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二八二章 拿不回来就离
    “苏明成!”

    看过明细之后,朱丽抱着膀坐在沙发上,就是一声吼。

    里边打游戏的苏明成懒洋洋的回应:“怎么了?”

    “你给我过来,马上。”

    不大一会儿,苏明成颠颠的跑出来,看到朱丽的样子,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他知道情况很不妙,舔脸上去揽过朱丽的肩膀:“一脸的不高兴,怎么了?是不是谁又惹到你了?告诉我,我去杀他个七进七出。”

    “严肃点。”朱丽拍开苏明成的胳膊,伸手指着旁边的单人沙发:“你坐到那去。”

    苏明哲尽量微笑,试图用他迷人的笑安抚住暴躁的朱丽,但却也是依言坐到了单人沙发上:“不是,到底怎么了?丽姐,你这样我害怕,有什么事你就说啊。”

    朱丽目光含煞:“苏明成,你给我老实交代,咱们应急的那五万存款哪去了?”

    “没,没哪去,就……”苏明成目光闪躲,脑子疯狂运转,试图找到一个说的过去的理由。

    朱丽狠狠的拍在旁边的抱枕上,喝道:“还给我编,老实交代!”

    苏明成一个激灵,知道是在劫难逃,小心看着发飙的朱丽:“投资了。”

    “投资?”朱丽声音低了下来,难掩失望:“我之前是怎么一个字一个字告诉你的,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为什么就是死不悔改?我看你就是掉钱眼儿里去了。你老实说,投了多少?”

    熟悉朱丽的苏明成知道,这是酝酿风暴呢,但他都已经交代钱用在投资,那么具体数额自然也就没有再说谎的道理,毕竟合同上写的清清楚楚,想瞒他也瞒不住,当下硬着头皮小声含糊说:“四十万。”

    “听不清,你好好说话。”

    苏明成豁出去了,这一次是字正腔圆:“四十万。”

    “四十万?”朱丽瞪大了眼:“你哪来的那么多钱?”

    “车卖了。”

    “车卖了也不够,剩下的那些钱你在哪儿弄来的?”

    “跟别人借了点儿呗。”

    朱丽是一万个不信:“跟谁借的啊?谁能借你这么多钱?结婚这么多年我怎么不知道有能借你这么多钱的人?苏明成,都到这会儿了,你还不说实话是不是?”

    苏明成长出一口气:“跟爸那拿到钱。”

    “什么?跟爸拿钱?苏明成,咱们还欠着爸三十八万五千块,你知不知道?连爸的钱你也骗?有你这样的吗?你还要不要脸?”

    苏明成很不高兴:“什么叫骗啊?丽丽,你为什么就不能相信我?这个项目我跟你说过,那我跟周经理干了那么多年,她怎么会骗我?入股的人好几个,人家不缺。是周姐提携我,给我一个参与的机会。这么好的事儿有多少人想要都没有呢,你知不知道?还有,爸的钱是他投资的。他不想担风险,赚了有他的份,赔了算我借的钱,我怎么就骗了?”

    “爸什么人你当我不知道?你不忽悠爸,他怎么会把钱给你?还嘴硬是不是?”

    “是,我承认确实说的夸张了一些,但你有必要这么大反应吗?”苏明成说道:“丽丽,我好不容易看到发财的机会,钱是赚出来的,不是攒出来的,只有钱生钱我们才能过上好日子。只要这一次,丽丽,咱们的好日子就要来了,你相信我啊。”

    “钱确实是赚出来的,但也要攒出本钱,能够承受失败再说。苏明成,不说个人能力的问题,你都不想想咱们还欠着爸将近四十万吗?你现在拿四十万投资,你有没有想过这些钱赔了怎么办?而且这里还有爸的钱,他都那么大岁数了,你有没有想过他能不能接受的了?”

    苏明成无奈争辩:“什么叫不说个人能力?你也觉得我是一个废物?觉得我一事无成?这是稳赚不赔的事,为什么你就说我会赔?为什么我就不能赚?你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

    一口一个‘相信我’,同苏明哲如出一辙,到底是亲哥俩……

    朱丽长出一口气,摇头道:“我不想和你吵架,如果你还当我是你老婆的话,你赶紧把股份退了,把钱给我拿回来,立刻!马上!”

