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二八四章 无家可归
    翌日,周一。

    王言一家三口,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去幼儿园的不情不愿的去上幼儿园,生活又是往常的样子,平淡却充实。

    苏明成这边,朱丽还是早早的出发去上班,他则是在赖床。到了时间,迷迷瞪瞪的起床洗漱、收拾之后,拿手机给苏大强转了五十,大声说道:“爸,今天的饭钱给你转过去了,我上班了,你自己注意啊,不要乱吃东西。”

    房间内苏大强扒拉手机看着中介小伙子发来的房子,不耐的回应:“知道了。”

    苏明成撇了撇嘴,在门口快速的蹬上鞋,出门走人,上班。

    到了公司,在工位上一番踌躇,苏明成深呼吸,起身到经理办公室敲门走了进去:“周姐,有个事得跟你说一下。”

    周经理是个短发,狭眼,浓妆重抹难掩肤色差,皱纹横生的中年妇女。听见动静,只抬头看了一眼,就继续忙活手上的事,等他接着往下说。

    苏明成刚要开口,正好的有人敲门:“经理,咱们该出发了。”

    “好的。”周经理应了一声,看着苏明成:“正好,你跟我去工厂一趟,有什么事儿到了那边再说也不迟。”

    没有办法,苏明成只得将到嘴边的话咽下去,跟着一起到了忙忙碌碌的工厂中。

    看着工厂中来来往往的人,运货进出的叉车,听着耳边机器的嗡鸣,苏明成是真舍不得,但他已经答应了朱丽,今天就退股,心中无限怅然。

    周经理跟工厂的负责人沟通了一下,确认了进度,看向一边站着的苏明成:“小苏,等设备都安装调试好了,你要过来盯着点啊。”

    苏明成正跟那感慨呢,听见这话,回过神来,暗自咬牙拉着周经理走到一边:“周姐,我跟你说点事。”

    “什么事啊,非要拉过来说?”虽然口中这么说,但周经理还是跟着他走到一边。

    到一无人注意到地方站定,长痛不如短痛,苏明成直接开口:“周姐,我能不能退股啊?”

    “什么?”周经理猝不及防,瞬间眉目变换:“你要退股?这钱都投了,设备马上就要到位了,你要退股?”

    苏明成面色为难的解释:“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什么叫没有办法?你这也太不靠谱了。”

    “周姐你听我解释,我昨天回去跟我老婆商量了一下,这事也怨我,是我自作主张之前没有告诉我老婆。我跟她商量完了之后,她觉得不能这么做,想要把钱都攥在手里,她觉得任何投资都有风险。你也知道我这人平时不争不抢,赚钱也是为了让我老婆开心,现在她不开心,那我这投资就没什么意思了。”

    “我听明白的你的意思了,退股的事可以商量,但姐是过来人,有句话我得跟你说一说。”见苏明成点头,周经理道:“这男人啊,在外面有事业,在家对老婆好,那是疼老婆。在外面没事业,在家对老婆好,那是怕老婆。”

    不管苏明成的不高兴,周经理继续说:“你在咱们公司,跟了我这么多年,姐对你怎么样?是不是一直把你当自家兄弟看待,有什么好事儿都想着你。这一次投资,你也知道,有多少人想参与,我不是还把机会给你了吗。而且当初也是你主动跟我提的,姐是照顾你才让你参与。合同也签了,钱也出了。现在事业刚起步,你就想着撂挑子,你有多不负责任你知道吗?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说完,周经理瞪了苏明成一眼,转身就走。她是软硬话都说了,一方面讲情分,一方面说合同,还连带着又忽悠一顿。

    苏明成是个好样的,他听劝。转圈看着所在的工厂,脑子里过着周经理说的那些话,想像着以后可能拥有的生活。他并不是忽悠亲爹苏大强,因为他说的那些,他自己也信。虽然知道有些夸张,但总能达到。

    半晌,苏明成咬牙,握拳,给自己加油打气。周经理说的对,他不能这么不负责任。成功的机会近在眼前,他要把握住。如果错过了这一次,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此良机,即使有,他也不确定是否有现在的信心。还有,他是疼老婆,他不是怕老婆。他就是要做出一番事业来,让人们都看到他的成功。

    想明白之后,苏明成回去找到周经理:

    周经理看着他说:“刚才你跟我说的时候,我看你确实挺为难,要不就……”

    苏明成打断道:“我觉得你说的对,周姐。这个时候如我退股,对大家很不负责任,不能这么做事。另外呢,虽然我老婆现在没有完全同意,但我作为男人得做这个决定。我相信,这件事情成功以后,她一定会为我骄傲、开心的。”

    周经理欣慰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就对了,走,咱们回去吧。”

    苏明成开开心心的跟着周经理回到了公司,一身的干劲。他没有当时就告诉朱丽,是想着晚上回家再说。冷冰冰的电话无法传递他的炙热,他也无法获知电话对面的朱丽在听完消息之后是个什么状态,而面对面他还有说话挽救的机会,要不然朱丽真跑了怎么办?

