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二七五章 要去美利坚
    夕阳的余晖透过两面落地窗,洒进高层的办公室中。

    王琳板板正正的坐在她亲妈的办公椅上,皱着眉头,握着铅笔伏案一板一眼的在那重复的写着拼音字母。

    王言坐在办公桌上,两腿交叉,两脚相错,轻轻晃悠。手里拿着小新给上的茶水,一边喝,一边看着远处的楼宇,不时的看看自家姑娘写的有没有走样。

    小孩子的耐心有限,王琳虽然强一些也强不到哪去,对于这种重复性的作业,多是不耐的。一开始写的还像个样子,愈写就愈潦草,很好的反应了他们那被小猫咪抓挠的心是有多么烦躁。

    办公室装的隔音玻璃效果不错,外面的声音虽然也有一点,但影响已经不大了。一时室内只王言喝茶水,王琳写作业笔跟纸的唰唰摩擦声。

    好一会儿,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苏明玉咔咔的走在前面,跟着身后抱着东西的小新走进了办公室。

    小丫头抬头看到妈妈,非常的潇洒的将铅笔一扔,费劲的下了高高的椅子,小跑着到了她亲妈的怀中:“妈妈!”

    “哎,乖女儿,今天在幼儿园开不开心啊。”

    “开心。”小家伙在苏明玉的怀里碎碎念:“但是回来之后我就不开心了。”

    “为什么不开心?”

    王琳非常委屈:“因为……因为老师留好多好多作业……”

    “琳琳,每个小朋友都要写作业的,你写完了作业,妈妈带你吃好吃的就开心了,快去写吧,写完了咱们就去吃好吃的。”

    王琳叹了口气,伸手推开亲妈,在怀抱下来,一声长叹,自觉的爬回到座位上写作业。

    “小不点儿一个,好端端的叹什么气。”王言哭笑不得,揉了揉她的脑袋,帮着收拾东西:“咱们到这边来写,妈妈要工作了。”

    “我在这一样,让她在那写吧。”苏明玉摆手止住王言:“妈妈也要写作业了,看看咱们两个谁写的快好不好?”

    小不点儿有气无力的应了一声:“好……”尾音拉的老长,是老大不愿意。真拿豆包不当干粮,还以为我王琳是三四岁的小孩子?

    没人搭理她,自己吭哧吭哧写也就好了。

    王言在一边拿着手机无聊的翻看邮箱中各分管领导发过来的邮件,多数都是抄送给他的,只有少数的是直接给他汇报。当然他也不常看,只隔一段时间了解了解公司情况就好。

    沙发上,苏明玉和小新凑在一起小声嘀咕,说着一些最近公司中的情况,以及主管的分公司各事项。王言听力好,俩人的小声絮叨都听了进去。

    还是原剧中那般,蒙志远谋划上市,清理公司的那些事儿。当然她们俩一个中高层,一个算是中下层,跟那嘀咕也嘀咕不出什么东西来,还是站的位置太低,看问题不全面。

    王言也不爱管那些玩意儿,虽然一直都知道,但他也从来不跟苏明玉说那些东西。实在没什么用,由她折腾就完了。

    而且苏明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再跟他说公司中的事儿了,一方面是这些年有长足进步,另一方面也是她不想拿这点儿小事儿烦王言。毕竟龙腾那么大的巨无霸在那,她管个分公司都累够呛,更别说王言还要教书,还要带孩子的了。虽然看着轻松,但她感觉只是王言不声张而已。

    这些王言是不知道的,如果知道,大抵也是一笑了之。因为他怎么说,都像是男人顶天立地撑起一个家的责任,没有人会相信他真的举重若轻。但事实上他混了这么多年,这点儿玩意儿早都琢磨透透的,连他的帝国管理都能整天玩儿,何况一家小公司。

