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二八七章 如愿
    给苏明成打电话的自然是不必多说,是朱丽无疑,若不然他的脸色也不会那么复杂。毕竟他是信心满满想着发了财再追回来的,结果现在玩脱了,啥也没有了,他能不复杂么。

    至于看苏大强的眼神,他觉得事情发展到今天的地步,苏大强是有原因的。毕竟只要亲爹不到他的家,就没有那些什么记账,什么还钱的乱七八糟的事。而且因为苏大强,他和朱丽吵了好几次,耗了感情。

    说到底还是他最亲爱的妈妈不该死,若不然他不会这么惨、这么倒霉。但人都死了,他说再多也是无用,认命了。

    出了小区,打车到了约好的咖啡厅,朱丽已经在等着了,苏明成一眼就看到了那个曾经他们互相拥有,一体同心的女人。

    深呼吸,苏明成迈步走到朱丽对面坐下,朱丽愣了一下:“你来啦。”两人同床共枕多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此刻再见,给她的感觉却好像变了个人,熟悉又陌生的感觉让她有些无所适从。

    “来了。”苏明成同朱丽对视,随即不自然的偏开目光。

    “服务员。”朱丽叫了一声,说道:“你喝什么?”

    苏明成对服务员礼貌的说了一句:“美式,谢谢。”

    服务员点了点头,回应了一下后离开。

    只剩下朱丽和苏明成两人坐在靠窗的位置,相对无言。偶尔眼神交汇,也是快速移开。这是离婚后第一次见面,曾经熟悉每一寸肌肤的亲人,成了如今坐在对面却心隔万里的陌路人,不适应,不习惯。

    沉默,一直沉默,没有人先开口,似乎都是看着对面的人,陷在回忆中无法自拔。直到,上咖啡的服务员打破了这沉默。

    苏明成接过咖啡喝了一口,咂巴嘴感受着满口的苦涩,放下咖啡轻叹了一下,开口说:“找我有事啊?”

    尴尬的沉默结束,无措的朱丽长出了一口气,俗套的开场:“最近过的好吗?”

    “挺好的。”苏明成眼神飘忽,不去看她:“工厂很忙,还在扩招。现在人也不靠谱,每天就是忙活着找人。”

    朱丽看着嘴硬的苏明成,还是说出了实话:“我给小林打过电话了,他什么都告诉我了。”

    说的话被戳破,苏明成有些尴尬,更何况面前坐着的,是曾经苦苦劝他的女人。结果他不听劝,一意孤行,落得如今下场,是无法坦然面对的。他也不知说什么,只是掩饰的喝起了苦涩的咖啡。

    看他那个样子,朱丽知道他是不好意思,继续说道:“最近又找工作了吗?”

    “应聘了几个,聊的都挺不错,但就是不要我。”

    “你有那么多年的工作经验,做的也不错,再找一份新工作应该不是什么大问题。”

    苏明成叹了口气:“看看再说吧。”他已经有了一些预感,是周经理搞他,但还是不确定,没有确切的消息。想着还是再看看,万一是想错了呢。

    沉思片刻,他语气低沉接着说:“对不起,我当初该听你的。没有你,我什么都做不好。”

    朱丽挺感性的,听到这话,眼泪在眼中打转,她实在委屈。但却断然没有再续个前缘的想法,最近这段时间她想了许多,真的没法继续过。

    “算了,既然事情都已经发生了,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就当是成长路上交的学费。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吃一堑长一智,吸取经验教训,以后遇到事情,考虑清楚了再做决定。”

    “现在挺好的,随便找个工作就够我生活,一人吃饱全家不饿。”

    “今天找你来是想跟你说个事。”朱丽长出一口气,说到正题:“我把咱们的婚房卖了,现在房子的市场挺好的,我卖的价格还要低一些,不到两周就卖掉了。价格也比买的时候涨了不少,转贷后卖了一百七十万。”

    苏明成默然不语。

    朱丽侧身自放在旁边座位上的小包中,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这是你之前办的银行卡,里面有一百零五万,你拿着吧。”说着话,将卡放在桌上推到了苏明成面前。