    时间到了晚上。工作了一天,朱丽早早的回到家,在沙发上坐着,翻看着手机。因为是周一,苏大强自己解决三餐问题,这会儿并不在家,估计是跟那个聂叔转着圈的享受美食。

    今天上班,她等了一天的消息,结果是一句话没有,她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苏明成多半还是执意投资。不过即使如此,她还是想要再劝一劝,希望苏明成能够回心转意,踏踏实实的工作生活。毕竟都这么大岁数了,一场失败的婚姻带给两人的伤害都不轻。但同时她也做好了思想准备,不行就算了罢。

    苏明成哼哼着小曲开了门,进屋就看到朱丽自己坐在沙发上,小心的换着鞋,只听朱丽的声音响起:“那个股退了吗?”

    换好鞋的苏明成凑到朱丽身边,一脸讨好的笑:“我想跟你说呢,只是忙了一天一直没空出手来。我跟你说,这个股啊,退不了。”

    朱丽皱眉:“为什么退不了?你是怎么跟我保证的?”

    “不是保不保证,我都跟人家说好了,现在所有的东西都就绪了,我退股太不负责任了。”眼见朱丽要炸,苏明成赶紧的继续说:“你先别急啊,丽丽,你听我说。一个男人在外面有事业,回家以后对老婆好,是疼老婆。如果没有自己的事业,回家疼老婆,那是怕老婆。这样时间长了以后,你会看不起我的。”

    “咱们结婚七年,我什么时候看不起你了?”

    “是,之前的七年你没有看不起我,但是有一天会的,时间长了都会这样。你相信我,给我这一次机会好不好,这一次真的百分百赚钱。我真的不想让你看不起我,不想让这样的悲剧发生。”

    “那笔钱里也有我的一部分,还有爸的钱也在里面,我不同意你拿去投资。”朱丽相当无奈,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苦口婆心:“苏明成,我没想让你跟我保证什么,也没想让你再对我多好。咱们两个踏踏实实的过日子,好好工作,把欠爸的钱还完。有多大的本事,做多大的事,你就把那个钱拿回来不行嘛?”

    苏明成说的很小声,但却很坚定:“我反反复复去找周姐,一会儿投,一会儿不投的,人家都烦了。最后我决定投,我不想再拿回来了,我也十分看好这个项目。”

    “老公你听我说啊,你根本就不是做投资的那块料,咱们做自己擅长的工作就好了呀。”

    听到说自己不是那块料,苏明成有些不高兴,长出一口气道:“那谁在投资成功之前,就知道自己是那块料呢?你看我们俩结婚了以后,大大小小的事情都听你的,对吗?就这一次,你相信我一次,给我一次表现的机会,我觉得我能行。”

    朱丽还是劝:“我不是不相信你,是咱们结婚这么久,我太了解你了。我们目前的日子过的不好吗?我觉得很好啊。再说我又不是那种特别能花钱的人,我是有些小虚荣我承认,但又不是那种特别贪慕虚荣的人。我要真是那种人的话,你说咱们谈恋爱的时候,那么多有钱人追我,我直接找个有钱人不好吗?我找你干嘛呀,是不是?”

    “你说这种话什么意思?”苏明成不耐烦了,不高兴了:“那你去找那些有钱人啊。”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不是要去找有钱人。我是说现在的你就很好,现在的我们生活也很好,为什么那么急迫的去赚钱呢?给爸还钱是我着急了,是我催你了,但以后我们慢慢不就好了?”

    朱丽继续说道:“我知道,你要做个男人,要证明自己。可以,我支持你。你做自己擅长的工作呀,你给自己定目标、定计划啊。你为什么要做投资?你连投资风险和投资回报率都不懂,你就听别人瞎忽悠,让你投你就投,这哪是赚钱?这是赔钱啊。而且你瞒着我都不要紧,你还忽悠爸跟你一起,你觉得这对吗?”

