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一八一章 宁远大捷
    王言虽是百户,但值此战时,他也得跟手下在一起,好第一时间把人组织起来形成战斗力。

    因此在一个屋子里,东西间的火炕上满满登登的都是他们这一对的粗胚。

    这帮人累的够呛,那是沾枕头就着,呼噜声此起彼伏。

    人是需要适应的,自一代宗师以后,王言已经很久没有在这种环境中睡过觉了,一时的让这帮大头兵的呼噜打的还有点儿睡不着。

    王言抱着膀,半梦半醒迷迷糊糊的躺在热乎的大炕上闭目养神。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阵苍凉的号角声响起,接着城中敲锣打鼓、大声呼喝的热闹起来。

    “打过来了,打过来了……”

    “快,快……”

    听见动静,王言睁开眼,一个翻身下了炕。

    其他人也都是老兵了,这是真要人命的,当下不用王言呼喝,一个个的赶紧下炕。四十来号人当然不可能都是老兵,肯定也有刚来的,打了一天仗浑身酸痛,睡的跟死猪似的根本听不到这么大的动静。负责的小旗二话不说,上去就是一个大嘴巴子给乎醒,骂骂咧咧的连打带拽的给薅下炕。

    王言没管他们,自顾在门口杵着刀一声不吭的站着,等人都拿上兵器整理好衣甲出来,看了一眼不差人之后,大喊一声“跟上”之后,转头就跑。

    途中能看到不少像他们这样的,都在往城墙上跑去。对面那帮杂碎的操行都清楚,一旦城破,他们有一个算一个,都他妈得死,没谁敢马虎。

    一路跑到他负责的那一段,王言看着距离不足二里地,在将明未明的天色下一眼望不到头快速涌动而来的队伍,在配上他脚踏的被血封住的城墙,不免的有点儿上头。

    真格的,要不是对自己的实力有数,还是肉体凡胎,他都想直接跳下去干他妈的。

    一会儿的功夫,对面就到了一里之外,都不用人多说,附近的大头兵就拿出盾牌三两一伙的架在脑袋上猫在了城墙后。

    听人劝,吃饱饭,战场之上就是能保命。这些人有之前广宁卫跟着熊廷弼混被打散的,也有抚顺被打过来的,对于后金攻城的战术基本都知道,王言也跟着扯了个盾牌架在了脑袋上。

    就在他护住自己之后,接着就是连天的炮声响起,王言知道那是红夷大炮。这炮的射程大概现在这一把也就是五百米左右,刚好一里地。而弓的射程大仰角的情况下,可以达到四百米左右。

    红夷大炮这玩意儿‘一炮糜烂数十里’肯定是袁崇焕等一干人不要逼脸吹牛比的夸张说法,毕竟大铁球子实心弹又不会炸,可能更多的也是那大铁球子在地上翻滚跳跃,沾边就死,碰着就没这么个糜烂法。

    虽说袁崇焕带人在城墙四面都修筑了延申出去敌台,红夷大炮又是架在车上,有轱辘能调整方向,可以覆盖270度的范围。布置的是挺够用,但这红夷大炮一共就十二门,而且放一炮之后,由于威力不小,反作用之下还要重新调整射击角度,再次非常繁琐的装填弹药,反正挺磨叽的,两三分钟能来一炮都正经不错了。

    也是这个原因,大炮覆盖不了大举压过来的敌人,让他们突进到四百米距离,然后就是连天的箭矢挡住将明的天色盖了过来。

    王言老老实实的顶着盾牌紧靠墙根,箭矢‘咔咔’往下扎,不时的就能听到几声惨叫,那是有倒霉鬼被扎脚了,再不就是盾牌被扎穿了。

    相比起后金的箭头,明军的盾牌质量就差了一些,再加上下落的加速度,威力相当大。不过一会儿就扎透了盾牌,最近的一根离王言的眼睛只差二寸。饶是王言的心性,也他妈的吓了一大跳,毕竟就差二寸,扎进去他今天就撂这了。