    苏明哲为难的说道:“合同签了,我没法拿呀。”

    “合同都签了?谁让你签的?你有跟我商量过吗?苏明成,如果不是我发现了,你还要瞒我到什么时候?”

    “我是想告诉你的,但没来得及,再说我也想给你一个惊喜,三个月之后就分红了,到时候……”

    朱丽打断道:“这不是惊喜,这是惊吓!我不管,反正你必须把钱给我拿回来,要是拿不回来,我就跟你离婚。”说完,朱丽怒气冲冲的跑到卧室中,不大一会儿,换好了衣服的朱丽看都不看苏明成一眼,摔门而去,回娘家。

    听着大力摔门的声音,苏明成激灵了一下,他还没有在朱丽离婚的威胁中反应过来。以往吵架干仗可没有说过这么重的话,他知道,这次是真生气了。至于为什么生气,说的很清楚,他也能明白。不该瞒着私自做主,不该拉上亲爹一起投资。有错他承认,但还不是因为朱丽对他的不信任?

    凭什么都说苏明哲以及他最看不上的苏明玉成功、有出息?但事实就是,虽然苏明哲婚姻失败,但人家还是生活在美利坚,还是拿着让很多人羡慕的绿卡。苏明玉呢?人家找的男人好几年前就能拿出五十万,现在听说人家自己也是大公司的高管。这两人,都比他强。但他不服,他想证明自己不是废物,他一样能成功,他不比谁差。

    以前没机会也就算了,现在稳赚不赔的大好机会摆在面前,他自然是要紧紧抓住的,就是要给亲戚朋友、给所有人看,他苏明成,不弱于人,不是老苏家三个儿女中最拉胯的。

    但刚才朱丽样子,他很害怕,他很爱朱丽,很珍惜现在的婚姻。当年人家一个名牌大学毕业,家里条件比他们好那么多的姑娘,他也知道,老丈人、老丈母娘一直不太看的上他,觉着他没出息。但那那又怎么样,不还是让他拿下了,在一干亲戚朋友中也是赚足了面子的。而且朱丽也是一个非常好的女人,就他爸那样的,人家虽然偶有抱怨,但确实是尽心尽力的。

    而且现在冷静下来想,可能他自己确实是急迫、草率了一些。他不想离婚,他想把钱拿回来……

    正在苏明成坐在那里寻思的时候,开门声响起,苏大强哼着小调走了进来。最近这几天他是比较高兴的,买的基金什么的每天看到都是涨,什么也不干,呆着就是赚,多好。

    苏大强在门口换好鞋,走进来看了眼饭桌,抽鼻子闻了闻,转头看向沙发上发着呆的二儿子:“没做饭啊?”

    苏明成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表,十二点多,不觉的已到了午饭时候,摇头道:“没做,要不我给你叫外卖吧?”

    “那就凑合吃一口呗。”苏大强哎呦一声,坐在沙发上:“不是我说你们两个,是你们两个说的,周六周日在家给我做饭,结果呢?还是吃外卖。”

    眼见着苏明成扒拉手机,不搭理他,脸色还有点儿差,苏大强关心的问了一句:“丽丽呢?你们两个又吵架了?”

    苏明成头也不抬:“不用管她。”

    “因为什么啊?不会是被她发现了咱们两个投资的事儿吧?”苏大强也是把他想到的最糟糕的情况说出来,毕竟他之前就知道朱丽不让苏明成去投资,为此还大吵了一架。要是被朱丽知道,那肯定是不能善了。当他看到苏明成点头,这心里就是一咯噔:“她真发现了?”

    “那还能有假的吗?”

    “那朱丽是怎么说的?”

    “还能怎么说呀,她让我退股,把钱要回来。要是不能退,她就要和我离婚。”

    苏大强一愣:“那能退吗?”