    “说来说去不还是没赚钱吗?如果赚到了呢?爸会怪我吗?你还会怪我吗?”苏明成说道:“人家周姐没有忽悠我,这个机会很多人想参与都参与不到。而且我不喜欢你说什么投资风险这些东西,算了这些有什么用?那些人算了之后不还是在赔钱吗。我就相信周姐,相信这个项目一定能行,我也相信我自己可以。”

    “你为什么就是相信周姐,不肯相信我?”

    “我是相信我自己,我觉得这次肯定能赢,肯定赚钱。”

    苏明成说话的声音越来越高,朱丽也难免的喊了起来:“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投资有风险。咱们现在赢的起,输不起,咱们不能拿生活去赌。”

    这会儿已经不是劝,而是吵了。朱丽非常无奈,就沟通不了了,长出一口气,道:“苏明成,有些话在我心里憋了很久了,今天我一定要说出来。”

    苏明成嗡声应答。

    “你呢,就是因为你妈在你小时候把你保护太好了,让你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你就是典型的一个妈宝男,所以你做任何事情从来不考虑别人的感受,太自我了。出了事永远是推卸责任,不找自己的问题。你这一次是财迷心窍了,为什么这么执迷不悟?还要骗爸的钱?你已经三十多的大男人了,我求你了,你醒醒好不好。你该断奶了,你能不能做一个成年人该做的事。”

    “你说什么呢?”苏明成甩脸子了,被说‘妈宝男’‘断奶’不高兴了,皱眉瞪眼,看着眼角含泪的朱丽:“还要说的再难听点吗?我是妈宝男,我没断奶。朱丽,如果你想掰扯的话,今天我跟你掰扯的清清楚楚。”

    “我是啃老了没错,但我要回来的那些钱,大部分是给谁的?你不会不清楚吧?在我身上花了多少?不都是给你买衣服、买包了吗?要不是你虚荣,买什么东西都是名牌,名牌包、名牌表,你身上小公主的气质是靠花我们家的钱培养出来的,不然的话你以为你是谁?我也忍你好久了,你说话太难听了。”

    朱丽强忍眼泪,咬牙问道:“你一直在忍我,是吗?”

    苏明成梗着脖子:“对”

    人在生气时,说的话可能是气话,但心中未尝没有那么想,借着怒火说出来。当然也有可能是反话,那就另当别论。苏明成的话听在朱丽的耳朵里,那就是真心话了。

    “好,苏明成你跟我说清楚,我朱丽花了你们苏家多少钱,你把账给我算清楚了。”

    苏明成愤怒大喊:“我不想跟你算账,我最讨厌算账,你觉得账算得还不够吗?算的清楚吗?我免单全给你了。”

    “不用,你给我算清楚花多少钱,我全给你。从现在开始,你是你,我是我。”

    苏明成愣了一下,想起朱丽以前说的‘不退股,就离婚’,转头看着她:“你什么意思啊?”

    朱丽更咽的说道:“苏明成,你如果一定要去投资,咱俩的日子就没法过了,离婚!”

    苏明成脾气也上来了,根本不惯病,仍然如同原剧中那般:“我一定要去投资,离就离!”

    “好!”朱丽哭的稀里哗啦,起身回到房间中拿出证件,出来在苏明成面前晃了晃:“证件我都带着,明天早上八点,民政局见。”说着话,将手中的证件都放到自己小包中,看也不看苏明成一眼,门口换了鞋,摔门而去。

    看着朱丽离开,苏明成痛苦的薅着头发,还不时捶打,懊恼的很……想追但不服,毕竟朱丽那意思他听的明白,就是说他什么也不是,说他没出息,说在跟着他受委屈了,妈的,爱几把找谁找谁去吧。还说什么他不是投资的料,他凭什么不能?就是要过的好,就是要让她后悔。谁离不开谁啊,离,必须离……

    想明白之后,苏明成起身到门口换好鞋,下馆子,吃点儿好的。

    苏大强跟老聂俩人作伴,在外面吃了晚饭回来,家里不见人他也不在意,哼着小曲回到屋里,继续的扒拉房子、看家具什么的,直到十一点左右,这才放下手机,心满意足的睡下……

    翌日,一夜没睡的苏明成起床,给周经理打电话请了假,洗漱一番收拾妥当之后准备出发。

    路过苏大强房间的门口,苏明成想了想停下脚步,手机操作一番给亲爹转了五十块,拍了拍房门道:“爸,饭钱我给你转过去了,一会儿你自己下楼吃点早餐。上午就别出去溜达了,等我回来有事跟你说。”

    “什么事啊?”