    又过了一个多小时,小丫头早写完了作业,坐在那里老老实实的用电脑看着动画片。苏明玉在跟沙发上猫腰撅腚的噼里啪啦摆弄了半天电脑之后,啪的一声合上电脑,将其装进包里,“到点下班。”说话间起身就是一个大懒腰,曼妙的曲线凸显而出,一点儿没有生过孩子后的走样:“琳琳,别看动画片了,赶紧吃好吃的去喽。”

    “妈妈你可完事儿了,我都要饿晕了。”

    “是妈妈不对,让琳琳等了那么久,咱们快走吧,一会儿可要多吃点儿。”苏明玉收拾着她的小包,伸手牵着王琳:“王老师,把电脑关了,我的包还有琳琳的包交给你了。”

    “走吧。”王言随手关了电脑,拿着姑娘的小鸭子书包,以及苏明玉的电脑和时尚奢侈小包跟在身后走了出去。

    一路上苏明玉跟人打着招呼,上位者对下位者的压制很好的体现了出来,那么在此之中,又很好的体现了人与人之间自信的差距。有的人叫了‘明总’之后,赶紧撤退;有的人问了好之后,会夸小丫头好看、可爱;有的人不光如此,还会逗逗小丫头;有的人还会调侃苏明玉两句,变相的再夸一夸王言……

    到了地下停车场,上车,苏明玉当人不让的掌舵,王言日常副驾驶,小丫头抱着水瓶子在儿童座椅上来回的晃悠小短腿。

    一路欢声笑语,不过一会儿就到了一处经典南方建筑聚集区,在其中一处院子前停了下来。

    三口人下车,苏明玉牵着王琳在前面蹦蹦跳跳的走着,王言则是拎着苏明玉的小包跟在娘俩后边走着。

    看到外面招牌写着的‘食荤者’,确定了不出他所想,正是石天冬开的店。这地方格调还是够的,虽然建筑是新建做旧的,但整体来看,很不错,也是个会享受的。或者说,是一个理想主义者,有自己的乌托邦。

    石天冬的条件还是不错的,应该是个家里有钱的。虽然他懒的调查,但按照剧中的表现来看,是有一些背景的。主要也是跟他没什么关系,多余浪费精力。

    跟在娘俩身后,走进店里,在开放厨房里忙活的石天冬第一时间投来目光,同时他手下的那个跟男孩子似的酷酷的小姑娘,停下切菜的动作,中性的声音响起:“欢迎光临,自己找地方坐。桌上有二维码,扫码点餐即可,谢谢。”

    王言眼看着的,石天冬看到苏明玉的目光是惊喜,转而向下看着小丫头的目光是失落,而后看向他的目光就是‘那天,我的店里来了一个很有个性的女人,一见钟情。每天我都希望再见,可是,再见往往并不是中那么美好,她结婚了,她有孩子了。我人生中从未有过那样的美好相思,也从未有过那样的心死如灰,这世界并不温柔待我,希望憧憬又失望,专叫这苦痛折磨’。

    妈的,这小子戏还挺多。

    一家三口找了地方坐下,二人拿着手机扫桌子上的二维码,小丫头趴在苏明玉的胳膊上跟着一起看,点菜。因为盘子大,菜少,虽说摆盘精致,但也不能饱腹。说笑间,就点了一桌子。

    石天冬做菜很快,手脚麻利。不过一会儿,点的那些菜就摆上了桌子。

    上了最后一个菜,石天冬反手夹着托盘,笑着看了眼一边吃东西正香的小丫头:“你女儿很漂亮。”

    女儿被夸当然开心,苏明玉拍了拍姑娘的头:“叔叔夸你漂亮呢,快谢谢叔叔。”

    王琳抬头,呲牙,甜甜一笑:“谢谢叔叔。”说完,赶紧的低头吃东西。

    “还很可爱”看着那熟练的应付,石天冬哈哈一笑:“慢吃啊,这么可爱的小朋友,给你们九折。”

