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二一七章 秋水臭了
    果然不出所料,尽管王言稍稍挑动了秋水命运的弦,但还是影响有限。第二天一早起来,王言就没看到秋水,想来是在禁闭室关了一宿。

    等王言日常的运动完回来,寝室中的小子们也发现了秋水一夜未归的事情,七嘴八舌的在那讨论。

    待吃过早饭,活动了一下在操场上集合之后,戴秉忠和孙建军两人把秋水带了过来。希望来个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让昨晚的那个女同学站出来。

    当问及昨夜谁不在时,赵英男还是没有点萧红。这无关其他,只是单纯的她的身份是一名女同学。她要是说出去,跟王言昨天在那站着情况还不一样,不论男女都会敌视她的……

    最终萧红没有站出去,秋水被记大过,罚了操场跑十圈。

    队伍解散,大家各自三五一群,说说笑笑的往综合楼走去,一会儿还有课。

    王言则是自己溜溜达达的走着,昨天发生的事儿一帮小子心里多少的有疙瘩,所以就只剩他自己了。

    见王言自己,赵英男跟着他一起慢慢溜达,杨玥刚才被三个老娘们拉着走了……

    “是因为昨天的事?”

    王言笑了笑:“嗯,昨晚我跟他们讲了一番道理,今天都有点儿不好意思。”

    赵英男瞪大眼睛:“你动手了?”

    “我在你眼里就是满脑子肌肉吗?”王言无奈摇头,随即把昨晚寝室的事儿说了一遍:“他们这不是傻是什么?”

    赵英男听过之后点了点头,她自然是站王言这边的,想了想道:“刚才秋水的事儿,你知道昨天的女生是谁吗?”

    “萧红嘛。”

    赵英男刚要说话,就听后边有人叫了一声。

    王言跟着回头看去,只见萧红双手插兜小跑过来,眼神异样的看了王言一眼,道:“你刚才为什么护着我啊?”

    赵英男摇了摇头:“不是护着你,换成任何一个人我都会这么做的,所以你不用多想。”

    萧红哈哈一笑:“谢谢你啊,班长。那你们聊,你们聊。”说完,转头就走远了。

    看着萧红走远的背影,赵英男道:“这次秋水可危险了,记大过可是会留在档案上的,而且说不定学院那边都会直接开除他。”

    “我们管好自己就行,不要想那么多,走吧,也快上课了。”

    听赵英男开头,王言还以为她会说什么‘都是同学,能帮就帮’之类的,毕竟也就是她一句话的事,但结果是人家就感慨一番,并没有做烂好人。由此,也可以看出,秋水跟赵英男这基本是没戏了。

    王言还等着看秋水怎么过关呢,但不巧的是,刚吃过午饭,王言就被赵国松派过来战士叫走了。军中效率还是很高的,昨天赵国松才说报给上级,今天结果就出来了。

    赵国松简单的跟王言交代了一下,确认王言没有什么要带的东西后,直接让人开着吉普车给拉走了。

    此行目的地为京城军区旗下文工团,由王言这个创作者去配合进行配乐编曲等工作。这首歌虽然没经过检验,但根据经验来说,基本上普及推广是没有问题的。这种事儿怎么也算个成绩,一旦确定推广,那就是个大成绩,所以地方军区文工团直接截下来了,没有上到总政旗下直属的文工团。

    好消息是,王言的词曲作者身份得以保留……

    到了地方之后,王言跟着一起围绕着这首歌做各种工作。想要全军推广一首歌,不是简单的说说就可以的,最起码的,这歌它得适合军人唱。

    所以在编曲初步完成,出了样之后,王言跟着一帮人去了部队中,组织了一个团的战士背诵歌词,熟悉旋律。而后按照军中节奏,跑着唱,立定唱,踏步唱。比量了三遍,确认没有问题,比较适合,这才算是初步的定下了推广事宜。事实上这首歌,本来也是这样推广的。

    如此,王言再回到军营中,已是半月之后了。

    此时正是中午,王言先跟赵国松那报了个道,随后才提着东西回到了寝室楼。路过女生寝室的时候,王言想了想,停下找路过的女同学帮着上楼叫了一下赵英男。

    不大一会儿赵英男就跑了下来,停在寝室门口看着王言,一脸开心的就要跑过来,不过想到这样多少的有点儿不矜持,让别人看到也不好,这才慢慢的走到了王言面前:“你回来啦?”