    王言骂骂咧咧的记上一账,回首等他上位全他妈砍了。

    站起身来,挥盾格住一跟射过来的箭矢,王言向城下看去。

    几轮箭雨过后,对面已经压了过来,骑兵冲在前边放箭,后边步兵运送楯车、钩梯协同并进。

    不远处的城墙上也开始叮咣的拿着火铳向城下齐射,那边大炮也是不断的崩着。

    热武器对冷兵器确实是碾压的,王言眼看着一炮过去很明显的就干出一条不规则的空子来。还有对着城下放枪的,一轮齐射过去着实是干倒了不少。

    明军一共不到两万人,昨天还死伤了不少。对面则是六万人,就算昨天被明军也干倒不少,那还有五万多人。而自己这边的不到两万人还要守四方城门,毕竟对面又不是傻子,佯攻主攻虚虚实实,或许在某一个方向上防守会有侧重,但也不敢把大兵力压上来。

    接下来就是像昨天那样,后金的敢死队登城,守住口子等自己人上来……

    王某人照样勇猛无匹,在自己的防线内来回杀。

    至于那两个不服的小旗,王言都救了一次,有一个人跟上了他的步伐,另一个王言没有在其眼中看到应有的尊重,所以那小旗很不幸的战死了……

    中午,还是那个碉楼,袁崇焕与满桂在那里看着场中的战况。

    满桂看了一圈之后,想起了那个被他提上来的少年郎,随后看向了陈保宁负责的那个区域里寻找着王言的身影。

    不用过多寻找,满桂一眼就看到了王言。无他,属实是太他妈亮眼了。

    他看过去的时候,王某人正哇哇大叫着一刀砍飞了一个敌兵的头,鲜血喷涌之下,映衬的一身血色铁甲的王言如同杀神一般。

    又盯着看了一会儿,满桂帮王言查着数,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就见他杀了六七个。

    满意的点了点头,满桂这把彻底的记住了王言。

    袁崇焕也注意到了王言,见他大杀特杀之后,不禁笑道:“看来满将军帐下又添一元猛将啊。”

    满桂拱手道:“承袁大人吉言。”

    袁崇换是大哥,给点儿尊重也是应当,尽管他挺瞧不上这逼的。

    袁崇焕也不在意,一个小兵而已,再能打又怎么样?也只是于他有用,随手实为罢了。

    没再说这些没有用的,袁崇焕道:“将军以为………”

    被围城中,两人像模像样的论起了眼下局势。

    这一仗打的比昨天还要惨的多,以王言的身体、技巧,都累的够呛,砍卷刃了三把刀。有他护着来回杀,他的手下还是死了八个,重伤七个,轻伤八个,直接减员一半多,让他王百户连总旗都不如了,今天有多难也就可想而知。

    这把王言没干活,尽管没有几个手下了,但他王某人好歹叫个百户,而且剩下的这些不说为他马首是瞻,听指挥肯定是没有问题的,下命令是畅通无阻的。毕竟剩下的这些还能站着的,基本上或重伤或死的情况,王言少说都救了一回。

    靠在城墙上避着风,王言大口的喘息着慢慢喝水,看着手下在那累的跟狗似的还笑呵呵的摸尸砍头啥的。此刻要是有点儿酒,有个烟啥的,感觉应该是那么个意思。

    过了一会儿,等王言缓的差不多了,脸上一道从额头到嘴角的血痕的孙富贵一瘸一拐的走了过来:“走了,去千户大人那里。”

    王言起身道:“要紧吗?”

    孙富贵摆了摆手,一口唾沫吐一旁的尸体上,还给了一脚:“没事儿,就是疼,娘的,这帮杂碎。不过说真的,你今天要是在,可能受不了这么重的伤。”

    王言上前搀着他下城墙:“我这伤亡不小,你那里怎么样?”