    小丫头知道打折省钱,这一次的笑容就明媚了不少:“谢谢叔叔。”

    石天冬摇头一笑,对着王言礼貌的点了点头,随即转身离开,回去做菜。

    没有在意石天冬,王言大口的吃着菜。能出来开馆子,苏大强那么吧唧嘴,石天冬的手艺还是可以的,确实是有天赋。以他的感觉来说,差不多是lv4中等的程度,考虑到心情的影响,巅峰应该是在lv4的顶级,个别菜或许可能突破到lv5。总的来说,还算不错。至少他王某人断断续续的也做了挺长时间的饭,但也一直是lv3的水平,距离lv4还正经有段距离。

    小丫头倒不是没吃过更好的,只是可能确实饿了,啊呜啊呜吃的香甜。苏明玉一边自己吃,一边照顾女儿擦嘴、喝水,偶尔的跟王言说两句闲话,美满。

    这时,苏明玉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看了一眼,陌生来电,疑惑的接了电话:“喂?”

    “嗯,怎么了,你说。”

    “要死了?这么突然?他还能说话吗?你让他跟我说两句。”

    “哪家医院?”

    “嗯,我知道了。”

    说完挂断电话,看着对面的王言说:“朱丽打来的,说是我爸要死了。”

    王言摇头一笑:“之前我看他身体不错,这才几天。”

    苏明玉怂了怂肩,给女儿夹了菜:“我妈没了,没有人管着他,这就作起来了。反正一会儿咱们回去顺路,过去看看。”

    见王言盯着她看,苏明玉翻了个白眼:“什么眼神?我不是犯贱,反正回去也没什么意思,正好又顺路,过去看看热闹嘛,看看他是怎么作苏明成他们两口子的。”

    “想干什么都随你,但是给老苏家出钱也好,办事儿也罢,我觉得你还是跟我商量商量,毕竟当年我是花了五十万的,我是户主。”

    “德行。”苏明玉瞪了王言一眼,低头给女儿擦嘴,接着自己吃饭,不搭理王言。她还真不是心软了,这么多年过来,她确实是对老苏家没有指望了。主要她真的挺了解苏大强,还真就想看看是怎么折腾苏明成的,算是恶趣味。

    其实还是原剧中的苏明玉不够冷静,很多事都带入亲情去考虑,现在则不然,算是旁观者清。对于老苏家剩下的父子三人,有个清晰的认知。

    王言也不在意,继续吃喝。人是多变的,善变的,一直变的,他也没办法保证苏明玉能一直不掺和。反正掏钱,办事儿是绝对不可能的,他的话先撂下。只要苏明玉不掺合,他的任务完成的就挺好。

    这刚吃了没两口,苏明玉的电话又响了起来,拿起来看了一眼,随后接了起来:“喂?嫂子?”

    “哦,挂了。”

    只说了一句,苏明玉就挂断了电话,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摇头:“苏明哲打来的,你说他怎么那么大脸呢?总是跟我摆大哥的架子。以前那么多年,也没什么联系,现在这妈死了,反而上来热乎劲了,真是。”

    知道是说给自己听的,王言笑了笑:“吃饭吧。”

    吃过了饭,苏明玉去结了帐,扫码支付。得益于龙腾的强力,无论是跟银行方面的合作还是线下的推广,基本上是跟着4g一起行动的,4g通了一个地方,就推广到一个地方。相比现实世界中,这里的移动支付应用要早上不少。

    在石天冬遗憾、释然各种情绪交错的复杂目光中,王言、苏明玉以及舒服的拍着小肚子的王琳,三口人出门上车离开,去了苏大强所在的医院。

    打听了一下,找到了在急诊大厅中闭眼哎吆哎吆输液的苏大强,坐在旁边椅子上的苏明成以及一边站着玩手机的朱丽。

    听见高跟鞋由远及近,苏大强睁开眼,自动忽略了王言及其怀中抱着的小丫头,颤颤巍巍的伸出手,虚弱、要死的呼唤:“明玉啊,你可算来了,爸差一点儿就见不到你了啊……”

    苏明玉跟苏明成是相看两厌,根本都不看他,笑问一边站着的朱丽:“不是说要死了吗?这不好好的?什么毛病啊?”

