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二六六章 相识
    周日下午,王言又晃悠一天吃了晚饭之后,打车回了位于姑苏城区的学校中。

    学校建在老城,地方并没有很大,同其他的师范学院差不多。之所以今天回来,是因为周日晚上要查寝。这是全日制的,学生都要住宿。查寝也是为了看看学生是否都回来了,毕竟学生的安全大过天么,一出事就是大事。

    当然,哪里都有人情世故。有四海的,出去搞对象还是怎么,人家不回来也仅是跟负责查寝的学生或者老师打个招呼而已。接着这些学生和老师向上报的时候,会帮着隐瞒一二……

    系统活爹安排的,他是一个低调的人,不冒头,话不多不少,存在感相对偏低。这样挺好,不显山不露水,自己玩自己的。

    他们的寝室是六人一间,比较不错的是配备的上床下桌。

    跟寝室中的几个室友打过招呼,王言走到最里靠窗的床前停下,随手在桌子上拿起一本教材上床靠着墙看了起来。

    要是任务跟这几个室友相关,或者他的年龄还是二三十,王言还是有心思跟这些才二十的孩子交流交流的,现在他是毫无兴趣。慢说影视世界中的室友,就是现实世界中的那些,要不是每个月还说上几句闲话,不出三月就会被他忘在脚后跟。他记忆力很强没错,精神很高也没错,但他记得东西也要更多。

    其他几个室友早习惯了王言如此,也没有说什么,说说笑笑各干各的。

    这次学的是‘华夏语言文学’专业,虽然已经时隔多年,但他作为曾经京大中文系扛把子、文坛大佬,专业能力肯定是过硬的,就现在这点儿玩意儿真的轻轻松松。更何况他这是师范学院,主要还是教育这一块,本身他水平极高不说天花板也差不多,坐到那听人给他上课,就四个字,浪费时间。

    不过他也没什么事,浪费就浪费吧,看闲书就好了,偶尔再逃一逃,问题不大……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王言日常的早起运动,跟着一起上课,偶尔的逃个课出去办点儿事,还算充实。

    之前他联系的几家猎头公司效率够高,已经先找了几个姑苏本地的过来。王言面试了一番,并没有着急做决定,因为后边还会有人来的。毕竟他开的薪水并不低,姑苏也是个好山好水好树林的好地方,还是相当有市场的。而这一单,猎头也能赚不少,所以还是比较尽心的。所以还是多看看,对比一下。

    而有关苏明玉,王言也没闲着。泡姑娘怎么得拉近距离才是,他也就是那天见过苏明玉一面,这师范学院虽说不大,但那也是四届、好几千人。要指望看缘分偶遇,那可真是大海捞针,猴年马月了。所以这一段时间,也打听出了苏明玉的情况。她是读的教育,住在学生公寓的d座。

    目标缩小就好找了,王言跟学生公寓门口蹲了两天,许是时间不巧,总是没有遇到。直到周四的晚上,他这才又一次看到了苏明玉。

    正是五点多,晚上食堂开饭的时候。王言在女生寝室楼的远处无聊的坐着,见苏明玉出来,他老不要脸的起身跟在后边,一路到了食堂。

    眼看着苏明玉拿了盘子打饭,就一个土豆丝,其他的肉菜一个没有。然后到角落的位置,自己坐在那里吃了起来。估摸着是馒头咸菜吃够了,换换口味。

    王言拿着盘子排号,打了满满的一盘子饭菜,径直走到了苏明玉对面坐下,俗套的开头:“好巧啊。”

    苏明玉抬头,看着坐在对面的王言,想起了那天遥遥对视,挥手跟她打招呼的那一幕,眉头微皱,疏远的说道:“我不认识你。”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王言,说话的那个言,07级华夏语言文学专业。”王言笑呵呵的伸出手:“现在不是认识了?”

    “不好意思。”苏明玉说完,端着盘子做到了相邻的桌子上。

    “我知道你叫苏明玉,现在我们认识了!”王言不在意的收回悬在空中的手,拿起筷子道:“还有啊,最近的传言你应该也听到了吧。但我得跟你解释一下,可不是我传的。当时看到你上车的,不下三人。”

    发传单的时候,虽然离的挺远,但也就是街头街尾的关系,确实有别人看到苏明玉上了陌生中年男人的车。嘴欠的说出来也很正常,然后就有了流言,只是多数人当个乐子,感慨一下人心不古,不能跟苏明玉对上号而已。

    但能对上号的人,路上认出了她,‘哎哎哎,你快看,就她,就她,咱们院里说的那个被大老板保养的就是她’,指指点点说闲话是一定的。

    苏明玉强大的地方在于,成长到现在所受的委屈,并没有打垮她,反而造就了她坚韧不拔的心,是个有志气的。这种流言苏明玉听了当然不高兴,但她能挺住,没有想不明白看不开。所以听到王言说起这个,她仍一口一口的吃饭,看都不看旁边的王言。