    看着面前的卡,苏明成眉头紧皱,他知道朱丽还是将他说的话当真了,真的要不欠他们苏家。那么由此想到,之前他以为的投资成功有了钱就可以把人追回来,似乎更显可笑。

    但到底都离婚了,他的投资也被骗了,说那些没什么意义,苏明成摇头:“不要,我不能要。离婚的时候说好了,房子归你。我做了那么多的荒唐事,让我做一次男人,给我点面子,你拿回去吧。”

    “当初咱俩结婚的婚房,就是你妈出的钱。还有咱俩欠爸的钱,是咱俩一起花的,到现在也没还清,这里有二十万是我还爸的钱。你知道我的性格,也别让我难堪,拿着吧。”

    朱丽起身穿上外套,挎上小包:“找你就是这些事,以后好好的,走了。”说完话,好不留恋的转身离开。

    她做出这个决定也是挣扎了一番的,毕竟都是小门小户的普通人,一百万是相当大的一笔财富。但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把这钱给苏明成。其实她就是全拿走,也没毛病,毕竟离婚协议写的清清楚楚,再说他跟苏明成一起的七年青春也是钱啊。但她朱丽就要这个强,就不欠别人的,从此之后,就是一刀两断。

    苏明成看着她到吧台结账,看着她走出咖啡厅,看着她过马路,看着她上车不见,转而看着面前的卡,脑子里放电影,全是从相识到如今的点点滴滴,不觉泪湿了眼眶,悔恨交加……

    半晌,回忆的差不多了,苏明成掏出手机,给亲爹打了电话:“喂爸,你在哪呢?”

    “那行,你让那个中介约好房主,咱们今天就把房子买了。”

    “你就别管了,就这样,挂了啊。”

    挂断电话,苏明成一口闷了面前已经凉了的苦咖啡,擦干眼泪,拿起桌上的卡起身走人。

    在经过一番折腾之后,在中介的见证下,最后以五百七十五万的价格成交,牵了合同,并且直接拿走了房子的钥匙。虽然还没有走完手续,办完贷款什么的,但不会有什么问题。房主也是个爽快人,物业交割,直接就让他们先收拾东西,买家具住了。

    关于的买房子,算上卖老宅的钱,以及投资理财的钱,苏大强手里一共是一百七十万。这次买房,他自己出了一百五十万,剩下的那些都是苏明成出的。苏明成总共是拿了五十万出来,首付多交了一些,再多的几万就算是给苏大强买家具所用。

    原剧中卖了房子,朱丽给了苏明成七十五万。但这一次因为王言的原因,房价上涨,多卖了不少。在加上这些年啃了五十万的老,朱丽实在过不去,这才给了那么多。

    而原剧中是,包括苏明玉在内,老苏家齐聚一堂见证,苏明成拿钱还了欠苏大强的债,又将剩下的钱用以给苏大强买房子。但现在不一样,苏明哲在美利坚整日买醉,苏明玉压根不搭理他们,所以就没有那些事了。而买房子的事之前也说好了,苏明哲还月供,苏明成找保姆。

    虽然月供要钱不一样,但他还在身边照顾呢,里外里算是抵了。

    不同的是这一次因为没有苏明成出钱,多出那么多的首付,以苏大强的名字贷款只能贷七年,月供四五万太高了。最后没有办法,在跟美利坚的苏明哲商量之后,房子写的是苏明成的名字,到时候还要苏明哲传材料回来做辅助还款。毕竟苏明成的资质不是太好,想带那么多钱挺费劲。其实最好的还是苏明哲回来半,直接写他的名字省事。但苏明哲就是不愿意,死活不回来。

    最后就是用苏明成的名义贷了二十年,月供降到了两万多。虽然苏大强老大不高兴,但已经说明了,并且之后会公证他的所有权,也就那么算了。

    完事儿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了,苏大强喜滋滋的拿着购房合同,就想直接杀家居商城去买家具,恨不得今天就住进去。还是苏明成以庆祝为由,给苏大强拉到了饭店去吃饭。

    饭店中,父子俩要了几个菜,相对而坐。苏大强一手看着购房合同,一手比划大拇指:“哎呀,明成啊,好,这下你可是圆爸的梦了,爸没看错你啊,好儿子。”

    苏明成看着自从亲妈死后,从未有过如此和蔼的亲爹,只是摇头笑,他知道亲爹的操行,典型的势力,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的选手,夹了口菜问道:“爸,这次我不欠你钱了吧?”