    “死了十多个,重伤十多个,还不知道能不能活下来呢。其他人也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基本上没有太多战斗力了。”

    孙富贵的语气中没有太多的悲伤,仿佛说的不是人的生死。从军多年,他的手下都不知道换了多少茶了,死就死了没什么大不了,早都麻木了。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很快的到了离城墙不远的一个民居中。

    屋内陈保宁坐在炕上,还有四个人站在地上。

    见王言两人进来,陈保宁道:“好了,人齐了,都说说今天的情况吧。来,你先说。”说着话,他指了一下最里边的那个人。

    “报千户大人……”

    听着其他人汇报情况,王言寻思着到底是这陈千户满编就是六个百户,还是他吞了几个,或者是死了几个,或者是皆而有之,感慨一番大明完犊子了也就到了他王百户汇报情况。

    王言躬身一礼,道:“报千户大人,小人……呃,卑职麾下战死……”

    陈保宁笑呵呵的听王言汇报完,尤其是听到‘计人头八十有九’,笑的就更开心了,嘴咧的都好到耳根子了,这都是他的功劳啊。这次大战过后,以他手里的这些功劳,升个指挥、都司,再挂上个显武、宣武将军啥的都有可能啊。

    其实人头远不止这些,还有不少被王言踹飞的,以及小弟们捅下去的,再加上脑袋打烂的也有不少,完好的是不到九十个而已。

    “好,好啊。”看着一帮对王言战绩侧目的百户,陈保宁道:“贼人势大,你们也不用气馁。挺过了这次,皇上不会亏待咱们的。好了,都去吃饭吧,打了一天仗都好好休息,也不知这一仗要打到什么时候……”

    “卑职告退……”

    王言慢了一拍,挺长时间没给人当小弟了,多少有点儿不习惯。

    走出屋子,一个百户过来跟王言说话:“你小子行啊,竟然弄了那么多人头。”

    他们是知道王言情况的,之前还不以为然,想当然的认为就是走了狗屎运的小孩儿罢了。没想到今天一报战绩,战损最少,战果最多,这才发觉这侥幸上位的王姓小子是真有两把刷子。他们没怀疑虚报战绩,毕竟上缴人头的时候,跟报的数不符,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王言谦虚的咧嘴大笑:“都是其他弟兄拼命,要不然也没有这么多的斩获。”

    一群人撇嘴,到底是他妈的小孩儿,就是藏不住事儿。怎么这么个傻比孩子,打起仗来怎么这么猛呢,这可真是……人头给他白瞎了。

    孙富贵接触王言稍多一些,他可不认为王言是傻子。再说,就真是傻子有这么个战绩加上好忽悠,那他也是上官升官发财的宝贝。

    “赶紧吃饭去吧,明天还有的打呢,走了。”

    王言跟着他们去了做饭那边,他们这种一线大队长在战时也没什么特殊待遇,吃的东西和城墙上的大头兵一个样,就是能捞大块的肉不用抢而已。

    再说了,现在宁远被围,大大大大大大哥已经跑路了,明确表示没有援军,就城中这不到两万人守着。就这种情况下,他们这帮人要还敢跟平时似的享受,都不用别人,袁崇焕那抽吧体格都得他妈气急败坏的提刀砍人。

    早上就没来得及吃饭,饿了一天的王言吃了两大碗干饭还有不少的肉,满嘴流油的搀着孙富贵去到后边重伤号集中营,找了一些布啥的帮着孙富贵处理了一下伤口。

    要说冷兵器时代,两军大规模交战,其实当场战死的都是少数,重伤不治而死的要占大多数。这主要就是古代的医疗卫生落后,说不好听的,有的伤号不治靠自身的自愈能力说不定还能活,救治了一下子之后反而给送走了,这才是真的看命到底硬不硬。

    这孙富贵王言觉着还挺不错的,能帮一把是一把,就别看命硬不硬了。

    弄好了之后,孙富贵自己找地方修养去了,王言上了城墙回到了他的地盘。

    “百户大人……”