    没有在意,王言大口的吃起了饭菜。

    这食堂的大锅饭,味道也就那么回事儿,好吃谈不上,只能说不难吃。不大一会儿,将满满一盘子饭菜吃的一干二净后,跟才吃到一半的苏明玉说了个‘再见’,离去。

    一直低头自顾吃饭的苏明玉,这才抬起头,看着王言晃悠远去的高大背影……

    因为遭遇,对待感情的戒备心是很重的,不会轻易的接纳谁,更别说什么恋爱了。她自己生活的都很累,很艰难,怎么有那些心思呢。

    所以想要拿下这样的,办法只有一个,舔就完了。要让她适应,适应有人在身边,适应那样一份温暖、美好,让她习惯于此。然后再来个忽远忽近,若即若离,让她患得患失,让她茶饭不思,让她夜不能寐,如此拉扯几个来回,拿下。

    当然说着简单,具体还是要看行动的,对于王某人这逼样的来说,泡个大学生而已,手拿把掐。不过舔归舔,狗肯定是不能做的。不会卑躬屈膝的做奴才,只不卑不亢正常接触,问题不大。

    时间流逝,王言除日常偶遇苏明玉外,公司也算是初步建成。

    面试好高管之后,在王言的指示下,照例注册了‘龙腾’控股,保健品以及科技公司,还有一系列商标、备案等等。

    关于公司驻址,因为近些年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国家政策,多数一二线的城市都有高新园区,或者什么创业产业园区,姑苏自然也不例外。所以这一次的龙腾就是在姑苏的高新园区,差不多是处在太湖跟学校中间的位置。

    其实这个位置还不怎么好,王言想着以后手里钱多了,在离太湖不远的地方弄一块地建个总部大楼,那感觉应该相当不错。不过那就要看时间是不是宽裕了,毕竟即使国内基建的速度,想要弄出一个地标性的总部大楼,也得个三年五载。要是等他有闲钱了,结果没时间了,那他盖那个东西实在多余,毕竟都看不到建成的那一天……

    地址选好,几个高管选的还算高端的办公所用物品等等。接着开始发出招聘通知,包括人力部门自己社会招聘,以及通过猎头挖人等等,招了不少的运营以及研发人员,还有少不了的国学、易学大师。

    同时租了厂房,弄了一条生产线,和各地的中药基地签署采购合同。甚至生产线已经改装完毕,已经生产了一批强身丸。王言亲自找过来的销售主管,在补充了小弟之后,正在着手找中医大师或者所谓‘专家’,要开始健康讲座……

    这倒不是王言指使的,而是现在保健品基本都这么卖,就靠什么鸡蛋牛奶啥的忽悠老头老太太,再不然就是花钱打广告。

    而要想打广告,在当今移动互联网时代没有到来的时候,要说影响力还得是央视。但现在环境不同,天价的广告费且不说,就风靡华夏的‘今年过节不收礼’的恶劣影响,他这个产品想上央视或者其他影响力大的卫视也是做梦。若是他的产品真的经过检验,确认有效,那会儿强身丸都他妈卖爆了,还打鸡毛的广告。

    所以这个销售主管只能开讲座,再辅以地推手段,先打开姑苏的市场,进而向其他主要城市扩展。

    至于销售团队,虽然初期只要打开市场,有了用户之后只靠口口相传就强过销售,但王言不会干卸磨杀驴的活。因为以后他还会将外卖、网约车等等都干起来,还是需要地推的。之所以再一次的弄这些,钱啊、流量啊、影响力什么的都是次要,主要还是为了他的人工智能服务。至于说什么数据隐私,算了吧,这方面他是世界良心,就不多提了。

    当然现在主要精力还是放在卖强身丸上,毕竟‘混沌’只要开个头,尽管有方向,那也是海量的钱往里砸。毕竟计算机零件那么多,很多都是自己研究出来的,他手里那一个亿跟本不好干啥的。所以还是要到强身丸有了一定的销量、名气,然后靠营收抵押贷款,才能大肆的砸钱研发。

    至于苏明玉那里,日常的在校园中走路不好说,全靠缘分,但只要她去吃饭,王言是必定要偶遇的。

    第一次打招呼,苏明玉坐到了旁边一桌,第二次,坐到了更远的一桌,然后再远,然后更远。接着很长一段时间不来食堂,再来,还是会偶遇。她仍是坐在很远的一桌,又偶遇了几次之后,渐渐的她避的愈发近。直到如第一次偶遇那般,坐在相邻的一桌,已是过了秋的十二月。

    姑苏冬季的平均气温是零上,虽零上,但差不多也就是个一二三四度,加上南方潮湿、阴冷,感觉还是挺不好的。人们穿上了棉袄御寒,树上的叶子落在地上,朽在土中,江南也不是一直好。

    苏明玉穿着棉袄,无奈道看着那个熟悉的人端着满满一盘子的饭菜过来,坐到对面,笑呵呵的说出了她听过好多遍的问候:“好巧啊,明玉。”

    “你到底要怎么样?要干什么?知不知道你很烦,很讨人厌?还有,我有姓,和你不熟,请叫我苏明玉。”

    王言吃了一大口的饭,又吃了菜,这才看着稍显气急败坏的苏明玉嘟囔:“好的,明玉。”

    “你……”苏明玉深吸一口气,吐出,道:“你到底要干什么?能不能不要一直缠着我?”