    苏大强是连连点头:“不欠,不欠,你还多给了十万呢,爸就知道你孝顺。”

    “行了,快吃饭吧,房子都是你的了,又跑不了。”

    “明成啊,爸这心里高兴啊。”苏大强手抚胸口,一脸欣慰。

    “你这红光满面的,谁还看不出来啊。快吃吧,一会儿菜凉了就不好吃了。”

    “吃饭,吃饭。”苏大强夹了一筷子菜,咂巴咂巴味道:“你别说,明成,这心情好了,吃饭都香了。”

    苏明成没搭这话,一边吃一边说道:“明天你去买家具,用我跟着吗?”

    “不用不用,我跟你聂叔一起去就好,他还能帮我参谋参谋。”

    知道亲爹装比心切,苏明成点了点头,没再多说,自己吃着东西,喝着小酒。

    苏大强高兴,也弄了一瓶啤酒小酌,吃了一会儿,想起了正经事,问道:“明成,你那钱是哪来的啊?谁能借你那么多钱啊?”

    “丽丽给的。”

    “朱丽啊?她给的?”苏大强惊讶,继续问:“那会儿给你打电话的就是她啊?怎么回事儿?”

    “房子不是给她了嘛,她把房子卖了。她说当时我们买房的首付是你和我妈交的,现在房子卖了,也理应分给你们。”

    “哦,是这样。那她给了你多少钱啊?”

    “一百零五万。”

    苏大强眼睛一转:“那剩下的呢?”

    “你要干嘛?不是说好了给你找保姆嘛,再剩下的留着也能应急。”

    “找住家的保姆又是给工钱,又是管吃管住的,犯不上。再说我现在身体挺好的,又不是老的动不了,自己就能生活还找什么保姆啊,你把钱直接给我多好。”

    苏明成摇了摇头:“这都是说好的,不能变。而且你也上了年纪,腿脚不利索了,还有高血压,万一出点儿什么事,我这又不在你身边,发现的不及时怎么办?再说你自己做饭,万一水电煤气什么的没弄好,出了事故呢。有保姆看着就好了,出了什么事都能第一时间解决,我们也放心。”

    苏大强努力争取:“就没那说,我这身体好的很,能跑能跳的。我又不是老糊涂,能出什么事故?我都被你妈看一辈子了,我现在就是想要点自由,就是想自己活着。放心吧儿子,我自己活着挺好。只要你和明哲两个能稳稳当当的还房贷,我这没什么别的事,不用你们操心。”

    “那要这么说,想不找保姆也行。”苏明成道:“这样,反正我现在也没地方住,跟你到新房里住的了,这样不就两全其美了吗。你说怎么样,爸?”

    “吃饭吧,吃饭,凉了就不好吃了。”苏大强当然不想跟苏明成再住一起,要不然他折腾这一圈干什么。

    苏明成笑着自己喝了一杯酒,没再多说。虽然和朱丽分道扬镳,两不相欠,他很难过。但现在拿了钱,又给亲爹安排好了,剩下的他就是自己活着,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倒也算自在。他也没想着再找个媳妇什么的,毕竟虽然手里还有五十多万,但这些钱想要买房、买车也不够,不说有没有跟他的,即使有,也是拖累。再说他现在也需要疗伤,需要缓一缓。

    这天,苏明成喝醉了,是有些微熏的苏大强费了老大劲给弄回去的。爷俩一个难过睡的跟猪似的,一个高兴却辗转反侧,半夜未眠……

    接下来的时间中,苏大强整日的跟着老聂一起,在规划了具体的安排之后,开始晃悠家居商场购买家具。他手里还有二十万呢,买家具那是一点儿不含糊,尽挑好的买,潇洒。

    而苏明成那边又开始继续的面试找工作,继续的被拒绝。同时还要处理房子的事,每天倒也挺忙的。在不断的被拒绝,面试了几乎姑苏所有的同类型公司之后,苏明成也明白了。确实是周经理动手脚,使手段。周经理放话,只要他还想在这行混,保证不让他有一口饭吃。