    “哎呀,你别出去就得了,等我回来,走了。”苏明成不耐的说了一句,在门口换了鞋,开门走人。

    苏明成刚走没一会儿,苏大强的房门打开,不明所以的看了一圈,摇了摇头不知道二儿子搞什么幺蛾子,随即溜达着下楼吃早饭。

    事情的发展同原剧一般无二,苏明成还是选择了净身出户。当然他们也没什么资产,只一个房子而已。用他的说法是‘离了婚以后,女方比男方难,夫妻一场,朱丽对他非常不错,离就离的漂亮,离出男人的担当’。这点上对错不好评断,但够意思是肯定的。

    毕竟他大哥苏明哲为了留个尊严,也只是五五开。而且原剧中,对于苏明成净身出户的做法,苏明哲是有些微词的,觉着不该。

    办完了事,领了离婚的小本本,苏明成内心空落落的回了家。离婚之前想的挺好,自我开解的也不错,但真的离了,真的感受到失去,那滋味并不是很好受的。尤其现在还仅仅是开始,等到之后一段时间的生活中,原本朝夕陪伴的女人不在,那巨大的空虚、寂寥、孤独,才是真的难熬。

    家中,电视开着,声音放着,苏大强却潇洒的躺在沙发上扒拉着手机。听见开门声,苏大强翻身坐起,随手拿过茶几上的遥控器关了电视:“什么事快说吧,这都马上中午了。”

    苏明成这一次没有换鞋,直接走了进来,坐在单人沙发上,长出一口气:“我和朱丽离婚了!”

    苏大强愣了一下,问道:“因为投资啊?”

    “算是吧。”

    “什么叫算是啊?”苏大强不满,转而想起了关键:“那这房子呢?怎么说的?”

    “房子给她,我净身出户。”

    苏大强又是他那一副死样子,耷拉着老脸,瞪圆了眼:“什么?房子给朱丽?你也不商量商量就给人家了?”

    “朱丽对我不错,爸,她对你……”

    苏大强根本就不听他说什么,‘哎呦’一声起了身:“还等什么呢,还有什么说的啊。赶紧收拾东西吧,这房子都不是咱们的了,赖着不走算什么啊?你大哥离婚了,分了一半,你更出息,离婚全给人家了。现在好了,我六十多岁的老头子,三个儿女,一个在美利坚混的不怎么样,一个在身边现在无家可归,还有一个不认我。我这是什么命,我这养老都养到要睡大街了,没有这么坑爹的……”

    “爸,你说的什么话。”苏明成烦躁的说道:“我又没说不管你,怎么就睡大街了?那老宅不是还没卖呢吗,咱们两个先回去住一段时间,等卖了之后买了新房,再搬走不就好了吗。”

    “让我回老宅?我不回,要去你去吧,我就是睡大街也不回老宅。”苏大强暴躁大喊。

    苏明成无奈:“为什么呀?你有什么怕的啊?”

    “我就是不回,你不要说了,我这就给你明哲、明玉打电话,让他们想想办法。我这么大岁数了,不能真无家可归,不能真睡大街吧。”

    “你打电话有什么用?我大哥在美利坚他来得及吗?苏明玉她管你吗?你不想回老宅也行,我租个房子,带你一起去住,行不行?反正你也要买房子了,先凑合一阵子,好不好?”苏明成不是很想让苏明哲以及苏明玉知道,当然最重要的是苏明玉,他不想被他看不上的看不起。

    “那我也得让他们知道啊。”苏大强拿着手机往房间内走去:“租房子不也是我自己住吗,你天天上班哪有时间管我啊。我看看他们怎么说,得想想办法啊。”

    知道苏大强什么操行,苏明成也不管了,坐下自己一个人生闷气。本来他刚离婚就够闹心了,家里还有个祖宗给他添堵,真他妈的……

    苏大强没有关门,坐在小床上就先给远在美利坚的苏明哲打了个电话过去。

    苏明哲这边还是迷糊的在喝酒,说消沉谈不上,只是没有斗志了,一时的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每天就对付过。接到电话,苏明哲懒洋洋的问道:“爸,房子处理的怎么样了?都安排好了吗?”

    “还说什么房子了,现在我都要无家可归了。明哲,你看看能不能回国一趟,帮我处理一下房子的事再照顾照顾我。”

    “爸,出什么事了?怎么还无家可归了呢?”苏明哲精神了一些,问出了关键。至于回国肯定是不能回的,他得听听到底发生了什么再做打算。

    “这不是明成和朱丽离婚了嘛,他也没跟我商量,就把房子给了朱丽。那我们怎么住别人的房子啊,肯定得搬走,你说叫我上哪去啊……”

    “爸,你先别急,明成和朱丽为什么离婚啊?他们两个不是好好的吗?”