    经此一战,剩下的十六人看到王言回来赶紧的放下饭碗问好。

    王言摆了摆手:“行了,吃饭吧。还什么百户大人了,现在我这手下可就你们十六个弟兄了。”

    有胆子大的嚷嚷道:“等打完了这一仗,大人手下还会补上缺的。而且就凭今天咱们的战功,说不得皇上一高兴,就给大人升千户了。”

    靠着城墙坐下,王言道:“之前说过的给你们升官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但是你们放心,我都记着呢,等打完了仗,一准给你们报上去论功行赏,都好好活着吧。”

    “嘿,有大人这话,我们就放心了,怎么说也得活到当个官不是。”

    看王言比较好说话,不像昨天那么冷冰冰,再加上剩下的大头兵都比王言岁数大不少,而且今天又救了他们,也不自觉的亲近了起来。

    王言笑呵呵的跟这些人说着话,剩下的这十六人以及能活着回来的伤号才是他的兵。

    今天是正月二十五,按照历史记载,明天这一仗就打完了。估摸着战斗应该不会太激烈,这些人应该都能活着。

    今天他们轮换的早了一些,是在十一二点左右,也就是说,三四点的时候就得回来换防挨冻。

    这把王言睡着了,因为本来昨天就没咋休息太好,还连干了两天仗,他也有点儿顶不住了。

    四点左右,王言叫醒了睡得正沉的一票手下上城墙换房。

    他的恢复能力远超常人,睡了几个小时,出来小冷风一吹,早就精神了。盖着破被无聊的四处打量,脑子里也不道想了些什么有的没的。

    五点左右,有民夫端着热汤热饭上来,王言跟着吃了几碗。

    不到六点,照旧是昨天差不多的时间,对面的后金军营一阵骚动,随后组成军阵又一次的压了过来。

    城中又是昨天早上那般一阵叮叮咣咣,不过一会儿,所有人员已经全部就位。

    王言这把学精了,直接整了两个盾牌夹了个角,就怕老天爷爷不眷顾他再给他俩收了。

    等几波箭雨炮声过去,王言起身看去,今天对面不似前两日般大举压上,就骑兵上来又给了几波箭就被炮轰回去了。过了一会儿,就看到对面分出了万把人的骑兵向西疾驰而去。

    王言知道,这是发现觉华岛了。

    多位将军战死,一万四千多兵、民被杀,粮草被抢,两千多艘船被烧了个一干二净。而宁远大捷打完,表功请赏的时候是人头二百六七十个,又俘虏了十多人。妈的,他王百户这两天贡献的人头都有一百多个了,原来这仗怎么打的真是谜。

    大头兵可能不知道,王言不觉得袁崇焕还有满桂等一票高层大哥不知道。但现在情况是宁远被围,无力援助。他估摸着满桂后来和袁崇焕俩闹不和,也有这方面的原因。

    这又涉及到了袁崇焕到底他妈的是不是正经人的问题。

    之前辽东大哥大高第跑路,路上就丢了大量的粮草辎重,这把后金屠了觉华岛,又是不少的粮草物资……

    摇了摇头,王言不再多想,他就是一个百户,还不是在册的,只是临时提拔的,具体的升赏还要等战后才能定下来。他属实是位卑,那言都不是轻,是放屁。现在实力太弱,左右不了局势,还是得发展发展再说。

    王言就站在城上看着下边装备精良的后金铁骑,不自觉的又他妈想起了晋商八大家。真格的,就下边这帮人身上的甲胄要说跟那些人没关系估计都没人信。

    围而不攻,试探了几下子无果之后,下午,后金撤军了。

    一方面是觉华岛那边收获不少,一方面也是毛岛主带兵到敌后打游击偷家了。

    当然,这些不是大头兵们该考虑的。

    他们只知道,仗打完了,他们又活下来了。

    不知是谁起的头,渐渐的,整个宁远城上空都是‘大明万胜’的声音……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