    苏明成也没有办法,虽然骂骂咧咧,但他也只能认,确实玩不过周经理。但他也不想离开姑苏,毕竟不年轻了,还有个爹自己在这呢,背井离乡他也下不去这个心。做别的他没有经验,年纪又大,更没有人要他。最后还是跟原剧中那样,跟朋友那借了个车,做起了网约车司机。不过他没有韧性,做的也是随心。反正车是朋友的没有租车钱,他手里还有之前朱丽给的钱,也没有太好好干,吊儿郎当的混日子。

    当然这一次苏明成并没有认为是他输不起,他还是认为导致他有今天的罪魁祸首就是周经理。要不是周经理勾起他的投资想法,他怎么会想要投资,不想投资又怎么会到处借钱甚至忽悠亲爹,最后偷偷瞒着朱丽投资,大吵一架之后婚姻破裂。而且周经理还针对他,让他混不下去,导致他只能做网约车司机。虽然里边也有他亲爹的毛病,但怎么都是爹他又不能怎么样,但对周经理他不服的很,记恨着呢。

    这期间,房子的事也弄好了,苏大强早都住进去了。他第一件买的就是床,直接就从苏明成租住的公寓里搬走了,而后这才陆陆续续的买全了所需的家具。都是送货上门还包安装的,不用他老人家操心,站旁边看着指挥就好了。

    苏明成也就是隔三差五的过去看一看,算是尽尽当儿子的责任就算完。别看他钱出的干脆,但实际上还是不怎么待见这个亲爹,受不了。一方面相当于是白来的,一方面也是他没什么指望了,反正苏大强死了房子一卖那钱也还是他的。

    等房子的事彻底办完,已经是一个月之后,到了一八年中了。

    沪市,一处中档小区的顶楼跃层。

    空荡的房间中,跳动着炙热的欲火。有指挥亿万兵士的大将军提枪上马,枪出如龙。有云端舞动,一展歌喉的鸾凤啼鸣。

    良久,随着一声似痛苦又似欢愉的声音响起,风停雨歇。一番收拾残局过后,女人无力的呢喃声响起。

    “果然说的没错,有钱的男人都是坏男人。”红晕未消的吴非,香肩半露的躲在被子下,依偎在男人的身上,手掌感受着其健壮的身躯。

    男人自然是风流不下流,有风度更有力度的王某人。

    这一个月里,架不住女儿的哭闹,吴非又去了一次姑苏,王某人进一步的感受到了不寻常。

    不是王言喜新厌旧,但太熟悉了没有激情,只是应付,少了许多乐趣,不好。所以静极思动,到沪市出了两次差,约吴非吃了两顿饭,所以一切都很顺理成章,自然而然。一个只想活的轻松自在,抚养女儿健健康康的长大成人。一个只想新鲜新鲜,图个舒服。只要表达出来那个意思,该明白自然明白。

    而王言向来厚脸皮,不忌讳说情事,那么面对一个可能是世界上最富有的男人的坦白,又有多少女人可以拒绝的了呢?更何况还是一个本就有此美丽想法的美艳女人。

    男女之间本没有太远距离,差的只是亿点财富权势,以及个人的亿点与众不同的令人沉迷的魅力而已。

    手中把玩着差点意思的小宝贝,希望给予成长的力量,王言微笑道:“你喜欢好男人还是坏男人?”

    感受到下移作怪的手,吴非嗔怒,没好气的无力拍打:“讨厌,真不行了。”她当然是喜欢面前的这个坏男人的。以前她就畅想过,如今在经过一番深入的切磋交流,切身感受了这个男人的强有力之后,她更加的羡慕嫉妒苏明玉了,何德何能遇到这样不光有钱有势,还有深广的智慧知识,更有强有力的身体的男人呢。

    呵呵一笑,王言抽出手搂住吴非,指尖盘玩着秀发:“这个房子明天会有人过来跟你办交接,另外给你五百万先花着。”

    这不算哄抬物价,实在是钱太多烧的,不在乎,吴非能花又能花多少呢,他只图个清净,图个舒服而已,这钱他也带不走,都高兴就好。至于房子,早在一个月前,发现吴非的一丝小异样之后就让人买了。