    “这不刚回来,连寝室都没回呢,就过来给你送东西了。”王言提着手上的东西对她示意了一下。

    “还买什么东西啊,乱花钱,我不要,你快拿回去吧。”

    “你看我这一堆,有多的,拿回去也是都让厚朴他们吃了。”王言放下东西,拉过赵英男胳膊,把东西放到她的手里:“这些东西啊,你回去给女同学都分分,要不然他们说起闲话来怪闹心的。还有王秀玉,她的条件不是太好,能上大学不容易,多给她一些。这个是你的,另一个你帮我给杨玥。”王言又掏出了两个包裹,让赵英男拿好。

    被拉了胳膊,赵英男正红着脸娇羞呢,结果听到这一人一个的话,笑脸一下子就没了,瞪着大眼睛委屈的看着王言:“不是只给我的啊……”

    她是骄傲的,毕竟她爹堂堂一个上校参谋长,又是只有她一个孩子,那在家也是说一不二的主。这现在对一个男的有好感,还是个不表态、不拒绝的花心大萝卜。

    要说也不是非王言不可,昨天因为训练的时候,她爹来检查,孙建军让她带同学训练。马屁拍蹄子上,以致亲爹发火,导致全员受过。她心情不好之下,秋水还颠颠的给她送饮料呢,只不过她没收。

    但一想到王言的种种,她发现自己就是舍不得,就是做不到狠心远离,就很委屈。

    王言直接上手揉了揉赵英男的头:“不要瞎想了,除了你,女同学里边就杨玥来往的多。而起啊,你们俩的东西不一样,你这个还要比她多。”

    虽然明知道是借口,但赵英男感受到头上大手,以及两袋东西确实大小不一,还是羞涩的点了点头。随即扫了一眼周围看热闹的,赶紧着提上东西跑了回去。

    王言笑了笑,拿起东西回到了男生寝室楼。主要而还是时间太短了,总共一个多月,还有半个月没见着,还是得再处处。赵英男性格是相当要强的,拿捏不明白容易翻船……

    等他回到寝室的时候,一帮人正躺在床上嘻嘻哈哈的闲聊呢。一个多月过去,大家也混熟了,逐渐的也适应了现在的生活节奏,也没了一开始那股子激情,渐渐的回归了日常。

    看到王言提着东西进来,辛夷的惊讶的说道:“你回来啦?”

    “谁啊?”

    “卧槽,王言……”

    一帮人坐起身看着消失了半个月的王言,之前的那点儿小疙瘩貌似是没有了。

    都知道王言是因为那首歌去了文工团,这帮人问东问西的,什么文工团什么样,有没有见到明星之类的,王言笑呵呵的回答了一些问题,随即把带回来的东西放到桌子上:“来来来,这是我买的一些吃的,肉干、罐头、水果什么的都有啊,大家分着吃。”

    厚朴等人都是上前吵闹着争抢,而在床上坐着,看见王言回来正有些不高兴的秋水也是加入了进去。不高兴是不高兴的,但该吃的不能落下。

    王言一边收拾东西,看着跟那吃东西的秋水问道:“秋水,上次那个事儿怎么样了?”不用秋水回话,杜仲道:“本来他收拾东西都要走了,结果你看他现在就知道了,没有事儿。”

    王言耐心的继续问:“怎么处理的啊?真背上大过的处分了?”

    厚朴嘟囔道:“没有,高高举起,轻轻落下,最后就是严重警告一次,做了个检讨。”

    秋水道:“怎么?哥们儿我没走,你还不高兴吗?”