    苏明成烦躁摇头:“合同你又不是没看过,那白纸黑字写了的,哪那么容易说退就退啊。”

    “你别忘了给我叫个汤啊,外卖的米饭太硬,我泡软点儿。”苏大强起身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顺手关上了门。

    他对这个理财投资现在是非常相信,最关键的是,赚了他分红,赔了他收利息。一点儿风险都没有的事,他当然是不想退的。毕竟他还研究着买房子呢,最近又看了几套不错的。而且他也没想到现在房子那么抢手,听中介的那个小伙子说,之前看好的几套都已经卖出去了。如此情形,他这也有点儿着急了,就怕买不到好房子。

    所以最近他正研究着把老宅出手呢,他已经带着那个中介小伙子去看了老宅。那老宅虽然只剩了一间房、一个院子,但怎么说都是城里的房子,地利在那的。而且还是民国那会儿中西结合的建筑,是有历史沉淀的,价值是比较高的。

    那个中介看完之后说是慢慢出手能卖一百六十多万,着急的话不好说。他当然是想越多越好,而且也不能真到要买房了再卖吧。就现在的情况,楼市那么火,等到他好不容易相中了,说不好就让别人买去了。

    只不过现在的问题是,他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子,哪里知道那些弯弯绕,他自己摆弄不明白。而且卖房子这么大的事儿,尽管房本上是他的名,他也理当告诉儿女们。要他真的偷偷把老宅卖了,那可真是个事,再说他还要儿女帮着还月供,找小保姆呢。而这个问题其中的关键是,没有人过来给他办这些。

    虽然他没有给远在美利坚的苏明哲打电话询问近况,可也能想见是自身难保,没功夫搭理他。眼巴前的苏明成,那是个不着调的,他不放心。至于剩下的苏明玉,有那个叫王言的小子从中作梗,不认他,这就犯了难。

    苏大强躺在小床上,想着怎么弄。至于苏明成说的,不能退股就离婚。那都是年轻人的事儿,儿孙自有儿孙福,他这老头子就不跟着掺合了……

    苏明成还等着亲爹说点儿什么呢,帮着劝劝朱丽啥的,这他妈到好,直接走人回屋了。有心骂两句,但到底是亲爹,当即是长出一口气,碎碎念着继续扒拉手机看外卖。

    娘家在本地,离的不远的好处就是,在夫家受了委屈、烦了、累了、难受了有个温暖的避风港,有人疼爱,有人关怀。远嫁的女子不同,即使现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拿个手机就能互相看到,但回到从小生长的地方,回到最亲的人身边,闻着记忆深处的味道,才是真的依靠。

    朱丽回到家面对父母的关心,只说想他们了回家住两天,没有说起苏明成投资的事。强撑着笑脸,陪父母看了电视,说了会闲话,这才回到房间中自己想着有关于她和苏明成婚姻的事。

    她知道,签了合同,那就是有去无回,钱多半是要不回来的。但既然苏明成说的那么把握,那个什么周经理那么稳妥,应该也不是没有机会,即使这个几率很小。她说离婚的时候确实是含怒,但现在她要正经的考虑这个问题。

    自从她的婆婆赵美兰死了之后,她的生活就是一团糟。以往一声不吭的公公各种的作妖,添了不少的乱,还发现了她们这些年花光了苏明玉的卖身钱,因为还债搞的以往安逸的小康直接变贫农,最主要的还是枕边人苏明成让她有了新的认识。

    啃老啃的那么理所当然,大道理说的一套一套的。并且对于受害最大的苏明玉竟然毫无愧疚,甚至更加的变本加厉,提起名字就是一顿喷,他怎么有脸?现在更是一点心都没有,竟然拉着他的亲爹出钱去投资?可真是头一次见这样当儿子的,自己冒险不够,还要忽悠亲爹。最最关键的是什么?是这么大的事,在她言辞拒绝的情况下,四十万说投就投了。

    她不觉得苏明成有投资的天赋,一开始跟她商量的时候,她问了‘准备怎么合作;第一笔钱投入的时间和数量是多少;有没有追加投资的可能性;年回报是多少’几个问题,就这些最基本的都不知道,一个成熟的可执行的方案都没有,投什么资啊,这种纯靠命的跟扔钱打水漂差不多。

    就算苏明成成功了,那么现在有了这个先例,以后他们还怎么过日子,还有她的位置吗?不是她要掌家,刁蛮,而是最基本的夫妻平等关系。最基本的商量该有吧?那么苏明成这一次赚到钱了,还会跟她商量吗?即使商量了,是不是还是跟这一次一样擅自作主。如此的话,以后他们两个也没有办法在过下去,因为已经离心离德,强凑在一起也没什么意思,这才是关键的。