    “现在是说那些的时候吗,明哲啊,你说爸可怎么办啊。”

    一边的苏明成听不下去了,过来拿过手机:“喂,哥,我和丽丽离婚的事你就别管了,爸这有我呢,肯定出不了事,你就放心吧。”

    表达了态度,又跟着苏明哲说了之前他跟苏大强说的话,挂断了电话。

    按照以往苏明哲的风格肯定是要磨叽磨叽的,不过他的光鲜外衣被戳破,加上也确实对苏大强有些意见,也就那么回事了。反正他不回国,离的远了少操心,让苏明成受着吧。至于什么承担起大家长的责任,维护好家庭合睦团结,去他妈的吧。

    “不是,我这还没说完呢,你怎么给挂了呢?”苏大强不满的拿过手机。

    “爸,你能不能让我省点心,能不能不要再给我添堵了。”喊了一嗓子,苏明成转身回到了房间中,收拾东西。

    这个时候,苏明成特别想念他最亲爱的妈妈赵美兰,如果他妈在的话,事情不会到今天这个样子。他不理解,好好的一个家,为什么就到了现在这一步。大哥家庭美满,事业顺遂,离了。他自己和朱丽的小日子过的不错,开开心心的,现在也离了。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苏大强非常不高兴,他招谁惹谁了?他是无辜的啊。当即闷闷不乐的收拾自己的行李,将东西都归置到之前他去美利坚时的那个行李箱,以及他的小包中。做好了这些,他是二话不说,拖着行李直接走人。

    听到开门的动静,苏明成赶紧的出来看着要走的亲爹,无奈的摊手:“爸,你要干什么啊?我不是说了吗,你不回老宅,咱们就先租个房子对付一阵子。”

    “我可不给你添堵,我自己找地方住,不用你操心了。”苏大强也不看他,费力的将行李箱,拖过门槛。

    苏明成烦躁,特别烦躁,狠狠的挠了挠头:“爸,我错了行不行?我不该吼你,是我不对。现在你可不能乱跑啊,你说要是万一出点事怎么办?你别跟我一般见识,好不好?你踏实的呆着,等我下午出去租个房子,保证不让你流落街头。”

    苏大强根本就不搭理他,拖着行李就出去了。

    “爸,不是……”苏明成没办法,转而说道:“爸,你安顿下来告诉我一声好不好,别让我担心。还有老宅的事你放心,我会抓紧时间的。”对不了话,他除了同意,也没别的办法。毕竟那么大的人了,他也左右不了。知道在哪,把握近况就好了。再说他现在真的没心思、没精力,去应付能作的爹。

    苏大强没有应声,待电梯上来,费劲的拖着行李进去,一路直接出了小区。一时的他也不知道去哪儿,漫无目的的晃悠到了小区附近的公园里晒太阳。

    自己跟那琢磨了一会儿之后,拿出手机打起了电话。

    “喂?明玉啊,你快来看看爸吧,爸无家可归了,爸马上要露宿街头了。你说我这么大岁数了,怎么遭的了那个罪啊。明玉,你不能不管爸啊,爸现在太惨了。”

    “还能因为什么啊,你二哥和朱丽离婚了,他把房子也给了人家,那我还怎么在那住啊……”

    “哪里有时间吃午饭吗,接下来怎么活都不知道了……”

    “我也不知道去哪儿,就在这附近的公园坐着呢。”

    “你要来?太好了,明玉,爸知道,你不会不管爸的。嗯,爸不动,爸就在这等你。”

    苏大强心满意足的挂断电话,继续坐在那里晒太阳。想着是不是能借此拉近、缓和一下和苏明玉的关系,关系不要那么紧张。

    他承认有沾光享福的想法,但现在他都这么大岁数了,享福又能享到什么呢?而且他要买房子,房贷有人管了,保姆有人找了,他自己也有退休金够生活。主要还是想着自己岁数大了,有个女儿离心离德,不好。

    苏明玉这边也正好是刚忙完,要下楼吃饭呢,此刻接到亲爹电话,她知道苏大强说话太夸张,往往跟事实不是太相符,不过还是想着去看一看。主要是好信,看看不可一世的苏明成是怎么离得婚,这真是个笑话。

    下楼开上车一路到了苏明成家附近的公园,苏明玉给亲爹打了个电话,让他出来上车。不大一会儿,就看到苏大强孤苦伶仃的拖着行李,蹒跚的往外走。

    苏明玉下车帮着他将行李放到后备箱,待苏大强做到副驾驶后,发动汽车汇入车流,问道:“苏明成和朱丽他们两个怎么回事啊?”

