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网址:www.bswtan.com
笔趣库 > 影视世界从药神开始 > 正文 第二八九章 理想
    “这个菜是他们家的招牌,味道不错,你们快尝尝。”

    饭店中,朱丽转动着一堆菜的餐桌,热情邀请。

    “好好好,你也吃,不用管我们。”苏明玉哭笑不得的看着满满的一桌子:“你说你点这么多做什么?就我们三个人,太浪费了。”

    “没事,吃不完打包回去就好了。”

    “那也没了味道,而且这么多菜,你和你爸妈三个人得吃多长时间啊,真是……”

    王言没说话,他在吃饭。这手艺差不多是个初入lv4的水平,于那么多的饭店来说,真是拔尖的了,毕竟不是所有饭店都能有lv4顶尖,乃至lv5的实力。又正是饭口,为了出餐快,很多材料都是提前准备的,能达到这个程度说明掌勺的大师傅已经是顶尖人才了。

    至于那满满的一桌子,朱丽这歉意表达的很够用。真是啥好点啥,啥贵点啥,全是硬菜,这一桌子没个几千块下不来。

    朱丽微笑不语,今天苏明玉和王言两口子吃好,吃几天生菜没什么大不了,再说平常又不是不吃剩饭剩菜,只是这一次太多了而已,可能还是要浪费不少……

    安静片刻,三人又吃了一会儿。像这种初次正经的深入交流,不用王言跟那活跃气氛,苏明玉本来就是个能说会道的,跟朱丽也不是太熟悉。就好像苏明玉跟吴非一样,建立联系的过程中聊的都是非常不错的。所以王言只要吃吃喝喝,听她们闲聊就好。

    “你跟大嫂有联系吗?”

    朱丽愣了一下,摇头说道:“就是当初她和大哥离婚的时候,我打电话跟她问了一下情况,安慰了一下,就没联系过。听说是带着小咪回沪市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你们有联系?”

    “她来过姑苏好几回,我们在姑苏周边玩了一圈。”

    “是吗?那大嫂现在怎么样?”

    苏明玉笑道:“挺好的,她以后不打算再去美利坚了。在沪市给小咪找了幼儿园,前两天我们视频,说是去国企当文员了,早八晚五,旱涝保收,能照顾父母和小咪,挺不错的。”

    “那确实不错,之前跟她通话的时候我还劝过呢,毕竟她一个人在国外,带着孩子也不方便。现在好了,安安稳稳的过日子。”

    “嗯,确实。”苏明玉点头认可:“等晚上我问问她这周来不来,要是来的话,到时候咱们聚一聚。”

    “那当然好啊,正好我也见见小咪,还没见过呢。”

    苏明玉含笑点头,跟朱丽两人乱七八糟的说着一些话。当然她们的共同话题是没有太多的,不过是朱丽念叨着这些年来老苏家发生的一些事。朱丽的情况跟吴非还要不同,吴非是单纯的没有倾听者,但朱丽在国内是有朋友、同学、闺蜜什么的。只不过她说这些给人听,别人不理解,而且说出去她也觉得丢人。跟苏明玉这个身为老苏家女儿,却置身事外的人倾诉,是个好对象。

    两人说说笑笑,不知不觉的吃好了饭,也差不多该上班了。

    苏明玉说道:“将剩下的菜打包一下,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不用,我打车回去就好了,离得也不远。”朱丽连连摆手,注意了一下桌上的菜,惊讶的转头对着王言竖起大拇指:“你真能吃啊。”

    一桌子十多道菜,王言也就吃了四五个的样子:“这不是接受你的歉意嘛。”

    “那不用吃这么多啊,再吃坏了身体。”

    苏明玉找来门外的服务员,回头听见朱丽的话,摇头一笑:“听他胡说,他的饭量就那么大。也不知道怎么长的,干吃不胖,咱们羡慕不来的。”

    哈哈一笑,王言摆了摆手:“你们两个收拾吧,我第一节课马上要开始了,先走了。”