    现在她多少的明白吴非当初和苏明哲离婚时的感觉,在苏大强回来之后她和苏明成肯定要八卦的。但在听了苏大强的说辞之后,她空下来的时候还是给吴非打了电话。曾经的妯娌,虽然陌生,却也不陌生,算是详细的了解了所有经过。都是男人瞒着,直到瞒不住了才说,还觉得自己做的对,这是很耗情分的。

    朱丽躺在床上,东一下西一下,乱七八糟的想着……

    龙腾总部这边,在王琳带着小咪跟熊猫玩了一会儿,又晃悠着看了一些科技产品后,由苏明玉领着到太湖上坐了船,接着开车带着吴非去到一些景点溜达,什么周庄、留园、虎丘山啥的,主要就是人多热闹。

    王言在公司里一直干到九点多才回去,到家时已经十点了。两个小丫头在上窜下跳,苏明玉和吴非在客厅说话。

    苏明玉只看了一眼进屋的王言就转回头继续跟吴非说话,倒是吴非对王言点了点头,问苏明玉:“王言一直这么忙吗?”

    “偶尔,他们那公司里边研发项目多,他是个半吊子,对那些东西感兴趣,跟着一边学习一边做来着。”

    “学习?”吴非惊讶了一下,看向换好鞋近前的王言:“你真厉害。”

    “谢谢夸奖,活到老学到老吗。再说我是一个老师,学习热情还是要保持住的。”王言笑道:“你们两个继续聊,我洗洗睡了,招待不周,别见怪啊。”

    吴非莞尔一笑:“怎么会呢,快去休息吧,王老师。”

    没有秀恩爱,王言只是对苏明玉摆了摆手,随即转身上了楼。但到底还是没能休息的了,又被活跃了一天的王琳以及小咪两个缠着讲了会故事,直到她们两个睡着,这才得了清闲,洗漱一番后跟躺床上闭目养神。直到十一点多苏明玉跟吴非散伙回来,这才睡了过去。

    翌日,王言日常的早早起床,一番运动过后,回来的时候吴非已经起床了,正素面朝天的在院子里舒展筋骨晃悠呢。不过吴非昨天来的时候就没怎么化妆,本身底子还是很好的,三十多岁,也不像是生过孩子的。

    “早啊,王老师。”

    “早。”王言点头道:“起这么早?”

    “你们这里空气清新,环境宜人,睡眠质量高,自然就起的早。”

    这就纯是客套话,要说认床睡不实,或者就是纯粹的在别人家做客不好意思都是实在的。

    “早餐一会儿就好,随便转转,我先去洗漱。”说了一声,王言走进了屋中,留吴非看着他的背影。

    现在查东西是很方便的,只手机搜索就好。昨天跟着去了龙腾,眼见的王琳带着小咪在公司里横冲直撞没有人管后,吴非就知道王言绝不是有点儿股份那么简单。回来查了一下,看着‘龙腾控股’上边持股百分百的王言二字,顺着再看一下关联的各种公司,哪还不知道龙腾真就是王言的。这个消息太过刺激,翻了半夜都没睡着。

    王言当然发现了她极力掩饰的异样,其实也可以理解,不知道身份还好,一旦知道了,心里就控制不住的会多想。不过吴非发现也就发现了,没什么影响。他也没收到那啥的信号,所以也就那么回事儿吧。至于以后,那就两说了……

    等到苏明玉以及王琳、小咪两个小丫头起来之后,五人一起说笑着吃了早饭。接着,自然还是两个女人带着两个小丫头出去晃悠,王言仍是到公司的实验室。

    今天吴非在跟着逛半天之后,下午就会回去,王言已经安排了车,到时候会给她们娘俩送到家门口,他就不去送了,也没什么好送的。

    下午四点多,王言接到了苏明玉打来的电话,说是苏大强给她打电话,让她去苏明成那里一趟,问他去不去。

    王言当然是要去的,要不然苏明玉自己带孩子过去,哪句话不对付了挨顿揍多不值当啊。至于苏大强给苏明玉打电话是个什么说辞,他都懒的问,毕竟结果是苏明玉同意过去。

    放下手头的活计,王言让司机给送到了苏明成家的小区门口,等着苏明玉带孩子过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