    “具体的我也不知道,可能是因为投资吧。”苏大强随口回了一句,说:“你就先别管他们了,我怎么办啊?也没个落脚的地方,不能真让我睡大街吧,明玉?”

    “不是还没吃饭呢吗,咱们先去吃个饭再说。你先跟我说说,他们两个怎么回事儿,怎么突然就离婚了。”

    “就是之前明成的经理有个项目,然后找他投资………”苏大强絮絮叨叨的说了投资的始末,以及他跟着投了十万的事:“朱丽不同意投资,明成瞒着,这不就吵起来了。朱丽让明成退股,他不退,这不就离了吗。”

    “呀,你还投资呢?行啊,爸,真没看出来啊。”苏明玉忍不住的调笑。她不能判断这是不是一个骗局,但她能判断这个投资很危险。毕竟四六不懂,狗屁不通,直接投钱,那是找死。她不看好苏明成这一次的孤注一掷,非常不看好。

    即使这一次侥幸命好成功了,那么下一次呢?再下次呢?最终结果必定满盘皆输,没有人可以那么好命。而根据这一次苏明成的反应来看,这一次成功,必然会有下一次,而且投资还要更胜今日,早晚有跳楼那一天。

    当然她没说出来,跟她没关系,爱死不死。

    “哪啊,这不是你妈刚没那会,明成和朱丽还了我十万嘛,明成说的又那么好,钱生钱也是好事嘛。而且我和明成签了协议,赚了算我的,赔了那就是他的,还要把钱还我的。”

    苏明玉皱眉,疑惑:“他们给你钱干什么?”

    “这不是之前家里算了账嘛,明成花家里的钱花的最多。朱丽觉着过意不去,就答应把这些年花的钱都还给我。”

    “是吗?花了多少啊?”

    “也没多少。”苏大强支支吾吾,他不好说。毕竟他也清楚,那真就是卖女儿的钱。

    苏明玉摇头:“你就别骗我了,他们还你第一笔都十万了,这么些年过来,那得多少啊?你实话实说,我听听。”

    苏大强偏头看着苏明玉的笑脸,吞吞吐吐的说:“五……五十万。”

    “五十万啊……”

    苏明玉愣了一下,她并不知道这些事,但想到苏明成花了家里的钱是肯定的,毕竟她之前眼看着的一次次要钱,但没想到这个数字这么吉利……

    笑了笑,她不在说话,苏大强也感受到苏明玉的心情不好,一声不吭的坐着。一路开车找了家不错的饭店,苏明玉带着苏大强找地方坐下,要了几个菜之后,这才又闲聊起来。

    苏大强感慨:“哎呀,明玉啊,你说爸都多少年没和你这么坐在一起吃饭了啊。”

    “房子卖的怎么样了?”苏明玉不搭茬,转而说道:“有什么消息了吗?”

    “这才两天,哪有那么快啊。现在明成和朱丽刚离婚,估计他也没时间帮我处理房子的事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住上新房。”

    苏明玉是想着她要不要早点儿出手,让苏大强早日住上新房。反正她是肯定要买的,早买晚买都一样。她看着苏大强说:“你也不用着急,一旦着急的话,价格是会被压下来的。”

    “我是宁愿少卖点,也要快点把钱拿到手,我好再去看新房。前一阵看的房子,最近这两天又有被人买走的了。再加上现在我无家可归,少卖就少卖点儿吧。”

    又闲谈片刻,饭菜上桌,苏大强狼吞虎咽,好像是饿了三天,吃相可怜。苏明玉看的是哭笑不得:“早饭你不是吃了吗?这狼吞虎咽的干什么?又没有人跟你抢。”

    “拖着箱子走了那么远,能不饿吗。你们兄妹三个啊,还真就你让人省心。明哲、明成真是……我都不爱说他们。明玉啊,你倒是帮我想想办法啊,我可怎么办呐。”

    “你不是还有钱呢吗,旁边就是一酒店,你开个标间住着不就行了吗?每天还不用你收拾,多省事儿啊。住上一两个月,你不就换新房了吗,正好就搬进去了。”苏明玉道:“再不然你就跟苏明成一起住,他把房子给朱丽,那他不也得搬出去住吗。实在不想花钱,就跟他一起凑合一段时间不就得了。”