    “不是说过了,要和你交朋友嘛。”王言笑道:“还有啊,难道吃晚饭碰巧遇到是纠缠么?”

    “我早来,能遇到你,晚来,还能遇到你,回回都能遇到你,你说这是碰巧?这不是纠缠是什么?”

    “有没有可能是命中注定?”

    苏明玉翻了个白眼,知道这人脸皮厚,不要脸,索性不搭理,吃自己的饭。

    王言微微一笑,也没说什么,照样的大口猛造。

    不大一会儿,王言将盘子里的饭菜吃光,坐在那里看着对面的苏明玉吃饭。

    感受到王言的目光,苏明玉很不自然:“吃完了就走啊?看我做什么?”

    王言用左胳膊肘杵在桌子上,撑着下巴:“你没发现什么不对么?”

    “不对?有什么不对?”苏明玉皱眉,低头看了看自己,环视了一圈,最后和王言四目相对:“要说不对,也就是你这个无赖不对。”

    “no,no,no。”王言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摇晃,缓缓的落在苏明玉身上:“是你不对。”

    “我?”

    苏明玉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有些愠怒:“你是不是有病啊?有病赶紧治。真是的,我能有什么不对……”

    王言摇头,伸手指着旁边的桌子:“按照以往来说,你该坐在那里的。”

    苏明玉反应过来,有些脸红:“无聊,吃完饭了就走吧,还在这里干什么?”

    “咱们一桌吃饭,还说了这么多话也算是朋友了。正好今天是周五,这样,明天晚上我请你吃饭,庆祝一下,你说怎么样?”

    “你做梦,谁要……”

    王言不管她如何说,点了点头自顾说道:“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晚上五点,我在学校门口等你嘛,不见不散。”说完,对着她挑了挑眉,也不给她说话的机会,起身拿着盘子直接走人。

    “喂,你……”

    苏明玉话刚出口,眼见着王言走远,终是没有再说。只是烦恼的满脸纠结,有一口没一口的吃着简单的饭菜……

    王言放好餐盘,走到食堂门口回头看了眼纠结的苏明玉,笑着掀开门口的帘子,走了。

    对苏明玉的情况他当然是有了解的,在得到了蒙志远的资助之后,苏明玉如原剧中那般爆发了。每天是没日没夜的学习,当然她学的不是专业课,而是工商管理、市场营销这些方面的。在双休日等空闲时间,都是到蒙志远的‘众诚’工作、学习。干的自然是销售工作,蒙志远给找了老员工带着干,跟着一起去跑关系、拉客户,真叫个忙。

    该说不说,蒙志远对苏明玉确实是不错。不过就像苏明玉推销自己的时候说的,投资而已。虽然这会儿相比剧情中的时间断来说,蒙志远的公司发展远没到后来的那个程度,但透过他说的给手下提成,半年三十万的程度来说,十万八万的,小钱。

    可能也是蒙志远觉得这发生在故事、传说中的事,在自己面前复现了,有些新鲜,帮手一下也没什么不好。成了,有个衷心的晚辈、手下;不成,权当做善事积德,挺好的事。

    翌日,王言无事,运动早饭过后,骑着之前买的自行车满大街的晃悠。碰到有什么小吃啥的,就停下买点儿尝一尝,细致的感受这座城市的点滴。

    一直晃悠到下午,这才慢悠悠骑到了学校大门口。抬腕看了下时间,差三分钟五点,时间拿捏的刚刚好。

    将自行车停在保安室的墙边,王言耐心的站在一边等着苏明玉,十分钟,二十分钟,直到半点,苏明玉姗姗来迟。

    站到王言面前,看着那双深邃的眼,苏明玉快速的说道:“不好意思,我没答应和你一起出去吃饭,再见。”说完,扭头就跑回了学校里。

    王言笑呵呵的看着苏明玉跑远的背影,直到看不见人这才摇头一笑,转身骑着自行车出发。没人跟他晚餐,他自己也得吃,找了一家最近打听道味道不错的小店,王言自己大快朵颐,还喝了点儿小酒。

    饭后,王言慢悠悠的骑着自行车往别墅走。本来雨少的姑苏,竟没有预料的飘起了细雨。

    当然,这雨不为抒情而起,因为不是他王某人的心情。相反他觉得这雨下的不错,路上来往车辆打着的近光灯,路两旁亮着的昏黄路灯,照出细雨洒落的痕迹,行人加快归家的步伐,唯他一人晃悠悠,别有趣味……

    苏明玉以为没人知道,其实他知道的,那是他玄之又玄的感觉告诉他的。

    在他停车等在门口起,就有目光注视着他,一直到半点。

    模糊中感觉到的方向,苏明玉自那边走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