    “去吧,去吧。”苏明玉挥手。

    朱丽也是说了个‘再见’。如今她换了立场,不再是苏明成的妻子,对王言的感官一下好了不少,觉得这人不错。

    点了点头,王言转身晃悠着先行离开,去学校教育小花朵。

    朱丽到底没拗过苏明玉,被苏明玉送到了小区外,约定好了过段时间一起玩,这才散伙。

    另一边,苏大强吃过蔡根花做的饭菜,一个人去到了看守所。但可惜的是,在没有判决前,结束不可以探视,即使找律师他也见不到。

    无果之后,苏大强唉声叹气的回到家,享受蔡根花的体贴照料……

    其实苏大强想要见苏明成也是可以的,即使不用王言,苏明玉七拐八绕的也能问到路,只不过苏大强不知道而已。再说,他现在也不想搭理苏明玉,放弃了。

    既然苏明成自己找死,王言肯定会成全他的,理所当然的打了个招呼。主要也是苏明成供认不讳,地下停车场的监控也挺清楚,根本没有狡辩的余地。

    最关键的是,外面没人帮他斡旋,去跟那个周经理达成和解。再说苏明成给周经理打了个半死,本就不美的老脸还毁了一下下,身上的伤痛也时刻提醒着她,自然是要追究到底的,还狮子大开口,索取数额不小的这费的那费的。

    苏明成也放弃了,破罐子破摔,爱几把咋滴咋滴。

    而王言打招呼,就是让开庭的时间提前一些而已。真要说起来,还算是帮了苏明成,毕竟让他在看守所少呆了不少天。

    所以,十天后,初级法院中,随着代表秩序权威的锤子落下,苏明成被判入狱服刑六年零十个月,同时赔偿周经理华夏币三十万整。

    其实苏明成本来不用判这么多年的,只不过是那周经理要价太高,苏明成跟本就不掏钱。援助的律师综合评判了一下,苦口婆心的一番劝说,最后才出了三十万。但因为并没有沟通好,量刑上难免的多了一些。要是一分都不出,肯定十年没跑了。

    已经被苏明成听到判决结果,没有说什么,他早有了心里准备。此刻判决结束,他要被带走押送监狱,看着后边坐着的,老泪横流满面惋惜的亲爹,目露失望的朱丽,以及一边嘴角含笑的王言和脸色意味不明的苏明玉。他知道苏明玉和王言是过来看他笑话的,但事已至此,他也没心思再愤怒、咆哮了。

    只是亲爹和朱丽,他是真的挺对不起。朱丽就不说了,全是他自己作的。亲爹以后怎么办呢?老大在美利坚铁了心不回来,苏明玉肯定是不会管的,他现在进去了,谁照顾呢?

    不过这个念头也就是一闪而逝,他对亲爹够意思了,现在他都自顾不暇呢,马上就要蹲大牢了,管不了了。

    苏明成扯起嘴角,对着后边看着他的亲爹和朱丽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脸,随即在警察的带领下,消失在了门口。

    看着判决结束,其他一些旁观者以及周经理的家属陆陆续续的起身走人,苏大强颤颤巍巍的起身向外走,没有理会王言等人。他已经彻底的不指望苏明玉能认他了,虽然没有人管,但他有手有脚,怎么都能活。而且就他这一段时间的观察来看,即使苏明玉想要养他,那个王言也不会干的。

    苏明玉看着苏大强蹒跚的背影,多少是有些挣扎的,但最后还是化为了坚定,她真的不欠苏家什么。虽然生养之恩大过天,但五十万到底是花了的。古代人活不下去把家里的姑娘卖给地主当丫鬟,相比起来她好了十万八千里。

    她之前跟吴非聊过,进来跟朱丽也联系上了,所以知道苏大强有多能作,真的是赵美兰死后放飞自我了,不值得可怜。只不过是看着与从前久远记忆中先去甚远的背影,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酸楚罢了,那是时间的伟力。但时间的伟力再无极,也无法抹平心中的伤痛。时间给人的,是遗忘,而遗忘,只是内心深处不想回忆,却不代表不痛。

    尽管苏明玉想清了,但还是影响了心情。开车的途中,一句话没有,变道超车猛给油,一会快一会慢的,遇到二比的司机还暴躁的按喇叭。王言摇头道:“哎,明玉,吴非和小咪明天过来嘛?”上周她们没过来,主要还是吴非不好意思,这周过不去了,要不然苏明玉会多想的,吴非这才应了下来。