    苏大强不满意:“我就是不想跟明成一起凑合,这才出来的。再说了,住酒店一两个月那得花多少钱啊?我可舍不得花。”

    苏明玉毫不在意:“舍不得你就住小旅店,反正肯定不会露宿街头就是了。”

    眼看着如此,苏大强知道苏明玉是铁了心不管他,能花钱请他吃顿饭都不错了。当即擦了擦手,叹了口气说:“明玉啊,我知道你心里有怨,有气,但那跟我真的没关系,那是你妈的过,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家里是什么生活。今天就咱们妇女两个,我跟你多说点儿。”

    苏明玉吃着东西,等他继续讲。

    “你妈和我结婚呢,其实是为了我们家的这个城市户口。当我们家解决了你妈和你舅舅的户口之后,你妈就开始嫌弃我。说我不是男人,说我是窝囊废,说我配不上她,反正就是莫名其妙的总是发脾气……”

    苏大强絮絮叨叨的讲起了原剧中,他跟苏明哲说的那些,什么沪市当医生的老相好啊,什么给解决工作啊,什么正好怀了苏明玉误了前程啊,这个那个的一堆。反正大致意思就是,是赵美兰不想要这个家,想要跟人家跑,想要好前程,结果被突然怀上的苏明玉耽误了,还使生活变的窘迫,因而对她不待见。

    绘声绘色的说了一番之后,苏大强接着说:“这么多年过去,我是真想管你啊,明玉。可是咱们家的钱都在你妈手里攥着,大事小事都是你妈做主,我有什么办法?我和你一样啊,明玉,你妈也从来都不待见我,压根儿就没把我当人,我在她面前哪有话语权啊。我也不敢跟她对着干,其实也都是为了你们,这个家散了受伤害最大的就是你们兄妹三个。我这男子汉大丈夫,就忍了吧。”

    听过之后,苏明玉只默默吃东西,半晌无言。苏大强说的时候,她一直盯着他的眼睛,试图分辨真假。毕竟苏大强有前科,她不可能尽信其言。可惜的是,苏大强的眼里一片浑浊,她并没有分辨出来。

    索性不再想,她转而问道:“那你为什么不回老宅?我妈死了之后,你就一直说害怕,我就奇怪了,我妈都死了,你还有什么怕的?”

    “那里都是你妈的影子,我不想回去。被她欺负了大半辈子,不想再回去遭罪了。我不想再看见你妈了,不想再看见了。”

    苏明玉盯着亲爹,虽然知道没用,但还是忍不住的问出了心中所想:“爸,你这么害怕我妈,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我妈死的蹊跷,不是跟你有关系吧?”

    “你说这话的意思,是怀疑我害了你妈?”苏大强抬头看着苏明玉,不敢相信:“这可真是天大的冤枉啊,我这一辈子害过谁呀?我这辈子是被你妈给害了。你看不见吗?”

    “那你为什么怕我妈?”

    苏大强的声音大了起来:“在这个家里她怎么对的你,怎么对的我,你不知道吗?啊?咱们两个都被你妈给害了,你不知道?我就是不想活在她的阴影下了,我也没几年好活了,我就是想痛痛快快、舒舒服服的死。”

    “行了,你不想管我就不管我,我还没老到动不了,我也不求你。吃个饭还吃出了人命官司,哼。”苏大强扔掉手中的筷子,拍着桌子起身:“你把我行李给我拿出来,我自己找地方去,用不着你。”说着话,苏大强扭头就走。

    苏明玉没说什么,起身跟着来到外面,将行李取下来之后,苏大强冷哼一声是头也不回的走人。眼看着他走远,苏明玉转身回到店里有一口没一口的继续吃喝。

    …………

    晚上,又忙碌了一下午的苏明玉回到家中,一家三口日常的吃饭,消食,看着女儿费劲的写作业,哄孩子睡着,夫妻活动后,二人相拥准备睡觉之后。

    “今天我去见我爸了。”

    黑暗中,苏明玉出声说道。

    王言搂着她,‘嗯’的应了一声:“说说。”

    “苏明成和朱丽离婚了…………”苏明玉把和苏大强见面经过统统说了一遍:“你说他说的是真的吗?”