    王言耸了耸肩:“高兴,我跟文工团那还担心你呢,不知道你最后怎么收场的好,没想到你这吉人自有天相啊。”

    辛夷在一边撇了撇嘴:“拉倒吧,我们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结果怎么着?他爸是仁和毕业的……”

    听见这话,秋水拿吃了塞进了辛夷的嘴里:“吃你的吧。”

    看了一眼其他人忙着吃的人,王言摇头一笑,没再多说。刚才说到秋水他爹是仁和毕业时,气氛相当微妙。估摸着对于这种明目张胆走后门的做法,本来对秋水就有些小想法的人,心里更不是滋味。尤其对这里条件最不好的厚朴来说,更是如此。

    其实想想也能理理解,在这里想要处分秋水,总归也是要跟学院那边通气的,还是得商量着来的。而秋水他爹也是有实力的,这情况人家肯定第一时间跟家长沟通。

    记大过可是往档案上记的,那不说毁也差不多了。毕竟等以后医院分房子、评职称等等事宜,这些都是重要考量的。秋水他妈又不能眼看着亲儿子留了档影响以后的前途,使使劲也正常。

    当然事儿肯定是不能那么办的,毕竟好说不好听嘛,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估计就是什么念在初犯,给个机会什么这那的。

    秋水肯定是不会承认,但以他那个好得瑟的性子,指定口风不严,八成是露了底。这才是气氛微妙的原因所在,甚至辛夷这个跟秋水穿一条裤子的都忍不住说话了。毕竟作为朋友,这种事儿最不该由他像王言这么个外人开口的。

    所以现在秋水基本上是臭了,只是大家在一个屋里住着,之前玩儿的还挺好的,以后还要一起八年,多少抹不开面,也就当没什么事儿了。最关键,十八岁的年轻人初见社会险恶,人家那么牛比,难保以后能用上,没必要交恶。

    下午,王言的归来受到了所有女生的一致欢迎,毕竟之前送了不少东西嘛,他的评价也从拽换成了好人。

    包括戴秉忠、孙建军两人对王言的归来也表示了欢迎,不说之前一段时间跑步、比武而来的好感,就是这次王言整了一首歌送上去他们两个也是沾光的,怎么说都是他们两个手下的嘛。

    休息的时候,他们两个也跟王言打听了不少那边的情况,见没见到明星什么的。这会儿的明星,不少都是文工团的,他们都还挺好奇的。

    一下午平平无奇的过去,上过晚自习,王言日常的等到洗漱热点时间过去,精准的拿捏时间,于熄灯之前躺到了半个月没躺的床上。

    现在大家都熟了,晚上说闲话也说不了多长时间,而且每天的训练也不怎么轻松,所以一帮小子们没用多久就进入了梦乡。

    相比于后来那些即使累的跟牲口似的,回到家躺床上仍然是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一直扒拉手机到后半夜的人来说,应该算是一种幸福。毕竟那些扒拉手机的人也不是不想睡,就是种种因果造就,想睡,而不得。

    就在王言跟那迷蒙,降睡未睡之时,听见玻璃‘哒’的一声响,睁开眼偏头看去,只见听到动静的秋水悄悄起身,打开窗向下望去。

    秋水是能感受到现在自己处境的,但他不知道怎么去修复,不知道怎么让一切回到正轨。在加上跟萧红天天拉扯,没事儿还想着研究一下赵英男,心事积压老琢磨,所以最近一直睡的晚。

    待开窗看到下边的女生是赵英男,秋水脸色一喜,挥手打起了招呼。

    下边的赵英男礼貌的回复了一下,说着‘王言’的口型。秋水又不傻,就是看不清口型,也知道赵英男是找王言,有心不想叫,只不过他下意识转头看向王言时,正对上一双于月光之下更显深邃的眼,吓的小小哆嗦了一下,小声的说道:“找你的。”

    王言轻盈的跳下床,走到窗边看了一眼。

    赵英男眼神还是不错的,王言睡觉又光着膀子,此刻看着王言上半身的肌肉多少的有点儿迷糊,不过好在她想起了正经事儿,比划着手势让王言下去。

    对赵英男点了点头,关上了窗户王言看了眼秋水,小声的说道:“谢了啊,早点儿睡吧。”随即动作麻利的穿好衣服出门下楼。

    秋水看着王言和赵英男两人在寝室楼的门口,在昏黄路灯下的树旁亲密说话,能睡着就怪了……

    王言下楼走到赵英男面前:“眼睛红红的,哭过了?出什么事儿了?”