    不待朱丽回答,坐着的苏明成皱眉站了起来,伸手一指,怒道:“苏明玉你怎么回事?有你那么说爸的吗?啊?不爱来别来,还有你,赶紧滚。”说话间,还刮上了王言。是天晴了,雨停了,他又觉得他行了。

    怀里的小丫头有点儿害怕,把脸埋到了王言的脖子后。

    王言叹了口气,他也贱,不让苏明玉来不就得了,非得他妈的上赶着往上凑。拉住张嘴要骂人的苏明玉,王言将孩子递给她。而后把拦在中间的朱丽拂到一边,三步并两步上前一手拉着已经做好战斗准备的苏明成的胳膊,一手横推拦在他的腰间,而后腰腹发力,直接将一百五十多斤的苏明成抡了一圈砸在地上。当然是收了手的,要不然他这一下子直接就能抡死这比养的。

    朱丽吓的‘啊’一嗓子惊声尖叫,苏大强眯缝的眼都睁大了,吓的一个哆嗦滚了针,跟着就是大喊大叫,找护士,找医生。

    其他大厅中的患者这会儿也来了精神,一个个的掏出手机准备照相。王言没管别人,低头看着疼的呲牙咧嘴的苏明成:“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要在跟明玉比比划划?”

    没有动静,王言踩着他的脚腕,稍稍用力:“回答我。”

    苏明哲一声惨叫,磕绊的回答:“说……说过。”

    “很好,那么这是最后一次,我不希望再有下一次,明白了吗?”说话间,又是加了一些力。

    “明白,明白,要断……断了……”

    “是他先挑衅的,怪不着我。”王言对一边瞪着他的朱丽耸了耸肩,随后松开脚,对着一边瞪大眼睛看着他的娘俩眨了眨眼,随后走到一边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一个是摆平医院方面,另一个是摆平网络平台。虽然龙腾不独,但头部的互联网产品基本都是他们的,其他的一些平台龙腾说话也要给三分薄面。而一边的好事者拍的视频,基本上也就往头部的那几个影响力大的平台发,本着的就是播个眼球小火一把而已。王言这一个电话出去,这个地方发出的视频就会被封锁,以后也不会有人翻,根本扩散不起来。

    至于苏明成,花了卖苏明玉的钱他当然是不好意思、脸红,但不也是一直花到了赵美兰死?不也是再见苏明玉时,理直气壮的指摘。也正是因为他花了那些钱,才要理直气壮。因为伤害,所以才要继续伤害,不能说是所有人,但绝对是一部分人的人性。

    一场闹剧,没有掀起丝毫波澜。苏明成也没有报警,眼看着闹了这么大动静,三两个电话下去,只有一个医生出来安抚其他群众,并为了避免事态扩大,弄出什么特权之类遭人恨的烂糟事儿,还把他们弄到了一间空置的病房中就知道了,报警也是他倒霉。当然,要是没有这阵仗,他一定会报警,有机会报复而不用,是傻比。眼看着不可一世的苏明玉束手无策,多爽啊。

    病房中,苏大强也不哎吆了,一声不吭,跟那闭眼装死。之前给他吓的,手鼓了老大一包,又叫护士重新扎的。而且这一闹,苏明成挨了一顿揍,回去跟他也得闹。这个明玉啊,一点儿不懂事儿,找的那个对象也不行……

    一边苏明成揉着腰,刚才磕的,破皮流血了都。而朱丽则是站在他的身边,略带敌意的看着王言以及苏明玉。作为苏明成的媳妇,自然站苏明成,他们理亏没错,那也不能动手啊。

    苏明玉也跟医生那知道了什么情况,是只鸭脖子引起的急性腹泻,转头问道:“你们没给他做饭?怎么还吃上鸭脖子了?”