    “哦,对,嫂子,明天休息,大嫂带小咪过来,你有时间吗?”苏明玉瞟了眼后视镜。

    朱丽在后边做的很小心,听见苏明玉说话,感受到车速平稳,悄悄的放开被她仅仅扣着的真皮座椅:“我没事的,随时都可以。”

    “那好,明天我去车站接大嫂,到时候你直接去我家吧,一会儿我把地址发给你。”

    “我和你一起去吧。”

    苏明玉点头:“那也行,明天我先去你们家接你,然后咱们再一起去火车站。”

    “就这么定了。”朱丽点了点头:“明玉,我到地方了,前边停就好。”

    熟练的打转向,稳稳当当的将车停在路边:“慢走啊,嫂子,明天我给你发威信。”

    “好,明玉,王言,拜拜。”

    苏明玉微笑摆手,王言也是点了个头。

    看着朱丽提着包,踩着高跟鞋小跑到写字楼的背影,王言道:“你状态不对。”

    “就是又想起从前的那些事了,今天看我爸那样子,八成是真的不指望我了。你说我也是贱,之前他求我吧,我是一百个一千个不愿意。现在他这么一走,我这心里还空落落的。”

    “就是想多了,你妈没死的时候,之前那么多年不也没事儿么?”看着苦笑的苏明玉,王言道:“不是我说啊,你爸就没把你当回事,他什么样综合吴非和朱丽说的你也能明白,就是想着花你的钱享受而已。现在你爸软话说了好几回,结果你不能花钱让他享受,那他不搭理咱们不也正常么。”

    “我能不知道吗?就是心里不舒服。”

    “上班工作就舒服了,走吧,给我送到学校,还能上第四节课。”王言调整了一下座椅,半躺下来。

    “死样。”苏明玉翻了个白眼,转头看了看路况,驶入车流,猛踩一脚油晃了王言一下,得了一句埋怨这才正常驾驶,给王言送到了学校门口,而后直接走人,去工作……

    翌日,王言自然不会在家跟一帮女人掺和的,早早的起来去了总部。

    现在‘混沌’为基的人工智能距离将原本所有的二进制功能付现还有很大一段距离,不过已经无所谓了,因为没事儿就喜欢和小不点儿斗嘴的‘龙’的出现已经说明了所有。就目前王言所取得的成就,按照现实世界中的进程来看,那差距孙悟空都翻不过来。

    以他现在的能力,弄个机器人送外卖、送快递,智能驾驶之类的已经差不多是可以施行的了。智能驾驶可能差一些,因为他没有造过车,硬件上不好把握。但要说机器人是没问题的,他研究了多久的人工智能,就研究了多久的机器人。机器狗、机器人、机械手臂等等一些列的都有研究,成果当然是非常不错的。

    当然技术达到了,其实也没什么大用。因为机器人是要脱离控制,独立作业的。那么其对于信号传输的要求是非常高的,最好的肯定是零延迟,但凭借现在的4g肯定不好使,而5g但表现当然要强上许多,但现在还没有开始推广建设,所以还是没有办法上马。

    不过还是之前王言想的,即使能落地推广实施,他也不可能做的。解决不了剩余劳动力,他掀开新一轮的产业升级,是找死。也就是试验试验最理想的效果能够达到什么程度,将这些东西公布出去装个比吓唬吓唬洋鬼子而已。

    经过这么一段时间的思考,王言将目光放在了现实世界中正火的元宇宙。他不去管现实世界中的那群人是不是吹牛比,是不是割新一轮的韭菜,他看中的就是个远景。他的最终目标很烂俗,就是冲出蓝星,走向宇宙。

    如同一些中写的那般,弄出一个沉浸式虚拟世界,而后利用这一点跟机器人联动,就是虚拟世界中控制现实世界的机器人工作。配合火箭给发到别的星球,进行采集外太空资源作业。这是一个提供无数岗位的工作,绝对是个好活。而且说不好还可以搞一搞移民什么的,外星球房地产开发……

    那么基于此,接下来他的方向就很明显了。照着美利坚的马斯克来就好了,研究火箭、空间站、航天飞机、空中堡垒、外太空工厂,用以冲出蓝星,运输、停泊;研究能源及其应用技术,以支撑前者的远距离、大动力航行;研究通信技术,最大可能的提高传输效率,传输距离;研究虚拟现实,构建虚拟世界以及沉浸式外接vr、ar设备,如此是因为他不喜欢脑机接口,他就喜欢中的头盔、营养舱;还要研究动力装甲机器人,这是干活的主力。