    “我奶奶………”赵英男说完,用蕴着泪的双眼可怜的看着王言:“你说我该怎么办啊?”

    “跟你爸说了?”

    赵英男她爹是参谋长的事儿瞒不住,即使没有她帮秋水走后门之类的,戴秉忠、孙建军两个的关照也很明显,时间长了也总会知道的。

    “没有,他不会批准的。用他的话说,在军营就是军人,不能因私废公。”赵英男委屈的说道:“在家我跟奶奶关系最好了,她现在生病我不能回去看她,肯定会伤心的。”

    “打个电话,先跟你奶奶说说话,看看什么情况再说。”王言当即拉着羞答答的赵英男去了教官的寝室楼门口:“你等着啊,我去找老戴、老孙他们两个。”

    剧中秋水带着赵英男去了广播室打电话,还他妈大半夜的放歌,那不是二比吗。亏着赵英男亲爹是参谋长,要不然单就这一点够开除的了。即使军队不能开除大学生,但也可以清退秋水出军营。当然,或许秋水也正是知道赵英男她爹是参谋长才敢如此放肆……

    现在换到王言,他想寻方便,孙建军那么滑的人肯定是没说的,即使是看起来有些迂腐的戴秉忠都不会拒绝,更不要说现在还是给赵英男办事儿了,轻松。

    赵英男低声回应:“嗯!”

    王言到了门口,跟楼下执勤的人说了一下,随后跟着执勤的人一起去到了戴秉忠二人的寝室中。

    把王言带到寝室门口,执勤的人就离开了,这人认识王言……

    听见敲门声,不大一会儿,戴秉忠打开了门,疑惑的看着门口的王言:“不是,你小子大半夜不睡觉,跑我们这干什么?”

    “进去说,进去说。”王言自来熟的挤进去,对着已经做起身的孙建军点了点头,三两步做到了凳子上。

    “嘿……”戴秉忠无奈的摇了摇头,关上门回身做到了床上:“什么事儿快说,睡觉呢。”

    “赵英男奶奶病了,想打个电话,这不过来找你们两个了嘛。”

    孙建军想也不想:“那快走吧,别让赵英男同学等急了。”

    戴秉忠愣了一下:“不对,打电话没问题,但她怎么不自己过来找我们呢?”

    “不是,老戴,你就别管那么多了,赶紧穿衣服吧。”

    戴秉忠楞劲儿上来了:“你快给我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儿。”

    王言无奈摇头:“老戴啊,你好好想想,为什么不找你们,先找我?”

    “还能是什么啊?不就是你们两个交朋友嘛。”

    “哎,也没那么快,现在是互有好感,互有好感。”

    戴秉忠眼睛一瞪:“这里是军营,是让你们谈情说爱的地方吗?啊?还什么互有好感,不像话!”

    “差不多得了啊,军训就这一年,我们两个也是发乎情止乎礼的,问题不大。”

    孙建军在一旁帮腔:“是啊,老戴,别那么死板。人家两人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儿,咱们也管不着。”

    “对了,这话说的对,不是我说你啊老戴,你学学人家老孙,适当的可以灵活一点儿嘛。”王言笑呵呵的说道:“快点儿穿衣服吧,赵英男还在下边等着呢。老孙,你就不用动了,打个电话又不是多大的事儿,有老戴就行了。”

    “是啊,我去就行了,你睡吧。”

    孙建军本来是想着出去跟赵英男面前刷个脸的,但两人的话到底是给咽回去了:“行吧,那我就不去了。”

    戴秉忠快速的穿好衣服,一路碎碎念带着王言跟赵英男两人去打电话。

    赵英男在那跟家人打电话,王言听都差点儿意思,别说戴秉忠了。把空间留给赵英男,王言和戴秉忠两人到走廊里闲聊起来。

    “老戴啊,今年二十三了吧?”