    苏明成不说话,朱丽回答:“是爸自己买的,而且我们两个都要工作,平时都是吃外卖的。等我们下班回来做饭,时间都很晚了,那对爸的身体不是更不好。”

    苏明玉明白了,转头看着苏大强:“爸,没事儿我们就走了。以后不要随便说什么要死了,狼来了的故事你该听过。”

    王言抱着跟苏明成吐舌头,扮鬼脸的小丫头,看了看睁眼偷瞄的苏大强,跟着苏明玉离开。

    路上,苏明玉开着车:“没看出来啊,王老师,您还真是文武双全啊。”

    以前他就知道王言每天都瞎练,还有教王琳的那一套把式,她也只当小孩子多动有好处,再算上那啥活计也相当霸道,给她折腾的欲仙欲死,身体是很好。但没想到自家老爷们真能打,一百五六十斤的人能直接抡起来。

    后边的小丫头也跟那拍手,眼看着爸爸威武,自然是也是极高兴的:“爸爸,爸爸,我要学武功。”说着话,还配合的拿小手比划,还嘿哈的配音呢。

    “咱这叫真人不露相。”王言调整座椅,仰头看着兴奋的小不点儿:“大姑娘,只要你把爸爸教你的那套动作练好,下一个武林高手就是你了。”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爸爸什么时候骗过你?”

    王琳小眼睛滴溜滴溜来回转,不是下定决定好好锻炼,就是想着明天到幼儿园跟小伙伴吹牛比。

    当着孩子的面打架当然不好,但苏明成指着鼻子骂就不一样了,给孩子信心与力量,是好事。最主要的是场面不血腥,孩子也能接受。

    一家人开开心心的回到家里,过自己的小日子。美中不足的就是,苏明哲知道了苏明成挨揍的事,又打来电话磨叽,气的苏明玉差点儿连吴非的电话也给拉黑了。最后还是吴非懂事儿,拦住了继续磨叽的苏明哲,转而跟苏明玉话起了家常,并且保证以后再也不让苏明哲跟她通话才算完。

    苏明成那边,虽然挨揍还是不服,但他确实毫无办法,苏大强又是亲爹,他也不能怎么样。眼看着苏明成没有找事儿,苏大强养了一天,又继续折腾,没事儿给远在美利坚的大儿子打个电话抱怨一番。什么苏明成两口子不给做饭啊,什么没时间照顾啊,中心思想就一个意思,快点儿办事,早点儿去美利坚。

    苏明哲失业了,面了几个试都不怎么理想,但他又不忍看着苏大强在不孝弟弟家里受苦。由是,在一个无眠的夜,他还是如原剧中那般偷偷的给苏明成发了办签证的资料,安排好了各项事宜。

    但王·小蝴蝶·言的翅膀煽动,虽然对远在万里之外的苏明哲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但经过一系列事件之后,小影响还是会有一些的。比如一些话,比如因而迟缓的动作,无数这样的事件之后,影响势必就会大了那么一些,比如晚出发几分钟去办签证,比如一个电话的接听。

    在苏明哲陪着苏大强办好了签证之后,陪着在饭店吃饭小庆祝,顺带着给万里之外的苏明哲说一说这个好消息,让他买机票接苏大强去美利坚。

    原剧中,苏明哲正在家里陪孩子玩玩具,电话是由吴非接的。这一次不同,孩子没再玩玩具,而是坐在那里有吴非带着看图画书识字,这个电话是苏明成的接的。

    那么由此,吴非当然不知道苏明哲背着她办好了这些事,也就不会大吵一架,最后苏明哲服了软,以致苏大强留在姑苏由苏明成夫妻俩赡养。

    也就是说,苏大强要去他心心念念的美利坚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