    “嗯。”吴非轻声应了一下。虽然王言很优秀,但说白了,这优秀的背后,更多的就是这些,而她要的保障也是这些。

    倒也不是她虚荣物质,毕竟若真如此,她怎么会跟苏明哲过了这么多年还给生了孩子呢。只不过是如今婚姻失败,独自带娃,让她看明白了现实,也不想再回到过去而已。贫贱夫妻百事衰,情情爱爱不如实实在在的保障。她已经三十多了,还带个孩子,没太多心思情情爱爱,但有了实实在在的保障之余,情情爱爱才是润滑剂。

    “你想工作吗?可以给你安排一个清闲的,也省的孩子上学你在家也没什么意思,上班交交朋友也好。要是想自己做点什么也可以,我再给你一些钱做启动资金。”既然上了,还是良家,那他王某人自然要负责的,一条龙肯定要安排到位的。

    沉默良久,吴非说:“还是找个班上吧,我没有太大的野心,就想安安稳稳的生活。”

    “当然可以,到时候会有人联系你的。”以龙腾的实力,各种的合作伙伴,基本上想去哪去哪。王言是想着在国企给找个正经事干,一来铁饭碗,二来闲,正合适。而且吴非本身学历不低,还算个海归,尽管在国外是干前台的,但能力也还算可以吧,总该有一些的。

    点了点头,吴非叹道:“我对不起明玉……以后还怎么让两个孩子一起玩啊……”

    “是我的问题,你不用多想。”这点担当王言是有的:“没事的。”

    吴非应了一声,沉默半晌道:“今天你还走吗?”

    “你不是得回去照顾孩子么,我一会儿就回去。”今天是周五,王言上午上完课跑过来的,折腾了一下午,回去都得晚上了。

    又温存了一会儿,王言起身收拾利索,穿戴整齐,跟吴非告了别。下楼打了车,直奔火车站,他是自己做高铁过来的,没通知别人,而且高铁还比开车快,省事。

    房间中,吴非抱着被子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一会笑,一会愁的。她也知道王言是图她的身体,而她今年已经三十三了,不知道还能持续多久,有些患得患失。但最后到底是剩了微笑,钱给够了,持续不了多久也不要紧。而且她也没有再打算跟谁结婚什么的,除了苏明玉那里有些亏欠之外,一切都好。在她好的基础上,欠不欠苏明玉,有那么重要吗?

    回到家里的时候,已经八点多,苏明玉和小丫头正玩玩具呢。

    “爸爸。”看到王言,小丫头飞奔跑来,一下扑到亲爹怀里:“你今天怎么又没去接我啊。”

    “爸爸最近特别忙,又去沪市了。”

    “那你下次带我一起去好不好?我想和小咪玩,不上幼儿园了。”

    王言笑呵呵的刮了刮女儿的鼻子:“你就是不想上幼儿园吧。”

    王琳嘿嘿一笑,头枕在亲爹的肩膀,来回扭动着撒娇。

    “你想多了,不上幼儿园是不可能的。你忘了?爸爸工作的时候,小咪也要在那边上幼儿园的。你过去找小咪,就是换了个地方上幼儿园。行了,快下来吧,最近又胖了不少,爸爸都要抱不动了。”

    虽然确实胖乎乎,但听到亲爹说胖,王琳还是很不高兴,哼了一声,小辫子一甩,不和亲爹一般见识。

    “爸爸逗你的,怎么还生气了呢……”

    苏明玉哄了会孩子,看着她玩玩具,问王言:“你这一阵子都忙什么呢?去沪市好几趟了。”

    “也没什么,就是最近和沪市政府开展一些合作,手下位置不对等,只能我这个老板出马了。”王言随意回答,非常自然。合作肯定是有的,作为经济中心的沪市,怎么可能少的了接触,还算合理。当然不是欺骗,是善意的隐瞒。

    苏明玉点了点头,她也就是随口一问,没别的意思。毕竟龙腾的生意做那么大,她理解的,以前的时候王言隔三差五的也会出差,不过是近几年才安顿下来。

    “吃饭了吗?厨房给你留了一些。”

    “吃了,火车站等车的时候吃的。”王言道:“行了,你带孩子玩着,我去洗漱。”

    一家三口,和谐温馨。亲子活动结束,哄睡了姑娘,又强有力的安排了老婆,一天结束,闭眼迎接明天的新生……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