    “啊,怎么了?”

    “二期快结束了吧,还能签上吗?”

    戴秉忠叹了口气:“看吧,我也不知道。说实话,这离了部队我还真不知道干什么,毕竟我啥都不会,就会当兵。”

    王言善心大发:“要不我帮你使使劲?”说着话,王言对着后边扬头,示意找赵英男。

    戴秉忠是很心动的,不过终究是一声长叹:“算了吧,她对我好像有意见。可别因为我影响了你们。”

    “吆,刚才还说我不像话呢,现在就怕影响我们了?老戴,你变脸挺快啊。”

    “你知道什么呀,我那是为你好。你说你好不容易上个大学,不好好学习,还处朋友,你自己说像话吗?”

    “感情还是我误会你了?”王言摇头道:“我能打吗?”

    “能打。”

    “我写了一首歌,已经初步定下来全军推广了,你说我有才吗?”

    “有才。”

    “我考上了全国最好的医学院,你说我聪明吗?”

    “聪明。”戴秉忠不耐的看着王言:“你到底要说什么?”

    “我就是不做医生,也能活得很好,最起码吃喝还有娶媳妇都不愁。你还有什么担心的?”

    戴秉忠感觉满心好意喂了够,他为王言着想,结果王言这狗日的跟他秀上了,当即眼睛一瞪:“我担心你什么?你就是饿死,跟我也没关系。”

    “你看你,属狗的啊,说翻脸就翻脸。说点儿正经的……”王言摇头,看着戴秉忠说道:“老戴啊,我发现女生里边那个叫王秀玉的看你眼神不一样。”

    “我们是老乡啊,天然的亲近嘛,当然不一样了。”

    “装傻是不是?以我对小姑娘的了解,她看你可不像是看老乡。”

    这会儿距离王秀玉事件还早着呢,两人也才认识一个多月,交流或许比其他人多一些,但也没到后期的程度,王秀玉心里也只是有个萌芽。

    所以,戴秉忠感觉平常:“你就是想多了,我比她大五岁呢,再说人家一个大学生,能看上我吗。你可别乱说了,我到无所谓,但人家可是个清白姑娘。”

    “行,当我没说。”

    王言也就是简单的铺垫一下,毕竟哪怕有他的存在,也不敢说这种事儿不会发生。不过他已经跟杨玥提过了,人家有不懂的就帮帮忙,好不好使他也不知道。

    这是最关键的,一帮人光顾着笑话人家不知道这个,不知道那个,也不说给人家解答一下子。是,又不什么,可以不解答,但嘲笑人家就可以吗?

    包括赵英男,是没笑话人家,但王秀玉闹了笑话,她也没说解答什么的,反而跟那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摇头不语,那是干什么?

    不像厚朴,他闹了笑话,一帮男生还是会解释的,这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打了半天电话的赵英男也笑呵呵的出来了。

    “谢谢你,王言。”赵英男选择性的无视了一边的戴秉忠,含情脉脉的看着王言。

    “你奶奶没事儿吧?”

    “她也没事儿,情况还是很好的。就是得了感冒,只不过上了年纪,小病也是大病,折腾的不轻。”

    “那就好,时间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嗯!”赵英男开心的点头,这才对着旁边的戴秉忠说道:“麻烦你了啊,戴教官。”

    戴秉忠道:“行了,你们两个回去吧,明天还有训练呢。”

    “走了啊,老戴。”

    王言对着戴秉忠挑了挑眉,跟赵英男有说有笑的走了。

    戴秉忠站在那看着王言的背影,一时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十八那会儿可是啥也不懂,这城里有钱人家的孩子就是不一样……

    给赵英男送到寝室楼门口,看着她一步三回头的走进去,王言溜溜达达的回了自己的寝室。

    悄悄的开门进屋,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轻盈的跳上床,王言闭目睡觉。

    他当然能感觉到秋水没有睡,至于秋水怎么想,他不得而知,也不在意,已经拿捏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