    这计划当然是宏伟的,当然是科幻的,当然是不可能轻易实现的,当然是痴人说梦。王言也不知道能不能看到那一天,毕竟现实世界他才刚刚起步,还是个穷逼。

    但以上的那些技术所下辖的无数分枝,比如能够承载数亿乃至数十亿人的服务器以及支撑其运转的超级无敌巨牛比计算机,比如聚变技术,比动力装甲,比如反重力技术等等等等,每突破一个,都是人类的一步,伴随着的是海量的资源。

    别的不敢说,但这一点他有信心,只要他想搞什么,那么掌握的一定就是最先进的,毋庸置疑。毕竟他人工智能搞了一百多年,强身丸更是搞了两百年,而现实世界才只不过短短一年而已。除非真的有外星科技,要不然他就是最牛比的。

    事实上即使有外星科技,王言也不觉得会比他最敬爱的活爹高级……

    不管怎么说,这也是王言有了一个明确的为之努力的理想。以前他只是不断的学习,不断的游山玩水。搞什么人工智能、强身丸说好听的是为了提高国家实力,不好听还是为了自己赚钱。现在不同了,他真的有了一个遥不可及的方向,只奔着努力就好了。

    在想到这些的时候,王言感受到了久违的斗志。那是学生时代发誓好好学习,多多看书,是工作之后发誓努力赚钱,买房买车。但现在和那时肯定大不同,他的心志坚定不移,再不会转头上网吧,更不会前头说完攒钱,接着就按摩上楼,或者在某不知名的发廊消费几百元……

    也是基于以上那些,王言最近正在组织和航天局的合作,简单的来说就是送钱,他想参与进去好好的了解了解,看一看。

    对于王言,所有人都很信任,但没有人放松警惕,不过那是两码事。别的不说,以目前王言安排的那个主管给他拉的仇恨,基本上只要踏出华夏领土,分分钟死于各种合理的意外八百回,这是信任的最好保障。警惕也只是因为王言太牛比了,所取得的成就有那么一些些夸张而已。

    以王言的段位,再加上他本身差不多勉强可以算个科学家,是够位接触航空航天的核心技术的。实在不行,以他本身掌握的世界上最先进的人工智能技术当见面礼也不是问题啊。当然这其实无关紧要,因为龙腾的技术应用在很多方面,早有合作,都很放心。

    王言的想法也简单,就是混进去偷……背技术,背所有的流程、经验,有个高级起步。以后他在学一学航空航天方面的知识,跟着没命砸钱一边搞研究,一边跟着学习就完了,有个百八十年,他就是造火箭最牛比的。

    不过相关合作现在还在接洽中,并没有商谈妥当……

    忙活了一天,王言没有跟几个女人一起吃晚饭而是在公司食堂吃了一口,又干到了晚上八点多这才离开总部。

    到家时已是九点多,苏明玉和吴非正在沙发上坐着闲聊,一边的王琳把玩具什么的都倒腾下来,跟小咪一起玩的咯咯乐。

    见到王言回来,苏明玉是一句‘回来啦’,吴非是眼睛发亮的矜持点头,小咪是礼貌的叫‘姑父好’,王琳则是叫了一嗓子,小短腿蹬蹬蹬的奔跑,熟练的扑倒亲爹怀中。

    “爸爸,我想死你啦,怎么这么晚才回来啊,我都要和小咪去找你啦。”

    “爸爸最近忙啊,得赚钱给你买东西吃啊,要不然你那么能吃,爸爸妈妈养不起怎么办?”

    “那我少吃一些?爸爸你不要那么累好不好?多陪我玩一玩。”

    “行行行,以后我都早点回来,去和小咪玩吧。”王言放下小丫头,让她继续玩,看着苏明玉和吴非二女:“今天都干什么了?玩的还好吗?”

    苏明玉笑道:“也没干什么,就找了个手工体验馆玩了大半天,后来又去了游乐场。”

    “是啊,就看她们两个玩了。”吴非笑着接话。

    “你们两个心情都挺好啊,跟朱丽相处的不错?”