    听过事情经过,王言很欣慰,果然没看错苏大强。

    至于说苏明成投资的事,按他估计,大概率不是那个周经理合伙骗人。因为做事就有痕迹,早晚有露的那一天。而这个周经理都叫经理了,收入肯定还是不错的,她没必要冒这种风险,和收益不成正比,实在犯不上。要说苏明成,赔的一点儿都不冤。因为他对那个厂长的认知都是建立在周经理的基础上,自己没有认识,让投他就投。最基本的都做不到,他不赔谁赔。

    而苏明成和朱丽离婚,王言估计大概率是因为苏明成自信。毕竟按他的说法,百分百、稳赚不赔。他自信,朱丽只是一时生气,一时不理解。待到他的成功之后,只要他发发力,朱丽还是会回心转意的。这一段时间,就让朱丽自己冷静冷静。不过他没想到的是,碰到了骗子而已。

    关于苏大强讲的故事,王言想了想说:“想知道真假,你应该去问问你舅舅,看看他是怎么说的。毕竟这无关其他,你舅舅大概率是不会说谎的。”

    原剧中因为苏明成投资,跟他舅借了三万,最后闹了一通。说的那些话基本上跟苏大强的说法是相反的,看苏大强那样子就知道肯定是说谎了,纯纯忽悠人的。

    那么由此反说,这一番话,加上之前王言分析的老聂住院时苏大强的操作,耽误治疗时间从而弄死赵美兰的事,他的嫌疑很大。毕竟事情发生的顺序很重要,原剧中先是苏明玉质问,后是苏大强解释,再后是说辞相反全是谎言,最后是救老聂的条理分明,那么他这么做的目的就很值得恶意揣测一波。

    当然还是那句话,只要苏大强不承认,咬死是手足无措,谁也说不了什么。而且赵美兰的死跟他王某人也没关系,懒的理会。

    “找我舅?”苏明玉想了想:“是个好主意,明天我去找他问问看。”

    王言知道苏明玉从来就没放下过,主要她太委屈了。虽然赵美兰都死了,但对她的伤害那可真是记忆犹新。尽管有他的及早出现,填补了部分感情空白,但对于父母之情,她还是无法释怀。这玩意儿他也说不了,还得看自己。

    现在老苏家这兄弟俩都离了,只要他们越惨,这一部分观众的气出的就越好。

    苏明哲他没关注,正常职场的中年危机在那的,就那个逼样的,基本过不去。在美利坚那个地方,他要是舍了面子还好,舍不掉再一沉沦堕落,说不好就是街头游荡的一员。

    苏明成是后来苏明玉给安排回去了,要不然也是被那个周经理玩惨的选手。小兵跟直属领导对着干,能赢的希望并不大,以后也不好混。大概率是离开那家公司,继续干销售。但他的销售技能,不好使。毕竟要是好使,他和朱丽早起飞了,何至于到后来投资被骗。加上他的性格缺陷,加上各种打击后的一句不振,该返贫了。

    至于苏大强,这个还得再看看。要是有小保姆出来,就省了他的事,整不好就能直接给骗死。要是没有,那就再研究研究,肯定不能让他好了。

    “我估计你爸说的大概率和你舅说的相悖。”

    沉默半晌,苏明玉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

    王言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是真是假的都无所谓,毕竟你本来就没有对他有太大的期望不是吗?睡觉吧,别寻思了。”

    苏明玉嘴上应着,却是翻了半夜才睡。

    翌日,日常的美丽早晨过后,王言跟这瞅瞅那瞧瞧,没事儿蹲地上看看的小丫头一起,晃晃悠悠的去上学。苏明玉则是去到公司,开了早会之后,去找了她舅。

    而另一边,一家小旅馆里一夜没睡好的苏大强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草草的收拾一番之后,给苏明成打电话跑到了他那里打算凑合一阵子。他是想花钱住酒店的,太贵了,不舍得那些钱。毕竟他手里的十多万,是留着给新房买家具的,他打算新屋新气象,最近跟老聂没事儿都逛了许久,看到好些个中意的,就等着买房呢。

    苏明玉在她舅哪里得到的结果自然与她所想相当,详细的问了一番后,心事重重的回到公司。之所以说心事重重,是因为她觉得亲爹苏大强嘴里没一句实话,那么她理所当然的想到赵美兰的死,想到他为什么那么大的反应,有什么说不清的?

    但她没有再去问,她真的不想再搭理苏大强了,反正也五年多没有联系了,没什么大不了。

    苏明成那边,奚落了一番没出息的亲爹,知道什么遭遇照例喷了两句苏明玉之后,雄心壮志的投入到工作中,转眼就是三天,到了周四,他的噩梦来了……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