,又是一轮发展良机。

    原来王言想的是通过丁青控制金门集团,这次丁青不懂事儿,那么他就要换一个方案。

    在山顶看着远处无际的海洋,王言琢磨着发展计划。

    “天下会里面熟悉你们两个的人多吗?”

    一左一右站在两米开外,身着黑西装、脚蹬黑皮鞋的两个年轻人戒备的来回巡视。听见王言问话,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人扬头示意。

    另一人点了点头表示明白,走到王言身边:“大哥,我们两个是除了娱乐一条街以为,最早进入天下会的一批。没过多久,我们两个就过来跟您了。您一直深居简出,所以熟悉我们两个的只有当初我们的老大还又那些其他的手下而已。”

    王言转身,双臂伸展倚在栏杆上,感受着咸湿的海风,淡淡的看了一眼紧张的年轻人:“没事儿,我就是问问,你不用紧张。你也过来。”

    远处站着的那个人跑过来躬身:“大哥。”

    嗯了一声,王言盯着两人说道:“想不想做大哥?”

    这话一出,吓得两人脸都白了,其中一人颤抖的说道:“大……大哥,我……我们两个绝对……绝对是……衷心耿耿啊。”

    王言哈哈一笑,以缓解两人的紧张:“没怀疑你们的衷心,有事交给你们做。”

    长呼一口气,两人齐声道:“大哥吩咐。”

    “回去再说吧,你们两个想一想认识你们的人都有谁,回头列一个名单给我。”看着远处开车观赏车,王言直起身拍了拍手:“走吧,手续应该办好了。”

    身后两人对视一眼,赶紧的跟上了前边的王言。

    拿到钱王言就把房子买了,剩下的都让人投到集团的生意里。这笔钱是白来的,计划之外的,正好一步到位换新房。

    别墅是二手的,装修还算不错,他也没什么挑的。买这个山头,为的是一眼就能看到的海。而且一手的别墅没装修,随随便便装一下子就得个一年,太费劲。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