    吴非和苏明玉对视了一眼,转回头道:“是挺好的,我们聊的很投缘,还约着有时间一起出去玩一玩呢。”

    “那就去呗,明玉?我出钱,没事儿就去玩呗。”

    苏明玉摇头:“算了吧,我这刚回来才多久啊,这一玩又是挺长时间,年后再说吧,到时候我修个年假。”

    “想要修不是每天都可以?去吧,散散心也好。正好再有一个多星期王琳就放寒假了,小咪应该也是吧?”王言看向吴非。

    吴非点了点头。

    “那正好,省的放假了在家闹腾,一起出去玩吧,等过年的时候再回来就好了。”

    王言是想让苏明玉再休息休息,虽然她从来没说,但近来老苏家的破逼事太多,她没事能不寻思么,还是出去溜达溜达的好。反正苏明玉和吴非那个工作做不做的都在那,也没啥影响,至于朱丽,王言记得原剧中苏明成暴打苏明玉那会,是蒙志远找了朱丽公司的老板,所以打个招呼就好了,不成问题。

    “你不是也放假吗?不去么?”苏明玉有些意动,她也知道因为王言的原因,加上她本来就算是元老,跟蒙志远那都好说。而且上一次出去玩了一个月,她的心也有点野了,每天带孩子看美景、享美食,确实是棒。就是男人不在身边,要不然还要更完美。

    “你们三个女人带着两个小娃娃,我跟着干什么去?而且等教完这学期我就不教书了,准备干点正经事了。”

    苏明玉笑问:“不当老师了?那你干什么?你还有别的正经事吗?”

    “最近正在跟航天局接触,打算搞一搞火箭、飞船什么的,正好我也跟着学习学习。等到放寒假,我也得全国各地的走一走,去考察一下。”

    这话说的没错,毕竟火箭那么大个玩意儿,在当今的分配生产模式下,不可能集中在一个地方制造生产。而且其中涉及多个环节,研发的实验室也不是集中的。他得到处跑一跑,先了解一番,然后有计划的背。而且现在是一八年初,他的时间就剩两年了,得抓紧时间,这一次要背的东西也不少,要提前准备了。

    “嚯,可以啊,王老师?”吴非瞪大眼睛看着王言,嗯,不愧是她看中的男人,优秀。

    “一般,一般。”

    “臭屁。”苏明玉白了一眼王言:“那行,就这么定了吧,等琳琳和小咪放假了,叫上朱丽,我们出去玩一玩。”

    后边从‘出去玩’开始就竖着耳朵偷听的王琳,听到定了音,赶紧的拽着懵懂的小咪颠颠的跑了过来,明知故问:“妈妈,舅妈,我们要出去玩啊?”

    王言看着迫不及待的姑娘,摇了摇头,不管她们的欢声笑语,转身上楼洗漱。这也是个小没良心的,刚才还说想他,让他早点回来,却不想一出去玩就是好久见不到他这个亲爹。可见这小不点儿就是嘴好……

    翌日,王言照常运动归来,吴非又是早早的起来在院子里舒展筋骨,身材展露无遗。

    “早啊,王老师!”

    知道这是她打趣自己,毕竟关系就是这么建立起来的,王言上前一巴掌拍在了她的屁股上,还流氓的捏了一把:“早。”

    吴非赶紧的推开王言,翻着白眼,低声喝道:“这是在你家!”

    “刺激吗?”

    感受到扑通扑通的急促心跳,吴非红了脸,扭头走开,她虽然是做了第三者,但那是这男人太优秀,有致命的吸引力。可再怎么样,她也是要脸的。

    王言摇头一笑,他也就是逗一逗而已。至于什么刺激,什么害怕,亏欠这那的?他王某人烂事儿干多了,一次觉得有亏,两次觉得不对,三次四次无数次,那可就是破罐子破摔,没感觉了。

    上楼洗漱一番,保姆赵姨尽职的做好了丰盛的早餐,苏明玉和王琳以及小咪陆陆续续的起床,一起温馨的吃了早饭。

    饭后,苏明玉带着吴非以及两个孩子接上朱丽去火车站,她们今天要去临安玩耍一圈,要晚上才回来。

    王言自然是跑到总部,为他伟大的理想而努力学习、奋斗……

    7017k